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40章

作者:钱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罗天都和于鹤一路追踪着卫缺留下的标记,发现他果然是往狼山乌桓方向去了。

    然而偌大一座狼山,他们连个向导也没有,既要避着大庆过来的杀手,又要避开胡人,在这座茫茫莽山中要寻到两个人,简直就像是大海里捞针一样,谈何容易,尤其是塞北的气候比关内恶劣多了。

    他们狼狈地在狼山穿行了小半个月,进入狼山深腹,然后再没见着卫缺留下的标记,线索突然就断了。出现在这种情况,只有两个情况,要么就是卫缺就藏身附近,要么卫缺已经死了,自然不能再留下任何线索了。

    罗天都当然希望是第一个可能。

    天边浓云密布,黑色的阴霾转瞬即至。突地一声惊雷起,震耳欲聋。

    春雷将至。

    罗天都越发着急了。她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她在法华庵第一次见到卫缺的时候,那个时候也是个雷雨天,卫缺虚弱地匍匐在地上,就连手无缚鸡之务的柳锦绣抬手就能杀了他,若是他这个时候再发病,那可怎么办?

    她心里焦急不堪,又十分确定卫缺必定就藏身在四周,便对于鹤道:“雷雨将至,我们分头去找,我往北,你往南,一个时辰后,无论有没有找到都返回原路,在我们先前经过的小猎屋会合。”要不然这种雷雨天还呆在山上实在太危险了。

    于鹤点点头,转身冲了出去。

    罗天都也顺着山路往里走,山路越走越崎岖,只能容人往上爬,马匹却是无论如何也通不过的。罗天都将缰绳系在一棵大树上,取了马背上的铁胎弓和箭袋,背在背上,深一脚浅一脚往里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听得前方有金铁交鸣之声她精神一振,加快脚步,赶了过去,看见空地上,几个黑衣人正围攻一个高个青年,那青年显然身手不错,奈何围攻的人多,看样子又受了伤,不多时,就被一个黑衣人逼得走投无路,架住了身前一人的长刀,却露出后背的空当,另一黑衣人见有机可趁,举起刀朝他刺去,眼见得那人便要横尸当场。

    罗天都眯着眼睛,发现那青年手里的墨色长剑看着有些眼熟,手上的动作顿时比脑子转得更快,反手取了箭袋里的箭支,搭弓放箭。

    “咻”地一声,箭支飞了出去,正好钉在那人脖子上,那人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抬手握住箭羽,欲要将箭支拔出来,没想到血却流得更猛了,他整个人晃了一圈,然后“砰”地一声倒在地上。

    一击得手,罗天都也呆了一呆,她不过跟着卫缺学了几个月的骑射,方才也是见情况紧急,原本只想吸引注意,救那青年一命,却不曾想真能射到人了。

    这一变故让场中诸人都愣了一下,齐齐朝罗天都望了过去。罗天都与那青年打了照面,心下不由狂喜。

    那人一脸胡碴,脸上瘦得脱了形,眼眶深陷,越发显得那双灰白没什么神采的眸子眼白多,像个盲人一般。

    “卫缺——”她欢喜地大叫。

    卫缺也是愣了一下,看见罗天都的时候,向来无甚神采的眼眸似有华光一闪而逝,倾刻间仿佛换了个人一样,只觉得先前早已力竭的身体这会儿又源源不断地充满了力气。他大吼一声,将那柄漆黑的长剑使得宛如矫龙一般,挥、砍、刺、劈、有若苍鹰展翅,又有如矫龙入水,夹着雷霆万钧之势,风卷残云一般,朝身前之人砍去,那人闪避不及,竟生生被他砍下一条胳膊。

    罗天都看得分明,这几个围攻卫缺的人都是好手,近身搏斗她占不了便宜,就躲在林中,见缝插针地放冷箭,倒也让人防不胜防。

    然而卫缺到底只是一人,那伙黑衣人人数众多,且个个都是好手,饶是卫缺武艺高强,不多时仍是落了下风。其中一名格外高大的黑衣人横着长刀,朝着卫缺当胸砍过去,卫缺挥剑架住了长刀。

    只听“当”地一声,长剑和刀刃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长刀被砍出好大一个豁口,卫缺也被那人一股蛮力震得气血翻涌,摇摇欲绝。

    那人失了长刀,被卫缺一剑插在腹上,前后贯穿了。那人一脸震惊地往下看,似是不敢相信居然有人能伤了他。他“啊啊啊啊”大叫着倒退三步,反手抱着一棵两手合抱般粗的大树,大吼一声,双手用力,竟将那棵大树连根拔起,“啊——”地一声向卫缺冲去,卫缺正和另三名黑衣人打成一团,避无可避,受了那一下,被扫出去好远,最后整个人狠狠地撞在一棵树上,方才停下来。

    卫缺连日内缺吃少喝,久战乏力,与他对敌之人又是天生一股神力,这一撞之下,半天起不来。

    一名黑衣人趁着他倒地不起,举起长刀,朝着他狠狠地砍过去,罗天都反手摸箭,却摸了个空,箭袋里的箭支早被她射光了。

    “小心——”眼见得卫缺就要被人一刀劈成两截,罗天都大叫一声,不顾一切地冲上去,跳到那人身上,两条腿盘在他的腰际,双后死死地勒住了他的脖子。

    “臭小子,你找死!”那人扔了长刀,双手握住她的两条胳膊,“噔噔噔”倒退几步,撞在一棵大树上。

    罗天都只觉得后背一阵剧痛,手一松。那人猛地一甩背,将她甩了出去,飞身上前,反手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手指收紧,罗天都脸涨得通红,顿觉呼吸困难,两条腿在空中不住乱蹬。

    卫缺左手一翻,手一扬,一柄小匕首脱手而出,扎在那人脖子上。

    只听“啊”地一声,罗天都只觉得脖子上的压力骤然加剧,那人双目圆睁,大手扼紧,竟是打的临死也要拖着罗天都一块儿死的目的。

    罗天都两手在空中乱舞,最后摸到他脖子上的匕首,用力一绞,然后用力一拔,顿时鲜血从伤口处喷了出来,脖子上的压力一轻。那人一声惨叫,猛地将罗天都用力一甩,罗天都被拦腰摔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她只觉得整个脑袋都是晕的,眼前无数星星在打转。

    这个时候,那大力士却已经拔出了腹部长剑,往地上一扔,转身一步步摇晃着朝卫缺走了过去。卫缺手中没有武器,又受了伤,避无可避,艰难地起身。

    “啪”地一声,那大力士一脚踹在卫缺脸上,将他踢倒在地,然后又一脚踢在他肚子上。

    罗天都看得眼睛都红了,手在地上乱抓,抓起一把长刀,朝那大力士拦腰砍过去,将那人腰部砍出一个大豁口。

    大力士慢慢转过身,死死地盯着罗天都。

    罗天都却挥起长刀,没命一般往他身上砍去,一刀又一刀,直砍得那人倒在地上,血肉模糊方才停手。

    卫缺捂着肚子从地上慢慢爬起来,靠着树干,对她说道:“够了,过来扶我一把。”

    罗天都将手里的长刀往地上一扔,跑到卫缺边上。卫缺伸出一只手,拉着她的胳膊,猛地用力,将她拉进自己怀里。

    罗天都浑身发抖,脸上全是泪水,将头埋在他肩上,忍不住放声大哭,怎么收都收不住,仿佛要将这几个月以来的担惊受怕惶惑不安统统哭出来似的,一边哭一边说:“……我终于找到了你了,他们都说你死了,连尸体都没了……”

    卫缺满脸满手都是血,他将手在身体两侧擦了擦,擦干净了才将手放在她后背,一下一下安抚地拍着,不发一语。

    等她哭了一会,声音渐渐平歇,才拉开她些许,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又摸了摸她的后背,将她上上下下摸了个遍,一边咳嗽着一边问她:“疼不疼?有没有受伤?有没有打到骨头。”

    罗天都摇了摇头,她觉得有点头晕,定是刚刚被人摔了两下,有点脑震荡,倒是卫缺,浑身是伤,又被那么粗的树杆打了一下,后来还被大力士狠狠踢了几脚,肯定伤得不轻。

    卫缺牵着她的手,咳嗽了一声,说:“我没事,要下雨了,这里不能久留,去把我的剑捡过来。”

    罗天都站直身体,擦了擦眼睛,四周望了一眼,找到卫缺的长剑,想跑过去,结果抬起脚没动,扭头一看,卫缺正牵着她。

    卫缺顿了一下,终于放了手,罗天都跑了过去,将卫缺的墨黑长剑捡了起来,递给他。

    卫缺接过长剑,驻在地上,一手又紧紧地牵着她的手,弯着腰往前走。

    记忆中卫缺从来都是站得挺直的,带着点蔑视众人的意味,扬着下巴看人,鲜少看到他弯着腰的样子。罗天都知他伤得不轻,架起他一条胳膊,扶着他的腰,说:“这样走得快些。”

    卫缺也没有拒绝,将一条胳膊搭在她肩上,拨开地上的树枝往前走。

    “对了,于鹤跟着我一块儿来的,我们为了找你在山脚下分开了,这会儿他应该到了猎屋里等我了。”罗天都这才想起和于鹤,离两人约好的时间早就过了。

    卫缺咳嗽了一下,道:“不要紧,我留了信号给他了。”

    罗天都又问他:“八皇子呢?他没有跟你在一起吗?”

    卫缺道:“我把他藏起来了。”

    罗天都这才放下心。

    卫缺带着她穿过几条小道,最后来到了一个狭窄的山洞前。因为卫缺受伤太重,罗天都坚决不肯再让他乱用一分力气,扶他坐下后,自己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搬开了洞口堵门的石头,正要往里进的时候,只听得脑后一阵风声,有什么东西打在她脑袋上,她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啪”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