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0章 骗子

作者:麻辣香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有些人的价值观念非常奇怪。刘俊生跪在杨家门口的第二天, 就有个杨家本家的长辈来劝兰江, 劝兰江也别太心狠。

    这位本家远房老奶奶说, 男人吗,浪子回头金不换,不就是爬了那小寡妇两回床吗, 他又没啥损失,如今都已经知道错了, 被杨家一顿收拾, 兰江这气也该出了,打也打了,闹也闹了, 跪也跪了,一日夫妻百日恩, 全当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 就别再拗着了。

    还说她这样带着两个孩子,又都是男孩, 将来成家立业都要大花销, 人家就算再娶, 条件稍好些的肯定不愿意要这两个不是亲生的孩子,兰江很难再找个合适的, 自己也是艰难。

    关键是杨妈在一旁居然还附和, 说刘俊生是可恨, 可两个孩子也是可怜, 真要离婚了, 两个孩子就没了着落,任谁也代替不了亲生爸爸。

    后来又有亲戚来出主意的,让兰江把两个孩子都送回刘家,他刘家的孩子都给他们,兰江一个不要,这样兰江还照样再嫁个条件好一些的男人。

    那个年代,兰江知道她们说的全都是大实话。说起别人的事情都能理性,都能头头是道分析一番,可试问只要正常人,天下哪个当妈的能丢下自己的孩子不管?又有哪个女人能不在意出轨背叛的丈夫?

    站着说话不腰疼。

    更让兰江为难的是,两个幼小的孩子也在一边哭,央求她原谅爸爸一回。兰江那种难处,男人做的孽,却都让她一个女人来承担了。

    第三天,刘俊生半死不活又跑来跪在杨家门口的时候,终于把杨边疆惹毛了。一边吩咐人去给他买两条凶一些的大狼狗,一边就发狠说要回去弄死刘俊生。

    冯荞担心他真冲动起来,拉住了他说:“哥,这事情,你也别做得太狠了,能不能原谅,要看兰江他自己。就在咱们家门口呢,两个孩子也在,你真要当场把刘俊生再收拾一顿,当着两个小外甥的面,再坏也是他们亲爸……对小孩子影响就太不好了。”

    孩子心里的阴影怕是更大。

    “他这是苦肉计,就他做的那些事,跑我们家门口跪两天,就想翻过去了?”杨边疆气哼哼地发狠,“惹急了我,干脆我让人把他丢西大河里去,大家都利索。”

    “哥!”冯荞责怪地叫了一声,“你也不想想,最难的还不是兰江?这个时候你再插手,你不是让兰江更难受吗。”

    “那你说怎么办?难不成真让兰江再原谅他?反正我心里顺不过这口气。”

    “你顺不过这口气,你以为兰江就顺得过来?”冯荞说,“兰江要是原谅他,那也是为了孩子,心里委屈的还不是她自己。可兰江要是真的决定离婚,她带着两个孩子,就算有我们帮着,我们能帮她贴补生活养孩子罢了,她再嫁很难找到个好的,还能不嫁人自己过一辈子?”

    “你怎么也这样说!”杨边疆懊恼。

    “我还恨不得拿刀剁了那个刘俊生呢!”冯荞恨恨说道,“可反过来想想,换了是我,我也为难。这种事情,女人就算为了孩子原谅了,心里怕是对那个男人永远也信不起来了。”

    “媳妇儿,咱说兰江的事儿呢。”杨边疆见媳妇有些闷闷的样子,顿时声音低了下来,安抚地搂着媳妇,他大约明白媳妇那种心思,心疼兰江一方面,同样是女人,大约也是有些感伤了。

    杨边疆静静搂着冯荞,很认真地安慰她:“这事情我听你的,看看兰江自己决定吧。你就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了,你男人旁的不敢保证,这辈子保证不能叫你失望。”

    杨边疆心说,有些错误,是绝对不能犯的,当妈的有多不容易,经过兰江这件事他可太深有感触了。他自家小媳妇这么好,他当命根子呢,哪会蠢到自己作死。

    ☆☆☆☆☆☆☆☆

    作为杨家的女儿,兰江倔起来也是够呛,她还真没原谅刘俊生,再有人劝,她就气呼呼当着杨爸和杨妈妈的面说,别老拿孩子劝她,这辈子她也不打算再嫁了!

    有二哥二嫂帮她,不管多难,她自己把两个孩子养大成人,非要那个贱男人做什么!

    兰江经过这么多天,不是赌气。冯荞去看她,她就跟冯荞说,自己反复都想过了,反正她现在没法原谅刘俊生,想起来就恨,至于再嫁那些话,谁能保证她再嫁一个就能是好的?人家能真心对她的孩子好?那年代女人离了婚,毕竟让人轻视。

    “二嫂,我知道自己没多大本事,我现在就想赖着娘家,赖着你跟二哥,我自己好好干活,得空我就去二哥的厂里做工,我努力养活自己和孩子,再难我也不能让孩子遭罪呀。”

    说得冯荞满满的心疼。

    兰江带着两个孩子,先搬进了杨妈妈隔壁冯荞留下的旧房子,她留下冯荞和杨边疆住的两间东屋,留着冯荞一家逢年过节还可以回来住,自己住了两间空置的西屋。

    兰江很快就把大孩子送进了村里的小学,小孩子也送进了幼儿园,杨妈妈抽空帮她接送一下,兰江便每天去杨边疆的工厂做工,杨边疆自然要留意照顾着,母子三个生活上倒也不困难。

    难看的就是刘俊生了。兰江和刘俊生的离婚纠葛整整拖好几年时间,刘俊生在杨家跪了几天没人搭理之后,也灰了心,回去沉寂了有一段日子,磨面坊那边是没脸去了,他后来回家跟他爸妈种地干活,农闲时则会去跟人家建筑包工队干个杂工。

    也不知是走投无路,还是真的悔不当初,光棍一人的日子怕是早尝到滋味了。每隔几天,刘俊生就会来小罗庄看看孩子。

    其实刘俊生父母未必不想把两个孩子要回去,寻思着兰江一直不软化,万一哪天带着两个孩子就改嫁了。可刘家如今拿什么跟兰江要孩子呀,要回去又怎么照顾?刘俊生自己就摇头了。

    刘俊生起初来小罗庄,隔几天一次,兰江不搭理他,杨爸看见他就骂,他也不敢再跑去杨家门上,就悄悄找去孩子的学校,有时给孩子买点儿吃的穿的,挣了钱也会塞点儿给大孩子,嘱咐他回去交给妈妈。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四五年时间,到后来,除了杨边疆偶尔还冷哼一声,连冯荞都有点同情那个刘俊生了。

    你说有的男人到底为啥这么贱,一家四口好好的日子他不珍惜,他自己作死出轨,等到弄得妻离子散,却又格外怀念那个家了。对两个孩子也是尽心,用了好几年时间给自己赎罪,却还换不到兰江一个好脸,自己也沦为别人的笑柄。

    期间也不是没人给兰江介绍过对象,可合适不合适先不说,兰江自己一口就拒绝了,她甚至自己跟冯荞开玩笑说,等两个孩子都成家立业了,她也不过四十几岁,到时候真要还有人要,她一准答应找一个。

    说这话一晃就过去了四年多,这年冬天,刘俊生的父亲生病死了。遭逢父丧,两个孩子毕竟是刘家的亲孙子,刘俊生便来央求兰江,说能不能接两个孩子去给爷爷灵前磕个头,兰江同意了。

    丧事之后到了“五七”除灵祭祀,刘俊生又来接两个孩子去给刘父上坟。这次赶上寒假,两个孩子被带回去之后,就被刘家留下住了足有五六天。

    直到腊月二十四,兰江催了一回,刘俊生把两个孩子送回来了,赶着牛车来的,车上带了几袋粮食和一些鱼肉年货,孩子的文具和零食糕点等等,说寻思兰江一个人没种地,给她带了些米面粮食来。

    兰江看着两个开心的孩子,再看看桌上准备了一半的小年饭,在刘俊生慢吞吞走到门口的时候平淡地问了一句,说你要不就留下一块吃吧。

    刘俊生当时眼泪就下来了,赶紧胡乱抹了一把,笑着说那我帮你烧火。

    兰江也不知道自己原谅没原谅刘俊生,她这样一个倔强的女人,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就没法装作没发生。

    可是两个人复合之后,倒也岁月静好。只除了刘俊生每每看到二舅哥,就跟那老鼠见了猫似的,对兰江更是不敢违拗,一家人平平静静地把日子过了下去。

    ☆☆☆☆☆☆☆☆

    兰江的事情让杨边疆有了一个心得,女孩儿家有个强大可靠的娘家是多么重要。

    所以他回家抱着自家闺女,就跟冯荞说,应该再给娃娃生个弟弟,培养得厉害一些,将来能顶门立户,能保护家人,保护姐姐,才不担心自家闺女将来被人欺负。

    这个话题冯荞有些敏感。毕竟是农村,当地重男轻女的大环境,看看她那个爸冯老三就知道了。大嫂这些年尽管穷得要死,却总是不死心地想在她面前找优越感,无非也就是仗着自己生了俩儿子。

    “那要再是个闺女呢?”冯荞斜眼问他。

    “再是个闺女,那我就得再努力点儿了。”杨边疆挺认真地想了想说,“那我就使劲挣钱,给两个闺女挣更多的钱,等我老了,一人给她留一座金山银山,将来谁欺负我闺女,拿钱就能砸死他!”

    时光就这么一晃而过,期间兰江和刘俊生复合,杨边疆因为老厂区没有扩大空间,又在县城郊区筹建新的分厂,冯亮升职做了副秘书长,终于结束了“秘书不带长,放屁也不响”的日子,小胭在结婚四年之后,才生下了她和冯东的第一个孩子,是个粉团似的女儿,乐得二伯娘一蹦多高,她就盼着能有个孙女儿呢。

    娃娃上小学后,换了正经的大名,叫杨曦。在家里,亲戚长辈还是习惯叫她娃娃,不过在学校,娃娃最不喜欢别人知道她的小名儿。

    杨娃娃。你说她那对爹妈,当初咋就给她起了这么个小名呢!郁闷。

    尤其杨娃娃名如其人,长得明眸大眼,漂亮可爱,尤其一笑那两个小酒窝儿,简直甜到家了。

    可你要说杨娃娃同学甜,那你可得小心点儿,小姑娘凶着呢,用她妈妈的话说,自家闺女就是个小辣椒,还是一枚伪装成小甜椒的小辣椒。

    小辣椒杨娃娃五岁时候就回家跟妈妈要弟弟妹妹,当时小表弟冯旭被二姥姥带回乡下老家去了,娃娃没了小玩伴,老大的不高兴,回去跟妈妈说,你抓紧给我生个弟弟妹妹吧,要个听话的,不要太小的,要像冯旭那样,大一点自己会走路的。

    这难度太大了,冯荞很想遗憾地告诉闺女,她就算要生,也生不出马上自己会走路的小宝宝。

    可是显而易见,一直对闺女有求必应的孩子爸,在孩子妈面前经常不着调。

    “行,生,明天就生,我和你妈妈一定加油。”杨边疆满口答应着,暧昧地对媳妇挤挤眼,冯荞瞪了他一眼,知夫莫若妻,这人怎么啥事都能想歪呀。

    结果只隔了一天,小人儿指着冯荞问:“妈妈,你说给我生个弟弟妹妹,你怎么还没生?你到底会不会生小孩呀?”

    “我没说啊,生小孩哪是一天就能生出来的?”冯荞赶紧叫屈,“明明是你爸爸说的,让你爸爸给你生去。”

    杨边疆刚在旁边扑哧一笑,小人儿抬手一指杨边疆,撅着小嘴不高兴了。

    “哼,你这个骗子!你根本就不会生小孩儿,你连肚子都没有。”

    杨边疆:……好吧他真的不会。

    小夫妻对二胎的事其实也没太着急,主要是娃娃还小,杨边疆又是个疼媳妇的,看着冯荞每天照顾孩子已经很辛苦了,夫妻俩年龄又都不大,急什么呀。

    直到娃娃八岁的时候,放学回家又撅着嘴要弟弟妹妹。小姑娘如今上了学,会讲理了,理由还比较充分。

    “我们班同学,大部分都有哥哥姐姐或者弟弟妹妹,老师说,独生子女不好教育,会娇惯。”

    冯荞去开过家长会,其实知道小姑娘有些夸大其词,在当时那个计划生育控制极其严格的年代,她们班有哥哥姐姐的是不少,二胎都是八零年之前生的,有弟弟妹妹的,还真不多。

    不过想想,娃娃都八岁了,他们也是该把二胎的事情提上日程了了。

    杨边疆倒也不在乎生二胎那几个罚款,可当时那形势,不完全是钱都能解决的事情,尤其他比较抵触的,是超生之后不光罚款,夫妻一方还要强制结扎。

    不过杨老板毕竟是杨老板,钱多脑子灵。他先是想过把媳妇送到境外,香港,美国,加拿大,反正他有的是钱,弄个探亲的签证,等孩子生下来就不违反内地的政策了。

    杨边疆所知道的,他有个省城的大客户就是用的这法子,二胎儿子拿的是香港出生证,当时香港还没有严控内地赴港生子。

    这事情只要你有钱不难办,他人脉也广,可就是有一点,让媳妇一个人呆在国外(境外),想想就不放心,他厂里走不开,也不可能跟去那么久,不方便照顾,而且冯荞自己也不乐意。

    于是杨边疆换了个办法。当地的计生政策,独生子女头一胎是女孩的,女方满一定年龄可以生二胎。

    冯老三家的户籍档案上,可不止冯荞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冯小粉呢。

    杨边疆找了个计生部门的熟人一问,解释比较专业,说再婚夫妻,双方各有一个子女,原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只生了一个孩子的,再婚后也没有生育或收养,可以享受独生子女待遇。

    也就是说,冯荞符合这条政策,按理可以申请二胎准生证,可有一点让杨边疆有些讨厌,手续麻烦,尤其要冯老三签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