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42章

作者:钱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苍茫的夜色中,连绵起伏的狼山仿佛一只盘踞在关外的野兽,张着血盆大嘴,准备随时一口撕裂它的猎物。

    2016 www.xiaoshuo2016.com

    这样一个静寂的的夜里,就连守关人都安歇了,整个关外一片宁寂,只偶尔听到远处的胡狼发出的嚎叫声,听在耳里格外让人心惊。

    这个时候,却有两骑下了狼山,直朝扬峡关的方向狂奔而去,不一会儿,又有百余骑追了过去。

    那日卫缺去半山腰找罗天都骑来的马时,正好碰上了因为罗天都没有在指定地点出现而担心出来找她的于鹤。卫缺带着他到了藏身的山洞,靠着罗天都和于鹤带来的干粮半饥半饱地撑了些时日。

    那场雷雨过后,塞外的天气渐渐转暖,这个极寒之地终于摆脱了冬日的严寒,迎来了万物复苏的春天,但随之而来的便是春潮的威胁。

    彼时,他们的干粮也快吃光了,冰原解冻,山中的猛兽也从冬眠中苏醒过来,那些饥饿了一整个冬日的野兽,在山林里寻来窜去,寻找食物,也让这座静寂了整冬的山林日益危险。罗天都和卫缺他们商量之后,决定在春潮来临之前,回到关内。哪知他们还没下狼山,便遭遇了一队胡人的追击,这才出现了先前被人追着逃亡的一幕。

    卫缺正纵马疾奔,罗天都坐在他的身前,全身上下都包裹在厚厚的棉衣棉帽底下,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就是这样,卫缺还担心她会冻到,一手缰绳,一手按着她的脑袋,将她整张脸都埋在自己胸前。

    罗天都双手抱着他的腰,听着后面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道:“咱们的马本来就比不过他们的马,还驮着两个人,跑不过他们的。”

    另一骑上坐着的是奉陶凌和于鹤,奉陶凌哪怕身为皇子,这个时候也没有罗天都这个特权,坐在于鹤背后,虽说于鹤替他挡住了前方的冷风,然后身后的冷箭却要靠他自己的本事。

    于鹤大声说:“再这么下去,我们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他们追上了。”

    话音未落,便听得头顶上“倏”地一声,一支羽箭擦着他的头顶飞过,后面已经有几十个马匹好跑得快的胡人追了上来。

    卫缺拔剑出鞘,反手将飞过来的几支乱箭击落在地,漠然道:“我留下拦住他们,你带着他们俩去扬峡关求援。”

    现在扬峡关还不知道是在谁的手里,这个时候去求援不过是场面话,于鹤知道这是卫缺打算自己拖住这百余骑胡人,让他带着八皇子和罗天都逃跑。

    那些上京的世家看不起卫大人,骂他是个佞臣,因为幼时被天启帝养大,仗着天启帝的厚爱,在上京为所欲为,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卫大人如今的地位,都是靠着自己在战场搏命才拼出来的。以往像这样性命攸关的危急的时刻,卫大人从来都是自己留下断后,绝没有贪生怕死牺牲别人保全自己的道理。

    于鹤心里愤愤不平,胸中顿时升起一股豪情,大声道:“卫大人,请让末将断后!”

    卫缺将长剑拿在手里,飞身下了马,在怀里摸出两枚铜钱,手一扬,铜钱分别击中于鹤和罗天都所骑之马,只听得一声嘶鸣,马儿吃痛,撒开蹄子跑了起来。

    “胡贼敢尔?!”

    他爆喝一声,夹着风雪,以雷霆万钧之势冲进胡人队伍里,长剑一挥,所到之处,无数身躯被撞飞出去,惨叫四起,最先冲上来的胡人,尽皆被他斩杀。

    为首的胡人手持一对双手锤,虎目圆睁,怒吼道:“来者何人?”

    卫缺手持长剑,站在路中央,宛如战神下凡一般,他的声音冷漠划破了漆黑的夜幕,在冰原上回荡。

    “卫缺在此!胡狼小儿,上来领死!”

    一剑在手,所向披靡,万夫莫敌!

    罗天都已经策马奔出好远,只听得卫缺那一声气势雄浑的怒吼。她心里一颤,抹了把脸上的泪水,用力一挟马腹,没命地往前奔去。

    这是卫缺用生命为她争取的一线生机,她不能白白浪费,就算是拼了她这么条命,她也要赶到扬峡关,搬来救兵去救卫缺。为了找到他,她已经走了这么远,绝不能在这个时功亏一馈。

    她绝不能放弃!

    她脑海中一片空白,只知道策马扬鞭,希望速度能快些,再快些。

    奉陶凌坐在于鹤身后,回过头看着空荡荡的只留下两排马蹄印的来路,眼睛赤红,几次都忍不住跳下马来,回头去救卫缺。

    广袤的平原上,只看到两骑飞奔而过,马蹄带起一阵雪花,迷人眼花。

    也不知道奔走了多久,终于扬峡关遥遥在望。

    罗天都心里一喜,扬起马鞭,用力抽打着马屁股。那马儿本来就不是什么名贵品种,已经用尽全力连着奔跑了三天两夜,这个时候,再难支撑,一个趔趄,连着马背上的人一起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抽搐了几下,竟是累死了过去。

    罗天都趴在雪地上,浑身冰凉,只觉得满心绝望,明明扬峡关马上就到了啊!

    突然,远处风雪飞扬,几骑飞奔而至,领头的那人见到罗天都,不由大喜:“卫夫人!”

    罗天都抬头,发现领头的那人正是江君,江君的身后,跟着黑压压的大军,青色的旗帜上大大的宁字,迎风招展。

    江君跳下马,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防,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一迭声地问:“卫夫人,于鹤呢?他在哪?你们找到八殿下和卫大人了没有?”

    罗天都哑着嗓子,手指着狼山的方向:“快去救卫缺。”说罢,她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她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头,卫缺有救了。

    “琮德”二十八年,谣传已经战死在“东林山”的八皇子奉陶凌被人在狼山附近发现,年逾七十早已解甲的梓君侯重披战甲亲自出山,带着自己一手训练出来的宁家军,千里迢迢赶到关山,于扬峡关外迎回了他的外甥。

    八皇子奉陶凌回京后的第三天,天启帝便下召,册封八皇子为太子,七皇子被人发现自缢于安阳宫,大庆朝的储帝之争落幕。

    据说那日卫缺他们遇上的那百余骑兵,乃是北梁最骁勇善战的黑旗军的前哨,若是八皇子被他们抓到,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卫缺以一己之力拼着力竭,硬是将那百余骑卫连同后来赶过来的三百骑兵一同斩杀,从此卫缺的凶名震慑关内关外,无人敢敌。梓君侯的大军赶到的时候,他仍然驻着剑,立在路中央,扼守着从狼山到扬峡关的唯一通道。

    如此忠义勇武之人,足以当天下武人的楷模。

    八皇子亲自给卫缺请命,求今上赐予卫缺忠义侯的爵位,不仅如此,天启帝又赏了卫缺一张护国铁券,在大庆朝那可是相当于免死金牌的存在。

    宁皇后也亲临卫府,认了卫夫人罗天都为干女儿,当年上京人人讥讽的凶丫头摇身一变,成为了天启帝的第十三女。

    全上京曾在心里偷偷大逆不道盼着天启帝死后,等着冷眼看卫缺被新帝收拾的打算这下全落空了。是个有脑子的人都知道,只要卫缺以后不犯蠢,干出前四皇子奉知贤谋反逼宫的事,这辈子都会以大庆朝的第一佞臣横着走了。

    得,以后他们见着了卫缺还是继续绕着走吧,谁让他们没娶个罗天都那么泼辣的媳妇,孤身一人就敢出关,在胡人的地盘横着走,竟然还能让她找着了八皇子和卫缺呢?

    而此刻身为朝臣口中的大佞臣卫缺,这会儿正在上京东街的罗府里,和他的小媳妇并排躺在炕上,听岳母方氏爱的唠叨。

    当初他和罗天都回来的时候,身上都瘦得没几两肉,尤其是卫缺,一身大大小小的伤口更是不计其数。方氏见了,心疼得足足流了一整个下午的眼泪,然后把泪一擦,连夜吩咐人将卫缺和罗天都抬回了罗府,亲自照料着。

    “你干什么?干什么?还不快回去躺着!才略好些就乱来了!不要命了是不是?”

    罗天都其实只是有些营养不良,又兼疲劳过度,亏了身子,现在卫缺救回来了,天启帝又赏下了护国铁券,以后哪怕是天启帝不在了,也不用担心卫缺被新帝当做儆猴的鸡镇压了,心里一宽,养了没几天,便开始不安分了,不肯老老实实躺着。

    方氏见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是一顿呵斥,一边呵斥还一边抹眼泪,仿佛罗天都不听她的话,不肯老实养着便是要了她的命一般,次数多了,别说罗天都,就是卫缺都有些服软,认命地躺着养身子,连吃饭穿衣沐浴都有人代劳,着实体验了一把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

    罗天都一连躺了一个月,只觉得骨头都松了,一天到晚昏昏沉沉的没精神,越睡越想睡,不一会儿,半边脸颊陷在软枕上,睡了过去。

    卫缺被方氏精心调养了一个月,精神反倒比罗天都还好些,抬手摸了摸她的脸,然后偏过头,两人头抵着头,面对面地睡着了。

    窗外夏蝉啼鸣,微风拂面,岁月正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