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7章

作者:蝴蝶法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白成礼和邵绮敏正在赏花灯猜灯谜, 突然听到从刚才走过来的地方传来一阵骚乱,正好有个年轻人从那边跑过来,邵绮敏忙拉住他问:“小伙子, 那边出什么事了?”

    “狼!有头狼!比老虎还大个儿的狼!”年轻人一脸惊恐地说,然后挣开邵绮敏的手, 头也不回地跑了。

    “怎么会有狼?”邵绮敏猛地一惊, “小闻还在后头!”她急忙把腿脚不便的白成礼扶到旁边,急声嘱咐他,“老白, 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找找小闻!”说完, 她扭头就走, 逆着四处奔逃的人群, 一边艰难地往回挤, 一边不停地喊:“小闻!小闻!”

    可是周围已经乱成一锅粥,尖叫声哭喊声嘈嘈杂杂,她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去。

    邵绮敏心急如焚, 嗓子都喊哑了, 好不容易才挤到刚才和徐洛闻分手的地方, 然而徐洛闻不知所踪,却猛地看到了那头把人们吓破胆的狼。

    那是一头灰色的狼, 体格虽高大, 却不太强壮, 一双漆黑的眼睛里没有凶光, 倒透着几分茫然无措,它不停地原地徘徊,间或发出一声地低沉的狼嗥。

    四周围满了不怕死又好奇心旺盛的人,将灰狼团团围在中间,举着手机拍照录视频。

    邵绮敏在围观人群里来回穿梭,焦急地寻找着徐洛闻的身影。

    她听到一个男人在说:“我亲眼看见的,这头狼是一个帅哥变的,真的!”

    警车鸣笛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

    很快,一队持枪的警察冲进包围圈,将灰狼围住,举枪瞄准,子弹上膛的声音令围观群众纷纷退避三舍。

    灰狼见人群散开,有路可走,刚要抬腿,猛地一声震耳枪响,灰狼前腿中弹,凄厉地长嗥一声,轰然跪倒在地。

    邵绮敏被那声枪响吓得退到角落里,蓦地踩到了一地衣服碎片,她觉得眼熟,蹲到地上捡起碎片细看,骤然一惊:这是小闻的衣服!紧接着,她在碎片堆里捡到一个手机,点亮屏幕,上面是徐洛闻和白郎的合影。她猛地想起刚才听到有个男人说,灰狼是人变的。

    邵绮敏心惊不已,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事实表明,灰狼极有可能是徐洛闻变的,而她无论如何不能让徐洛闻受伤!

    “别开枪!”邵绮敏狂奔到警察旁边,声音尖锐地喊:“求求你们别开枪!这头狼是我儿子!你们不能伤害他!快放下枪!”

    围观的人们都认为这个老婆子疯了,警察也这么认为,一个男人吼:“快把她弄走!”

    立即有个警察过来拉邵绮敏,邵绮敏甩开他的手,不管不顾地冲进包围圈,冲到灰狼身边,张开双臂护住灰狼,决绝地喊:“你们要杀他先杀了我!”

    四下里惊呼声一片。

    灰狼支着伤腿站了起来,几乎和邵绮敏一般高。

    它偏头推开挡在身前的人,虽然它没怎么用力,邵绮敏还是被推了一个趔趄,又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脚,摔倒在地。灰狼瘸着腿走过去,似乎是想要拽她起来,可它刚伸出前爪,就听一声令下,几声枪响,灰狼身中数弹,这次却没有倒地,它似乎是被激怒了,嘶声咆哮着朝开枪的人猛冲过去,眨眼之间就将两个警察撞飞出去,灰狼顺势向前狂奔,所过之处,尽是四散奔逃的人群,而灰狼没有做出任何伤害人的举动,它只是横冲直撞地向前奔跑着,虽然半边身子已经被血染红,它依旧片刻不停。

    灰狼很快跑没了踪影,人们惊魂稍定,热烈地讨论着刚才的离奇事件,把刚才拍到的照片和视频发朋友圈、发微博。

    警察把邵绮敏从地上扶起来,问她:“阿姨,你刚才说那头狼是你儿子是什么意思?”

    邵绮敏心念电转,如果那头狼真的是徐洛闻变的,她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徐洛闻是狼,万一他们要害徐洛闻怎么办?

    邵绮敏一言不发,不动声色地把攥在手里的手机放进兜里。

    警察见她不说话,自然也没功夫跟她耗,他们还得去追狼。

    等警察扔下她走了,邵绮敏急忙掏出手机给白郎打电话,可是没人接,挂了再打还是没人接。

    突然想起白成礼,邵绮敏急忙跑过去找,找到人后,她着急忙慌地说:“老白,你自己打车回家吧,我得去趟市局。”

    白成礼问:“你去市局干嘛?小闻呢?”

    邵绮敏满脸焦急,几乎要哭出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回头再说吧,我走了,你快回家!”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邵绮敏火急火燎地赶到市局,却被告知白郎根本没有加班,早就下班回家去了。

    邵绮敏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给白郎打电话,仍是没人接。

    她急得坐在公安局门口的台阶上大哭,哭完了,打车回家。

    到家后,家里只有白成礼一个人,白郎依旧没有踪影。

    邵绮敏把在灯会上发生的事一股脑全都对白成礼说了,白成礼听完后惊疑不定,邵绮敏问他该怎么办,他答不上来,只恨自己孤寡残废,遇到事却连个能求助的人都没有。

    ·

    白郎这一夜过得异常煎熬,恢复得也比往常晚得多。

    变成人身后,白郎把已经陷入沉睡的咩咩放到一旁,打开镶嵌在墙体里的铁皮柜子。这个柜子是新弄的,给白郎放衣服和钥匙用的,这样他变成人后就可以自己用钥匙开门,不用等徐洛闻来放他出去。

    白郎穿上衣服,掏出手机一看,已经六点半,屏幕上显示有12个未接来电,点开一看,全是邵绮敏打的。

    白郎陡然生出不好的预感,立即打给邵绮敏。

    邵绮敏愁得一夜没合眼,手机一响她立刻接了,焦急地说:“喂!小郎!你在哪儿呢?你快回来!小闻他、他出事了!”

    白郎心头一跳,沉声问:“他怎么了?”

    “哎呀!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赶紧回来吧!”

    白郎二话不说挂了电话,找到钥匙开门,抱上咩咩,以最快的速度往家跑。

    邵绮敏早已等在巷子口,一见到白郎,她顾不得问东问西,赶紧把昨晚发生的事仔仔细细同白郎说了一遍,白郎听完,眉头深锁,立即拦了辆车,和邵绮敏一起直奔潼汇河。

    一路上,虽然邵绮敏满腹疑惑,但她什么都没问,因为有外人在。

    到了潼汇河,邵绮敏凭着记忆,领着白郎到了昨晚灰狼被围击的地方。

    满地暗红血迹触目惊心,鼻端充盈着徐洛闻的味道。白郎蓦地腾起满腔怒火,杀欲横生。他虽极力隐忍着,但脸色依旧阴沉得可怕。

    邵绮敏又引着白郎去看那堆衣服碎片,掏出从碎片堆里捡到的手机递给他:“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找到小闻,他中了好多枪,我怕他……”

    白郎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合影,沉声打断她:“他不会有事的,我会找到他。”他抬头看着邵绮敏,“妈,你带咩咩回家吧,不管你有什么疑问,等我带洛闻回家之后全告诉你。”

    邵绮敏含泪点头:“快去吧,去把小闻找回来。”

    白郎循着空气中飘散着的徐洛闻的气味,踩着满地狼藉快步向前走。

    ·

    徐洛闻在剧烈的疼痛中睁开眼睛。

    他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只是轻轻一动,痛苦立即加剧,令他不堪忍受,咬紧牙关也无济于事,他声线嘶哑着,孱弱地喊着白郎的名字,可是回应他的只有风声。

    一动不动地躺了半晌,或许是适应了,痛感不再像一开始那么强烈。

    徐洛闻睁开眼睛,轻轻地眨掉睫毛上的泪,看到一片蓝天。

    小心翼翼地转动脖子,打量四周的环境,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枯草丛里,凝神细听,不远处有流水声。似乎是河边?再看自己,赤身裸体,胸口、腹部、双腿全沾满血迹,受了很严重的伤。

    可是,他一点都想不起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怎么弄的这一身伤,他最后的记忆是元宵灯会,是汹涌的人潮,之后的记忆戛然而止,好像被剪掉的胶片,完全失却了。

    徐洛闻蓦地想起,他并不是第一次有这种经历了。

    被赵井泉绑架那次也是这样,记忆戛然而止,再醒来时一切都改变了。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对。

    徐洛闻试图坐起来,可是刚一动弹,剧痛再次袭来。

    他只能乖乖躺着,等伤口慢慢自愈。

    突然,他听到脚踩在杂草上的声音。

    有人正朝这边走过来。

    “白郎?”徐洛闻嘶声唤,“是你吗?”

    没人回答。

    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嗅到了陌生的气息。

    来人不是白郎。

    很快,脚步声在他身边停下来。

    一个男人背光站在他面前,徐洛闻看不清他的脸。

    男人脱掉身上的长款羽绒服盖在徐洛闻身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把他从地上抱起来,饶是如此依旧牵动了徐洛闻身上的伤口,他痛得惨叫起来,眼泪因极度的痛楚夺眶而出。

    男人一言不发,抱着他稳步向前走。

    等疼痛减退些,徐洛闻泪眼朦胧地仰视着男人的侧脸,哑声问:“你……是谁?”

    男人垂下头,与他四目相对。

    徐洛闻看到一张既陌生又熟悉的脸,他已经有些神智不清,隐约听到男人说:“我是你哥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