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44章

作者:钱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罗白宿得了子书的信,在司农寺请了半天的假,匆匆赶了回来,看见罗老头,激动地说:“爹,你什么时候来的?”

    罗老头看罗白宿一身官袍,衬得人越发精神,也十分高兴:“想你们了就来了。

    程盛带着两个亲兵跟在后头也进来了,也笑道:“老太爷来了。”

    程盛去年冬本该换防回上京的,后来大庆和北戎的战事起,他主动请缨,调往天水原守卫边防。如今,大庆和北戎的战事结束,他也被顺利调回上京,因为在天水原一战中表现出色,授了个六品的昭武校尉,四年连升三级,也算得少有了。

    他才接受封赏完毕,从兵部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罗白宿,便跟着他一起来罗府了。

    罗老头睁着眼睛认了半天,才认出来:“是程盛啊,唉,一晃眼你都这么大了,都长得这么结实了,是个壮实小伙了,你媳妇呢?”

    他见程盛不小了,又做了官,还带着亲兵,理所当然地认为他成了亲。

    程盛尴尬地咳嗽了一下,说:“太爷,我还没成亲。”

    “哦。”还好罗老头向来嘴拙,不是什么爱唠叨的人,这个时候心里一高兴,忍不住又多说了一句,“你也不小啦,该成亲啦,看中了哪个姑娘,就让大郎和大郎媳妇请了媒婆去给你提亲。”

    程盛朝罗名都看了一眼,笑道:“太爷说的是,我正是为了这个来找大爷和夫人的。”

    说罢,对身边的两个亲卫说:“把东西抬进来。”

    那两个亲兵应了一声,出去了,不到片刻,又抬了口箱子回来。

    众人一头雾水,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程盛却站起身,郑重地对着罗白宿和方氏拜了一拜。

    方氏一愣,还没反应过来,说:“这孩子,你这是做什么?”

    罗天都睁大了眼,两眼亮晶晶地看着程盛,心道程盛莫不是借着这个机会要向她大姐求亲吧?

    程盛抬起头,认真地说:“大爷,夫人,大娘子兰心蕙质,温婉过人,心甚慕之,想求娶府上大娘子。”

    罗名都红着脸连忙回避了。

    罗白宿一愣,回过神来,说:“都是自家人,用不着……”后来一想,再怎么一家人,在儿女亲事上头姑娘家的也该回避,便不说话了。

    方氏又是欢喜又是忧心,欢喜的是时隔多年,终于又有人向罗名都提亲了,而且提亲的人还是从小就在身边长大,知根知底的程盛,忧心的是以程盛如今的身份地位,罗名都这样的情况嫁给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她在上京看得多了,也知道那些所谓的世家贵族不过就是那么回事,表面看着光鲜,关起门来,里面的龌龊事一点不比别人少。她担心的是以后程盛官做得大了,难免有人会打他的主意,罗名都没有子嗣,将来又怎么办呢?难道还能拦着不让程盛往屋里抬人,眼看着他断子绝孙断香火么?

    罗天都眼睛亮亮的,其实程盛肯上门向罗名都提亲,她是最高兴的,偏生面上还要装出意外的表情,问道:“程盛哥,我姐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万一以后她没生下个一男半女的,那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程盛打断了:“我知道小娘子问的是什么,小娘子是怕以后我会因为子嗣的问题,再往家里抬人吧?今日当着老太爷大爷夫人小娘子和姑爷的面,我对天起誓,今后必定一心对待大娘子,绝不负她。”

    程青嘴唇动了动,欲要说什么,站在他身边的向兰,掐了他一下,冲着他偷偷摇了摇头。

    程盛爽朗一笑,说:“我已经有瑾瑜瑾旭两个侄儿侄女,程家的香火有他们续着,断不了。”

    罗白宿也算是看着程盛长大的,听到这里,叹了口气说:“婚姻大事,历来由长辈做主,你家中长辈都不在了,这事还是跟你大哥好生商量商量吧。”他倒不是不相信程盛,只是他已经在罗名都的婚事上吃过一次亏,难免态度谨慎些,哪怕是一丁点能影响到罗名都婚后生活的因素,他都不能忽视了。

    程盛走到程青和向兰面前,躬身行了一礼,道:“大哥,大嫂,我这辈子只想娶大娘子为妻,别的人我都不要。”

    从那年他被方氏和罗天都从难民堆里挑出来,坐在敞着没有篷布的牛车上,跟着方氏到了罗家,看到罗名都的第一眼起,他就对这个漂亮又温柔的小娘子起了好感,只是他自知身世卑微,配不上她,所以一直默默忍耐,看着她定亲,看着她出嫁,甚至看着她因为齐家的错待和齐家义绝。

    所以他拼命努力,去年战事起的时候,哪怕罗白宿已经提前到兵部打了招呼,将他的换防令调了出来,他仍然义无反顾地跟随大军去了天水原。他也在赌,拿生命做赌注,搏一个足以匹配罗名都的身份,然后好向罗家提亲。那个时候,他暗暗对自己说,如果他命不好,死在了战场上,那么是他今生与罗名都无缘;若是他侥幸未死,只要他还能有命回上京,他也会向罗名都提亲。

    程青与他兄弟一场,多少有点明白他的心思,如今见他好不容易才有这个机会,哪里还会反对,只说:“这是你的事,你自己拿主意就好,将来还有瑾瑜和瑾旭给你养老。”

    程盛又走到罗天都跟前,郑重其事地说:“小娘子,若是大娘子肯嫁给我,以后我必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你放心就是。”

    罗天都想起当初卫缺到罗府向自己提亲的事,瞬间有一种“人比人得死,货比货该扔”的微妙想法。这种微妙的想法一直持续到晚上回去给卫缺换药的时候,看着他身上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新旧伤痕,顿时被一种叫心疼的情绪替代。

    人有千百种,她只是捡了个不爱说甜言蜜语又沉默寡言的主罢了,再说卫缺除了这一个小缺点,其他无一处不好,相貌英俊,重情重义,还不花心,最重要的是对她好,简直就是她心目中好丈夫的最佳典范,她觉得方才自己的那点小矫情简直幼稚得可笑。

    “……”卫缺耳朵动了动,忽然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匣子,递给她,随口说:“给你。”

    罗天都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银票,有千两一张的,百两一张的,加起来有十几张。她皱着眉问:“你受贿了?”

    卫缺瞪了她一眼,转过脸去,气哼哼地说:“你不是喜欢银子么?陛下要赏赐,我就跟他说,直接换成银票好了。”说完又转过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仿佛她要是敢说什么不中听的话,就立刻翻脸似的。

    罗天都哭笑不得,连脾气都没了,将匣子合上,随手往桌上一扔,决定要好好跟他沟通一下这个她爱银子的问题。

    卫缺觉得自己的一番心意没有被人领情,心下不悦,手一勾,将罗天都带倒在身边,像个小兽似的,在她脖子边上闻了闻,认真地说:“以后我挣银子给你花,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罗天都顿时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有这么一个人,他英武不凡,他嚣张跋扈,他冷漠无情,可是他偏偏就对自己好得不得了,还长得特招人喜欢,哪怕是不爱说好听话,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世上只有一个卫缺,卫缺只要她,她也只要卫缺,不多不少,正好。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