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41章

作者:钱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罗天都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地上一堆篝火因为柴火快烧完了而将熄不熄的,偶尔一阵阴风吹来,火焰在风里跳了两跳,火星四溅。

    好半天后,她才适应了周围的光线,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底下铺了厚厚一层枯枝,难怪她觉得睡得浑身不舒服。再一看身上盖着一张厚实的斗篷。离她不远处,还有个人蜷缩着躺在火堆边,睡得正熟,却不是卫缺。

    她的脑袋呈现一阵短暂的茫然,然后才想起来,她找到了卫缺,正同卫缺一起要去和八皇子会合,卫缺领着她到了一个山洞,然后好像是有人敲了她脑袋一下,把她敲晕了。

    她心里一紧,反射性地要掀开身上的斗篷,谁知这一动,顿时只觉得脑袋晕沉沉的,胃里直犯恶心想吐。她知道这是因为先前被人打了脑袋,有点脑震荡的后遗症。

    她一动,睡在火堆边的那人很快地惊醒过来。罗天都迅速闭上眼,佯装睡熟,想看这人打算做什么。

    那人走到她前面,似乎有些踌蹰的样子,弯下腰,正要查看她的情况,冷不妨这个时候罗天都突然暴起,眼前寒光一闪,一把墨黑的匕首就抵在他脖子上。

    “你是谁?卫缺呢?你把卫缺怎么样了?”罗天都出奇不意,抢先出手制住了他,恶狠狠地逼问。

    那人似乎有些意外,两手横在胸前:“哟,你冷静点,卫缺出去捡柴了。”

    罗天都一怔,抬头打量他,发现他虽然穿着兵营里最常见的皮甲,可是浑身的气质却一点也不像普通士兵,剑眉朗目,眉眼之间依稀有些天启帝的影子。

    她几乎立刻是就明白了对方的身份:“八殿下?”

    奉陶凌松了口气,点头道:“是我。”然后又指了指喉际的匕首,打商量,“卫夫人,这个是不是可以放下来了?”

    在上京的时候,时常听人论及卫缺新娶的媳妇是个十足的凶婆娘,那个时候他尚不太信,觉得不过是上京的那些士大夫们向来喜欢夸大其辞,又对卫缺甚为不喜,故意败坏卫夫人的名声罢了,现在看来,倒也不是空穴来风,别的不说,这一手匕首功夫,那可真是使得出神入化,连他都中了道,当然他因为把罗天都当成是自己人,完全没有防备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罗天都这才收回了匕首,勉强坐了起来,这一动,头晕得更想吐了。

    “把我打晕的人是你?”她脑子晕归晕,该明白的还是立刻就明白了。

    奉陶凌脸上现出一抹尴尬之色,道:“抱歉了,卫夫人,我听到陌生的脚步声,以为是追杀我的人,所以……”不管怎么说,他堂堂大庆朝的皇子,背后偷袭一个妇人,说出去实在有些不光彩。

    罗天都脸上的神情恹恹的,缩手缩脚靠在火堆边。她穿着厚厚的棉袄,戴着棉绒帽,手上也戴着厚厚的手套,套句后代十分流行的话来说,真正称得上是武装到了牙齿,然而纵是如此,她仍觉得冷得慌。她不禁又抬眼打量了一眼对面的奉陶凌,却见他身上只穿了一件普通的皮夹,还是破破烂烂的,刚才睡过的地方,连枯枝都没铺,竟是直接就睡在地上的,也不知道有多冷。

    奉陶凌正心虚着,见罗天都频频向他看过来,忙讨好地说:“你渴不渴?要不要喝水?”边说边手忙脚乱地将煨在火堆边的一个破瓦罐端出来,然而以他的身份,想必这等伺候人的活儿从未做过,业务十分不熟练,被烫得差点将瓦罐直接扔出去。

    罗天都实在有点看不过去了,说:“我自己来吧,不敢劳您大驾。”说罢,扯了一块布在手指上缠了两圈,然后将瓦罐端了起来,吹了吹,喝了两口热水,胃里稍微舒服了点,将瓦罐递给奉陶凌。

    奉陶凌接了过来,也不嫌弃是罗天都喝过了的,咕咕一口将半罐热水灌了下去,一抹嘴,说:“不喝水还好,一喝肚子越饿了。”

    仿佛是为了应证他说的话似的,他的肚子这个时候也咕噜咕噜十分配合地叫了出来,他自嘲一笑:“哎,我都好几天没吃过一顿饱饭了,让卫夫人见笑了。”

    罗天都沉默了,这冰天雪地的狼山上,前有胡人,后有追兵,能逃出命来就已经是老天爷格外开恩了。她想起自己留在半山腰的那匹马,马背上的包袱里倒是还有些干粮,遂将围巾蒙头盖脸地裹了起来,只留了一双眼睛在外面,扶着石墙往外走。

    奉陶凌愣了一下,飞快地起身拦住她道:“你上哪里去?”

    “我的马系在半山腰上,我带的干粮全在马背上的包袱里。”她瓮声瓮气地说。

    奉陶凌眼睛一亮,欢叫一声,道:“姑奶奶,你在这里呆着,我去!”因为他误伤了罗天都,卫缺当时那眼神,比山洞外头吹的北风还冷,要是让他知道,为了那点干粮,这大半夜的罗天都还单独下身,他也不用活了,卫缺瞪也瞪死他了。

    罗天都哪里敢让他出去冒险,两人正争得不可开交之际,卫缺抱了一捆柴走了进来,问:“去哪里?”

    奉陶凌抢着道:“卫夫人说她带的干粮全放在马背上的包袱里了,山路不好走,她把马系在半山腰了。”

    听到吃的,卫缺也是眼睛一亮,漠然道:“我去。”

    “我跟你一块去。”罗天都已经全副武装好,她宁可跟着卫缺去外面吹冷风,也不愿意和奉陶凌单独留在山洞里,只要一想到他们会落到如今的地步,就跟这个奉陶凌和他的兄弟们脱不了干系,便浑身不自在。

    尽管她知道奉陶凌也是受害者,迁怒于他实在有点过分,然而,谁让真正造成这一切的是他的亲兄弟呢?

    卫缺抬手在她后脑勺会按了按,罗天都怪叫一声,双手护住脑袋,大叫:“你别按了,我头好晕,好想吐。”

    卫缺拉着她,将她一把按在火堆旁,自己半蹲着,往火堆里加柴火,然后脸弯下腰,将脸几乎趴在地上,朝着火堆底下吹了吹。大约是柴火太过潮湿,并没有燃起来,反而虽为沾了热气,冒出一股浓烟,卫缺被呛得连连咳嗽,躬着身的时候,背脊上的骨头突出,十分明显。

    罗天都看得眼睛都湿润了,也不知道这几个月他们受了多少罪,卫缺那么强健的一个人,竟然也被折磨到如今这般地步,颧骨高耸,脸上瘦得脱了形,嘴唇干枯得都起了皮,露出深深的纹路,还沁着血丝,满头的白发,更是乱糟糟的,发梢更是结成一团,也不知道多久未曾洗过,看上去黑乎乎的,这也是她刚开始的时候没有认出卫缺的缘故。

    她的心不禁酸酸的,卫缺似乎感受到了她低沉的气息,耳朵动了动,伸出手摸了摸她的眼皮,说:“不要紧,我好好的,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了。”

    奉陶凌看着他们俩的互动,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有点羡慕,羡慕卫缺居然如此好命,娶了个一心为他的好媳妇,得知他出事的消息,竟然不畏艰难,千里迢迢追过来找他。

    看到这里,他难免会想到自己府里的女人。他今年也十九岁了,因为他一直在兵部当值,出宫早,虽然并没有大婚,但是府里侍妾也有三四个,说起来也全是娇滴滴的美人,对他不能不说爱慕,然而却没有一个能像罗天都一样,有这么大的魄力敢离开上京来搜寻下落不明的他。

    卫缺对罗天都交待完,提起长剑,转身拖着比往日略有些沉重的步伐,往半山腰走去。

    罗天都这个时候也睡不着了,摸着根棍子,百无聊赖地拨着火堆。

    奉陶凌振奋了一下精神,问她:“我父皇和母后呢?他们可还好?”

    罗天都斜瞟了他一眼,有些意外他问起上京的第一件事却是天启帝和宁皇后的情况,倒也算是有些孝心的,想了一想,还是照实回答道:“很不好,自得知你命丧东林山的消息后,陛下就病倒了,皇后娘娘更是一夜之间,不知新添了多少华发。”

    奉陶凌低下头去,默然无语。

    罗天都想起宁皇后一片慈母心,也有些心软,遂劝道:“你也别太担心了,我们一得知你还活着的消息,就让江君回上京,如今陛下只怕早得知了你的消息,用不子多久就有人过来接你了。”

    奉陶凌深吸了口气,又问:“那……我的那几个兄弟们呢?”

    罗天都冷笑一声,说:“上京早几个月,几乎翻了天,可热闹了。”遂把这几个月朝廷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跟他讲了,就连四皇子叛乱被诛杀的事也没有遗漏,全说了出来。

    奉陶凌一怔,冷笑道:“我四哥他自诩聪明过人,想不到这回也被人当了枪使,为他人做了嫁衣。”

    这种皇家子嗣互相倾轧的事,罗天都不好应和,遂装聋作哑,只当自己没有听到。

    奉陶凌忽然道:“卫罗氏。”

    罗天都惊诧地抬起头,不明白奉陶凌为何突然这般正经八百地唤她的姓氏。

    “你和卫缺救了我,我以大庆皇子之名,向你起誓,日后若我有朝一日继承大统,必不会薄待卫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