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7章 大家庭

作者:麻辣香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说起他那一对不着调的父母,大豆就一脸无奈。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二叔杨边疆家资亿万受人敬重,怎么他那个爸就那么让人郁闷呢。

    大哥大嫂这些年都没出息,他们过日子的策略似乎只有两个字,等和靠。

    等着别人贴补帮忙,靠杨爸杨妈,杨爸杨妈妈接管了大豆之后,气恼之下就索性断了对他们的生活帮助,大哥大嫂又开始靠政府,动辄就跑去跟村里干部要救济扶贫,丝毫也不觉得有啥丢人。

    村长被他们闹得无奈,就数落他们,说你们看看你家老二,人家是怎么过日子干事业的,你们但凡自己能出点力气,机会现成的,你们去杨边疆厂里干点啥活,也不至于等着吃救济呀。

    结果大嫂理直气壮地怼村长,说老二那么有钱都不给我们一个,还想让我们给他干活打工?大哥大嫂还四处跟人抱怨,说杨边疆和冯荞不讲人情,薄情寡义,那么有钱都不帮亲大哥。

    典型的我穷我有理,我弱我有理,帮我你应该!

    在大哥大嫂看来,伸手跟别人要,不劳而获过日子,那叫潇洒轻松,拼死拼活干活挣钱,那多辛苦呀。

    “……这也就够丢人的了,横竖他两个也是不指望怎样了,可他们两个眼看着把大聪养废了,大聪过了年都十八了,更加不长进,比我爸妈还过分,整天游手好闲,结交了一帮狐朋狗党,到处惹是生非。前阵子我听说,大聪还打着二叔的旗号,在外头追求人家小姑娘,说二叔是省城大老板,有的是钱,二叔将来会给他买轿车买楼房……”

    冯荞:“……”

    她真是搞不懂,大哥大嫂这些年怎么不光不长进,不改变,还变本加厉了,连带着把二儿子也养成了这个德性。

    “……我爸我妈前阵子还跑到我单位跟我要钱,说我现在上班拿工资了,应该给他们钱,他们想买个摩托车,还让我攒钱给大聪结婚娶媳妇,说反正我自己结婚成家,爷爷奶奶会管我,让我出钱管大聪……二叔你也知道的,我工资本来就不多,爷爷奶奶把我养这么大供我读书上学,已经很不容易了,还都是二叔二婶帮着,我也才交了女朋友,还想着靠自己的能力结婚成家……我不给他们钱,他们就说我没人情,骂我不孝……”

    杨边疆听得也来气,跟大豆说:“你爸你妈那两个,我都不稀罕说他们了。你爸,以前你爷爷管他,他多少还听一点,我说他,他也还知道丢人,这些年却越来越过分,穷倒成了他最大的资本了,越来越没有羞耻心……”

    人而无耻,生生把自己活成了无赖瘪三。杨边疆心里生气,就跟杨爸商量,能不能想法子把大聪管教一下。

    “我哪能不想管?”杨爸说,“一来我年纪大了,管他们也不当回事,二来我就算管教了,这边说完大聪,那边回到家,他爸妈却又不教他好的,还怂恿他跟我要钱。他这都马上都十八了,我看娶个媳妇都难,谁家姑娘敢嫁去他们家呀。”

    “可也不能这么下去。”杨边疆心里思索着,一个人不长进,真要弄出什么丢人的大事情,整个家族都跟着没脸面。杨边疆对他大哥大嫂反正是无语了,可下一代,能挽救他还是想要挽救的,不然早晚让整个杨家丢脸。

    正说着,大哥大嫂推门进来了,一进门,跟杨边疆打了个招呼,杨边疆正在生气呢,就没理他们。

    “老二,你回来了?”大哥见没人搭理,自己拿个板凳坐下,居然一开口就数落杨边疆,“老二啊,我听说你又给村里的学校捐钱了?你说你有钱捐给学校干啥呀,我都要穷死了,我可是你大哥,你有钱给我呀,还能帮我一把,你捐给村里学校干啥呀,你有钱不给我你给外人。”

    “不光村里学校,我捐的钱可不少呢。”杨边疆也懒得这种人生气了,冷着脸说,“我和冯荞还在西部捐助了几个残疾人家庭的贫困学生,大哥你自己看看,你是断手了还是断腿了,你是哪儿残废了,需要别人捐钱给你?”

    “好手好脚的,老大你还知不知道羞字怎么写!杨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杨爸也气得骂。

    大哥扭着脸不吱声,看那表情却明显不以为然,老二有钱,都能给陌生人捐钱,给他这个亲大哥一些钱怎么啦?

    大嫂也是一脸不乐意,脸色讪讪的,大约是觉得杨边疆下了他们的脸面,一肚子尖酸刻薄找不到地方发泄。

    恰好这时候,娃娃领着小土豆从外头进来了。娃娃跟他们本来也不熟悉,都快认不出来了,小土豆更是压根都不认得,姐弟俩平淡地叫了声“大伯大伯母”,便去桌子上倒水喝。

    大嫂大约是觉得找到了发泄口,冲着小姐弟俩尖酸刻薄地开腔了。

    “哎呦,这是娃娃呀,都长这么大了,可真是城里千金小姐了,咋还这么腼腆呢,见了长辈也不热情大方。你看看你二堂哥,见了谁都那么热情响亮。哎呦他二婶呀不是我说你,这孩子见人都不说话怎么行,这是我来了,自家人也就算了,这要是换了外人,人家还不得笑话他们拿架子,没教养!”

    冯荞愕然抬头,忽然有些想笑,她看看自家闺女,娃娃那小嘴角微微弯起,脸上的小酒窝一闪,凭她对自家闺女的了解,冯荞心说,大嫂怕是自己找难看了。

    果然,只见娃娃放下手里的茶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地转身就出去了,大嫂正在惊愕,屋里大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呢,几秒钟后,娃娃蹦蹦跳跳重新进来,一脸热情洋溢地走过去跟大嫂握手。

    “哎呀,大伯母你来啦?大伯母我可想死你了!哎呀大伯母你冷不冷?大伯母你喝不喝水?大伯母你饿不饿?大伯母你还真是越活越年轻了,你怎么又变漂亮了呢?大伯母你这张脸可真俊!”

    冯荞:……这熊孩子跟谁学的呀!

    大嫂脸色那个精彩呀,五颜六色的,尴尬的不知道能说什么。

    关键是姐姐戏精一上身,小土豆立刻也学会了,笑眯眯过来拉着大嫂的手,小嘴吧啦吧啦跟着补刀:“大伯母,我可想死你了。大伯母过年好,大伯母最漂亮,大伯母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杨边疆看看冯荞,冯荞看看杨边疆,两口子有志一同地把脸转向一边:

    ……这俩熊孩子真不是我教的!

    结果是大嫂再也坐不住,自己爬起来跑了。大嫂一走,杨爸就气哼哼把大哥也赶走了,还叫他没事不要到老宅来,好歹让他过个安生年。

    冯荞哭笑不得看着一双儿女,真不知该说这俩熊孩子什么好,杨边疆却憋着笑挥挥手:“去,奶奶正在厨房做荞麦卷呢,赶紧吃去,绝对好吃。”

    “耶!吃荞麦卷喽!”小土豆跳起来就往外冲,俩熊孩子一听有好吃的,立刻都跑掉了。

    杨边疆看看一直沉默坐在一旁的大豆,自从他爸妈进来,这孩子就低垂着头,此刻眼睛里满是厌恶和屈辱。

    杨边疆安抚地拍拍大豆的肩膀:“大豆,你是好样的,好好干,你是杨家的长孙,将来一定能够顶门立户。”

    冯荞不放心两个孩子,怕他们跟奶奶捣乱,便起身去了厨房,两个熊孩子缠着奶奶,要尝试亲手做荞麦卷,娃娃倒是学得有模有样,小土豆……估计应该能吃。

    “嗯,小土豆做的这个最有创意。”娃娃笑嘻嘻看着弟弟做得那一坨荞麦面和菜的混合物,“回头这个专门留给小土豆自己吃。”

    冯荞帮着杨妈妈一起做了一会儿饭,做完了荞麦卷,又张罗着炸孩子们爱吃的萝卜丸子和藕夹。等她回到堂屋,这一会儿工夫,杨边疆和大豆竟然做了个决定。

    他们决定由杨爸出面,把大聪先弄到外地的一个武校关半年,本来打算把他弄到哪个建筑工地的,可又怕他乱跑惹事,就给他找了个全封闭管理的武校,也不要让他学什么拳脚,免得他又得瑟起来,横竖呆不久,每天就让他做基础的体能训练。起码跟他那一对奇葩的爹妈隔离开,别让他继续学坏下去。

    等到秋天征兵,就把他送进部队,越是艰苦偏远的部队越好,让部队再管束两年。这孩子差几个月满十八岁,兴许挽救还来得及,再这么下去,肯定彻底废了。

    至于大哥大嫂那一对奇葩,横竖是放弃治疗了,谁还再管他们呀。杨爸特别跟大豆强调说,往后他爸妈跟他要什么都不必理会,再敢去城里大豆的单位折腾要钱,连累孩子丢脸,索性打断他们的腿了事。

    ☆☆☆☆☆☆☆☆

    吃完了荞麦卷、小米粥的早饭,上午时候艳阳高照,一家人开车去冯庄村二伯娘家。

    又是一路跟乡里乡亲们打着招呼,感受着各种热情,等到了二伯娘家的巷子口,两个小子就跑过来,扒着车窗嘻嘻哈哈地笑。

    是冯亮家的儿子,十四岁的冯旭,领着冯东家二胎生的儿子,七岁的冯晔,两个小家伙趴着车窗,先是有礼貌地叫了“姑姑,姑父”,然后就跑到后车窗,跟后面那俩熊孩子热切地聊上了。

    娃娃和小土豆心急地拉开车门,赶紧跑下去跟他们玩。

    “冯晔,你给我过来。冯旭,你还小啊,把冯晔领到一边去,让姑夫把车开进来。”巷子里走出一个俊秀的少年,把两个调皮的弟弟叫开,自己笑嘻嘻跑过来。

    “姑姑,姑父!”

    这是冯海家的二儿子,小名儿叫二宝的那个,如今上学也改了大名,叫冯晗,比娃娃大了才三个月,小时候也那么胖嘟嘟的一个孩子,一转眼就长成了俊秀挺拔的少年,半大小子的模样了。

    “二宝,他们都在家呢?”杨边疆笑着问。

    “三叔打电话说他带三婶中午到,我大哥被奶奶打发去镇上买烟花去了,说留着给弟弟妹妹们过年放。”二宝笑嘻嘻地拉开几个小的,让杨边疆把车开进狭窄的巷子里。

    冯东家早年的几间小瓦房,几年前就拆掉重建,建成了四间两层的小楼,人丁兴旺,逢年过节都回来了,一大家子也能住得下。

    冯东果然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虽然不容易,可也乐在其中。他跟小胭夫妻两个,开始种果树,后来其他果树效益一般,倒是最初因为冯亮、冯荞嘴馋种下的几分地葡萄收入挺好,索性就把家里几亩果园都种了葡萄。

    两口子一边伺弄葡萄园,一边养鸡养鸭,如今每年都有两千只鸭子的养殖规模。虽然不会大富大贵,却也家业小康,足够一家人过上富足安康的日子了。

    杨边疆不止一次戏称,说冯东的日子最惬意,他那样与世无争的性子,再配上个把男人捧在头顶的小胭,两口子真正过上了农场主的悠哉生活。

    杨边疆把车开到门口,大门早已经拉开了,院子里最先走出一个文静秀气的小姑娘,是冯东和小胭的宝贝闺女冯晴,小名儿叫做妞妞的,这丫头可是冯家一大家子的宝贝疙瘩,兄弟三个就生了这么一个女孩儿,惯上头顶,一大家子都得宠着。

    偏这孩子性子文静,居然没宠成个娇惯任性的小公主,十分乖巧,腼腆地过来,细声慢言跟杨边疆和冯荞打招呼:“姑姑姑父来啦?奶奶正在等你们呢。”

    冯荞推门下车,喜爱地拍拍妞妞的头,十岁的小姑娘,长相随了她妈,十分秀气,再配上她那文文静静的样子,真叫人没法不喜欢。要说自家闺女娃娃是个伪装成小甜椒的小辣椒,那么妞妞这孩子就十足是个小甜瓜了。

    说话间,院子里大队人马迎了出来,冯海和大堂嫂,冯东和小胭,簇拥着二伯和二伯娘一起迎了出来。二伯和二伯娘年纪已经大了,身体倒是还壮实,二伯娘那性子,响亮爽朗的笑声四周邻居大概都听得见。

    “来到啦?哎呦你们再不来,我早就想俩孩子了。”

    “二伯娘,你光想那两个熊孩子,就不想我呀。”冯荞跑过去,亲昵地抱住二伯娘,二伯娘却很不给面子地笑着说,“我想你干啥?不想你,你看看你这样也不用我想,一点儿也不想。我就整天想两个孩子了。”

    冯荞:……呜呜二伯娘变心了……

    冯荞什么样?反正二伯娘从来没担心过她。别的不说,单看她那粉嘟嘟水嫩嫩的脸色吧,让杨边疆养得像个小姑娘似的,这么多年都还是原样,她就没啥变化,走在大街上,完全可以冒充一把年轻未婚大姑娘。

    “俩孩子呢?”二伯娘没工夫理会冯荞的哀怨,急着想见到俩熊孩子。

    “在后边呢。”冯荞说。

    她话音刚落,一个小炮弹就飞快地冲过来,小土豆直直地冲过来扑到二伯娘怀里,嘴甜地大声叫人:“二姥姥。”

    “哎,哎!”二伯娘连声答应着,拍着小土豆红扑扑的小脸蛋,费力地抱起他试了试,笑着说,“嗯,咱们小土豆又长高长壮了。”

    大家一起进了院子,小胭把院子收拾得十分整齐漂亮,客厅里摆了满满一桌子水果零食,大人一堆聊家常叙别情,小孩一堆玩耍吃零食,一个个喜笑颜开。

    农村的风俗,过年总要送年礼,就算二伯娘家里啥都不缺,也还是要送的,杨边疆车上那后备箱里满满当当都是给二伯和二伯娘的年货,以滋补品为主,他进了屋就叫一堆孩子:“二宝,带着弟弟妹妹们,去把车上后备箱里的东西都拿进来。”

    “知道了,姑父。”二宝答应一声,看一眼冯旭和娃娃,“走吧,大的去跟我拿东西,小的留在屋里吃零食。”

    结果一堆孩子全争先恐后跑出去了,谁都不肯承认自己小。

    二宝打开后备箱,看着一堆箱子袋子,再看看身后的一堆弟弟妹妹,开始从大到小、从重到轻给他们分任务,把箱子或者袋子递给他们手里拎回去。

    一堆孩子拎了一堆东西回来,二伯娘也懒得多说话客气,横竖冯荞每次回来,吃的穿的用的都会给她带上一车,横竖他们两口子有的是钱。

    二伯娘对钱其实没什么概念,晚年安康幸福,她已经不需要去想钱的问题,钱太多就更没有概念了。她也就是笼统地知道,冯荞和杨边疆这两口子想买啥都买得起,随便买,那就由着他们买去呗。

    熊孩子们叽叽喳喳拎了东西进来,冯晔小得意的模样,小土豆却撅起了小嘴巴,他手里拎着一个礼品袋,一看就是很轻的。一边走,一边还在跟冯晔斗嘴吵架。

    “哼,我就要。”

    “你要不到,肯定不行,你没有。”冯晔得意地笑,“反正你最小。”

    “怎么啦,小土豆,你要啥呀?要啥二舅给你。”冯东一把拉过小土豆,心疼地捏捏他的脸蛋,转脸责怪自家小儿子,“冯晔,土豆弟弟比你小,你跟弟弟争啥呢,你得让着弟弟。争啥东西呢?赶紧给弟弟。”

    他这么一说,小土豆那脸蛋就更哀怨了,头一扭,哼!

    “杨照!”冯荞警告地叫了一声。

    “小土豆,你要啥呀,跟舅舅说,要啥舅舅都给你,保证给你弄来。”冯东一连声地安抚,这个顶小的外甥,长得又是格外讨人喜欢,唇红齿白嘴巴甜,舅舅可是疼得不得了呢。

    “他跟我争着拎东西,我说他最小,不让他拎,他还非得想搬最大的箱子,还说我也不比他大,不想叫我哥哥。”

    冯晔咧着嘴哈哈哈地笑。

    这事情……没法子,小胭头一胎虽然比冯荞晚生好几年,可人家动作快啊,二胎生得早,冯晔比小土豆大了半年多。

    小土豆:“为什么我是最小的?在奶奶家我最小,在二姥姥家还是我最小,凭什么我最小呀!然后我说要让妈妈再给我生个弟弟妹妹,冯晔他非说不行。”

    冯荞:“……”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看了看一脸好笑的冯东,用好商量的口气问:“二哥你给他生一个?”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