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9章 欺负人

作者:麻辣香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快点儿吧, 你家里那边可有人去了呢, 晚了我可不敢保证你家没闹出啥大事情。”

    刘俊生本来痛哭流涕趴在地上, 一听这话顿时就急了, 合着杨家不光是要收拾他, 还要折腾他一家子?

    刘俊生这时候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后悔、什么叫尊严了, 手脚并用爬过来,抱住杨边疆骑在摩托车上的腿,哀求道:

    “二哥, 二哥我求求你了……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我以后啥都听兰江的, 再不敢作妖了……二哥我爸妈年纪都大了,你就绕了这一回,你别折腾他们, 我再也不敢了……”

    “你想什么呢。”杨边疆抬脚踢开他,看看自己深色的裤子,刘俊生那两只手上连滚带爬全是泥灰,弄得他裤子上两个灰手印,杨边疆皱着眉头把裤子拍干净,没好气地说:

    “我没那个闲工夫折腾你爸妈, 不过——”他语气故意一顿, “去的人都是些个毛头小子,愣头青, 他们可难说干出啥事来, 所以你还是快点的好。”

    刘俊生一听, 又惊又怕,只好挣扎着爬起来,拖着两条腿强撑着往前走。

    杨边疆看着他那两条腿一瘸一拐的,寻思着自己大约是一手骑车一手打,打顺手了,两条腿打得不平均了,右腿瘸得厉害,左腿怕是疼得轻,便又重点往左腿打。

    两人就这么一个跌跌撞撞前边走,一个骑着摩托拿着槐树条子在后边赶,好容易一路走到刘家村村后,刘俊生老远看着村口那一堆人,顿时心里叫苦不迭,差点就吓尿了。

    村口满满两拖拉机人,清一色十七八、十八.九的愣头青小伙子,大的也就二十郎当岁,这些人他可都见过,有的还很熟悉,全都是杨家的一帮子小堂弟。

    “二哥,你这手劲儿不行啊,早晨没吃饭呢吧?”一个二十郎当岁小伙子迎上来,笑嘻嘻跟杨边疆开着玩笑,“啧啧,二哥你说你也太菜了,这人咋还活着呢?”

    “就是呀,没缺胳膊也没少腿,我看还挺活泛的呢。”另一个走过了用脚尖踢踢刘俊生,埋怨道,“二哥呀,你偷工减料了吧?你要不给我试试,卸胳膊还是卸腿?”

    杨家这两拖拉机的人既然来了,自然明白是干啥来了,你一言我一语,半真半假拿着刘俊生各种开涮。

    他们跟杨边疆不一样,杨边疆是舅哥,要打要骂怎么都有理,为妹妹讨公道,打了骂了也都是师出有名,这些个堂弟们平常要叫刘俊生一声姐夫,这机会自然要使劲儿拿他开涮,怎么羞辱恐吓怎么来。

    刘俊生扑通一声,就吓得跪地上去了,哭着哀求杨边疆:“二哥……绕我一回吧,求求你了,我再也不敢了……”

    “哎呦,刘姐夫你咋能这样呢,原本勾小寡妇的本事呢?”一个堂弟摸摸刘俊生的头,戏谑的口气惹得其他人哄堂大笑。

    “行了,赶紧办正事儿。”杨边疆等他们涮得差不多了,吩咐一句,二十多号毛头小伙子便摇响拖拉机,突突突径直往村里进发。拖拉机扬起一股尘土,杨边疆抬手扇了扇,等拖拉机前边走了,手上槐树枝条一扬,赶着刘俊生跟在后头。

    刘家村是一个几百户人家的大村子,顾名思义,村里大部分都姓刘,杨家的人就这么很是嚣张地赶着刘俊生,一路游街示众似的径直进了村,沿着村中大街去往刘俊生家。

    这动静自然引来了许多人围观,又是初冬农闲,路两边三五成群站着看热闹的村民。那年头农村家族喜欢抱团,民风剽悍粗野,却没有一个刘家的族人来管闲事,杨家的威慑力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他刘家短理!

    自己短理作死,族人即便有心想维护,又哪来的脸?

    拖拉机开到刘家门口停住,一大堆看热闹的村民跟着,杨家的人就是抱着闹事的态度来的,全不理会,刘俊生父母出来一看这阵仗,也是一下子慌了,刘母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哭喊起来,刘父则扑过来对着刘俊生的脸一顿猛扇,又哭丧着脸跟杨家的人说好话赔不是。

    一个堂弟把刘父往旁边拉了拉,挺和气地说:“刘家大叔,你也别担心,我们就是来拿堂姐的东西,我们很讲理的,又不会怎么着你们,你看你哭个啥呀。”

    他声音很高,故意说给围观的村民听,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们便议论纷纷,有知道的也就摇头叹气,只说好好的一家人就这么闹散了,还有不知道前情的,就急着问别人打听,于是就有妇女站在人群里叽叽喳喳的给别人解说。

    杨边疆赶着刘俊生到了门口,刘家几个长辈见正主儿来了,赶紧围上去劝说,杨边疆也不搭理,也不多话,就叫几个堂弟去把兰江的嫁妆、衣物收拾了抬出来。

    兰江和刘俊生一家四口,原本住着这边三间小瓦房,建起来也有七八年了,还是他们结婚时候建的,半新不旧,刘俊生父母则住在隔壁两间旧房子里。

    一群愣头青小伙子本来就是爱闹事的年纪,如今奉命来理直气壮闹事,便放开了手脚,进屋后打开兰江的箱子柜子,兰江的衣柜收拾得有条有理,男人的,女人的,俩孩子的,一叠叠整齐地放在一起。几个小伙子便把男人的衣服抓起来往地上丢做一堆,看着箱子里只剩下女人和孩子的衣裳了,就抬出来放在大门口。

    既然闹离婚,杨家当初陪嫁的嫁妆自然都要拉走的。杨家条件不差,又很疼闺女,当初兰江嫁过来,那嫁妆可以说在村里也算头一份,两个箱子一个大柜子,还有抽屉桌、八仙桌、五斗橱,椅子和盆架等等,堂弟里面有当初给兰江送嫁的,便一件一件指挥着:

    “那个小菜橱也是兰江姐陪嫁来的,抬出去。”

    七手八脚把嫁妆全抬出去了,围观的人见杨家没打没骂,寻思这杨家是不是抬了嫁妆就走人了?一转脸,小堂弟们稀里哗啦从拖拉机上拿了一堆家伙下来,刘俊生被杨边疆押在门口,一看那阵势,直接瘫在地上了。

    镢头、镐头、一米多长的粗铁钎,这些家伙什也太吓人了。

    “刘俊生你听着,还有刘家大叔,各位在场的也做个见证啊。”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站了出来,他吆喝了一声,居然还咧嘴一笑,说:“当初我堂姐嫁过来的时候,刘家盖新房,石料不够,刘家去山上买石料,我爸当时带着我们在山上采石,刘家从我们家拉了两车石头来,亲戚道里的,又不值几个钱,也就没要他们给钱,算我大伯贴补闺女了。现在刘俊生坏了良心跟我堂姐闹离婚,要另娶小寡妇进门了,这石头该是他欠了我们家的,我们得把这石头要回去。”

    围观人群哄的一声,一片议论声,还以为杨家上门羞辱一番就算了,合着在这儿等着呢,这操作也是厉害了。

    “这石头当初都是我爸带着我采的,我大概还认得出来,我只刨我们家的石头,谁要是看着我扒错了,告诉我一声啊。”那小伙子说完就拿着个铁钎,围着那房子指点标记:

    “这块,这块,这块应该也是……”他一口气挑了二三十块石头,挥手叫其他人,“先把这些给我扒下来,别的我一下子也认不清了,慢慢再找。”

    于是一堆愣头青的毛头小子镢头、铁钎一起上,刨的刨,撬的撬,全都跑过去扒墙。

    都是西山上的红石,砌在墙上七八年了,哪块他能认出来啊,尤其他挑的那些石头,隔不远一块,全都分散开来,这要是都刨下来……

    话说当地早几年建起的小瓦房,下边墙基都是用的石料,一米多高往上用的是红砖,不用多,只要杨家扒下来三五十块石头,这房子也就废得差不多了。

    “别扒,别扒呀……”刘父慌慌张张地跑过去,却被推开,刘父跑到杨边疆跟前哀求,“他二哥,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全当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

    杨边疆脸色平淡站在那儿,看着一帮小堂弟们撬石头,一言不发,也不搭理,一个眼神都懒得给。拿孩子跟他说事儿?刘俊生这个当父亲的,作死的时候想到孩子了吗?

    “别扒呀。我们给钱,给钱行不,我们给石头的钱……“

    “嗐,刘家大叔看你这话说的,我们又不是来要钱的,我们只要来要自家的石头。”指挥拆墙扒石头的小伙子杨志说。

    “你们……你们这不是仗着有钱有势欺负人吗……”刘母哭喊了一句。

    那小伙子顿时也认真了:“话说清楚啊,谁欺负谁呢?你们欺负我堂姐,既然要离婚了,还不许我们要回她的东西?到底谁欺负人呀。你们刘家村的老少爷们给评个理?”

    “杨志,抓紧干活。”杨边疆催促了一句,懒得多理会。仗势欺人又怎么啦,不然还要有钱有势做什么。

    “好嘞,二哥。你们大家都抓紧点啊。”小伙子答应一声,一边指挥人拆墙,一边叫人把兰江的嫁妆往拖拉机上抬。

    不大一会子工夫,刘家三间小瓦房被扒的摇摇欲坠,满是一个个撬掉石头留下的洞。

    “二哥,这石头拖拉机上装不下啊。”杨志指着两辆拖拉机上的家具嫁妆,“大伯当初陪嫁兰江姐这么多东西,还帮他家建房,可真是养出一个不知好歹的白眼狼。”

    “装不下就扔了吧,你都说白眼狼了,全当扔了。”杨边疆看着刘家一片狼藉,扫一眼脚边瘫在地上的刘俊生,点点头招呼了一句:“活干完了就走吧。”

    “走喽!”杨志招呼一声,一帮拆墙扒石头的小伙子停了手,收了工具爬上拖拉机,就这么堂而皇之走人了。

    ☆☆☆☆☆☆☆☆

    刘俊生那一身的伤,妥妥的皮开肉绽,虽然都是皮肉伤,却也足够他受的,杨边疆专打肩背屁股和大腿的软肉,重的地方简直血肉模糊,他连躺都不能躺,只能趴着,听说足足趴了大半个月,才从床上强撑着起来。

    大半个月工夫,整个世界好像都变了,经过杨边疆这么一折腾,刘俊生躲在自己家里都没脸出门,更别说回到镇上的磨面坊工作了,哪还有脸露面啊。

    屋子空了,兰江带着两个孩子一去不回,每天陪伴他的就是他爸妈的责骂和哭声,没了媳妇孩子,连个人过问他一声都没有。

    更让人好笑的是,听说那小寡妇经过这么一番变故,吓得够呛,赶紧就换风头了。刘俊生工作干不下去了,家里房子都被拆了,小寡妇还指望他啥呀,尤其被杨家的阵仗一吓,小寡妇整天惶惶不可终日,连杂货铺子的门都不敢开,生怕哪天兰江或者杨家哪个人就来到店里扇她一顿。

    于是小寡妇急着找主儿,慌慌张张把自己嫁了,听说嫁了一个外地的老光棍,大了她一二十岁。话说像她这样带着个拖油瓶的孩子,名声又坏掉了,还指望嫁个啥样的呀。小寡妇原本想给自己勾一个年岁相当,有些家产能养家糊口的男人,这会子可也顾不得讲究了。

    刘母日常谩骂,骂着刘俊生说,你自己作的死,害得爹妈一把老骨头不安生不说,两个孩子都被人家带走了,就你这样的坏名声,十里八村如今没有不知道的,你打一辈子光棍吧,哪个女的瞎了眼还敢嫁给你呀,你就让咱们刘家绝后吧,他杨家有钱有势,指不定哪天人家就重新找了一个,让你那两个儿子改了姓管别人叫爹去……

    其实不用刘母骂,刘俊生自己都骂自己,媳妇孩子都走了,他这半个月废人一样趴在床上,除了父母的责骂,就剩下痛哭悔恨了。

    刘俊生这会子才知道什么叫后悔,人这一辈子啊,世上要是有后悔药,刘俊生能够重新来过,别说那水蛇腰的小寡妇,便是个黄花大姑娘放在他跟前,他怕也没那个贼胆了。

    于是半个月后,小罗庄的村民一大早便看到杨家门口跪着个人,刘俊生双膝跪地,低着头,规规矩矩跪在杨家的大门口,旁边还有两个刘家的长辈陪着。

    杨家大门紧闭,除了杨爸出来谩骂几句,泼了一盆水,便再也没人理会了。

    刘俊生整整在杨家门口跪了一天,只寻思着兰江是个心软的,兰江和孩子要是出来,能让他求得心软,可一整天除了来往的村民指指点点,再也没人出来理他。

    杨边疆听说后气得哼了一声,说他刘俊生想啥呢,怕是还想再养半个月的伤吧。

    冯荞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这两个人离婚手续可还没顾上正式办呢。兰江在娘家安顿下来,慢慢地也想开了,赌气离婚是一回事,心疼孩子是一回事,可这个既没担当、又没骨气的男人值得她原谅吗?

    这会子双方调了个位置,兰江要离,换了刘俊生宁死也不肯去办手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