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一章

作者:蒋牧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厨房里,汤锅里的热气渐渐升腾, 言喻被蒋静成抱着, 脑袋埋在她肩上。她身上还带着几分凉气, 雪白颈窝被他的下巴蹭着, 有点儿扎人的痒。

    言喻刚要说话,谁知就被他抱着, 直接就走到厨房外面的餐厅。

    她拍了下男人的肩膀, 微恼道:“做饭呢, 别闹。”

    “媳妇,”他抬头看着小姑娘,神色认真地说:“我怕自己再不生孩子, 就该到了中年得子的年纪了。”

    “胡说八道,”言喻没想到他这么贫,水亮的眸子, 微瞪了他一眼。

    蒋静成把她抱着坐在餐桌上, 低头亲她的时候,强势地搂着她的腰身, 吻地她脑袋晕乎乎, 连腰身都开始发软。

    不远处还放在火上的炖锅, 依旧咕咕地响着。

    言喻伸手摸着他短短的头发, 明明双腿就夹在他腰身两侧, 偏偏还伸手去推他,低声喊:“小成哥哥。”

    面前的男人,低声应了一句, 言喻就是听不得他这种,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

    性感地叫她整个头皮都麻了。

    她伸手放在他的后颈上,微微用力,把人拉地更近。

    明明刚才还要推开他,结果男人一个字,就叫她缴械投降。

    等她冰凉的小手,贴着他的后腰,摸进衬衫里的时候,蒋静成就听到低声笑了下,他抬头看着面前的小姑娘,挺好笑地问:“笑什么呢?”

    “我现在好像有点能理解,唐明皇的从此君王不早朝,”美色在前,难免会耽误。

    英俊硬朗的男人,眯了眯眼睛,调戏他?

    不过这会儿,言喻穿着的毛衣虽然有些乱,总还算是衣衫齐整。反观对面的蒋静成,藏青色衬衫被从长裤里拉扯了出来,一半边的衣摆放在外面,微微飘荡着。

    有种随意浪荡的气息。

    作为军人的他,一向都是严肃板正的模样,一身军装穿在身上的时候,那种禁欲又认真的气息,从内而外散发着,叫言喻都不敢造次。

    可他此时穿着家常衣服,言喻伸手拉着他的衣领。

    家里暖气打地十足,他衬衫最上面的两粒纽扣就没有扣起来,这反而让言喻抓住了机会,作乱的小手,居然一下就把他衬衫的第三粒纽扣解开。

    露出大片结实光滑的胸膛,胸肌的轮廓清晰可见。

    厨房内汤锅内的声音,越来越大。

    这次反而是蒋静成先按住她的手,低头说:“还是先吃饭吧。”

    说完,他居然当着她的面,就要把衬衫重新扣上。言喻挡住他的手,蒋静成眯着眼睛看她,声音挺危险地说:“别闹。”

    “我凭本事解开的扣子,怎么能叫闹。”

    蒋静成呵呵笑了声,干脆不去解扣子,转身就去了厨房。言喻没拦住,于是坐在餐桌边缘,看着他回身走到灶台旁边。

    他伸手关掉,火焰熄灭,汤锅里的东西,依旧噗噗地响着。

    等言喻想从餐桌上下去的时候,关掉天然气的男人回来了。

    他单手把人从桌子上夹了下去。

    然后直接往卧室带。

    “不是要吃饭的,”言喻故意问道。

    蒋静成已经推开门了,直接把人丢在床上,从上头压了下去,“不吃了,晚餐食谱改了。”

    言喻清亮的眸子,无辜地看着他。

    直到他一字一顿地说:“改、成、吃、你。”

    轰,外面突然一声闷雷,冬天的北京极干燥,难得下雨,没想到今晚居然撞上了。卧室的窗帘没拉上,外面电闪雷鸣,仿佛顷刻之间,天际就变了风云。

    蒋静成突然往外面看了一眼,再回头看着身下躺着的姑娘时,声音里透着几分怀念。

    “你看,今晚像不像我们第一次的那天?”

    言喻一愣,反驳:“可那时候是夏天。”

    夏天的暴雨来地又快又猛,正在路上走的好好,湛蓝的天空转瞬就蒙上了一层乌黑,随后也是这样的电闪雷鸣,大雨瓢泼而至。

    “记得还真清楚,”蒋静成低头亲她的嘴角。

    好在此刻卧室里头没开灯,他才没看见言喻的脸,红地连最好的腮红,都画不出这样娇软的效果。

    怎么会记得不清楚呢。

    那可是她的第一次,也是他的第一次。

    他们彼此交付了对方所有的唯一,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和非亲属的异性牵手,还有第一次同床共寝。

    言喻微微仰头,认真地看着他,轻声喊了一句:“小成哥哥。”

    蒋静成停下来,看着她。

    “我爱你。”

    原本想说的谢谢,可是到最后却成了这三个字。原本想要谢谢你一直在等我,可是因为你爱我,所以才会等着我。谢谢太过轻松,而心底最深的话,就是这三个字。

    周以湛原本在来北京之前,心情很好。可在见到蒋静成之后,这份好心情就被破坏了。对于父亲,他并不像母亲那样爱恨纠缠,也不像哥哥姐姐那样,既敬重又厌恶。

    相反从他出生开始,他对父亲的印象就极浅薄。

    他常年和那个女人住在另外一处大宅里,就连逢年过节也不过是回家点卯。

    哥哥姐姐尚还受到他的关爱,作为母亲争宠手段而出生的自己,能得到的关心,少之又少。

    以至于当他父亲去世之时,他甚至连悲伤的感觉都不太有。

    可一旦重新开始调查这个于丽卿,那段往事又将被掀开。周以湛没什么想要帮他爸爸报仇的意思,反正人死已不能复生了。但这件事再被翻出来议论,这些年已经得到平静的妈妈,势必又会被影响。

    韩京阳到的时候,见他还没换衣服。

    “怎么不换衣服?”韩京阳看了一眼,他的礼服就挂在客厅里。

    周以湛立即站了起来,“京阳哥。”

    今天他们要参加一个国际商业宴会,是由商务部牵头的。原本周以湛没被受邀的,不过以韩京阳在北京的人脉,帮他搞定一个名额还是挺轻松的。

    “之前闹着要去,现在反而不想参加了?”韩京阳此时已经穿着一身定制西装,白色衬衫袖摆上,湛蓝色宝石袖口在他抬手时,耀眼又夺目。

    周以湛被他的袖扣吸引,神色一下变得开心:“京阳哥,这不是我送你的。”

    “眼光挺不错的,”韩京阳摸摸他的头毛,夸赞道。

    他原本就年纪不大,还有点儿少年心性,此时韩京阳一句夸赞,已让他神色飞扬起来。就连韩京阳见他这么开心,都觉得有些好笑。

    韩京阳拍拍他肩膀:“现在去换衣服。”

    周以湛正要走过去,却脚步停住,转过头,看着身后的男人问:“京阳哥,你们调查这个于丽卿不是为了我爸爸的事情吧?”

    这种事情没必要说瞎话。

    韩京阳点头,“因为她做了让人无法原谅的事情,只是那件事过去太远了。证据早已经没有了。”

    听到这话,周以湛明白了。

    他说:“所以你们想从我爸爸车祸这件事入手,送她去坐牢?”

    见眼前的少年,眼睛一下亮堂,整个人认真又执着,乌黑又有点长的黑发,那么乖顺地搭着。韩京阳伸手揉了揉他的短发,嗯了一声,“真聪明,就是这样。”

    “你怎么摸我头发,”周以湛往后猛地跳了下,像是受到极大惊吓。

    连韩京阳都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

    他失笑道:“就摸了下你脑袋,至于这么大反应。”

    周以湛捂着自己的头,委屈地看着他,那能一样吗?他摸自己的,就像别的男人调戏小姑娘那样的。他可不是个小姑娘。

    这小少爷实在是娇气,韩京阳是真不敢碰他。

    赶紧支使他去换衣服。

    结果周以湛走出去几步,突然又回头说:“京阳哥。”

    韩京阳真是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又怎么了?”

    “其实我知道我父亲的司机在哪里,”周以湛轻声说,这话叫韩京阳也挺惊讶的,直到他继续说:“我父亲当年有两个司机,一个司机帮他开车,跟着出意外没了。另外一个,在出事之后,就失踪了。就在去年,我找到了这个人。”

    其实他找到这个司机,也是偶然的事情。

    不过他从未去见过这个人,只是让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韩京阳没想到,今天过来还会有这样的收获。

    于是周以湛回房去换衣服的时候,韩京阳立即给蒋静成打了电话。此刻蒋静成正好下班回家,自从他打了结婚申请被批准下来之后,没有值班的时候,他就会回家住。

    “没想到这个司机就在北京,让警察把人带回去审审,这两个都是突破口。”

    蒋静成点头,握着方向盘,轻声说:“京阳,谢谢你。”

    “艹,跟我说这种话,是想挨揍是吧?”韩京阳怒道。

    于是正在开车的男人,嘴角一扬,颇有些欠揍地说:“做什么梦呢,从小到大,哪回不是你们被我揍。”

    这小子……

    韩京阳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面挂了,挂了……

    言喻是跟着周卓和季启慕一起来的,这次他们公司也是受邀参加这次宴会。言喻挽着季启慕的手臂入场,璀璨华丽的大厅内,错落有致地摆着相同的圆桌,这次晚宴不是自助餐的形式。

    “看什么呢,”言喻见季启慕,盯着某个方向看。

    谁知她刚过去,脸色微微变。

    对面的几个人还未落座,此刻为首的女人居然冲着这边走了过来,而她身后的女人则是一脸不情愿。

    “言小姐,”于丽卿一张柔媚的脸,化着精致的妆容,明明是透着笑,可是却达到眼底。

    言喻冷漠地看着她,直到于丽卿又转头跟季启慕打招呼:“小少爷,许久不见啊。”

    季启慕一向对人和善,虽然有点儿小少爷脾气,一般都不会随意冲着别人发火。此时看到于丽卿,脸上的鄙夷和嫌弃,不加掩饰。

    “没想到在这里见到小少爷,”于丽卿不在意他的态度,还温和的。

    孟清北就站在她的身边,原本她是不想参加这个宴会的。但是于丽卿却说服了她,这种场合正式拓宽人脉的时候,各种投资商、大人物济济一堂。

    没想到,刚到宴会厅,就看见了言喻。

    季启慕听她一口一个小少爷,冷着脸,轻蔑地问:“你是我家佣人吗?”

    于丽卿愣住,季启慕已经冷漠着脸继续说:“那不然你喊什么少爷。”

    “说来我与你三叔,还是好朋友呢,”于丽卿到底是老狐狸,此时都能眉眼不冷,依旧浅笑盈盈地看着他。

    不过她大概是真不了解季启慕。

    季家这位小少爷要么就不发火,真动怒的时候,一张嘴就能噎死人。

    他扯着嘴角,傲慢地说:“我三叔那个人,别的都好。就是为人太客气了,不然什么东西都敢和他称为朋友。”

    言喻眉毛一挑,她还真是低估季启慕了。

    这家伙什么时候,中文这么突飞猛进了。

    “打过招呼了,我们就走吧,”孟清北实在听不下去了,直接对于丽卿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她终于还是当惯了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丝毫都不能理解,为什么于丽卿会对一个人这么低三下四。

    事到如今,言喻也没什么好对她的。

    因为从知道真相之后,言喻已经截了孟清北四个代言,她节目的赞助商都纷纷撤资。

    她们离开之后,季启慕猛地灌了一杯水,嗤笑着说:“我三叔的眼光可真够差劲的,居然和这种女人混在一起。真是……”

    他中文词汇还是不够,刚才的嘴炮已经是难得高光的时候。

    言喻看到韩京阳的时候,他正和周以湛刚进来。

    “京阳哥,好巧啊,”自从她回国之后,时常会在宴会上遇到她这位发小哥哥,似乎但凡赚钱的行业,他都能插上一脚。

    就连蒋静成他们都不知道,韩京阳到底有多少产业。

    韩京阳把言喻拉到一旁,说了刚才周以湛告诉她的情况。他压低声音说:“如果顺利的话,我想警察今晚就可能对她进行控制。毕竟当初她是香港犯事的。”

    言喻说不出心头是什么滋味,于丽卿得到应有的惩罚。

    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的。

    可她受到了惩罚,成实哥哥的亲妹妹就能找回来吗?

    孟清北落座之后,还是时不时看向言喻所坐着的圆桌。于丽卿见她魂不守舍的,笑着问道:“怎么,还生气呢?”

    “你自己都不介意别人的羞辱,我有什么可生气的,”孟清北脸色冷漠地说。

    谁知她刚说完,于丽卿的手机就响了,她淡笑着接通电话。此刻同坐一张圆桌的人,正在和孟清北聊天。虽然在座的都是公司的CEO或者高管,可看见明星还是挺激动的,一个个纷纷跟孟清北搭讪拍照。

    于丽卿接完电话,脸上的笑意已经绷不住了。

    她霍地站了起来,差点儿把孟清北的红酒杯带地摔下,吓得孟清北又急又恼地说:“怎么了?”

    “你先跟我出来一下,”于丽卿压低声音说。

    于是两人起身往外走,等出了宴会大厅,于丽卿直接就说:“我现在要去机场,这里出了点儿事情,等过一阵你再来美国找我。”

    孟清北没想到她要说的居然是这个。

    登时错愕地看着她,半晌才恼火道:“这种时候,你还要丢下我?”

    明明知道她现在正处于被言喻封杀的阶段,她居然还能甩甩手就走人。要不是她回来找自己,她何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孙加明到现在还在看守所,她身边孤立无援。

    “清北,你相信妈妈,这只是暂时的,”于丽卿无意解释这么多。

    她的车子就停在地下停车场,所以她走到电梯,直接按了到负一层的按钮。

    司机早已经在等着了,孟清北也是跟着她一起下来的。

    于丽卿见状,只得说:“清北,现在真的来不及了,等我一回到美国,就跟你联系。如果你想来美国发展,妈妈也可以帮你安排。”

    孟清北张嘴,还没开口。

    突然旁边响起啪地一声打火机声响,就见一根柱子后面,火苗窜起。

    蒋静成叼着烟,慢慢走了出来。

    没想到在这儿守株待兔,居然还真等到了。

    地下停车场很安静,所以当那越来越近的警笛声响起时,于丽卿的脸白地犹如一层纸。

    “我觉得或许,你可以先安排你自己坐牢的事情。”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