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前世

作者:77家的喵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梁宇生就如一个旁观者, 往日的种种,像电影画面似得在他脑海里不断略过。

    第一世,他与卓奕璟在林间初见,他救下了腿部受伤的对方,并将说不清自己家在何方的青年,带回了自己在林间的小屋休养。

    那段日子本该是他最苦闷孤寂的日子,被迫放弃自己所钟爱的文学, 接手家业,一切从头学起,每日游走在各路刁钻的商贾之间, 满心疲惫。

    可在遇见卓奕璟之后,这个乐观又依赖他的小羊,莫名的打动了他的心,也给了他重新面对生活的勇气。

    在那之后, 他们几乎可以说是相依为命,用一生的时间, 在彼此的生命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梁宇生本以为自己对卓奕璟算是不错,自从在一起便尽可能的疼宠对方,互通心意后更是恨不得将心都挖给他。

    可真正见识过卓璘对卓奕璟的好,他才明白, 自己所做的远远不及卓璘当年二分之一,卓璘对卓奕璟,那才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小到更衣洗漱,大到出门代步,凡是能为他做的,卓璘绝对做到细致入微。

    也难怪当卓奕璟脆弱时想起的永远都是卓璘。

    他的小羊卷儿,曾经那样依赖他,哪怕是小感冒,他都能心疼几天,走哪都把人抱在怀里。

    可他终究没能照顾好对方,让阿璟在他离开后独自受了那么多苦,而原本时常挂在脸上的笑容,仿佛也都随着他的离开永远的消失了。

    一世几十年的光阴,在脑海中闪过却也只花了几小时,梁宇生承受着这慢无休止的痛苦,身体上的,心理上的,这些痛苦无一不在叫嚣着释放,可他却连动弹也不能,只能活生生的被困于这床上,受下所有凌迟般的骨肉之痛。

    但这并不是最难以承受的,让他难以承受的是接下来第二世的记忆。

    第二世的他名唤蒋栋,家中虽算不上豪门大户,凭借着祖上流传下来的造纸手艺,一家老小却也足够糊口。

    许是因为样貌无法改变,所以在那世的记忆中,卓奕璟是在他弱冠之年才搬至他们隔壁宅院的邻居。

    不论是卓奕璟、杨碌还是梁宇生自己,大概都不曾想到,在蒋栋的记忆中,这一世他对卓奕璟依然是一见钟情。

    只不过那时的大环境不似现代开放,男风在那时也不盛行,两个男人若想真正在一起是件十分困难的事,也免不了遭受成倍的异样眼光。

    梁宇生害怕这别样的情意吓坏了对方,迟迟没有表露出来。

    但天不遂人愿,朝廷腐败,民不聊生,内忧外患之下,许多文人弃笔从戎,开始商讨如何保家卫国,如何变革,纸品的销路也大大下跌。

    蒋栋开始终日跟着父亲为了全家生计奔波,情啊爱的,只能暂时搁置到了一边。

    一次偶然,让他们遇到了为朝廷采购用品的官员,蒋家世代制纸,品质无可挑剔,那官员虽然腐败,但好歹收了些好处后也帮着办了事,纸顺利的被采买进了宫中,终于不再为销路发愁。

    全家好不容易松了口气,蒋栋正打算将表白之事提上议程,不料那官员却又再次找上了门,原因竟是蒋栋在随着父亲登门拜访时,被那官员家中的独女相中,对方言明了非蒋栋不嫁。

    蒋栋心中有卓奕璟,对这门婚事一口回绝,官员觉得失了面子,扬言要告到圣上那里,说蒋家将劣质纸品售往宫中,判他蒋家一个欺君之罪。

    那官员自己品级不大,家中却有大人物撑腰。

    朝廷腐败,圣上昏庸,这状若是告了,必是欺君之罪,满门抄斩,蒋家上下几十口人恐怕都要为此丢了性命。

    另一头,那官家小姐爱惨了蒋栋,也顾不上矜持颜面,直接随父上门,赖在了蒋家,死活要说已经是蒋栋的人。

    蒋栋百口莫辩。

    这事很快传到了隔壁卓奕璟耳中,卓奕璟自认与蒋栋之间早已经相互生了情愫,对这样的说法完全不信,转头就找到蒋栋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蒋栋没想到自己犹豫几月未出口的情话,最后竟由对方口中先说了出来,但这时他已经是骑虎难下,又生怕有个好歹连累到卓奕璟,便推说自己需要考虑几日。

    他也确实考虑了,只是考虑的结果依旧是一心只想与卓奕璟在一起。

    那日夜里,他收拾好行囊,打算从小门偷偷溜出,与卓奕璟去个无人之地,好好重新开始,过他们的小日子。

    谁知,恰巧被不放心他来查看的父母逮个正着,当得知他的意图,父母双双跪在他面前。

    蒋栋不怕死,他一人的性命不算什么,可他这一走,很可能会让全家几十口人给他陪葬。

    上有逼婚的官家,下有一家老小的性命阻拦,这夜蒋栋最终没有走成。

    卓奕璟满心欢喜的等着蒋栋的回复,等到的却是对方即将大婚的消息。

    他冲入蒋府,在那已经被布置的满目红幔的婚房中,执拗的问道:“蒋栋,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

    没有人知道蒋栋那一刻的心有多痛,但是为人子,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全家为自己的爱情陪葬,更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爱的人陪他承担这无故丧命的风险。

    不知过了多久,他轻点头,说出他这一世最大的谎话,“对不起阿璟,我爱的是女人,你的感情,恕我无法苟同。”

    卓奕璟伤心欲绝,转身离开,大红的屏风后却走出一女子,正是那执意要嫁于蒋栋的官家小姐,她指着卓奕璟离开的方向,厉声问道:“这就是你不愿意娶我的原因?”

    “对,如你所见,哪怕这样,你依然要继续结下这亲吗?”蒋栋回答的干脆,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从小娇惯的大小姐,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转身坚定道:“当然,你爱他,他爱你,但是你们就是无法在一起,你是我的,迟早,我会让你爱上我。”

    蒋栋闭了眼,“既然这样,我只求你一件事,他也许将来也会娶妻生子,或是找个同样爱他的人过完一生,求你和你父亲不要去打扰他的生活。”

    “只要你与我成亲后好好过日子,断了与他的来往,我为什么要去管一个陌生人死活。”

    “好,如你所愿。”

    蒋栋按照约定迎娶了官家小姐,那日迎亲的队伍很长,围观的人很多,掀开花销的刹那,他还是在人群中一眼便看到了憔悴许多的卓奕璟。

    他一生都没忘掉那时卓奕璟的眼神,那样冰冷,那样绝望,他多想冲上去拥他入怀,给他自己全部的爱。

    但是不行,他只能咬牙将婚礼继续,随着婚礼进行,他的一颗心也渐渐沉入了无底深渊之中,再不见光明。

    新婚之夜蒋栋并没有碰他的夫人,之后的几年,他也都没有对对方有过任何别样心思。

    无论对方如何骂他,打他,说出多难听的话,他的回应也只有一句,“当初你逼我时,就该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你要的婚姻,我给了,再多的...命在这里,你随时拿去。”

    到了成亲第五年,女方肚子依旧毫无动静,外头渐渐有了风言风语,说各种的都有,蒋栋也是毫不在意,倒是他夫人,逐渐开始沉不住气。

    一次蒋栋亲自运送纸品到另一城市,返回家中时在卧室意外撞见自家夫人与家里的一位年轻小工滚在了一起。

    他非但不觉生气,反倒松了口气,看到他这样的反应,他那位名义上的夫人也算是彻底死了心。

    从此两人分房而眠,蒋栋不管她夜夜笙歌,她也不再强求蒋栋爱她。

    但因为两人居住的院落与主家隔开,这事除去两人与那位小工,再无人知晓。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一年,蒋府终于传出了好消息,少夫人怀孕了。

    蒋栋心里清楚这孩子是怎么来的,但他不在乎,有个名义上的孩子也好,阻隔了父母每每欲言又止的目光,更堵住了外头悠悠众口。

    只是他不会想到,这个孩子就像是压弯卓奕璟最后的那根稻草,令卓奕璟终是不再对这份感情抱有丝毫的期待。

    孩子出生后一直按蒋家继承人培养,从小学习造纸技术,也好在孩子像母亲,所以并未有人怀疑他的身世。

    时间还在继续向前推进,蒋栋一熬就是几十年,到家中的父母亲人相继过世,他在世上再无牵挂,他才开始全心寻找卓奕璟的下落。

    倒不是真期盼着卓奕璟会等他这么多年,他不过是想在有生之年,再见对方一面,也算死而无憾。

    但一路打听下来,卓奕璟就像凭空消失在了这世上,自从传出他夫人怀孕那年搬离隔壁,再无人知晓他的下落。

    蒋栋不愿放弃,一直派人去寻,又过去几年之后,终于让他找到一位与卓奕璟长得十分相似之人,只是,三十多年过去,那人不过当初他与卓奕璟相识的年岁。

    那人自称是卓奕璟的孩子,听说了蒋栋在寻找父亲后,特意来告知一声,只说父亲过得很好,希望蒋栋不要再费心打听他的下落。

    这一世,蒋栋是带着遗憾走的,致死他也没能再见卓奕璟一面。

    他被表象蒙蔽了双眼,哪里能想到,卓奕璟满心是他,又何来儿子,他见到的那个青年,便是卓奕璟本人,只不过那时就算他明白过来,也为时已晚,两人终究是错过了...

    ###

    回忆完所有,梁宇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一世的卓奕璟那样谨慎小心,甚至连表白的话语都不敢轻易说出,因为他曾经勇敢过,但勇敢并没有换来应有的幸福。

    梁宇生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卓奕璟总是那样不安,尤其在见到那女人之后…因为那女人分明是他前世妻子的模样。

    到底要经历多少心碎,才能将当初那个开朗粘人的小羊卷儿,历练成如今的模样。

    现在梁宇生哪怕去想与卓奕璟这一世的相识,都觉得心疼到窒息。

    每一步小心谨慎的靠近,还有长达数年分享他对刘玺岳的情感,那人到底是怀揣着怎样的心情,一路陪他走到了现在。

    梁宇生不能动,不能开口,甚至连眨眼都困难,但这一刻,他觉得身体上的任何疼痛,都不足以惩罚他的过失,也不足以弥补卓奕璟这些年来所受的苦。

    这样度过了漫长的十天,梁宇生终于能够开口说话,他听到卧室门被推开,开口断断续续道:“杨哥...谢谢你这些年,对...阿璟的...照顾。”

    他有了往生的记忆,自然也想起了当年,是他在冥界哀求杨碌帮忙,杨碌才会与卓奕璟结识,这些年也确实多亏了他的照顾,才得以让卓奕璟能够还好好活在这人世间。

    “不用客气,我当年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做到。”

    梁宇生喘了口气,又道:“其实你,不需要每日...过...来,你放心...我一定会...熬过去的。”

    杨碌走过去,坐到床边的椅子上,沉默了许久,“你误会了,我不是怕你撑不过去,我只是想看看...当初那人,到底为我受了多少苦。”

    虽然之前听杨碌说起时,梁宇生已经隐约有了猜测,但听杨碌亲口承认,还是会觉得诧异。

    毕竟杨碌展现在他面前的样子太过无所不能,为人也是温和友善,实在无法想象他会将深爱他的人伤至宁可放手离去。

    读懂了他眼神中的疑惑,但杨碌没有再多做解释,只是略微有些羡慕道:“其实我很羡慕你,羡慕你至少有机会为他付出,有机会来弥补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而我,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替他来惩罚我自己。”

    “你不是说,哪怕千万年,也总会让他幸福的吗?”梁宇生对他们之间的故事并不了解,只能用曾经他说过的话来安慰他。

    “是啊,总会有这一天的...”杨碌轻叹了一句,也不知是在附和,还是在安慰自己。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