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38章

作者:钱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听这孙源竟然有卫缺和八皇子的消息,都不用罗天都吩咐,于鹤和江君两人便“唰唰”地从树上飞了下来。

    “什么人?!”那官兵喝道。

    话音未落,但被于鹤和江君两人敲晕了。

    罗天都半蹲着,对孙源道:“你说真的,卫缺他没死?”

    孙源喉咙里一口血堵着,话说不出来,咳了两口气血出来,才断断续续地道:“是……没死……孙……孙将军早料到会……会有这一天,一……一直防着……”

    “那他在哪里?”罗天都提着他的衣领大声说。

    孙源本已是将死之人,说到这里,气息不继,声音低不可闻。他张了张嘴,费力地吞咽了一下,说:“……在……在那……”

    “在哪里?”罗天都将耳朵凑天他嘴边,追问。

    孙源却再没有反应。

    “混帐!说清楚,他在哪里?你倒是把话说完了再死啊!”罗天都愤怒地道,双手掐着他的脖子猛力摇晃,恨不得能将他再摇活过来。

    于鹤看得明白,将罗天都拉了起来,冷静地道:“他死了,你就是再用力摇,他也不会活过来。”

    江君走到那群官兵面前,伸手在领头那人身上东摸摸西摸摸,最后摸出几块腰牌出来,朝于鹤一扔,道:“看看这个。”

    于鹤只扫了一眼,便从一堆边防军的腰牌当中挑了一块看起来较为特别的,正面反面都看了一遍,冷笑道:“景仁宫侍卫腰牌。”

    景仁宫的侍卫不在上京保卫七皇子,跑到这边关之地是想做什么?罗天都已经懒得去想这其中的纠葛。她心里冷笑,天启帝老了,几个身份贵重最有望继承大统的皇子死的死废的废,其他的皇子们于是都在蠢蠢欲动,一个比一个不安份了,卫缺和八皇子的事,虽然顶缸的是奉知贤,指不定这七皇子在中间充当了什么角色。

    罗天都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下来了,指着那些被打晕过去的官兵,问道:“他们怎么办?”

    “杀了。”于鹤毫不犹豫地道。

    罗天都有些犹豫,混在那堆官兵的景仁宫侍卫倒也罢了,其他的士兵都不过是些普通人,指不定家里也是上有老下有小,一大家子人都在眼巴巴地盼着他们回去团圆。

    于鹤一看她的神色,就知道她在想什么,道:“七皇子既然敢在天翔府大牢里动手,杀了孙厚泽,又明目张胆地派了他的亲卫出来追捕这一大一小,这孙源临死之前又说出了卫大人和八殿下还活着的消息,现在孙源既死,你以为他们又能有命活着回去?”

    江君也道:“卫夫人,卫大人和八殿下的性命重要,若是放他们回去,卫大人的处境就更危险了。”

    想到卫缺,罗天都的心也硬了起来,偏过脸去,只当没看见。

    于鹤和江君两人说得对,这个时候,她不能心软,卫缺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苦苦挣扎,她不能因为一时的妇人之仁,给他增添危机了。

    江君脚尖用力,挑起孙源掉在地上的长刀,那长刀弹跳到空中,最后落到他手里。他走到那群官兵面前,一刀一个,像切西瓜一样,将那群官兵都杀了。

    “这些人的尸体怎么办?”罗天都又问,“挖个坑埋了?”

    “不用。”江君摇头说,“有更简单的法子。”

    他和于鹤两人将尸体搬到一起,然后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子,将瓶子里的药粉均匀地洒在最上头那具尸首上,尸体霎那间冒出一股白烟,发出“滋滋”的声响,不一会儿功夫,地上的尸体连同衣物都化成了一小滩黄色的液体,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

    罗天都看得毛骨悚然。她知道这些皇帝的打手,手里都有一种秘药,能化万物,很多禁卫出去替皇帝办那些见不得光的任务时,都会带上这个,真正是杀人越货掩埋痕迹的必备之物。她知道是一回事,然后亲眼看到一堆人的尸首就被那么小小的两瓶药粉化了个干干净净,又是另一回事。

    这是什么药粉,简直比王水的效果还好。

    于鹤已经和江君将地上那滩难闻的液体用土掩埋了起来,踩得实实的,直到一点味儿都没有了,又细心将周围布置了一番,将打斗的痕迹掩盖了,直到再也看不到一丝异常,才算忙完。

    江君地上挖了一把雪,将手上脸上的血迹擦干净了,然后掏出一块帕,把脸上手上的雪水擦干净了。

    罗天都和于江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让江君单独回京,亲自将卫缺和八皇子的消息告诉天启帝,他一个人上路,肯定要比带着罗天都这个累赘速度要快,现在卫缺和八皇子下落不明,处境危险,自然是越先找到他们越好。

    至于罗天都自己则仍然在这片仔细搜寻,看看能不能查到什么线索,于鹤留下来保护她。

    江君也知事关重大,商议好之后,就策马离开了。

    罗天都一直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风雪之中,才回转过身来。

    于鹤问她:“卫夫人,现在我们去哪里?”

    虽然这一路来,大多数时候都是罗天都听他们的,但是名义上他们是保护罗天都的侍卫,像这种决定还是要问过她才行。现在知道卫缺和八皇子没死,又没有其他的线索,通常就要先问一问罗天都的意思了。

    罗天都想了一想,说:“我想出关去东林山下看一看,那是卫缺他们最后出现的地方,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于鹤点了点头,说:“我们走吧。”

    两人各自挑了一匹马,然后策马离开了这里。

    有坐骑代步,自然比走路速度快很多,两人骑马走了两天,便到了扬峡关。

    扬峡关是大庆朝边关防击胡人的最后一道天然屏障,地势险要,重峦叠嶂,两山夹峙,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几百年来,历经风雨,仍然屹立不倒,端的是巍峨雄壮。

    若是换了别的时候,罗天都必然要留下来,好好观赏一番这座古代军事建筑,然而,此刻她的心思一点也没放在扬峡山上,她的全副心思都放在扬峡关外往西三百里的东林山。

    两人才到扬峡关,便被守关将士拦住了:“关隘重地,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于鹤亮了亮腰牌,傲慢地道:“我等奉褚大将军之命,有要事出关。”

    两军交战,大庆朝这边时常往边关派出探子,守关之人检查了一遍腰牌,确认无误,道:“可有出关文书?”

    罗天都一听,手心里汗都出来了。她们从天翔府出来,还是托的柳二的福,哪里有什么通关文书。她不着痕迹地将手伸向腰际,握住了那把削铁如泥的小匕首,心道如果这些人硬要阻拦,她也只能硬闯,总不能眼看着就要出关到东林山了,还被拦下来。

    于鹤却不慌不忙地探手入怀,取出一个小盒子,递给那守将,道:“此乃陛下亲自批复的通关文书,还不放行!”

    那守将接过来打开盒子一看,果是一份通关文碟,脸色一变,将通关文牒还给于鹤,挥手道:“放行!”

    便有兵丁拉着巨索,一齐“嘿呦嘿呦”喊着号子,打开阀门,只听到吱呀呀地一阵门闩推动时发出的巨大而又狰狞的声响,闸门便开启了。

    罗天都和于鹤两人轻踢马腹,策马穿过闸门,只听得又响起“嘿呦嘿呦”号子声和一阵沉闷的嘎哒嘎哒的沉重声响,闸门又在他们身后关闭了。

    两人出关不久,便有一队官兵赶到了扬峡关,领头的那人一身银甲,五官俊秀,带了点痞气,正是柳二。

    柳二拿出一卷画轴,对着边关守将道:“禇大人有令,若是画像上这两人要出关,务必将他们擒住,对方若是敢反抗,尔等可当场格杀!”

    守将接过画像,一脸肃容道:“是。”

    柳二点了点头,又问:“最近边关情形如何?北梁有何动静?”

    守将道:“这整个冬天北梁大军都安份得很,并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有往狼山派兵的迹象。”

    柳二心道,那是肯定的,北梁几万精英骑兵都被卫缺和八皇子坑在东林山,元气大伤,北戎又被越玄春打了个落花流水,一点好处都没有讨到,换了他是北梁皇帝,也不会轻举妄动了。

    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又问:“对了,这几日可有什么人出关?”

    守将道:“现在外头正和胡人打仗,谁还敢往关外跑。只除了今日有两人出关了。”

    柳二回过头,挑眉问:“什么人?”

    守将回忆了一下,道:“一个高大的青年,另一个身量小些,虽然作小少年打扮,但其实是个姑娘家。”

    “姑娘家?”柳二一怔,然后问他:“是不是个子小小的,眼睛不大,眉角这有块小疤?”

    守将连连点头,道:“正是。柳大人认得她。”

    柳二一张脸顿时气得扭曲。

    这个凶丫头,居然没有听他的劝,乖乖回京,反而跑到关外去了!

    哎!不对!她哪里来的通关文书?

    守将瞅了瞅他的眼色,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来了:“他们两人带着盖了玉玺大印的通关文书,末将不敢阻拦。”

    柳二回过神,道:“等等,你说他们俩带的通关文书,上面盖的是玉玺大印,不是盖的兵部的章?”

    “是,正因为这样,末将才不敢多作盘查。”

    柳二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只觉得事情麻烦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