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33章

作者:钱钱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阴冷的寒风呜呜地仿佛鬼嚎一般可怖,光秃秃的枝枝在狂风中痛苦地挣扎扭曲,远处树枝状的电光一闪一闪,仿佛要将这黑幕扯裂了一般,照亮了这座黑黝黝的山谷。

    轰隆隆的雷声过后,瓢泼大雨从漆黑的天幕落了下来,砸在地上,溅起朵朵水花,分不清是雨水还是血水,顺着道路,蜿蜒至远方。风中充斥着浓冽的血腥味,远在几里外也清晰可闻。

    东林山下,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体。个个面色狰狞,怒目眦牙,死不瞑目。这些征战四方,战无不胜的儿郎,冲锋陷阵的战场没有要了他们的命,却惨死在同胞的陷害之下,那种深刻的恨意,通过最后的形式表现出来。

    满地的尸体中,突然有道身影,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蹒跚着翻过一具又一具或熟悉或陌生的尸体,似在找寻着什么。山谷的另一头,影影绰绰,仿佛有不少人从远处赶了过来,杀机四伏。

    不一会儿,他们仿佛发现了山谷里还有人未曾死透,顿时嘶吼起来,黑暗里搭弓放箭,霎时数不清的箭支从山谷四面八方齐射了过来。

    一道电光划破长空,将正前方整个笼罩在了白昼般的明亮里,一员战将披头散发满身鲜血地站成堆的尸骨中,冰凉的雨水毫无遮蔽地浇在他身上,暗红的血水从他身下一直向四周漫延,经雨水冲刷,最后汇入附近的土沟里。

    他的身上插满了箭支,看上去就像一只长满了针刺的刺猬,他的大半张脸隐藏在战盔里头,只有一头死灰色的长发格外引人注目。

    “卫缺——”罗天都大叫一声,猝然醒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满脸惊惧。

    明明是隆冬,她却一身冷汗,将衣裳都湿透了。

    此时早已是夜深人静之时,屋里漆黑一片,她抬起衣袖,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心“怦怦”直跳。

    虽然每个人都说卫缺死了,可是罗天都心里却隐隐有些不相信,那么嚣张跋扈油盐不进强悍得宛如战神一般的卫缺怎么可能那么悲惨地死在东林山下?

    她觉得那一定是卫缺使的障眼法,他一定是想法子逃走了,躲进了哪座山里,这会儿正等着人去救他。

    方才梦中的情景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她眼前一般,让她再也忍不住了。死也罢,活也罢,她一定要亲自去看看才会死心的。

    她向来是个行动派,原本她知道卫缺的死讯后,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去东林山寻他,这会儿又做了这场恶梦,哪里还忍往住,跳下床,匆匆收拾了一翻,将平常的换洗衣物清了几件,打了一个包袱,又将装财物的百宝盒取了出来,将里头的现银拿了出来,又取了两张银票,将银两和银票分散藏在身上,然后将包袱往肩上一背,将百宝盒抱在怀里,不顾外头还是黑漆漆的一片,牵着卫缺给她买的那匹小母马,一溜儿小跑往罗府去了。

    “当——当!当!当!当!天干雾燥,小心火烛。”

    远处传来更夫打更的声音,已经五更天了。

    到罗府的时候,整个罗家黑漆漆的,连点儿灯火都没有,只有大门口挂的两盏灯笼,在寒风吹得吱嘎作响,火笼里昏黄的烛火不安份地跳跃着,照亮了门前巴掌大一块地方。

    罗天都翻身下马,扣起门上的铜环使劲敲了两敲,一边敲一边喊:“开门!我回来了。”

    许是睡得沉了,过了好久,才听见里头有动静,然后是子书打着呵欠的声音:“谁呀?三更半夜的不睡觉,扰人清梦。”

    “是我。”罗天都隔着大门叫道。

    子书一听愣了,连把门打开,道:“小娘子,你如何这个时候回来了?”

    罗天都将缰绳往他身上一扔,自己抱着百合盒就往后头去了。

    子书一头雾水,看着马背上的小包袱,自言自语道:“这是怎么了?”

    后院里,罗白宿听到声响,已经起床了,他虽然不用上早朝,却每日都要去衙门点卯,这个时辰也该起了。

    他一动作,方氏也跟着醒来了,问:“什么时辰了?”

    罗白宿正在穿朝服,闻言道:“还早,你且睡吧,早饭我自己去外面吃。”

    方氏最近因为卫缺的事十分忧心,整晚整晚的都睡不着,精神差了很多,就算如此,她还是强撑着挣起来,道:“我去给你热早饭去。”

    说罢穿妥了衣裳,点了灯,走出门外,看到院子里不知何时居然站了个人影时,不由吓了一跳,将灯举到跟前,问:“这是谁呀?”她们家不像别的官宦人家那么多规矩,动不动就要满院子丫鬟小媳妇来伺候,她和罗白宿的院子里从来不留人的。

    “娘,是我。”罗天都应了一声。

    方氏吃了一惊:“小都?是你吗?”

    罗白宿听到声音,也走了出来,问道:“谁来了?”

    “小都来了。”方氏回过头,有些茫然地道。

    罗白宿也举起灯,看到罗天都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对,道:“小都,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到底是闺女的事重要,方氏看到罗天都,也不亲自去热早饭了,让跟着进来的喜巧去热早饭,她拉着罗天都进了屋,发现罗天都身上冰冰凉凉的,冷得厉害,不免又唠叨起来:“你这孩子,究竟在外头呆了多长时间?衣裳都冻住了,快进来暖和暖和。”

    屋子里烧了炕,方氏也不讲究那么多,让罗天都坐到炕头最暖和的位置,用被子将她裹了个严严实实,又将一直热在炉子上的热茶倒了一杯,递到她手里:“快,喝点热茶暖暖胃。”

    罗白宿皱着眉道:“你这是怎么了?大半夜的从卫府过来的?”

    罗天都将百宝盒往方氏怀里一放,道:“娘,这个你替我收着。”

    方氏打开一看,里头是几张地契,还有些珍宝首饰一类的,看着都很名贵,晓得应该是宫里赏的。

    “你这是做什么?”方氏诧异地道。

    罗天都捧着茶杯喝了一口,缓过气来,平静地道:“我来是跟你们两说一声的,我打算去东林山寻卫缺,家里头就这些值钱的东西,我怕丢了,所以带过来让娘你给我收好了。”

    “啊?”方氏傻了眼,气道,“你疯了?去东林山做什么?那边现在正在打仗,你跑过去送死吗?”

    罗天都说:“我知道卫缺一定没死,卫缺武功那么好,又是从小在山林里长大的,肯定是找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躲起来了,我要去找他。”

    方氏一听,心都酸了。她的两个孩子怎么命都这么苦呢?她才说罗天都有眼光,挑了个好女婿,结果就出了这事,现在连这孩子都魔怔了。

    “小都,你听我说,我知道女婿死了,你心里很难过,可是你也不能丢下我和你爹不顾,巴巴地跑去寻死啊?”方氏声音都哽咽了。

    罗天都有些哭笑不得:“娘,我是去找卫缺,怎么就是去寻死了?”

    罗白宿也道:“朝廷的旨意都下来了,必不会有错的。小都,人死不能复生,你要想开一些。”

    罗天都却固执地道:“我知道他没死,就算他死了,我也要找到他的尸骨。”

    罗白宿心里冒火,可是一想到这些天罗天都经历了这世上最悲伤的事,纵是再大的火气也忍下去了,软言劝道:“兵部何大人已经启程扬峡关了,爹早在他离京时,就跟他打过招呼,若是有女婿的消息,他会通知咱们的。小都,外头天气这么冷,到处都在下雪,你不是最怕冷的么?听爹的话,就在家好生呆着,有什么消息,爹一定会告诉你的。”

    方氏也道:“小都,你听你爹一句,外头那么乱,你一个妇道人家,去了那边也派不上用场,若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这不是要了我的老命么?小都,娘求你了,看在娘和你大姐的份上,你就歇了这个心思,留在家里吧。啊?”

    罗天都咬了咬牙道:“爹,我不相信朝廷的人。”

    卫缺如今生死不明,就是朝堂上尔虞我诈争权夺利造成的,王子皇孙他们都敢明着算计了,还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四皇子是死了,可是宫中还有好几个王子皇孙,就算八皇子和卫缺真的没死,现在宫里头除了帝后两人,大约其他人都不会想让他们再回来了,保不齐这回天启帝派出去的人里头,有多少人得了诛杀二人的秘令,她是一点也不放心的。

    罗白宿也不是没朝这上面想,然而卫缺和八皇子的死讯是边报送过来的,边报是不会有假的,罗天都死死咬定卫缺还活着,只怕是这孩子和卫缺夫妻情深,一时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自欺欺人罢了。再者就算卫缺真没死,他也绝不会让罗天都在这个时候去边关的,那跟自杀无异。

    罗天都道:“爹,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一个人,在外头不安全,我不是一个人,有人陪着我去。还记得当初我去淳宁城接大姐的时候,跟着我过去的那两上小将么?卫缺将他们留在上京,我会让他们陪着我去边关的,他们俩武艺高强,一路上必能护得我周全。”

    “有人陪着也不行。”罗白宿仍是断然拒绝,“就算是千军万马保护你,我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让你去边关,太危险。”

    罗天都道:“爹,娘,不管你们愿不愿意,我都是一定要去找卫缺的,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们两老一声。”

    罗白宿怒道:“我说不许去就是不许去!”

    “爹,娘,这是怎么了?喜巧说小都回来了,她人呢?”罗名都听到喜巧说罗天都回来了,忙过来找人,正好听见罗白宿大声怒吼,不由吃了一惊。她这个老爹对着家里人的时候,向来和颜悦色,鲜少这么大声说话的。

    罗白宿却没时间跟她解释,道:“名都,你来得正好,陪你妹到她屋子里歇着,无论出什么事,都不许她出房门半步!”

    他是知道罗天都向来胆子大得很,现在不把她牢牢禁在家里,只怕一个不留神,她真的会离开罗家往边关去。

    罗名都素来对罗天都是千依百顺的,这个时候,倒是犹豫了一下,劝道:“小都,你听爹的话,边关现在太危险了,你等仗打完了再去吧,到时我陪着你一块去,一定把妹夫找回来。”说着说着,眼眶都红了,觉得她家小妹实在可怜,这才新婚呢!夫婿就死在外头了。

    罗天都道:“姐,我怕卫缺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罗名都也觉得难过,虽然她很同情罗天都,将心比心,若是当年她和齐锦情浓时,齐锦出了什么意外,她也会不顾一切地找齐锦吧,只是这会儿罗白宿的脸色实在难看,她悄悄拉了拉罗天都衣袖,道:“小都,你这么早来,肯定没睡好,先去屋子里歇着吧。”

    说完,不顾罗天都的挣扎,硬是将她拽了出去。

    以罗名都的力气,罗天都可以很轻易地挣开,可是她向来把这个大姐当女儿养的,不舍得对她动粗,二来罗名都这会儿也实在太瘦了,皮包骨似的,她不忍心。

    罗名都将她拽到屋子里,关上了门,道:“你歇会儿吧,我去给你做早饭,你想吃什么?”

    罗天都摇了摇头:“大姐,我什么都吃不下,一日不找到卫缺,我就一日不安心。”

    “若是……若是妹夫他真的——”后面的话罗名都没有说出来,但是意思却不言而喻。

    罗天都坚定地道:“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他被北梁的战马踏成了乱泥,总会留下线索的。只要他还活着,不管他是伤了残了,我都要把他带回家来,若是他死了,我也要把他的尸骨带回来,绝不会让他抛尸荒野。大姐,我心意已决,你们拦不住我的。”

    罗名都看了她一眼,一语不发出门去了,出去之后,方氏过来拿一把大铜锁把房门锁了。

    罗天都心里一阵无力,不一会儿,方氏又领了人过来,噼哩啪啦几声,把窗户也从外头钉死了,说:“小都,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你就在家里好生歇着吧,一会儿我再给你送早饭过来。”竟是一副要将她关起来的意思。

    罗天都好一阵无语,正要拎把椅子,将窗子砸了出去,听得外头一阵开锁的声音,然后罗名都进来了,递给她两张银票,道:“爹去衙署了,娘正带着子衿去夫子那里,趁着现在,你走吧。”

    “大姐……”罗天都一愣,似是没有料到。

    罗名都一笑,道:“如果换了是我,只怕我也会跟你一样,出去寻他,妹夫是个好人,小都,你一定要把他带回来。”

    罗天都点了点头,用力抱了抱她,然后头也不回去地走了。

    门外早立着两名银甲小将,看见她出来,道了一声:“卫夫人。”

    罗天都吹了声口哨,就见那匹小母马“蹭蹭”地跑了出来,冲着她咴了一声。

    罗天都翻身上马,看了一眼送她出门的罗名都,以及躲在门后自以为藏得很隐秘无人看见的方氏,然后狠下心肠,转过身扬长而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