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9章

作者:蝴蝶法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闻言, 徐洛闻和白郎惧是一惊。

    “田、幼、薇,”徐洛闻一字一顿地重复,“是吗?”

    徐若寒点头:“对, 田幼薇。”

    发觉他们的表情不对,徐若寒问:“这个名字怎么了吗?”

    徐洛闻已经被接二连三的反转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不敢问田幼薇认不认识裴湛琪, 因为那些往事太过惨烈, 一旦提起,就是往田幼薇心脏上捅刀子,甚至他只是想到田幼薇经历过什么, 就难受得无法呼吸。

    原来田幼薇还活着。

    原来他竟然是田幼薇的孙子。

    徐洛闻不顾身上的伤痛,挣扎着坐起来, 挪到床边, 伸手抱住了田幼薇, 却什么都没说。

    田幼薇说不了话, 甚至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她安静地任徐洛闻抱着,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 眼中有泪, 脸上却微微笑着。

    过了许久, 徐洛闻放开田幼薇,被白郎扶着靠回床头。伤口疼得厉害, 徐洛闻缓了片刻, 才虚弱地问:“哥, 你刚才说我们的老家在K市, 对吗?”

    徐若寒点头:“对。”

    徐洛闻看一眼白郎,然后看向徐若寒:“那你认识一个叫博清辉的狼人吗?”

    这回轮到徐若寒惊讶了:“你怎么会知道博叔叔?”

    徐洛闻双眼一亮:“你认识他?”

    徐若寒说:“何止是认识,咱爸和博叔叔是好朋友,咱爸离开K市之后,一直都是博叔叔照顾我和奶奶。”他顿了顿,脸上现出哀伤的神色,接着说:“但是在我九岁那年,博叔叔和他妻子都被猎狼人抓走了。事实上,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和奶奶,博叔叔也不可能被抓住。”

    徐洛闻感叹,命运真是奇诡莫测,无形中就好像有一根线,把他们所有人都串联起来。

    他又问:“这位博叔叔是不是还有一个儿子?”

    徐若寒被他问得一肚子问题,但还是选择先回答他的问题:“没错,博叔叔的儿子比我小两岁,博叔叔被抓时他刚七岁,被博叔叔拼死护着才逃脱了,后来奶奶找了他好几年,可惜没找到。现在换你告诉我,你怎么会知道博叔叔和他儿子的?”

    徐洛闻握住白郎的手,对他哥说:“他就是博叔叔的儿子。”

    徐若寒和田幼薇惊讶地看向白郎。

    田幼薇伸手摸了摸白郎的脸,突然转身跑出房间,很快又回来,手里多了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她指着照片里的人给他们看。

    照片里是一对年轻夫妻,白郎和里面的年轻男人长得像极了,简直如出一辙。

    田幼薇用手语比划了一句话,徐若寒翻译:“奶奶说,这是博叔叔刚结婚那年照的。”田幼薇接着打手语,徐若寒看着白郎说:“奶奶问你当年逃跑之后都是怎么过的。”

    白郎说:“我逃进了白龙雪山,在雪山里生活了二十几年,前年在山里遇到了洛闻,跟着他来到了C市。”

    他说得如此轻描淡写,但是其中艰辛苦楚,听的人自有体会。

    沉默良久,田幼薇打手语,徐若寒看完之后笑起来:“奶奶说你们俩小时候定过娃娃亲。”

    徐洛闻看着白郎,四目相对,纵有千言万语,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原来他们的缘分,在他还未出生时便定下了,之后各自经历人生曲折,兜兜转转数十年,命运却还是教他们遇见了彼此,虽然初遇时并不美好,但好在如今心心相印,彼此相爱,这一生都将携手走下去。

    徐若寒拍拍白郎的肩膀:“小铭,你还记得我吗?”

    徐洛闻笑问:“你叫他什么?”

    徐若寒说:“小铭啊,他大名叫博亦铭,我一直都喊他小铭。”

    白郎说:“我早忘了自己叫什么,也不记得你。”

    徐若寒说:“没关系,你以后跟小闻一样叫我哥就行。”他一顿,转头问田幼薇:“奶奶,他们俩连孩子都生了,小铭是不是该管我叫大舅哥?”

    田幼薇笑着点头。

    “大舅哥不好听,”徐若寒说,“还是叫哥吧。”

    田幼薇打手语,徐若寒说:“奶奶问你饿不饿,想吃什么?”

    徐洛闻微微摇头:“我不饿,想睡一会儿。”

    “好,你睡吧,”徐若寒说,“吃晚饭的时候我再叫你。”

    徐若寒和田幼薇一起出去了。

    白郎脱鞋上床,躺到徐洛闻身边,小心翼翼地把他抱进怀里,歉疚地说:“对不起,没有陪在你身边。”

    “别说傻话,你赶紧给邵阿姨打个电话,”徐洛闻说,“我失踪这么久,她和白叔叔肯定担心坏了。”

    白郎掏出手机打电话,报了平安之后又简单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徐洛闻声音很轻地说:“原来我跟你一样,也是狼人。”

    白郎侧头亲亲他:“不管你是什么,我都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徐洛闻把刚刚得知的自己的身世简单地同白郎说了一遍,末了感叹:“感觉像做梦一样,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好纠结。最奇妙的是,我父母和你父母竟然是好朋友。如果一切变故都不曾发生的话,我们俩就是青梅竹马了。”

    白郎说:“所以我才会觉得好像很久以前就见过你。”

    “我没出生咱们就分开了,你不可能见过我,”徐洛闻说,“而且当时你才四岁,就算你见过我也不会记得。”

    白郎短暂地沉默片刻,说:“但我的确觉得是见过你的。”

    “可能是在儿时的梦里见过吧。”徐洛闻笑着说,“原来你叫博亦铭,我终于知道你真正的名字了,小铭,哈哈。”

    白郎问:“有了哥哥和奶奶,开不开心?”

    徐洛闻轻轻地叹息一声:“之前一直怀疑田幼薇是你奶奶,可没想到,我才是田幼薇的孙子,我一想到她曾经经历的那些可怕的事情,就心疼极了,开心不起来。”

    白郎说:“那已经是一百年前的事,她一定已经从痛苦中走出来,或许早就忘了裴湛琪这个人。”

    徐洛闻陡然一僵。

    白郎感觉到他的僵硬,忙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徐洛闻脸色煞白,挣扎着坐起来,牵扯到伤处,瞬息之间便满头冷汗。

    “你帮我把哥哥叫过来,”徐洛闻声音发颤,“快去。”

    白郎很快把徐若寒叫过来,徐若寒奇怪地问:“不是说想睡觉吗?怎么又起来了?”

    徐洛闻没有回答,对白郎说:“你先出去,我想单独同哥哥说几句话。”

    白郎什么都没问,点点头便出去了。

    徐若寒见他脸色难看得很,忙扶他躺下,说:“虽然子弹都取出来了,但愈合还得一阵子,你乖乖躺着别乱动才会好得快。”

    徐洛闻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哥,我和裴家的人在一起过。”

    徐若寒一愣:“什么?”

    徐洛闻痛苦地解释:“我的前男友……是裴湛琪的曾孙,我和他……有血缘关系……”

    徐若寒摇头:“不,我们和裴家人没有血缘关系。”

    徐洛闻发愣:“怎么会……我们的爸爸,难道不是奶奶和裴湛琪的孩子吗?”

    “不是,”徐若寒说,“奶奶和爷爷在一起的时候,都有各自的孩子,算是重组家庭吧,但是奶奶的孩子后来夭折了,我们的爸爸是爷爷的孩子,所以我们跟裴家人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虚惊一场,徐洛闻松口气,问:“奶奶的孩子……为什么会夭折?”

    徐若寒叹气:“因为刚出生就被裴湛琪那个人渣取血,导致身体特别不好,不到两岁就……”

    沉默片刻,徐洛闻又问:“那爷爷呢?还在吗?”

    徐若寒摇头:“在我出生前就不在了。”

    虽然已经猜到了,但得到证实还是有些难受。

    徐洛闻沉默两秒,说:“狼人有超强的自愈能力,寿命也比人类长,爷爷怎么会那么早就去世?”

    徐若寒说:“狼人的自愈能力主要是针对外伤,还有一些血液类疾病,但对大部分绝症都无能为力。如果无病无灾,狼人的确要比人类活得长得多,但是在一些重大疾病面前,狼人和人类是平等的。”

    徐洛闻愈发心疼田幼薇。

    命运对她实在太不公平,先是遭遇背叛和折磨,然后又接连失去亲生儿子、丈夫、养子、儿媳,最后又因病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她这一生,过得真是太苦了。

    好在,还有一个孙子始终陪在她身边,让她不至于太孤单。

    “奶奶的身体还好吗?”徐洛闻问。

    “挺好的,别担心。”徐若寒答。

    “哥,你结婚了吗?”徐洛闻又问,他有一肚子问题想问。

    “没有,”徐若寒笑着说,“我是不婚主义者。”

    “那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听说过中新国际吗?”

    “听过。”是一家很有名的房地产公司。

    “我开的。”

    徐洛闻一愣,随即笑着说:“原来我哥哥这么厉害。”

    徐若寒也笑着说:“以后哥哥养你。”

    虽然徐洛闻并不需要他养,但听到这句话,心里还是涌起了浓烈的幸福感。

    “对了,”徐洛闻又想起一个问题,“我在元宵灯会上当着那么多人变成狼,网上到处都是视频和照片,会不会出什么乱子?”

    徐若寒说:“放心吧,我已经做了紧急公关,还在网上发了通稿,说那头狼是从附近的动物园跑出去的,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徐洛闻松口气,笑着说:“有一个厉害的哥哥真好。”

    徐若寒突然说:“我能抱抱你吗?”

    徐洛闻笑着朝他张开手臂。

    徐若寒俯下身,小心翼翼地抱住他,温声说:“我一直都很想抱抱你。”

    徐洛闻此时的感觉,就好像一艘在汪洋大海里漂泊了很久的小船,终于在一座海岛边停靠下来。

    那些经年累月如影随形的孤独感,在这个瞬间倏然消散,就像阳光下的泡沫,不戳自破,消弭无踪。

    徐洛闻说:“哥,谢谢你来找我。”

    徐若寒却说:“对不起,这么晚才来找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