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三:坦白(下)

作者:77家的喵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事后清理时, 梁宇生不禁万分感谢父亲这辆车是全真皮内饰,从置物格中拿出抹布,倒了些矿泉水上去,很快就将所有痕迹清理干净。

    两人的上衣都还好好的穿在身上,也因此卓奕璟觉得更加羞耻,待梁宇生收拾完又找地方扔了抹布,再回到车上时, 卓奕璟已经完全不想理他,气哼哼的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梁宇生好笑,打开所有的车窗散味, 一边凑过去哄,“别不高兴了,刚刚你不是也有舒服吗?”

    “这不是重点!你怎么能...怎么能...”

    “小别胜新婚啊,我实在忍不住。”梁宇生伸手将他的脑袋转到自己这头, 认真道:“抱歉,你不喜欢的话, 我以后不再这样了。”

    卓奕璟红着脸憋了半天,才小小声的解释了一句,“没有不喜欢。”

    然后立刻抓起手边的水喝了一口,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不早了, 快回你家里吧,别让叔叔阿姨久等了。”

    “恩,对了小舅这几天也住在家里,会跟我们一起吃饭, 你介意的话,我们可以晚些等我小舅回房再找爸妈聊。”

    “不介意啊,他们都是你的家人,这件事还是一起说吧。”卓奕璟知道比起父母,梁宇生与何彦清其实关系更加亲密,所以自然无法做到以后不再联系。

    “好,听我家小羊卷儿的。”梁宇生揉了揉他的脑袋,发动车子。

    从刚刚离两人停车那儿到梁宇生父母的别墅并没有太远的路程,卓奕璟几乎还没重新开始紧张,车子已经驶入院子。

    停好车,梁宇生牵着卓奕璟的手在门前停住,还不待他按下门铃,屋门已经被从里头打开,何彦清在门内冲两人招手,“听到车声就知道是你们回来了。”

    玄关摆着两双同款不同色的拖鞋,梁宇生愣了愣,何彦清看了卓奕璟一眼,笑道:“姐姐下午特意去买的,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成对的用品,她说国内现在还不够开放,考虑到同志使用的情侣物品不多。”

    “但M国不一样,自从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后,各大商家纷纷瞄准了这块市场,出了各种各样的商品,除了买给你们在这里使用的,她还准备了不少让你们带回去。”

    梁宇生明白自己母亲是想修补两人间的裂痕,可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记忆不可能随着这些消失,他也无法忘记曾经被自己至亲忽视、赶出家门,甚至差点因为付不出学费而断送前程的那段时光。

    他的沉默多少令何彦清有些尴尬,因为客厅的梁父梁母一直注意着这头的动静,最后还是卓奕璟打破这尴尬的气氛道:“真的吗?我之前就很想和宇生用情侣款,但是也没时间去找。”

    梁宇生见卓奕璟开口,便也给面子的笑了笑,“妈妈费心了。”

    说完蹲下身去替卓奕璟换拖鞋,卓奕璟吓坏了,赶紧拉住他光速换好了鞋进屋,又偷偷瞪了对方一眼,开什么玩笑!这可是梁宇生父母眼皮底下,这种动作多拉仇恨啊。

    他虽然对见父母这件事没经验,好歹白天空闲时也是上网恶补过注意事项的,像这种事,就是网上说明绝对不能在婆婆面前做的了。

    梁宇生捏了捏他的肩膀让他放松,两人已经走到了客厅,梁母正抱着橘子坐在沙发上。

    “爸,妈,饭做好了吗?有没有需要我们帮忙的。”

    卓奕璟在一旁点头附和,“叔叔阿姨,还有菜没做的话,我来吧?”

    “不用,最后一道菜蒸在锅里,再十分钟就能开饭了。”梁母站起身,商界中的女强人,在面对自己大儿子时竟显得有些局促,“你们累不累?要不要换身家居服或者冲个澡再吃饭?”

    梁母在梁宇生十八岁时得知了他的性向,因为那段时日也恰好是他们夫妻事业发展的高峰期,将公司总部迁至美国,完成上市计划,以及突如其来的二胎,这些都让他们无暇顾及到长子的内心。

    他们总以为梁宇生只是一时想不开,只要断了他经济,总能纠正回来。

    可梁宇生却一直在努力的朝自己想要的生活努力,他们错过了梁宇生学生时期的最迷茫,错过了他处于低谷时的落寞,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已经优秀到再也不需要活在他们的光环下。

    当他们随着观念的改变,再次想要亲近自己的孩子时,这段亲情已经有了难以逾越的鸿沟。

    卓奕璟想到刚刚两人在车上做的事,轻轻拉了拉梁宇生的衣角,梁宇生很快明白过来,对梁母点头道:“我们先去洗澡,很快下来。”

    又低头摸了摸已经被放在沙发上的橘子,“你先在客厅玩一会儿。”

    虽然梁宇生一年也只回来一次,但屋子还是会有钟点工定期打扫,他转身拉着卓奕璟上楼,进屋后卓奕璟奇怪道:“你不是说你有个小你二十岁的弟弟吗?”

    “恩,他读的是寄宿制学校,很少回来。”梁宇生随口解释完,开始给浴缸放水。

    卓奕璟见状阻止,“不要泡澡了吧?叔叔阿姨他们不是还等我们吃饭吗?”

    梁宇生却是毫不在意,“乖,刚刚多少有留了些在里面,我怕你拉肚子,先弄出来。”

    因为这次来M国主要还是工作,若病了确实很麻烦,卓奕璟只好道:“那...那你快一点。”

    ###

    也不知梁宇生是不是故意,总之最后两人下楼已经是半小时之后。

    因为提前交代过,梁母也特别给橘子准备了晚餐,饭桌上有卓奕璟与何彦清不断调节气氛,一顿饭吃的尚算温馨。

    饭后短暂的交流,卓奕璟见识到了梁宇生与父母间略微奇怪的相处方式,很难想象以往他每年在M国过年时都是如何应对的。

    同时终于可以理解,为何当初他在决定要放弃生命时为何完全没有考虑过父母,甚至这次若不是自己,他也不会想要说出这些事。

    卓奕璟还在思考着一会儿要好好跟梁宇生商量怎么跟他父母开口,坐在身旁的梁宇生却已经先一步开了口,“爸妈,小舅,我这次回来,其实是有件事想告诉你们。”

    根本没给卓奕璟反应的时间,梁宇生已经三言两语将他们一个是妖一个已经是个活死人的事说完,甚至连橘子的身份也一并说了。

    客厅一时间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安静中,半响,梁母尴尬的笑了笑,“宇生...这是你的新剧本吗?”

    “不是。”见梁宇生开始皱眉,有些不耐解释的样子,卓奕璟赶紧按住他,也顾不上紧张,尽量详细的将两人从前两世的纠葛,到这一世的经过都大概阐述了一边。

    说完后,梁母显然已经失去了话语能力,还是梁父沉默过后开口问道:“你说的这些,你有什么能证明吗?”

    “有”

    卓奕璟说着抬手,五指在微弱的白光包围下渐渐化作带着白色卷毛的前爪,他冲那头三人晃了晃爪子,不多时又恢复成正常的模样,“宇生现在是没有心跳的,这个你们完全可以自己感觉。”

    “怪不得...”一直没开口的何彦清忽然若有所思道:“怪不得我一直觉得那首歌...”

    “对,那首歌写的就是当初卓璘去世时我的感受。”

    就在这时,梁母忽然起身几步走到梁宇生面前,将手贴上他的胸口。

    许久许久之后,她才捂着唇,哽咽着开口:“我...我需要冷静一下。”

    梁父默默站到她身后,神情凝重的对他们道:“这么大的事,总要给我们些时间接受,今天不早了,明天阿璟又还有工作,不如你们也早点去休息吧。”

    “恩。”梁宇生似乎对他们的反应丝毫不感到意外,冷静的与他们道了晚安,带着卓奕璟回房。

    这夜卓奕璟原本以为自己会失眠,可也许因为前几夜独自一人都没有休息好,这晚在梁宇生怀中,竟意外的很快入眠。

    隔日醒来时,等着他们的是梁父梁母工作上有急事,紧急出差的消息。

    何彦清煮了早饭,饭桌上他一再对两人道:“姐姐姐夫真的是因为工作方面的事,才走的这么急,过几天他们就会回来,你们别多想。”

    梁宇生只是听着,不紧不慢的吃完了西式餐点,擦了擦嘴,抬头道:“他们不是从十几年前就一直这样吗?遇到自己无法接受的事就只会冷处理。”

    “宇生,这次真的不是,你不要想太多,姐姐他们走的时候天还没亮,她说过等飞机降落就会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你。”

    “企业发展到现在的规模,有什么十万紧急的事需要他们连夜去处理,就算真有这么严重的问题,外界新闻中也不可能一点风声也没有,小舅,你不用替他们解释,我真的不在意。”

    “宇生你...”何彦清有些气愤,不知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生生憋了回去。

    梁宇生说完就起身收拾碗盘去了,倒是卓奕璟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心里渐渐升起些许疑惑。

    卓奕璟这日要外出拍摄单曲广告MV,饭后梁宇生就将他送到拍摄地,因为影棚不允许工作人员外的无关人员进入,梁宇生只得暂时离开。

    比起录制歌曲,拍摄广告显然不是卓奕璟的强项,他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精神应对,直到中午吃饭时才终于有了些空闲时间来回想早上何彦清的表情,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犹豫几分钟后,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何彦清的号码。

    电话响了许久才被接起,那头何彦清刚喂了一声,旁边就有人用英文提醒他注意控制音量,何彦清便对电话这头的卓奕璟说了声稍等,似乎是走到了阳台或者别的什么地方。

    “小舅,叔叔阿姨是不是不是出差去了?”

    何彦清沉默了一会儿,“怎么,你也觉得他们是故意避着不见你们吗?”

    “不不不。我是觉得...你早上似乎是想说什么,是不是不方便告诉宇生,你可以跟我说说吗?其实宇生他...真的很在意叔叔阿姨。”

    卓奕璟了解梁宇生,正因为太在意,所以才无法原谅他们当年的冷漠,也正因为太在意,才无法以正常的态度面对他们,就像强行在彼此之间竖起来一道屏障,梁父梁母过不来,而他想越过,又迈不出那一步,只能变扭的维持原状。

    这次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了更久,最终叹出口气,“姐夫不让我说,其实我也不懂到底是告诉宇生实情好,还是照他们的意思,宇生向来是个有自己想法的人,其实也有些固执,他认定的事,别人很难改变,早上你也看到了,他对姐姐姐夫的成见太深。”

    “那,叔叔阿姨到底怎么了?方便告诉我吗?”

    “姐姐这几年其实身体一直不太好,年纪大了,这也是...无法避免的,昨晚听完你们的话,她和姐夫一夜未眠,今早起床时直接晕倒了,送到医院,医生说是高血压引起的脑血管堵塞,就是国内常说的‘中风’。”

    卓奕璟没想到是这样,吓得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阿姨现在怎么样了?”

    “因为送来的及时,现在已经醒了,刚刚她给宇生打了电话,只说飞机降落了,但宇生那边的态度...显然是不太相信。”

    “小舅,阿姨生病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告诉宇生呢?你们在哪个医院,我一会儿和宇生一起过去。”

    “姐夫怕宇生误会他们是接受不了才...”这件事上,何彦清也很矛盾,早上他情急之下差点直接说出来,可转念又觉得万一把他们关系弄的更僵就糟了。

    “可是你们不说,宇生也只会往不好的方面想啊,这么大的事,叔叔阿姨需要接受的时间很正常。”

    何彦清想了想,似乎是觉得有道理,便把医院的名称和地址告诉了卓奕璟。

    挂了电话,卓奕璟也顾不上吃饭,给梁宇生打了电话,让来接他后,找这边的工作人员一个个说明了情况,提前结束了午休,将剩下的镜头全部补完。

    梁宇生赶到时,他的拍摄也刚结束,坐上车时,梁宇生奇怪道:“不是说要一天吗,怎么这么快?”

    卓奕璟开门见山道:“宇生你妈妈病了在医院,我们现在赶紧过去。”

    “怎么会她不是...”话说到一半,梁宇生自己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皱眉道:“小舅让你带我去医院的?”

    “不是,是我早上见小舅不太对劲,自己打电话去问的,阿姨早上昏倒了,是‘中风’。”

    梁母向来注意穿着,又因为保养得宜,看起来不过四十上下,让梁宇生大多时候都忽略了,她其实已经年过六十,听完卓奕璟的话,梁宇生脸色白了白,也顾不上其他,立刻发动车子。

    ###

    到医院停好车,卓奕璟能感觉到梁宇生往里走的脚步都带着几分急切,他心里不由微微松了口气,梁宇生果然没有他表现出的那样不在乎自己的父母。

    梁宇生在病房门口顿了几秒才推门进入。

    梁母住在医院心血管科的VIP病房,他们到病房时梁母还在挂点滴,好在人已经醒过来,梁父与何彦清都守在床边陪着。

    “宇生你怎么...”

    “是我告诉他们的。姐,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不应该瞒着宇生。”何彦清主动坦白,站起身将床边的位置让给梁宇生,“我先去医生那边问问情况。”

    梁宇生知道他是要把空间留给他们一家人,点头后往床边走。

    还不等他靠近,梁母已经自己摘了氧气罩道:“宇生你别误会,我们不是不能接受现在的你...我只是...咳咳,咳...”

    梁宇生见状快步走过去,“妈你别激动,我...没有误会。”

    他这话说的有几分心虚,毕竟不久前,他还以最恶意的想法猜测过自己的父母,只是到这一刻,看到病床上向来强势干练的母亲如此急切又狼狈的样子,他才恍然明白,父母错过了他的成长,他执意留在国内一年只见父母一次的行为,又何尝不是...也同样错过了他们的衰老。

    “妈妈老了,以前是我和你爸思想迂腐,可现在,我只希望你们好好的,我也想明白了,不管阿璟是什么,你又是人是鬼,只要你们过得开心,我和你爸都接受。”

    听到她这么说,梁宇生鼻根微微发酸,拉着梁母的手,久久不知该说什么,一旁卓奕璟跟着红了眼,“阿姨,对不起,都是我们害你生病。”

    “傻孩子,这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人老了总是要生病的。”梁母对卓奕璟招了招手,示意他到自己的床边,“之前宇生说你的父母都不在了,昨天你说你是...绵羊妖?那你的父母是去世了吗?”

    卓奕璟摇头,“我不知道,我有意识起就一直是一个人,直到遇见卓璘...啊,就是宇生的前世。”

    “这样啊,那你介意叫我妈妈吗?我虽然已经有两个儿子,但还是很愿意再多一个。”

    卓奕璟从未体会过母爱,一直是一个人,那时偶尔有林中的普通动物,与母亲一起觅食,他都十分羡慕。

    来到M国后,虽然梁宇生对父母的态度并不亲近,但他能感受到梁父梁母的爱和关切,梁宇生总说不在乎父母的看法,可在他看来,哪怕这样有些芥蒂的亲情,依旧令他羡慕不已。

    听梁母这样说,他终于没能忍住眼泪,哽声道:“可...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是今天我们没来得及准备红包,若你不习惯,下次找个正式的场合...”

    “妈妈”怕梁母误会,还不等她说完,卓奕璟便急着出声喊道。

    梁母微楞,露出一抹欣慰的笑,“诶,阿璟乖,以后不管是工作上,还是其他,有人欺负你你就来告诉妈妈,妈妈给你撑腰。”

    一直在一旁沉默的梁父这时候上前给他递了张纸巾,跟着笑道“只喊妈妈可不行。”

    卓奕璟红着脸,“爸爸”

    “乖。”梁父从随身的钱包内掏出一张金卡递给他,“没带红包,只能先送张卡意思一下。”

    “不用的...”卓奕璟不敢接,有些忐忑的转头看向梁宇生。

    “我知道你和宇生在国内都发展的很不错,不缺钱,但到底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收下吧。”

    “什么时候变成小哭包了,恩?”梁宇生拿纸巾给他擦去泪痕,温柔道:“这是礼节,爸给你你就收着吧。”

    卓奕璟这才乖乖接过卡,“谢谢爸,谢谢妈。”

    之后许是看卓奕璟紧张,梁母说了些梁宇生小时候的趣事,但也没聊太久医生就来提醒病人需要休息,梁父坚持自己守夜,无奈之下梁宇生与卓奕璟便只能先回家。

    ###

    因为梁母病着,卓奕璟与梁宇生在M国多逗留了几日,待梁母出院后又在家陪了几日,才安排好回国的行程。

    离开那日,梁父梁母一起到机场为他们送机,卓奕璟表现的比梁宇生还要不舍。

    通过这段日子的相处,他与梁父梁母的关系也真正亲近起来,他喜欢梁母给他讲梁宇生成长中的趣事,也爱听梁父哼唱几句戏曲,更爱一家人一起吃饭时的热闹。

    梁母这次病后,梁宇生与他们间的隔阂小了不少,又发现自己父母是真心对卓奕璟好,分别时便有些别扭的对他们道:“有时间的话,回国住一阵吧,国内现在变化挺大的,而且...你们还没去过我们家,阿璟和...我都想让你们来看看。”

    这么多年来,梁宇生除了每年过年会像任务似得在M国多停留一阵,从未提出过让父母回国内看看,梁母闻言眼中霎时泛起了泪光,连声道:“好..好,我们一定回去。”

    梁父又对卓奕璟交代道:“如果有什么看上的机会或者工作,尽管说,我多少能帮上些忙。”

    “好,谢谢爸爸。”

    两人进了安检,走了好远后卓奕璟回头,依旧能看见梁父梁母驻足在原地的身影。

    原来这就是有家人的感觉...

    见他停下脚步,梁宇生也跟着顿住,回头问道:“怎么了?”

    卓奕璟摇头,几步上前将自己的左手塞进梁宇生的手心里,“没事,走吧。”

    谢谢你带我体会到了人间所有美好的情感。

    更谢谢你给了我你全部的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