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34章

作者:钱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北方的春天一向来得迟,江南此刻早已是一片春日融融百花盛开的时节,北地仍是天寒地冻,地上的冰雪尚未融化,凛冽的寒风呼号着,卷起地上的尘土,扬上半空,迷得人眼睛都睁不开,天空灰茫茫的一片。

    出了通江府,前往天翔府的官道上,三骑骏马正向前方急驰,打头的是两个身着玄色劲装的精瘦青年,后头跟了个青衣葛布的年轻小后生。

    这年头马匹可是个稀罕物,一匹健马少说也要价值千金,朝廷打仗也只有五品以上的将官才有资格骑马,更不要说平民百姓了,必是非富即贵。

    这三匹骏马在官道上急驰而过,马儿矫健,马背上的骑士也生得标致,一路上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好奇。

    三人行至一处,走在最前头的于鹤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天色,转过头来对罗天都说:“天色不早了,我去前头打探一番,看看有没有歇脚的地方。”

    罗天都点了点头,道:“烦劳于都尉了。”

    北地和繁华富庶的江南大不相同,地广人稀杳无人烟的,一路上有时候要经过个百八十里路,才能看到村落城镇,更不用说这边已经靠近边关,民风彪悍,响马盗匪时常出没,因此宁可白天少停歇多赶路,夜路是万万走不得的。

    这两人是卫缺的亲信,一个姓于,叫于鹤,一个姓江,名江君,深得卫缺的信任。罗天都知道于鹤和江君两人时常四处追缉要犯,野外生存经验丰富,因此哪怕她心里焦急卫缺,恨不得能早一点寻到卫缺的消息,一路上也老实听从他们的安排,绝不自作主张。

    于鹤便踢了踢马腹,那马便如离弦了的箭似的,转眼间就不见踪影,只留下一路飞扬的尘土。

    罗天都看得十分惭愧。来的时候她因为嫌弃马车速度太慢,选择了骑马北上,一路上她虽然觉得有些辛苦,但是好歹没有被于鹤和江君两人甩下,还以为自己天赋异禀,才学了几个月的马术,居然就能跟得上两个骑术高手,现在才知道那不过是于鹤和江君两人迁就她的速度罢了。

    半个多时辰之后,于鹤去而复返,道:“前方二十里有个小镇,晚上可以到那里歇脚,明天便到天翔府了。”

    罗天都点头道:“辛苦于校尉了。”

    于鹤笑了笑,道:“末将职责所在,卫夫人客气了。”

    他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有点佩服罗天都的。平时看她也是娇滴滴的贵妇人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现在听到卫大人出了事,居然有那么大的勇气离开上京,跑到千里之外的边头,光这份勇气就足以让人敬佩了。

    这一路来的辛苦,他是看在眼里,罗天都居然一声不吭都忍下来了,丝毫没有抱怨,一时对她的印象大为改观,如果说以前是因为卫缺的吩咐,所以他把保护罗天都当成一项任务,那么这会儿倒是真从心底里拿她当成卫夫人来尊敬了。

    于鹤的马快,骑术也了得,来去半个多时辰的路途,添上罗天都便慢了许多,三人紧赶慢赶,又花半个多时辰,方才到了于鹤预先打探到的小镇。

    说是小镇,倒不如说是两三条街道拼凑起来的市集,镇上的住户也不多,大多都是当地的山民。

    罗天都挑了个从外头看上去还算干净的小店,推门而入。

    大约是天寒的缘故,店里并没有什么生意,偌大的偌大的大堂里,只有一个店小二撑着下巴一边烤火一边打着瞌睡。看见他们进来,店小二立刻精神了起来,过来招道道:“客倌,里边坐。”

    罗天都三人选了张靠近火旁的桌子坐了,于鹤一刻也不能消停,四处看了看,末了还跑到人家厨房里晃了一圈,熟练地道:“三大碗面条,另有什么饱腹的饼子也来两张,再收拾两间客房,我们要住店。”

    “好嘞——”店小二拖长了声音,通知厨房去了。

    他们一路行来,风餐露宿,大多数时候不过就是冷水就着干粮应付了事,尤其是出了通江之后,人烟稀少,难得吃上一口热食,好容易终于找了个店铺歇脚,罗天都有心想买点好吃的款待于鹤和江君,但是又顾虑到人生地不熟的,钱财不宜外露,只得忍耐了。

    不一会儿,热腾腾的面条上桌了。

    于鹤和江君两人也不客套,端起碗大口吃起来。

    这边荒郊野外的,鲜少看到生人经过,那店小二看他们有些面生,于江两人又生得仪表堂堂,不由多看了两眼,对罗天都倒是没多注意。这边民风彪悍,女人们性子也泼辣,和男人一般也能顶得半边天,骑驴赶车抛头露面的也不在多数,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神武卫在上京横行惯了的,于鹤当下便瞪了过去:“看什么?!”

    那店小二大大咧咧的,丝毫不计较于鹤语气无礼,笑道:“我看两位爷眼生得很,不是咱们天翔府这边的人吧?”

    罗天都看于鹤面色不悦,赶在他前头笑道:“正是,我们是过来寻亲的,有个姑奶奶嫁到这边,家中长辈挂念,特地打发我们过来看看。”

    店小二一听,咂了咂舌道:“这个时候来?可不大好。”

    罗天都道:“如何不大好了?”

    因为店中生意不好,店小二成日里一个人守着个破店,冷冷凄凄好生无趣,今日难得有客人过来,更是十分热心,忙前忙后不说,见罗天都十分平易近人,又肯虚心听他说话,心里舒畅,更恨不得拉着她说上个三天三夜才好,此时一见罗天都问起,顿时滔滔不绝地将自己打听到的情况像倒豆子一般说了开去。

    “哎,现在进城不像去年,可严了,只要进出的人,都得一个个接受盘查,差爷说让你进就让你进,不让你进你就进不了,前些天镇上的六德,去了城里,不知道为什么还被抓了起来,关了好些天最后才放出来,别看咱们镇上离城里近,现在都没人进城了,就怕一个不好,也像六德一样,投进牢里,白白受了一番折磨。”

    罗天都和于鹤江君三人你看了看我,我看了看你,彼此眼中都有怀疑之色,最后仍是由面相稍微和气的罗天都开口说:“天翔府靠近边关,进出城门想来本就比别的地方要麻烦些,现在又在打仗,怕是为了防止胡人奸细混进城来吧。”

    店小二见他们不知,便有些卖弄的意思,说得越发起劲了:“咳,要说麻烦,以前也打过仗,都没这个时候这么严,听后来六德回来说,那城里的官兵在查什么刺客呢!你们才来,是不知道,咱们天翔府出了个天大的祸事。”

    “什么祸事?”罗天都问。

    店小二这下确信他们真的是外乡来的了:“你们连这都不知道?前几天,城里来了个大官,来的第一天就把咱们北地的孙大将军给抓起来了,说他消极渎职什么的,要把他那个……”他说话的时候,将手放在脖子处,做了个砍头的动作。

    “有这事?”罗天都诧异地道。

    “我还能骗你不成?本来定在初八斩头的,结果当天晚上,有人摸到府衙大牢里,将孙大将军给杀啦,现在官兵到处在追查刺客呢!”

    “刺客?”罗天都这回可是真吃惊了,和于鹤江君几个面面相觑,孙厚泽这哪里是被刺杀,分明是被灭口了。

    “可不是,听说那刺客手段了得,不光杀了孙大将军,连牢头狱卒也一个都没有放过,杀得干干净净。唉,你说这都是个什么事儿呢?都说做官好,哪里知道那么大的官儿,说下狱就下狱,在牢里都被人赶着杀了。”

    店小二到底只是个伙计,不能偷懒太久,将于鹤要的饼也端上来,就去厨下帮忙了。

    等他一走,罗天都就压低了嗓音,道:“孙厚泽死了?承恩候一家都倒了,四皇子也死了,朝中还有谁想要他的命?”

    于鹤和江君两人显然也没有料到这个结果,大感意外。

    于鹤道:“那老贼害了八殿下和卫大人,早该死了。”

    江君素来心思缜密,皱眉思索一番,道:“照理说,孙厚泽的案子是陛下亲口判的,早晚是个死,实在没必要冒险进天翔大牢刺杀他,就为了让他提前两天死,除非他还知道了什么别的内情,有人不想让他说出来。”

    “他到底知道什么内情呢?”罗天都问。

    江君想了想,道:“明日去天翔府打探一番,看看情况再说。”

    于鹤江君两人肚皮大,吃了一碗面,将那两张饼子也沾了酱,吃了个干干净净才觉得饱。

    罗天都付了饭钱,将那店小二招了过来,道:“小二哥,烦劳你再烧两桶热水上来,多的钱就留着你吃酒吧。”

    店小二虽然有些奇怪三个人吃饭,竟然是个女娘掏钱,但是有赏钱得,便不去多想,高高兴兴地去厨下烧水了。

    罗天都和于鹤江君三人上了二楼,于鹤先进屋子四处查看一番,又弯着身子,朝桌子椅子板凳下面看了一遍,就连炕墙也没放过,敲了敲,从头摸到尾,实在没有遗漏了,才起身,道:“没甚机关,卫夫人今晚放心睡罢。”

    罗天都一路风尘,这会儿也累得慌,实在没甚精力管别的,洗了澡,便去睡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