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36章

作者:钱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柳二在军中自然不如以前在上京那般逍遥,将他们三安顿下来,还要去当值,再三交待了罗天都,便自去做事。

    如今城里兵荒马乱的,日夜有官兵来回巡逻,免不了有些兵痞子趁乱做些浑水摸鱼的事,明着欺压是没有,可是趁着职务之便,捞点油水收点孝敬钱是常事。客栈老板看到几个官老爷进来就暗暗叫苦,已经做了破财消灾的打算,却没料到他们这么快走了,看着罗天都几个眼睛里都带着感激之情,伺候起来格外殷勤。

    第二日,罗天都起了大早,去东门的时候,看到城门口已经有数列排成长龙的队伍,等着出城,柳二却不见踪影。

    这个坑货,就知道不靠谱!

    罗天都站在城门口,顶着寒风,等了足足快一个时辰,冻得鼻涕都流出来了,才看到柳二领着一队亲兵姗姗来迟。

    “来得还挺早的。”柳二一点也没为自己迟到而感到愧疚,反而像个痞子一样调侃道。

    罗天都心里顿时在心里将柳二骂了百八十遍,怒道:“你不是说卯时来的吗?我等了足足有一个时辰,现在都辰时了。”

    柳二居然还一脸惊讶地道:“卯时城门都没开,来了也出不了城,你没脑子吗?”

    罗天都被他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柳二头一回在口角上了占了上风,甚是得意,道:“行了,跟着爷走,爷带你们出城。”

    罗天都忍了又忍,到底大局为重,没有跟他吵闹。几人跟在柳二身后,大摇大摆地穿过那几条长龙般的队伍,到了队伍的最前边。

    后头的百姓却是从大早上就开始排队的,看见罗天都站到他们面前去,难免有些不满,有个脾气急躁的大汉更是冲了过来,对罗天都吼道:“你找死不成?”

    罗天都有些莫名其妙,道:“你干什么?”

    那大汉天不亮起就一直在门口排队,排了好半天了还没排到,积了一肚子火,见罗天都还敢回嘴,也不嫌天冷,将袖子一捋,冲她挥了挥拳头,道:“你眼瞎了?没见大家伙都在后头排着队,插什么队?识相的,赶紧滚到队伍后头去,不然大爷我揍得你满地找牙。”

    柳二扭头瞪了那大汉一眼,喝道:“乱嚷嚷什么?回去等着!”

    便有两个亲兵过来推搡着那大汉回到队伍末尾去了。

    “哟,柳大人,今儿来得这样早?”有个城门卫看到柳二,笑着道。

    柳二显然跟他混得很熟,抬手在那人肩上拍了两拍,同情地道:“在这风里头站了多久了?这身上都结冰了。”

    “哎,有什么法子,天天不都是这样过来的,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混口饭吃罢。”那城门卫状似抱怨地道。

    柳二点点头:“也是,好歹也是个营生,这年头都不容易啊。”

    “就是,咱们还只是辛苦点,比起那些如今在关外跟胡人拼命的兄弟们,这已经算很不错了。”

    “哎……这年头都不容易。”柳二说完又从怀里摸了几两碎银,扔给他,道,“兄弟们辛苦了。喏,这几两银子你们拿去打壶酒喝,成天在这风里头站着,小心受了风寒。”

    那城门卫收了银子,脸上笑得跟朵花似的,道:“还是柳大人体恤咱们,哎,兄弟们今儿有口福了,今天晚上柳大人请喝酒啊。”

    顿时城门口传来一阵欢呼声,显见得柳二在这群军爷里头人缘还不错。

    柳二转过身,对罗天都道:“行了,你快出城去吧,姑娘家的没事少在外头闲逛,像什么话!早点回去,省得你爹娘担心。”

    那几个城门卫平素就跟着柳二厮混,关系比较亲近,听到这里,全都哄笑起来,冲着柳二挤眉弄眼的。

    罗天都脸涨得通红,柳二却还在那得意地显摆,说:“唉,这是我妹,小姑娘家家的,瞒着家里人跑出来的,哎——”

    马上有人起哄道:“哎,柳大人,只怕不是什么妹妹,是你的相好罢!”

    柳二脸上得意,偏生嘴里还不肯承认,道:“屁话,爷的相好能长副模样。”他见罗天都还跟个木头似地杵在那里,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爷可没功夫陪你。”

    罗天都忍了又忍,见柳二越说越不像话,气得七窍生烟,柳眉倒竖,真恨不得将柳二揪过来抽他几十个大嘴巴子,抽完左边抽右边,看他以后还敢信口开河不。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远处又来了一队官兵,江君眼尖,看清领头那人的长相后,脸色一变,低声对罗天都道:“快走。”

    江君向来寡言少语,性格十分稳重,罗天都见他脸色都变了,情知有变,也顾不得和柳二斗嘴,牵着马,就要出城。

    不想那队人已经直奔过来,冲着罗天都他们喝道:“你们几个,站住!”

    江君和于鹤两人紧了紧头上的棉帽子,将大半张脸都藏在帽子底下。

    柳二一见来人,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然后很快便松开,恢复成平日那个嘻皮笑脸的无赖模样,踮着一只脚,对来人道:“原来是苏大人。”

    苏大人眼都没扫他一下,将目光直接落在罗天都脸上,对着画像看了两眼,皱起了眉:“你们是什么?因何事出城?”

    柳二轻咳一声:“这个……苏大人,咱们借一步说话。”

    苏大人越发狐疑了,但还是和柳二往边上走了两步,一副想看他搞什么花样的神情。

    “这个……她是我的一个相好,因为许久没有我的消息,过来看我的……”

    话未说完,便被苏大人冷冰冰地打断了:“柳大人,行军不得带家眷,你身为朝廷命官,却仍知法犯法,该当何罪?!”

    这姓苏的官职比他高,柳二心里冒火得要死,面上却还赔着笑装孙子,点头哈腰地道:“是、是、是,我刚刚已经狠狠地训斥了她一顿,正要打发她回去。”

    柳二生得风流倜傥,这两年又在军中磨砺,更添了几分男人气概,看上去倒是比以前更招人喜欢,尤其是这边关之地,民风彪悍,就连妇人们骨子里都带了些匪气,比起弱不经风的俊秀公子,她们更偏好阳刚威猛的硬汉,因此像柳二这般既有上京贵公子风度,又有边关男儿体魄的美男子,深得北地妇人的青睐,惹了无数桃花债。

    柳二不光在天翔府有好几个相好的,还时不时地还有外地的妇人追过来,早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苏大人倒是没有起疑,只是厌恶地皱了眉头,挥了挥手,示意城门卫放人。

    罗天都心里松了口气,牵着马慢慢地朝城门外走去,刚走了两步,那苏大人又道:“慢着!”

    罗天都停了下来,不知他又要出什么夭蛾子。

    苏大人却盯着他们几个牵的马道:“朝廷如今正在和胡人开战,将士们正缺少马匹,你们的马看着不错,朝廷征用了。”

    罗天都柳眉倒竖,她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强买强卖的事,欲要分辩,却被江君在后头戳了下后背,柳二也在旁边杀鸡抹脖子般地使眼色,便咽下了到嘴边的话,只得忍着气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将她的马儿牵走了。

    那可是卫缺给她挑的,性子温驯,最重要的是她好不容易才跟那马混熟了,这会儿转眼便成别人家的了。

    柳二对她使了个眼色,催着她道:“快走吧快走吧,真是烦死了,别再来了,说了爷不好你这一口。”

    罗天都真恨不得一把掐死他,最后还是江君半拖半推地将她推出了城门。

    江君一身不吭,直到上了官道,天翔府的城门消失在视野里,他才松了口气。

    罗天都问他:“出什么事了?你发现了什么?”

    江君一脸凝重:“麻烦大了。”

    “怎么?”罗天都心都提了起来。

    江君道:“那个苏大人我认识,是七皇子的人。”

    罗天都心里一跳,问他:“你确定?”

    于鹤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然后摇头,也道:“景仁宫的侍卫我都认得,没有他。”

    江君道:“他不是景仁宫的侍卫,五年前秋猎时,撞巧在猎场见过他一面,当时他正跟七皇子说话,我记得很清楚,”

    罗天都有点咋舌,五年前只见过一面的人,现在只凭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也太厉害了吧。

    于鹤看她满脸怀疑,给她解惑:“江君认人向来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无论是谁,只消见过一次,就绝不会忘了。”

    罗天都顿时吃惊地瞪大眼,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江君还有这个好本事,过目不忘啊,哪怕只是认脸,都很了不得了。

    于鹤沉吟片刻,道:“你既然说见过就必不会错,这此年一直没有在景仁宫见过他,那就必是七皇子养在外头庄子里的心腹了。”

    罗天都没见过这捞什子七皇子,只听人说性格十分软弱,生母出身又不显贵,平日里也十分低调,因此在宫里头远不如其他几个皇子来得打眼。不过一个平日里不显山不显水低调得几乎让人想不起他的存在的皇子,在这个一个紧要的关头,派他的心腹过来边境重城,怎么想都觉得有点蹊跷,她可不认为是七皇子突然爆发了兄弟之情,过来寻八皇子的。

    她吸了口冰冷的空气,站在路边,举目远眺。

    阴沉的天空下,狂风夹杂着冰冷的雨滴呼啸而来,远处连绵起伏的殷山就像一只盘踞在大地上的猛兽,对着天下苍生虎视耽耽。

    作为大庆东北屏障的扬峡关,便掩映在那座巍峨的深山下,出了扬峡关往西北一百余里,便是东林山。

    “走,我们去扬峡关。”罗天都指着殷山的方向毅然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