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8章 解脱

作者:麻辣香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二哥你给他生一个?”

    冯东哭笑不得,他还以为小土豆要啥东西呢,满口答应给他,这下可真把牛皮吹破了。

    于是冯东只好哄小土豆:“小土豆,要不要跟二舅去葡萄园里看看,二舅给你捉个野兔子玩儿。”

    “行行行,还要长尾巴的小野鸡。”

    小土豆果然上套了,一转眼就把要弟弟妹妹的事儿往脑后一扔,拉着冯东就要赶紧去葡萄园。

    冬天的葡萄园虽然吃不到葡萄,可田间野趣也很好玩啊,葡萄园里能挖到野菜,葡萄园旁边还有小胭的鸭舍,养着两千多只鸭子呢,可以亲手捡鸭蛋,一帮熊孩子们顿时来了兴致,叽叽喳喳全跟着冯东跑了。

    “这下子要玩野了。”杨边疆嘴里说着,脚底下也跟着溜出去玩了,临走时还腆着脸跟冯荞说,“媳妇儿,你等着,我去捉一只野兔来,麻辣兔肉,晚上下酒。”

    冯海一看,嘿,俩大男人都跑去玩了,他也跟着跑吧,马上起身也跟着溜了。

    “一个个都多大人了,冯海那儿子都该娶媳妇了,倒是还玩心大。”二伯娘嫌弃脸笑了起来。

    “让他们走,不走咱们还撵呢,撵走了少碍事儿,咱们女的好好说说话。”大堂嫂也笑起来。

    二伯早已经拎着烟袋出去晒太阳去了,剩下娘几个坐在一起,一边嗑瓜子吃炒花生,一边聊大天。话题接着刚才的笑话继续,二伯娘感叹说,小土豆这个“老小”怕是一定了。

    “冯亮两个人都端着公家的饭碗,管得严,估计不大可能生二胎了。”二伯娘说。

    除了冯亮家独生子女,剩下冯海冯东和冯荞,一家都是两个孩子,应该都不会再生,小土豆可不就注定是老小了吗。

    “对了,冯荞,三叔前两天还专门跑来问呢,问你啥时候回来。”大堂嫂说。

    她一提,小胭也想起来,就插了一句:“冯荞,我看三叔他……不太对劲似的,本来年纪大了就容易忘事儿,这半年尤其糊里糊涂的。有一次我跟二哥在村里遇到他,他拉着我喊冯荞。”

    小胭跟冯亮、冯荞的“糊涂帐”早就算不清了,小胭本来最小,管冯亮叫三哥,管冯荞叫姐,结果她嫁给冯东,平地升了三级,称呼却一下子改不过来,干脆就糊涂了好一阵子,冯荞按理该管她叫三嫂,小胭却每每一张嘴就管冯荞喊姐。

    后来各人都有了孩子,怕把孩子们也搅糊涂了,几个人就很默契地改了称呼,也不叫啥,互相都叫名字,慢慢地才习惯过来。

    不过小胭跟冯东结婚后,自己悄悄改了对冯老三的称呼,不再叫他大姑夫,改叫三叔。

    一方面,农村的礼俗,男家为主,女的嫁了人跟着男方称呼。再者,小胭分明是有意地跟寇金萍划清界限了。她以前也跟冯荞聊过,寇金萍按说对她有养育的恩情,养了她好几年,可寇金萍也因此拿走了小胭父亲留下的房子,绝不会白养她,还真算不上多大的恩情。

    加上寇金萍对她从小苛待,当丫鬟使,尤其为了钱要把她嫁给一个傻子,小胭之后便摆出跟寇金萍两清的态度,也不难理解。

    “我爸那儿,等会儿我去看看吧。”冯荞说。

    冯老三这个年纪,冯荞也就不想多计较过去那些事,横竖冯老三只有她一个亲生的女儿,冯老三年纪大了,又没有收入来源,冯荞嘴里发狠不管,却未必真能那么做,会尽赡养的义务,只是很难找回那种父女亲情罢了。

    “那行,我陪你去!”二伯娘立刻表态,那架势,似乎又回到了二十年前,她为了冯荞跟冯老三寇金萍两口子对阵的豪气万丈。

    “二伯娘,那倒不用。”冯荞忙笑着说,“您是长辈,比我爸也年长,他哪点能劳动您去看他?我们小辈去看看就行了。”

    娘几个一边聊天,一边就开始张罗中午的饭菜,妯娌姑嫂还分了任务,大堂嫂负责蒸馒头,冯荞和小胭去做菜。

    二伯娘跟在后头问:“那我干啥呀?”

    “妈,没活给您干呀,您坐那儿负责指挥。”大堂嫂说着笑起来。

    “合着我就只能等吃了,老了不顶用了。”二伯娘自己也笑起来,端了个凳子坐在堂屋门口,看她们几个里里外外地忙碌。

    十一点多的时候,冯亮和曹晓晶两口子回来了,司机开车送到门口,巷子窄,又停着杨边疆的车,司机很小心才把车退出去。

    二伯娘那个热情的性子,忙招呼司机进屋喝茶。年轻的司机大概没想到局长家老太太这么客气,赶紧道谢,忙说自己还有事就不进去了。

    “你说这孩子,大过年哪能来了就走呢。”二伯娘嘴里唠叨。

    结果二伯娘进屋给人司机拎了一大袋炒花生,一包糖果,顺手又摸了两盒酸奶,硬塞进车窗里去了,说留着给他路上喝。

    哎呦喂,把个小司机感动的呀。

    “哎呀,当了局长就是不一样啊。”看着司机开车离开,冯荞笑嘻嘻打趣三哥,“都配备专车司机接送。”

    “对对,那是,局长当然不一样。”冯亮看着冯荞,没好气地说,“局长一个月工资,都不够你家专车司机加一次油的。现在连教育局都有招商引资任务呢,啥时候叫你家专车司机来扶扶贫啊?”

    冯荞的专车司机是谁?杨老板啊,冯荞本来就不常出门,杨边疆是决计不肯让别人开车带他媳妇的。

    “二伯娘,你看,这就是官僚啊。”冯荞拉着二伯娘告状,“你看看,我说他一句,他有好几句等着我。”

    大家一起笑起来,要说冯亮跟冯荞这兄妹俩,也不知怎么的,每次见面都要互相调侃几句,斗几句嘴,瞬间又回到二五不知的小时候了。

    曹晓晶笑着过来,先关切地问起二伯娘的身体,又问冯荞什么时候来的,冯荞说上午刚来,又告诉她冯东杨边疆他们带着猴孩子们去葡萄园玩了。

    而那位几分钟前还衣着整洁、风度儒雅的冯局长,一听说杨边疆他们去葡萄园捉兔子去了,赶紧把大衣一脱,往曹晓晶手里一塞,一秒钟化身大顽童跑掉了。

    ☆☆☆☆☆☆☆☆

    几个大男人带着一群猴孩子,还真捉住了两只小野兔,据说是堵住兔子洞用烟熏出来的,老兔子跑掉了,剩下两只小的让他们活捉了。

    杨边疆心心念念的麻辣野兔肉,变成了孩子们的好宝贝,小孩子哪舍得杀吃啊,爱心顿时就泛滥了。孩子们弄了纸箱、棉花垫子,把两只小野兔当宝贝养了起来,围在一起看。

    “野兔子养不活的,它不吃东西。”二伯娘唠唠叨叨地说。可小孩子哪有听的,忙忙碌碌弄了一堆胡萝卜、青菜叶放在纸箱里,小土豆还在那儿好声好气劝小野兔:“小野兔你别害怕,你就吃一点吧。”

    吃过饭,冯荞和杨边疆带着孩子,拎了些礼物去看冯老三。他们两个一说去,冯东就说,干脆我们都去看看吧,大过年的,都去溜达一趟。

    冯荞明白二哥那用意,一来是故意陪她去,人多省的冷清尴尬,二来,冯老三一把年纪,最近又听说不太对劲,整天糊里糊涂的,许多事时过境迁,大家如今过得都很好,也就大度了吧。

    冯荞准备的礼物就是一些烟酒和衣服,都是给冯老三的。两口子在这方面似乎很有默契,准备的礼物都没有寇金萍能吃能用的。

    对冯老三,冯荞很多时候是没法子,冯老三这把年纪了,很多事冯荞只当忘了,全当看在二伯和二伯娘的面子上,她总还得承认自己是冯家的女儿。

    可对于寇金萍,冯荞如今日子过得好好的,说不上恨,冯荞好像也没去恨过这个人,她没那闲工夫,只是深深的厌恶,从来只当没这个人。

    杨边疆和冯东冯亮他们拎着礼物走在前边,跟着一群蹦蹦跳跳的孩子,冯荞和小胭落在后边。

    “冯荞,你知道不,小粉跟孔志斌离婚了。”

    小胭就跟冯荞小声说起了小粉的事情。冯荞微微愣了一下,有些意外,想想却又好像没啥好奇怪的。

    就冯小粉和孔志斌那个闹法,夫妻弄得像仇敌,实在过不到一起。只是冯荞没想到两个人都将就这么多年了,他们家孩子比娃娃还大一点吧?她本来还以为,这一对怨偶就这么将就一辈子了呢。

    “怎么突然就离了?”冯荞摇头,“这么多年都将就过来了,算算年龄,他们的孩子正在读高中吧,孩子咋办?”

    “听说是捉奸了。孔志斌这种人,可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小胭恨恨地骂了一句,“具体怎么回事,别人也不是很清楚,我听村里人说的,说孔志斌不是一直在城里混吗,好像这几年炒股挣了些钱,也不知跟个什么女人鬼混,好像是在县城开发廊的,他们儿子不是在县城读高中吗,也不知怎么让那孩子知道了,那孩子反正是早就跟他爸关系合不来,带着小粉去捉奸的,说是捉奸在床了。”

    冯荞:……这孩子倒了什么霉!摊上这样的父母。

    冯荞略略一想,十六七的大男孩,带着妈妈去捉亲爸的奸,怕是故意想让他们离婚,早该厌烦这样的家庭了。

    孔志彬和冯小粉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就算不离婚又能怎样?说句难听的,除了离婚对孩子肯定伤害,离了反倒两个人都解脱了,也省得整天闹得不可开交,家庭不睦,再好的日子也闹坏了。

    “小粉表姐也是够厉害,她把那女的穿着睡裙揪出发廊,在大街上把那女的剥了个精光,又踹又扇狠命揍了一顿,把孔志斌也抓伤了,弄得孔志斌丢尽了脸,回来两人就离婚了。”

    “那现在呢?”冯荞忙问,“小粉呢?”

    “她把孔家的房子给卖了。”小胭说,“也不知她离婚分没分到钱,反正她把房子给卖了,我知道后去看过,她已经离开了,现在应该在县城,陪她儿子上高中。说起来她这个年龄,只要肯吃苦出力,帮人家干点杂活也能养活自己,加上卖房子的钱贴补着,只希望能让他们娘儿俩度过这几年难关,等几年她儿子大了能工作挣钱,日子应该就好一些了。”

    干杂活……不是冯荞瞧不起冯小粉,她那个死懒不动的脾性,刺猬一样的脾气,怕还真不一定能行。不过为母则刚,冯荞其实很希望她接下来能过得顺利一些,要说冯小粉,可真是让她亲妈给坑死了。

    冯荞想了想说:“孔志彬就算再坏,那也是他亲生的儿子,他总应该付抚养费的吧?那么大男孩成家立业,指望冯小粉一个人怎么行?”

    “这个就不知道了。”小胭摇头,“孔志彬的爸前几年病死了,如今家里只剩下他妈,一个老太太偌大年纪,也没人照顾。孔家本家的人听说已经联系了孔志彬,想让他把他妈接走,本家近房也照顾不上,给别人添负担。”

    她们俩在后头叽叽咕咕地聊这事,前边杨边疆和冯东他们已经到了冯老三家门口,就停下来等着冯荞。冯荞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杨边疆推开门,小小的农家院子里一片安静,冯老三坐在北墙根的小板凳上,看起来正在打盹。

    “爸。”冯荞叫了一声,“我们来看看你。”

    冯老三半天睁开眼睛,像是看不清东西似的,眯着眼盯着冯荞看了好一会儿,才哦了一声:“你是冯荞啊,冯荞你回来了?”

    “对,趁着过年我回来看看。”冯荞说。

    冯老三扶着墙,慢吞吞站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杨边疆,又盯着看了老半天,问冯荞:“这个大高个子是谁呀?”

    冯荞一愣,扭头看看杨边疆,杨边疆脸上也有些愕然,冯东在旁边轻声说:“三叔好像真糊涂了,有时候明白,有时候就很糊涂,一阵一阵的,可能是年纪大了吧。”

    冯荞心说,冯老三比大伯二伯小了好几岁呢,说起来也就六十岁上,不该这么糊涂呀。

    她看着冯老三,指着杨边疆试探地说:“爸,你不认得他了,他是你女婿啊。”

    冯老三眯着眼看看杨边疆,嘴里嘀咕,“哦,我好像想起来了,你长大了,已经嫁人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