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二:见公婆

作者:77家的喵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卓奕璟在影城待了一段时日, 完成了电影几首插曲的创作后,没多久徐顺立便通知他接到一个国外的品牌代言,时间比较紧急,他无奈只能再次与梁宇生分开,前往拍摄地。

    这次请卓奕璟代言的是一家国际知名香水品牌,该品牌很早就放出消息,会在这一年推出限定男香系列, 该系列作为公司近期的主要产品,会在市面上投放大量广告,除去原本的代言人外, 需要新签几位与品牌形象相符的艺人做推广。

    也因此许多国际大牌明星早就盯上这块肥肉,国内当红的艺人也几乎都在积极争取。

    徐顺立从年初便一直在与对方接洽,只不过出柜风波后卓奕璟人气不比从前,他们几乎已经对这份工作不报什么希望。

    却不料月初对方公司一改之前冷淡的态度, 忽然联系上白祈方面,指明要把这份代言签给卓奕璟, 更令人意外的事,除去原本他们一直在争取的亚洲区代言人外,同时签给了卓奕璟的还有作为首发推广的两首英文广告单曲。

    这次卓奕璟M国的行程,就是为了拍摄相关广告与录制单曲。

    出国后的工作将会非常忙碌, 也怕橘子在M国吃不习惯,卓奕璟这次行程并没有带上橘子,而是将它留在了梁宇生那里。

    经过十几小时的飞行,抵达到M国酒店时已经是国内的凌晨时分, 原本以为那头梁宇生已经睡下,卓奕璟只发了条微信过去报平安,哪知几乎是下一秒对方就发来了视频请求。

    卓奕璟按下接听键,屏幕中出现橘子放大的脸,看到他橘子似乎很高兴,举起爪子挥了挥,同时不忘‘喵喵’叫着与他打招呼。

    “橘子~不要离得那么近,这样你就不能从屏幕看到我了。”

    橘子闻言才慢慢远离了镜头,露出候在一旁的梁宇生,原来刚刚是梁宇生将橘子抱到了自己肩膀上,这样他们就同时出现在画面中。

    “这么迟了,你们怎么都还没睡?”

    “想你啊,我和橘子都想你,晚饭都没有胃口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卓奕璟哭笑不得,“我这才刚到这边,各种活动外加录制和广告拍摄,少说也要一周时间,如果歌曲录制不顺利,可能还会延长。”

    闻言梁宇生和橘子齐刷刷露出了委屈的神色,“这么久!”

    卓奕璟顿时感觉家里像是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奶娃娃,离不开人,他被自己的这种想法逗笑,“你们这种时候倒是一致,好了,你明天不是还要早起拍摄吗,快去休息吧。”

    “你还笑!你都不想我和橘子吗?”梁宇生说着转头对橘子道:“你看你爹,有了工作就不要我们了。”

    “喂,你别教坏女儿。”

    “那你说你想我,”

    “我当然想你...们。”卓奕璟又笑起来,故意拉长了声音,外头似乎有人敲门,他回头看了一眼,匆匆道:“我得挂了,下午还要去影棚试装。”

    请他代言香水的公司旗下也有服饰品牌,所以广告所涉及服装全部由对方提供,只是需要提前试穿,避免明日拍摄时出现问题。

    “你去忙吧。”

    卓奕璟挂了视频,想了想,又拿手机给他发了条消息:晚安~记得梦到我。

    才发完还没放下手机,他就发现自己被挂了微博,来自一个月发不了一条原创po的梁宇生——‘某人抛夫弃女的去工作了,和橘子一起站成望夫(父)石,@卓奕璟,你快回来【图片】’

    配图是梁宇生与橘子一左一右站在门边的照片。

    卓奕璟顿时笑出了声,按下转发的同时不忘道:‘对不起,今天没给梁导喂药,放出来吓到你们了。’

    底下粉丝一水的2333333,纷纷表示原来这世上真的一物降一物,谁能想到梁导还有这样一面。

    卓奕璟随手刷了刷,带着好心情出门去了。

    之后的试装十分顺利,对方工作人员更是贴心的提前准备了公司旗下几款知名香水的礼盒赠与他,其中就包括了即将上市的本季新品。

    试装时品牌方专门的造型团队也一直在与徐顺立对接,详细询问了卓奕璟平时造型的喜好,结合产品特点给出了几套不同的造型方案。

    试装结束后,公司的一位相关负责人亲自将卓奕璟送回了酒店。

    随行的徐顺立不由得有些奇怪,“这家公司对代言人都是这么细致周全的吗?”

    像这样的大品牌,往往是国际上各大明星争相抢夺的香饽饽,能代言旗下产品本身就是一种实力的证明,也因此公司对代言明星的态度自然会更偏向随意,很少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

    “我也觉得他们对我的态度有些不一样。”卓奕璟道。

    刚刚他在走廊里遇到了另一位M国当红模特,也是被请来代言产品的,论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卓奕璟远不如对方,可却能明显感觉出工作人员更重视他这头。

    听他们两人的对话,江立之不解,“被重视不好吗?”

    “那倒不是,只是这代言本就来的有些奇怪和突然,小心点总没错。”徐顺立交代道:“明天拍摄时你小心些,我们会一直跟着你,有什么问题及时告诉我们。”

    因为卓奕璟生的好看,之前也不是没遇到过类似的事,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也少有忽然砸到头上的代言,很难分辨对方到底是看上了你的才华,还是你的其他什么,你永远猜不透危险何时发生。

    “恩,我会注意的。”

    卓奕璟与徐顺立有同样的担心,不过他们所有的顾虑,在隔日见到摄影师时都烟消云散。

    ###

    “小舅,您怎么在这儿...?”

    “阿璟来了?我是这公司的特聘摄影师,负责你这次的产品海报拍摄。”何彦清与身旁工作人员交代了几句,走到卓奕璟面前,“抱歉啊,之前你出事的时候,我正在热带雨林为野生动物杂志拍摄,等我回国知道消息再联系宇生时,那臭小子又说你们要出门旅游了,不方便我去探望。”

    “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已经完全复原了,小舅,这次的代言是...你替我推荐的吗?”

    “还真不是我,不过,晚上一起吃个饭,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何彦清说着冲他眨了眨眼,卖了个关子。

    “好啊。”既然何彦清知道是为什么,卓奕璟便安心下来,开始拍摄前的间隙与徐顺立他们打了个招呼。

    难得徐顺立与江立之这次都随他来了美国,趁他拍摄,两人也能到附近逛逛,没必要一直干等着。

    何彦清与卓奕璟之前就合作过,又有梁宇生这层关系在,默契度自然很好,拍出不少两人都十分满意的平面广告,可以说是将这款香水的魅力展现的淋漓尽致。

    拍摄在太阳落山前顺利结束,卓奕璟卸完妆出来时何彦清已经等在一旁,“你的经纪人和助理刚刚回来过,我让他们先回去了,你直接坐我车走吧,餐厅离这里稍微有些距离。”

    “好啊。”卓奕璟没有多想,跟着何彦清坐进了他车里。

    路上他给梁宇生发了几条消息,说起遇到何彦清的事,国内此时是凌晨五点,他发完消息就收起手机,没想到那头梁宇生没多久就回复过来,表示对何彦清负责此次广告拍摄的事毫不知情。

    卓奕璟皱眉,顾不上工作的事,有些心疼发消息道:‘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是我发消息吵醒你了吗?’

    ‘不是,我醒了有一会热了,一个人睡不习惯,总想着你。’消息发过来后没多久,梁宇生很快又发消息来问道:‘小舅跟你说晚上吃了饭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对,我们现在正在去餐厅的路上。’

    这次梁宇生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过来,卓奕璟一直盯着屏幕,许久后才看到对方发来的话。

    ‘这件事我之前真是不知情,不过...现在你去吃完晚饭,应该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梁宇生这么说,显然是已经猜到什么,卓奕璟刚想问,何彦清却是已经停好了车招呼他一同下车。

    这是家位于市中心地带的高档中餐厅,是装点得当的独栋小楼,进入餐厅后,很快有侍者上前询问订位信息,带着他们一路前往包厢去。

    当那名服务生在门上轻扣两声,推门进入,跟在她身后的卓奕璟一眼就注意到圆桌前已经坐着的那对中年男女。

    男人眉眼与梁宇生有六分相似,让人几乎是立刻便明白过来他们的身份,卓奕璟顿时愣在原地。

    梁母见状站起身,笑道:“抱歉,是我们让彦清帮我们约你过来的,只是想见一见你,你不用紧张。”

    怎么可能不紧张!!!

    卓奕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爆炸了,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忽然的见到梁宇生的父母,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偏偏何彦清还在一旁幸灾乐祸道:“阿璟,你可是开过几万人演唱会的知名歌手,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不用怕,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何况你又不丑,这么帅。”

    不丑,但是性别不对啊!!!

    何彦清说的话对他根本起不到任何安慰作用,卓奕璟回神后几乎是同手同脚走到了桌边,挑了个离梁家父母不近不远的位置正要坐下,就听那边梁母再次开口道:“阿璟来我边上坐吧,不用那么生分。”

    卓奕璟欲哭无泪,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又走回梁母身边。

    “算起来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虽然你应该已经猜到了,我还是再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梁宇生的母亲,这是他的父亲,我们目前在M国定居。”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点了几个店里的招牌菜,你看看加几道爱吃的。”梁母说着将菜单推到他面前,过程中注意到他手上的腕表,表情中便多了几分欣慰。

    卓奕璟随着她的视线看到自己手上的表,正是之前梁母托梁宇生带给他的礼物,他微红着脸道:“谢谢您送的表,我...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来,先点菜吧,我们边吃边聊。”

    就像之前梁宇生告诉卓奕璟的,他父母虽然早年曾经激烈反对过他的性向,但随着移民M国后接受不少先进思想,加上近年来M国同性婚姻合法化,现在父母对此的态度已经是全然接受,对他找了卓奕璟这个‘儿媳妇’也很满意。

    卓奕璟看出梁宇生父母确实都没什么恶意,从进门起便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稍稍放松了一些,但哪敢真的点菜,“叔叔阿姨点就行,我没什么忌口的。”

    梁父见状便把自己在看的那本菜单递给何彦清,“彦清看看吧,你们忙了一天也饿了,都是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何彦清接过菜单看了看,笑着对梁父梁母道:“叫服务员来点菜吧,我知道阿璟爱吃什么。”

    “好”

    按下服务铃没一会儿就有服务员进来,何彦清点了许多蔬菜,合了菜单问道:“我没记错吧?阿璟爱吃蔬菜。”

    卓奕璟也没想到何彦清这么清楚他的喜恶,带着几分疑惑的看着对方。

    “不要低估一个粉丝对偶像的了解程度。”谁料何彦清冲他眨了眨眼,“你不是知道吗?我是你的死忠粉啊,你的每一首歌我都知道,当然也知道你爱吃什么。”

    卓奕璟捂脸,仔细想,自己确实曾经在一档访谈节目中说起过这些偏好,但被身为长辈何彦清这样说,他完全不知该如何接话。

    “是啊,以前还不知道你和宇生在交往时,彦清就经常提起你,说你是他最喜欢的歌手,谁能想到最后你会和宇生走在一起,也是缘分吧。”许是看出他的不自在,梁母又问道:“宇生最近是不是很忙?我之前给他打过一个电话,结果他隔了半个月才回我,说是进山区拍摄没有信号。”

    进山区拍摄...卓奕璟的脸色霎时白了,因为他突然想到,无论是他还是梁宇生,似乎都忽略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梁宇生现在从生物学角度上来说,其实已经死了,虽然还能在这世上继续以这个身份生活、工作,但日后又要如何向父母解释,自己不再衰老的原因。

    他因为没有亲人,之前连朋友也没有,所以他可以做到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一个地方生活,可梁宇生不行,他有至亲的父母、亲人,短期还好,时间久了,不论如何都会发现异样。

    现在他们有两条路可以选。

    要么像梁父梁母,甚至是何彦清坦白,如实说他是妖以及梁宇生已死的事。

    要么在十几年后就渐渐疏远,最好是十几年后就再不相见。

    卓奕璟内心挣扎犹豫着,那边梁母还在继续说话。

    “你们年轻人啊,就是不知道爱惜身体,忙起来就不管不顾的,之前在新闻里看到你出事,可把我和他爸吓坏了,其实我们当时是买了回国机票的,但宇生说你那段时间需要休息,我们回去了也帮不上忙,反而会让你精神紧张,我们这才无奈又退了票。”

    梁宇生没说起过,卓奕璟都不知还有这一段,回过神后赶紧道:“我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其实没有新闻报道那么夸张,只是一点小烧伤,叔叔阿姨不用担心。”

    “不管怎么样,工作到底是没有身体重要,我和他爸对你们这行了解不对,但我想道理总是通的,凡事贵精不贵多,如果你愿意,他爸这边在M国还算有些人脉,有什么需要你尽管告诉我们,我们做父母的,拼搏了大半辈子,也是为了你们小辈能过得更好些。”

    卓奕璟看了一旁的何彦清一眼,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机会会落到他头上,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公司上下都对他如此重视,原来是梁父的人脉替他联系的。

    一顿饭下来,梁家父母与他聊了许多,包括梁宇生幼时的一些趣事,以及他们对当年逼迫梁宇生改变性向那种行为的歉疚,梁母尽可能的对卓奕璟好,也是希望他能从中调和一二,拉近他们母子的关系。

    卓奕璟自己从未见过父母,心里对这种亲情既陌生,又向往,梁母待他好,他便也想有所回应。

    饭后梁母邀请他去家里住,卓奕璟犹豫后还是拒绝了。

    回到酒店后,他呆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没忍住还是给梁宇生发去消息——‘宇生,我们把我是妖,还有你做文判的事都告诉叔叔阿姨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