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43章

作者:钱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罗天都在方氏眼皮子底下养了两个月,补药喝到吐,终于又活蹦乱跳之后,便再也不肯去喝方氏精心料理的补药,方氏见她气色又变回来了,胃口也不错,顿顿两碗饭,偶尔还喊饿,便也放下了心。

    她不懂什么养生之道,只知道能吃得下饭,就没什么大问题了,然后将全部的心思放在卫缺这个伤患身上,毕竟比起罗天都的营养不良,卫缺那才是真正的元气大伤。

    罗天都看着卫缺的脸色在一碗又一碗黑乎乎的补药中变得越来越冷峻,十分没义气地溜了。

    她在府里被方氏拘了两个月,除了天气好的时候,被允许到院子里走动之外,连二门都没出,这下她终于说服方氏让她像平时那样自由出入,心情乐得找不着北。

    嗯,卫缺喜欢吃肉,自打他受了伤,方氏便严格按照付太医的医嘱行事,顿顿都是熬得糜烂的粥,各种清淡易消化的素菜,吃得卫缺面如菜色,生不如死。

    罗天都当然也知道受伤过重的人,宜清淡为主,以免加重肠胃负担,影响伤口痊愈。

    她出门的第一日,便去市集上买了三只鸡,两块瘦肉,一篓子鸡蛋,卫缺不怎么喜欢吃鱼,她便没有买。

    其实采买这种活,交给厨娘去办就行了,一般稍有身份的世家贵妇,是根本不肯自降身份,做这等粗活的,像罗天都这样事事亲力亲为的,看在别人眼里根本就是个笑话,市集那等又脏又乱的地方,只有她那种小门小户出来的乡下丫头才会亲自去。

    她逛了一上午,将要用的东西都备齐之后,然后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块肉背上还背着一个小背篓,兴冲冲地回家了。

    跟着她一起出门的喜巧抿着嘴直笑。

    小娘子日日在家里嚷着不自在,要出去透透气,现在夫人好不容易允许她出门了,她出门的第一件事却是上街,而且买的还都是姑爷爱吃的,不禁感叹姑爷和小娘子的感情真好。

    到家门口的时候,看到通往罗府的巷子外有个灰仆仆的身影,躬着背在门前的巷口的大树底下驴拉磨似地转来转去,满脸的愁容。

    罗天都以为是哪家的仆役,便绕了开去,正准备回家,却听到那人颤着声音问:“……小都……是小都吗?”

    罗天都猛地回头,望着来人,惊喜地大叫:“爷爷,你怎么来啦?”

    罗老头一身尘土,脸上头上全是灰,又黑又瘦,一身土布衣裳也看不出颜色了,看上去十分不好。他见到罗天都,嘴唇动了动,也是一脸的惊喜,说:“哎……你没事么?你爹呢?孙女婿呢?他们说孙女婿出了事,大郎也受了牵连,哎,我不放心,过来看看……江夏这孩子担心我,连蜂都没养了,特地带我来的。哎,你们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罗老头说到最后都高兴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罗天都将手上的肉呀鸡呀交给喜巧,一点也不嫌弃罗老头身上脏,一扶搀住他说:“爷爷,我们都好好的,哪里有什么事哦!你快别担心了,你孙女婿还封了个侯爷。”

    “真的?”罗老头喜出望外,像小时候那样摸了摸罗天都的脑袋,连连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他在乡下住着,消息不是那么很灵便,打关战事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他才得到卫缺死的消息。罗天都是在上京成的亲,时间上也比较赶,罗白宿只给罗家村去了信,罗家也没有来人,罗老头听到最爱的小孙女成亲不到一年,孙女婿就没了,听说还死了一个皇帝的儿子。罗白翰是个读书人,看问题看得深远些,对他说八皇子一死,只怕罗白宿在上京也要受到牵连。

    罗老头一听,就坐不住了,收拾了两件衣裳,一路从华溪府走到上京来的,其中辛苦自不必说。

    罗天都听了,十分感动,罗家其他人虽然都有点极品,唯有这个罗老头,对她们确实是真心疼爱的。她挽着罗老头的胳膊,笑嘻嘻地说:“爷爷,我带你回家去,爹和程青哥去了衙署,家里娘和大姐都在的,还有子衿也在,你还没见过子衿吧?他是你小孙子,长得可漂亮了。”

    到得了罗府,喜巧扣开了门,子书心疼他媳妇,早把喜巧手上的东西拎了过去,看到罗天都搀了个叫花子一样的老头进来,一时还没有看清,问:“小娘子,这个是……”

    罗天都笑道:“子书哥,这是我爷爷,他来看我们来了。”

    子书那还是早些年,罗名都成亲的时候,见过罗老头两回,这都多少年过去了,罗老头变化也大,他一时没有认出来,这会儿看得明白了,慌忙行礼道:“见过老太爷。”

    罗老头站在大门外,看见矮墙一角露出的雕梁画栋的大宅子,精美的飞檐,宽敞的庭院,不由得看呆了。

    “小都,这是孙女婿的家吧?你既然已经嫁出去了,就要好生持家,怎么连一大家子人都搬过来了?这样不好。”罗老头知道卫缺是个大官,想当然地以为这精美的宅子是卫缺的。罗天都孝顺,将罗白宿和方氏都接过来一起住着了,他怕罗天都这样被夫家不喜,心里不由埋怨罗白宿不会做事,这样给孩子添麻烦。

    罗天都忍不住“扑哧”一笑,说:“爷爷,你放心吧,这是朝廷给爹安排的宅子,你孙女婿的宅子在外头,哪天我领你也去住两天。”

    罗老头看得满心欢喜,一个劲地点头,进了门,看见院子里修得果然精致,两边翠竹迎风招展,中间一条圆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两旁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花儿,这个时节开得艳,黄的紫的蓝的白的竞相绽放,十分漂亮。

    罗天都道:“爷爷,这宅子好看吧?”

    罗老头看得合不拢嘴,连连点头,喜道:“好看,爷爷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宅子,大郎真出息了。”

    罗天都笑眯眯地说:“爷爷喜欢这宅子吗?”

    “喜欢,怎么不喜欢。”

    “爷爷,那你以后就跟着咱们在上京一起过吧,这宅子大,爷爷可以一个人住一个院子。”罗天都是真心喜欢罗老头这个爷爷的,乡下清苦,她希望罗老头能跟着她们一块儿在上京生活,等将来他老了,她和卫缺给他送终。

    罗老头看见了孙女儿,知道孙女婿不仅没死,还封了侯爷,心里一块大石头早落了地,他心里一直觉得亏欠了罗白宿,如今见他过得好了,还住着这样精美的宅子,家里又有下人伺候着,只觉得人生都圆满了。

    方氏和罗名都得了消息,早迎了出来,又叫人去唤罗子衿。

    方氏见了罗老头,也十分高兴,说:“爹,你一个人来了?来之前也不给我们送个信,我们也好去接你。”她和婆婆一家都不对付,但对罗老头这个公公还是比较尊敬的,看见她来,也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又问:“家里都还好吧?”

    罗老头早乐得嘴都合不上,眯着一双浑浊的老花眼,说:“哎,都好,我就是挺挂记你们的,不放心所以上来看看。”看着罗名都又说,“瘦了。”

    方氏和罗天都不愧是母女,说的话都一样:“爹,您老难得来一回,就在这里住着吧,现在咱家也有地方住了。”

    正说着话,就见一个高大的身影顶着一头白发,胡乱擦着头发从二门里走了出来,看见方氏和罗天都,也不避让,反而冷声质问:“你跑到哪里去了?”

    罗天都忙跑过去,接过他手里的棉布巾,动手替他擦了起来,一边擦一边没好气地说:“去给你买肉去了。”

    卫缺耳朵动了动,不挑刺了,乖乖让罗天都在他头上折腾。

    罗老头看得好生奇怪,问方氏:“大郎媳妇,这人是谁呀?”年纪一大把了,居然还养得这般魁梧。

    方氏笑眯了眼,悄声说:“爹,他就是你孙女婿呀。”

    “啊?”罗老头大吃一惊,刚想问方氏怎么给小都挑了个白头发的女婿,就见卫缺从棉布巾里抬起脸来,利眼在罗老头身上溜了一圈。

    罗老头被他看得心中一阵发寒,心里嘀咕着,这后生长得真俊呀,就是可惜生了一头白发。

    罗天都给卫缺擦干了头发,心里高兴,笑得露出一口小白牙,对他说:“这是爷爷。”

    卫缺眼里的寒气褪了几分,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然后摸了摸她的脸,看见她在外面跑了一圈,小脸晒得红通通的,比之前两个月显得健康红润了许多,心里满意了几分,说:“长肉了。”

    不一会儿,夫子便领着罗子衿和丁五过来了。

    这还是罗老头第一次见罗子衿,喜得跟什么似的,两手习惯性地往怀里摸,最后摸出一个银锭子,塞到罗子衿手里,说:“子衿乖啊,这个给你拿去买糖吃。”

    他来上京的时候,因为姚氏不肯拿钱出来,最后还是江夏的媳妇宋氏偷偷兑了二十两银子,给他送了过来。他担心罗白宿在上京不好过,一路上省吃俭用,半文钱都舍不得用,如今还剩了十八两,全给了罗子衿这个初次见面的小孙孙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