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26章 腹黑的秦公子

作者:青陌浅忆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至于秦太太的想法,无人知晓,把人弄到那地方,就连司机都觉得很疑惑,可秦太太就是这么嘱咐他的,他只好照做。

    司机不免有些担心,那些半大的孩子,会不会害怕,或者会不会出什么意外,他在秦家很多年,看着两位小公子长大,时常怕他们遇到危险。

    后来一想,太太也许也考虑到了,这不是让他把睡袋那些都准备齐全了吗?连指南针都预备了。

    秦公子认命的开始搭帐篷,做这种活他很在行,小的时候,他老爸常逼着他离家出走,然后他就在外头搭帐篷。

    郁文静蹲在他身边,眨巴着眼睛看他忙活,偶尔递个东西。

    到没有在意,今儿晚上要住在这荒郊野岭的,还有几分新奇,眼珠子到处乱瞄。

    “过来帮忙。”

    秦公子招招手,让她搭把手,郁文静笑眯眯的帮他固定架子,俩人即使什么也不说,都有种浓情蜜意的感觉。

    秦素跑过来,笑着说:“秦谦哥哥和文静姐姐偷偷躲在这虐单身狗呢!文静姐姐我们去玩。”

    郁文静舍不得离开,她还没跟小王子相处够呢,何况这会儿她还的帮忙搭帐篷。

    所以,郁文静瞅瞅沈公子,“沈墨尘,到了你做骑士的时候了,素素说她想去走走。”

    沈墨尘立马狗腿跑来,一张充满桃花的脸,满是痞气,吹了一记口哨,跟郁文静眨巴眼。

    郁文静噗嗤笑了出来,觉得那样的沈公子特傻,坐在那咯咯笑起来了。

    秦公子瞧了她一眼,板着脸说:“赶紧干活,如果晚上你想露宿就在那多笑会儿。”

    郁文静撇撇嘴,太不温柔了!

    “把那边的架子拿过来。”

    一个指挥一个不停跑腿,累的呼哧带喘。

    最后还是秦二公子看不下去,说了句:“哥!你干嘛不一次性说完。”

    郁文静抹着汗,对呀!为啥不一次性告诉她要拿哪些东西,害得她白白跑那么多趟。

    秦公子心情很好,仿佛被她那傻乎乎的模样愉悦了。

    “哦!我忘了。”

    秦二公子嘀咕:“就说绅士是假的,这才是真正的斯文败类,撒谎都不打草稿。”

    郁文静:“……”

    她握着小拳头,有种想锤他的冲动,不要以为你是小王子,我就不会锤你。

    呃!好吧,她确实舍不得。

    郁文静感觉被人像逗猫似的逗着玩,好郁闷啊!

    这才发现原来秦公子偶尔也很恶趣味,总喜欢逗她,逗得她炸毛才甘心。

    秦素跟沈墨尘拌着嘴回来,秦公子已经把帐篷都搭好了,秦素抱着郁文静,“今晚我跟文静姐姐睡。”

    这荒郊野岭,她害怕,但不好意思说出来,赶紧先找好同伴,免得落单。

    秦二公子笑眯眯说:“素素姐,你这不是棒打鸳鸯嘛!我嫂子当然跟我哥睡一起,你自个儿再找个人一起,我觉得沈墨尘就不错。”

    沈公子赞赏的看了眼秦二公子,不枉费他平时那么照顾这小王八蛋,关键时刻还是挺给力的。

    秦素嘿的一声,一个过肩摔,秦二公子闹了个狗啃泥。

    郁文静捂着嘴笑,她也很想这么做,因为这位秦二公子实在太欠抽。

    秦二公子爬起来,很淡定,仿佛刚狼狈不堪的那个人不是他。

    准备的也差不多,时间也快到傍晚,一堆人坐在一块,准备野炊。

    看来,秦太太是早就准备好的,连临时用的锅都给他们预备了,连烤肉的东西都准备了。

    夜幕降临,原本就是冬天,这会儿还在比较好的山上,有风刮过,吹的呼呼作响。

    郁文静忍不住发抖,有点儿可怕,她这人胆小,怕鬼怕的厉害?

    两只手紧紧抓着秦公子的手臂,秦公子在黑夜里勾了唇角,看着她又害怕,有嘴硬不肯承认的模样,顿时起了逗她的兴致。

    一向沉默寡言的秦公子居然提议,大伙儿讲故事。

    秦二公子这就起劲了,讲故事他在行,天南地北,他就是编都可以临时编几个故事出来。

    看着他哥跟他使眼色,顿时明白,心里却想,他哥也太不人道了,突然让他吓唬嫂子。

    难道他哥开窍了,想要今晚跟嫂子睡一块?那这样,他也算是不负老妈所望。

    秦二公子很配合。

    他声音幽幽的,“我说一个真实的故事啊。”

    他故作慢慢想,然后表情做到十足,打着手电看着他那模样,那幽幽的声音,让人不由得出神,仿佛被他带到故事里。

    “我以前有一回跟着太爷爷到这儿来,当时是来这边一个村庄,看望太爷爷的战友。那时候,我调皮跑上山,就在这儿迷路了。”

    他缓了缓,仿佛回忆当时的情景,惹得众人更加相信故事真实性。

    “那时候,我记得那时候天快黑了,我害怕,就躲在这附近,就是这个地方,当时这儿有座房子,很破旧。我心想,在外头更危险,索性就走进来避一避。”

    秦二公子又压低了声音,让气氛顿时恐怖起来,“夜里,我听到呜咽的哭声,那时候年纪小还以为是谁跟我一样迷路了。所以就爬起来寻着声音找。”

    众人神色紧张,完全被他表情欺骗,都看着他,想知道接下来的事,却又忍不住害怕。

    “我找到哭声的来源,那坐着一位白色衣服的姑娘,我还问了句,阿姨,你是不是迷路了。”

    “结果……结果,那个白衣姑娘回头,笑的十分诡异,声音像是地狱传来般阴沉。”

    他仿佛被吓到,此刻瞪大了眼睛,“哥……哥!你……你身后……我看……看见你身后有个穿白衣的女子了。”

    “啊……!!!!”

    众人转头,什么也没看见,可秦二公子天生戏足,愣在那动都不动一下。

    郁文静哆嗦着,往秦公子怀里靠了靠,秦公子这会儿都淡定的不得了,完全没有害怕之意。

    还低声说:“怎么害怕了?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郁文静嘴硬,“我才不怕呢!”

    秦公子呵呵笑了声,众人哆嗦着抱头鼠串,秦二公子还嫌不够唬人,趁着众人视线不在他身上,躲在秦公子身后。

    “还……我……命……来!!!”

    “啊!!!”众人立马作鸟兽散。

    郁文静抱着秦公子死劲,“有……有鬼啊!”

    秦二公子这才呵呵笑出声,遭到众人一顿狂揍。

    秦公子狐狸般的笑容,低头看着怀里瑟瑟发抖,还嘴硬的姑娘,脸上一闪而过,从未有过的柔情。

    秦谦的故事 我输给了我爱的他

    苏舒看着形影不离的郁文静和秦谦,心底蔓延着疼痛,助理跟了她很久,俩人之前是朋友,可以说是多年的至交。

    看着苏舒这样,打心底不好过,想了个法子,把郁文静支开,就当她自私好了。

    即便是断干净,也得有个缓和的时间吧,反正她是不能看着苏舒那副痛苦忧伤的模样。

    从她们接受邀请,小玲就知道,秦家那位看似特别温柔的女主人,其实挺狠的,她不过是用这种方式,让苏舒知难而退。

    秦公子笑的很温和,但是小玲却从他温和的眉目里,看到了怒气和冰冷,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秦公子瞧了眼文静姑娘,摇摇头叹息着,也不知道这种性格是好是坏,难道她看不出来别人是故意支开她的吗?还笑的跟花似的,真是傻里傻气的姑娘。

    不过也好,有些事还是说清楚好,拖泥带水不是他的风格,选择了就是选择了。

    “这儿是山路,你别乱走,我马上回来。”他忍不住揉揉郁文静的头发,顺顺滑滑的,特别柔软。

    郁文静笑的跟偷了蜂蜜的熊似的,就差扑腾上去啃他一口。

    小玲有些担忧看了眼苏舒的方向,叹息着想,不知道一会儿苏舒会不会受不了,其实她早就看出来秦公子不爱她了。

    他的眼睛里再也没有当年那种柔情,他眼睛里的柔情,已经给了另一个人,尽管他自个儿尚不自知,可作为旁观者,她看的十分清楚,那是百炼钢化作绕指柔般的柔情。

    秦谦有着母亲的温柔,也同时有着父亲的腹黑,都说秦家人是痴情种,偏偏到了秦公子这儿,就薄凉多了。

    他很懂得该忘得的忘得一干二净,分寸得当,理智的让人觉得可怕。

    秦谦返回来时,郁文静坐在石头上,啃着半个苹果,他弯起唇角,眼里多了几分柔和。

    郁文静踢了踢脚边石子,低头嘀咕,“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不是说好一会儿就回嘛,骗子,大骗子,哼!肯定看人家姑娘长得漂亮,不舍的回来了。”

    秦谦满头黑线,却又觉得这姑娘傻乎乎的,走到她身边,也不出声,由着她嘀咕一大堆,想看看她一会儿发现他时,那副囧样。

    “秦谦,你个色魔,再不回来我就不要你了,我还要找一个比你帅,比你有钱,比你阳光,比你成绩更好的帅哥,让你后悔去。”

    秦公子觉得自个儿再不吱声,她还能说出更多不中听的话,那句不要你,还是挺刺耳的。

    “咳!”

    “啊!你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郁文静有点囧,偷偷期待他没有听到自个儿刚才的话。

    “不久……大概刚到。”

    郁文静心想,那还好,舒了一口气,放心不少,扬着笑脸。傻乎乎的样子。

    “在你说什么大骗子的时候。”

    “啊?”郁文静偷偷瞄了眼秦公子的脸,摸不准他生气不生气,总之先讨好再说。

    “嘿嘿!我胡说的,我是大骗子,我是色魔,你最好了。”

    秦公子板着脸,努力憋住笑容,看着她在他面前转来转去,心情愉快。

    郁文静再次偷看,发现他还是没什么表情,举着双手,“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别生气嘛!”

    秦公子腹黑了,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扬起唇,随后又一本正经,“看你表现。”

    郁文静想了很久,也不知道看她表现,是什么表现,像个小绵羊一样跟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的,生怕又惹着他不高兴。

    很长一段路,郁文静都很狗腿,对他撒娇卖萌无所不用,时不时偷看他脸色。

    秦公子憋的难受,他实在想笑,可又不愿意这么放过她,因此一路上,秦公子努力绷住脸,让自个儿笑得不明显。

    “咳!渴!”

    郁文静笑嘻嘻,很狗腿从背包里翻出饮料,顺便还拧开盖子,“嘿嘿!秦公子请慢用。”

    “嗯!”

    郁文静心里打着如意算盘,都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这会儿他应该没理由生气了吧?

    可郁文静顿时又郁闷了,秦公子还是没搭理她,甚至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唉!这男人心真是海底针,他大爷的,怎么比姑娘心思还难以捉摸。

    秦公子坐在帐篷边,郁文静立马狗腿跑过去,又是送吃的,又是捶背揉肩,就跟古代那勤劳小丫鬟似的。

    秦公子很享受,当然他是不会表现出来的,依旧是那副死人了。

    “要怎样才能不生气嘛?”

    秦公子这才赏了几个字,“看你表现。”

    郁文静恨不得踹他,可是不敢,只能泄愤似的,用力捶了下他的肩,以此表示自个儿的抗议。

    这男人怎么这么小气,不就说了他几句坏话嘛,还一直别扭,真小气的死男人,长得帅的都脾气差。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不该说你色魔,不该说你骗子,不该在心里偷偷骂你流氓、无耻、卑鄙。”

    秦公子眼里有冷光,原来这丫头在心里还骂他这么狠,秦公子觉得自个儿应该,再板着脸一会儿。

    “嗯?”

    郁文静抖了下,“我知道自个儿错了,要不你也骂回来,我保证没有下次。”

    秦公子开尊口,“下回不许骂我,心里偷偷骂也不行。”

    郁文静点头,生怕点的慢了,他又别扭。

    “不许说找别人。”

    郁文静又是一阵狂点头,随后表情亮了,“小王子,你是不是吃醋了?是不是啊?”她眼睛里满是笑。

    秦公子站起身,“我气没消。”

    郁文静吐吐舌头,不要以为你不承认我就不知道,你吃醋了,小王子吃她的醋了,是不是代表他也有那么些很在乎很在乎她呢?

    秦公子走哪,她跟着到哪,一路上哼着走调的歌,眼里掩饰不住的笑意。

    秦谦回头,看了她一眼,扭头,露出从未有过的笑容,温暖的、温柔的、宠溺的。他老妈偶尔还是会做一点好事。

    不远处有人偷偷抹泪,她终于彻底失去了他,那个人其实以前对她,都没有过这样的宠溺目光。

    苏舒输了,她没输给郁文静,她只是输给了秦谦,他从来不曾对她有过这样的宠溺。

    秦谦的故事 最好的时光爱上你完

    秦谦很庆幸,在人生才刚刚开始的最好年华,可以爱上一个叫郁文静的女孩。

    她像是一团火,热情的点亮了他的人生,即使她真的有点傻乎乎的,但却做得到他做不到的事。

    那么努力的傻瓜,还是不多见的,傻得有些可爱。

    冬日阳光下,秦谦靠在梧桐树下,不远处的女子跟得了多动症似的,他扬起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

    像极了他母亲的模样,温柔的不可思议,他自个儿并未察觉,只是捧着书,看着远处的女子,不由觉得岁月静好,不外如是。

    秦谦看着她和母亲,忙前忙后把那些幼稚的布偶,错乱的摆开,以此满足母亲捉弄父亲的兴致。

    他看着他的母亲,在冬日的阳光下,洒了父亲满身的彩带,和满脸奶油。

    今儿是郁文静生日,那个蛋糕是母亲定的,这会儿看来,她只是自个儿想玩罢了。

    秦谦有时候觉得很无奈,对自个儿母亲的无奈,他记得还小的时候,母亲是个优雅、温柔的女子。

    不知何时变成这般,大概这才是他父亲最伟大的地方,把一个女人宠成孩子,任凭她去疯去闹。

    郁文静笑嘻嘻跑过来,“小王子我的礼物呢?”她摊着白皙的手掌,弯着眉眼,一脸期待。

    “没有!”

    郁文静失望嘟嘴,嘀咕着:“人家生日啊!都不给点小礼物……”还有什么没听清。

    他只觉得那一刻,她微微嘟起的唇像是甜软的果实,诱惑着他去品尝。

    郁文静的声音消失在吻里,睁大的双眼满是惊讶,秦公子笑了,“这时候你应该闭着眼睛啊!傻瓜。”

    郁文静听了这话,很乖的闭着眼睛,秦公子笑声低沉,再次含住她的唇,有淡淡的奶油香甜。

    不远处躲着偷看的某人,笑的格外狡黠,拿着手机把画面定格,“傲娇!哼!”

    秦风摇头,“行了别在偷看了。”

    秦太太甩开他的手,“一边去,你别这么吵,我还没看够。”

    秦先生嘟囔,“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没见过,你还实践过,有什么可稀奇的。”

    秦太太越来越暴力,一脚踹秦先生腿上,“你别在这嘀嘀咕咕,吵死了,该让那小鬼发现了。”她觉得秦先生可能到了更年期,最近越来越烦人。

    秦谦眉眼动了动,早就发现躲着偷看的母亲。

    不过,看着怀里的姑娘,脸颊透着粉色,羞涩的模样,让他心情不由自主变好。

    郁文静笑的傻傻的,“那个,我现在是不是你女朋友了?你都亲了我,要负责的。”

    秦公子逗她,“不是!刚才只是觉得气氛刚好,你别多想。”

    郁文静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气呼呼的跑到他面前,“你耍流氓!”

    秦公子摇头叹息,没说话,只是揉了揉她的短发,“笨蛋!”

    郁文静郁闷,不仅耍流氓,还骂她是笨蛋,世界上再也没有比秦谦更混蛋的混蛋了。

    “我不管,反正你亲我了,你就要负责。”比脸皮厚耍赖,她可是鼻祖级别的人物。

    秦公子看着八爪鱼一样缠着他的人,装作很无奈,“看在你没人要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接收你,不过以后要听我的话。”

    郁文静点头,仰着头,还是八爪鱼的姿势,秦公子眼神示意她下去,某人很乖巧。

    “听说某人这学期,挂了两科,挺多的嘛!”

    郁文静吐吐舌头,“那你寒假可以帮我补习吗?”想想都觉得不错,整个寒假都可以见到小王子,她真是太聪明了。

    秦谦哪里看不出来她的小心思,摇头叹息,“可以,但是你得保证以后都不许挂科,上课好好听讲,别总想着玩。”

    郁文静胡乱点头,却没听进去半句,心思全都在她有那么时间可以独处,要一起准备点什么有意义的约会呢?

    晚上,饭桌上,秦二公子只觉得自个儿最可怜,被喂了一堆狗粮,平时有他老爸老妈就够了。

    现在又多了个哥哥嫂子,他决定离家出走,这个家待不下去了,虐狗啊!

    秦二公子今儿吃的很快,吃完就跑到楼上,在自个儿房间呆着不出门了。

    秦太太笑眯眯,“天黑了,司机也回去休息了,文静你就别走了,楼上楼梯左手边第一间房。”

    秦公子瞪了眼母亲,可惜她不怕,也笑眯眯瞪回去。

    “别听我妈的,她抽风惯了,我送你回去。”

    秦太太依旧笑眯眯,“车我让你李叔开走了,你爸的车我今儿下午把胎扎爆,我们家可是半山别墅,我是不介意你走的,但现在冬天,真冷啊!唉!某人就要被冒着寒风回去喽!真可怜。”

    秦先生刚洗手出来,一听到自个儿车胎被扎爆,顿时觉得气喘不上来。

    “媳妇儿!你干嘛扎我车胎,那车我刚买的。”

    秦太太很温柔,“我喜欢,我就爱挺车胎爆裂的声音不行吗?”

    秦公子:“……”爸,能不能管管你老婆?

    秦先生:“……”儿子,管不住啊!以后找媳妇千万别找跟你妈似的,看着特温柔,其实特暴力。

    秦公子决定不争这个事,“你睡我房间,我去客房。”

    秦太太:“滚!那是我的,今晚我跟你爸分居,我们吵架了。”

    秦先生:“……”他怎么不知道他和老婆吵架了?

    秦公子:“……”

    秦公子眼神看着老爸,秦先生很无奈,“媳妇儿,咱别闹了,我不分居啊!”最后那句是最关键的,没媳妇儿睡不着的秦先生,对于分居来说,特别没安全感。

    “那你睡客房。”

    呃!这两者有区别?他觉得老婆越来越不可思议,是不是傻了?

    最后的最后,秦公子没有革命成功,只能打地铺,关键是他妈还剥削了他的被子,害得他在地上发抖。

    秦先生半夜醒来,发现老婆不见了,结果出来,发现她趴在儿子门上听墙角,顿时无语。他总算知道老婆这一堆事儿,是怎么回事。

    不得不说,秦先生反应慢半拍了。

    秦公子显然睡不着,先不说有个女人在,就是这大冬天,冷也给他冷醒了。

    他坐在床边看着郁文静,挂着温柔笑容,亲吻了她的额头,“我很庆幸,在这样的年纪遇见你,我的小傻瓜,晚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