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4章 熊孩子

作者:麻辣香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用二伯娘的话说,独生子女就像一个独食的猪儿, 忽然又来了一个, 大概都会觉得对方是抢食儿的。

    杨边疆看着撅嘴不高兴的闺女, 琢磨着闺女怕是觉得小弟弟分走了爸妈太多注意力,闹小情绪了呢。

    他走过去, 抬手整理了一下小姑娘软软的头发,亲昵地捏捏她的脸,也没问她为啥不高兴, 转身打开小姑娘的衣柜, 去给她拿今天要穿的衣服。

    “今天穿哪件衣服?”

    “随便。”

    杨边疆挑了一条粉黄色的棉质连衣裙递给她,又去给她找袜子鞋子。

    他一边做这些, 一边就跟闺女闲聊:“哎,一转眼我闺女都长这么大了, 想想你刚生下来的时候, 那么小,就跟小土豆一个样, 软嘟嘟的像个小棉花团, 爸爸都不敢抱你。妈妈还不让我睡大床,说我万一睡着不知道, 一条胳膊都能把你压坏了。”

    娃娃听他说这些, 很惊奇的样子, 忙问:“那你怎么敢抱小土豆呀?”

    “有经验了啊。”杨边疆说, “第二个小孩就有经验了, 生你那时候没经验啊, 你妈妈那时候才二十岁,啥都不懂,我也不懂,第一次当爸妈,两人整天紧张兮兮的,怕这怕那,现在养小土豆就没那么紧张了。”

    “爸爸,我小时候是不是比小土豆乖?”

    “嗯,比他乖。”杨边疆笑,“你小时候不爱哭闹,整天懒洋洋的,不爱动,吃饱了就睡,还喜欢啃自己的脚丫子。”

    “噫!”娃娃嫌弃的小表情。

    “真的,四五个月的时候,就喜欢啃脚丫子,整天抱着自己的小脚丫啃。”杨边疆看着闺女那小表情不禁笑起来,“还总是啃右脚,你妈妈说可能你觉得右脚味道比较好。”

    杨边疆等小姑娘换好裙子,帮娃娃穿上一双白色带花边的袜子,红色小凉鞋,领着小姑娘的手去洗漱。小姑娘撅着嘴巴告状:“小土豆昨天晚上又哭闹,吵我睡觉。”

    “对呀,昨晚又哭闹。你这还隔着一间屋子呢,妈妈更睡不好觉,妈妈夜里还得起来几遍给他喂奶。”杨边疆说,“等他长大了,咱们打他屁股。”

    就这么聊了一会儿,小姑娘心里那点失落也就忘到一旁去了,高高兴兴地洗漱刷牙,吃完了早饭让爸爸送去上学。

    可娃娃小姑娘还是觉得土豆很讨厌。刚生下来的时候软嘟嘟胖嘟嘟,果冻似的一团,身上满满的奶香味儿,娃娃也不怎么敢抱他。

    他不会说话也不好玩儿,什么也不会。这个新来的小家伙每天只干五件事,吃喝拉撒睡。

    好像也不全对,有时候他还放屁,刚要睡着,忽然自己放了一个很响的屁,把自己吓得一哆嗦,刚闭上睡觉的眼睛赶紧就睁开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看床边趴着的姐姐,眼睛里似乎真有问号,蠢萌蠢萌的。

    “你自己放的。”娃娃立刻申明,“小笨蛋,你自己放屁吓自己一跳,你看我看什么?”

    冯荞旁观了姐弟俩这番“对话”,简直笑哭。

    好不容易小土豆满月了,好像长大了一些,身体应该没那么软嘟嘟了吧?娃娃放学回来便坐在沙发上,要求妈妈把小土豆放在她腿上,让她抱着玩一会儿。

    本来好好的,可是小土豆就是那么不要面子,刚抱一会儿,就给姐姐送了一份大礼。

    “妈妈,他拉臭臭了。”娃娃苦着脸喊,“臭死了。”

    冯荞正在院子里收衣服,杨边疆听见了便赶紧跑过来,一看,闺女坐在沙发上,抱着小土豆一动也不敢动。虽然隔着衣服和尿布,可小婴儿臭臭的味道还是有一些的。

    “给我吧。”杨边疆抱过小土豆,笑着安抚闺女,“没事儿,隔着尿布呢,不会弄到你身上。”

    “可是有一次他就拉到妈妈身上了。”娃娃小姑娘嫌恶脸,“恶心死了。我以后可不敢抱他了。”

    “没事儿,你没听二姥姥说吗,小孩拉屎鸡蛋香。”

    杨边疆抱起小土豆,放到一边小床上利落地给他换掉脏的尿布,小盆温水,小毛巾擦洗了一下,再给他换上干净的尿布。

    杨边疆一边忙碌收拾,一边就笑着跟娃娃聊起来:“要不他怎么是小宝宝呢,小孩都这样,所以才要大人照顾。你小的时候还拉到妈妈手上过呢,有一回妈妈给你换尿布,刚拿掉脏的尿布,还没换好新的,你就又拉臭臭了,妈妈怕弄到床上,吓得赶紧用手接着,接了一捧,一下子还不知道往哪儿放,还怕漏出来,一直小心地捧到外屋垃圾桶去……”

    娃娃:……崩溃的感觉啊……

    “……我小时候哪有这么讨厌。”娃娃精致漂亮的小脸蛋有些不好意思了,恼羞地不依了,噘着嘴表示对爸爸揭短行为的抗议。

    “不讨厌啊,我闺女怎么会讨厌呢。”杨边疆憋不住想笑,小姑娘那表情太可爱了,嘟着嘴就像一只气鼓鼓的河豚。他笑着说,“爸爸妈妈当时还觉得很有趣,笑了好长时间呢。

    娃娃:……你们居然还笑,呜呜,好糗……

    “爸爸,你说他要等到多大才能不随地大小便?”娃娃问。

    “得等到……两岁左右吧。”杨边疆说,“所以等他两三岁,再随地大小便,咱们就可以打他屁股了。”

    冯荞拿着收好的衣服进来,听见父女俩的对话,心里默默替小土豆可怜了一下,爸爸和姐姐整天盘算着打他屁股,怎么办?

    土豆太小,冯荞的精力便主要被小土豆占去了。

    她其实也担心忽略了闺女,让小姑娘心里不平衡,于是除了抽空多关心一下闺女,便想了个简单好用的招儿,有事没事让姐弟俩呆在一起,让俩孩子一起玩儿。

    这一招还真有些用,娃娃尽管老是嫌弃小土豆,可看着那么小小的肉团儿,嘴里一边嫌弃,一边却还是小心地照顾他。

    随着小土豆一天天长大,一天天可爱,娃娃小姑娘越来越发现,小土豆真好玩啊,妈妈给她生了个顶有趣的大玩具。

    小土豆好动,动作发育比娃娃要早,三个月不到,就自己扭动着,累得吭哧吭哧地学着翻身,他那一身软嘟嘟的肉肉,翻到一半翻不过去了,软体动物似的努力扭动着小腿小脚,连小脖子也费力地伸长,嗨呀,嗨呀,我翻,我翻,我翻翻翻……

    “小笨蛋,看你翻不过去了吧。”娃娃呆在一边看着,乐得哈哈大笑。

    六个月,小土豆自己能坐了,而且刚一能坐,就开始蠕动着肉嘟嘟的小身体,努力想往前爬。七个月左右,连爬带翻滚,他已经能自己挪动到想去的地方了,当然只局限于沙发上和小床上。一个不小心,扑通一下从沙发上翻下来,掉在地上。

    为了对付这个精力旺盛的小家伙,爸爸妈妈在地上铺了厚实的长毛地毯,每天用吸尘器仔细清洁,定期晾晒,小土豆没摔疼,于是趴在地毯上继续动啊动。

    一家人也不多去管他,客厅里连会碰到小孩的红木茶几都抬到一边去了,沙发是软的,地毯是软的,抱枕和婴儿玩具也是软的。小土豆努力在那儿爬呀爬,爸妈和姐姐常常就呆在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他那么费劲地爬动。

    大约知道自己是新来的,小土豆很会吸引姐姐的注意力。

    爸爸妈妈和姐姐说话,一不注意他就爬了过去,本来就肥嘟嘟,刚会爬时爬得慢,吭哧吭哧好容易爬到姐姐身边,伸着小嘴去咬姐姐的衣服。

    “噫,口水。”娃娃嫌弃地转身,小土豆却挂着一条亮晶晶的口水,咿咿呀呀冲着姐姐一个劲儿笑哈哈卖萌。

    “我叫你个小坏蛋。”娃娃拿起小毛巾给他擦了下口水,玩心大起,两手顺势挤着他的胖脸蛋,把他的小鼻子往上摁,给他摆了个小猪脸的造型。

    小土豆努力晃动脑袋,摆脱了姐姐摆布他的手,自己在沙发上挨着姐姐坐下,嘟着小嘴“噗噗”地吹泡泡。

    “土豆,你放屁啦!”娃娃指着他大笑,小土豆也分不清好话坏话,见姐姐笑得欢畅,哈哈哈也跟着傻笑。

    他扭着身子又想继续往前爬,娃娃抓住他,让他在沙发上坐好,教他摇头的动作。

    “小土豆,头呢?头呢?”娃娃示范地摇摇头。

    于是小土豆也学着姐姐摇摇头,用力过猛,差点把自己摇得歪倒了,娃娃赶紧扶了他一把,险险地抢救成功,才没有让他倒栽葱从沙发上栽下来。

    “小土豆,手呢?手呢?拍啪啪。”娃娃示范地拍拍手。

    小土豆把两只小胖爪虚虚地拍了两下,却拍不出姐姐的响声,不过娃娃还是夸了他一句:“真棒,小土豆会拍手了。”

    小土豆顿时得意洋洋,笑得哈哈的。娃娃于是鼓励他:“再来一次。手呢?”

    娃娃有节奏的拍了三下,这下子把小土豆难住了,咧着小嘴对着姐姐卖蠢。于是娃娃又教了一次,小土豆晃动两只小胖爪拍了两下,便自己高兴地忘乎所以,乐颠颠“啊啊啊”地晃着屁股。

    等到爬得很好了,他就开始表现出捣蛋虫的天性,到处捣乱。

    有时候姐姐坐在地毯上玩拼图,小土豆爬过来,抬起小胖爪拍了姐姐一下,加快速度爬跑了。爬了一段,还扭头看看,见姐姐只顾玩拼图并不去追他,于是自己又爬了回来,摇摇晃晃抓着姐姐的衣服想站起来。

    站到一半,小胖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自己哈哈哈地笑起来。

    他尤其还是个小吃货,只要看见别人吃东西,小嘴便馋的一动一动,赶紧就往跟前爬。姐姐端着小碗吃面条,小土豆突突突爬过来,扶着桌子站起来,先给姐姐卖萌笑一下,伸手指指要吃饭。

    娃娃便夹了一根面条喂进他嘴里,他晃着那小胖胳膊小胖腿,吃的吸溜有声,吃完了还高兴地拍拍肚子。

    等到小土豆自己会走路了,每天除了睡觉,摇摇摆摆挪着企鹅步到处跑,家里便开始各种混乱。

    小捣蛋虫什么东西都想去试一试。爸爸的皮鞋放在鞋架上好好的,不知怎么就有一只出现在花园里,等到发现时,上面晶莹剔透的一层小露珠。姐姐的彩笔一时没收好,就被丢得满满一地,雪白的墙壁上被画了一团团彩色抽象画,绝对没人看懂的后现代派艺术风格。

    姐姐从小到大的玩具,都收得干净整齐,满满两个大箱子,十分爱惜,偶尔小姑娘还会翻看一下,一直说要留给弟弟玩。可自从小土豆自己能跑会玩,没过多久,两大箱的玩具就都阵亡得差不多了,哪里禁不住他那样又啃又咬,又摔又砸呀……

    还有妈妈养了好几年的君子兰,好不容易长出一只秀挺的花箭,刚开出两朵,一个不注意,就被小捣蛋虫揪了下来,美滋滋地拿去献给妈妈。

    “妈妈,花花。”小捣蛋虫说话还说不太好,指着妈妈的头发,点着脚尖,示意妈妈插在头上。

    “杨照!”冯荞气急败坏,“看我今天不打你的屁股!”

    小捣蛋虫才察觉似乎惹了祸,要挨打屁股啦,把那花箭一丢,转身摇摇晃晃就想跑,冯荞两步追过去,一把抓住他。

    “小破坏王,看我今天不揍死你!”

    冯荞抱着胳膊板着脸,脚底下打着拍子,小土豆咬着手指卖着萌,开始往后缩了。

    杨边疆一再强调不许打孩子,不许打孩子,可是这小坏蛋不打怎么行?

    娃娃听见动静,从屋里跑出来,弄清楚事情之后就噘着嘴跟妈妈告状:“妈妈,他就是个小破坏王,刚刚我写作业,他还拿彩笔在我练习本上乱画。”

    “气死我了,这小坏蛋非打不可。”冯荞抓过土豆,就准备给他屁股上来两下,小土豆挣扎扭动着连声求饶:“妈妈,不打,妈妈,不打。”

    “妈妈,打小孩解决不了问题。”娃娃小姑娘拉住妈妈,不怀好意地瞟着小土豆说,“干脆,我们把他扔了算了,他这么调皮,我们不要他了。”

    “行,扔了算了。”冯荞虎着脸说,“扔出去让要饭的捡走吧。”

    冯荞刚一说完,娃娃一把抱起小土豆就往外走,小土豆胖嘟嘟又结实,小姑娘还不太抱得动,歪歪扭扭抱出大门去了。

    冯荞看着小姐弟俩出了门,寻思闺女这是舍不得让她打呀,想要吓唬吓唬弟弟,就随她去了。

    她转过身来,心疼地把那盆君子兰端过来看看,仔细剪掉折断的花箭,寻思今年反正是别指望它再开花了。

    过了一会儿,小姐弟俩还没回来,冯荞等了等,还是没见回来,冯荞便有些不放心了,心说该不是真抱去扔了吧?

    小姑娘一直对弟弟很疼爱,一边嫌弃一边疼爱得很,当然不会真扔,可万一俩孩子跑外头遇到啥坏人……

    冯荞一想到这儿,赶紧放下花剪往外走。她拉开两扇大铁门,左右往街道两头一看,还真没看到两个孩子,冯荞顿时就有些着急了,这俩小东西,跑远了可怎么行,外头可真不一定太平呢。

    她一转脸,就看见姐姐领着弟弟,弟弟拉着姐姐,俩熊孩子一起紧紧贴着门边的墙根儿躲着,连后脑勺都贴在墙上,哈哈哈哈地看着妈妈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