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1章 番外-海登篇

作者:DarkBlueSS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接下来的数天她也没有再看到海登。

    刚处理完手上的文件,随手把一颗小小的发光石放进厚披肩上的口袋中,她抱起蛋起身想到厨房看看有什么小吃,虽然可以叫佣人送来,可是她更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与守在门口的守卫说要去的目的地后,婉拒他们的跟随,一人一蛋就这样漫步在夜鸟鸣叫的晚上。经过户外长廊时抬头看到闪烁着亮光的星群,忽然就想起海登。

    那天之后,他也放弃了吧。

    这样也好,简单的朋友关系,没有过多的感情牵绊。

    小心摸着怀中篮子内的蛋,凉凉的触感让她轻笑了一下。

    「待柏纳他们回来我替你惩罚一下不负责任的父亲好不好?」母亲就算了,会想到把蛋丢给她,她想这应该也是柏纳的主意。

    在接近厨房的位置,意外的迎面而来的是黑豹埃里克。

    「不愧是人类,你是怎样做到的?」

    还未开口,埃里克便站在她面前问道。

    做到什么?

    抬头看着更贴近她的埃里克,脸上有数道长而浅的伤痕,看上去已经有一段日子。

    「你的脸怎么了?不是跟你说小心点吗?」

    「这些不重要,不过是小伤,有些还是跟海登打架留下。」

    「你跟他打吗?」她可以想像眼前的黑豹到底把海登逼到什么地步才让一向懒得动手的他动真格。

    「对,他也很强」

    这个我早就知,当时你不是还带龙去破坏人家的船吗?

    在心底暗暗吐糟的爱玛拢了拢身上淡红色的披肩,示意埃里克边跟上自己边说。

    「不过你更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下她更不明白。

    「你在说什么?我更强?呼,你只要用力碰我就会骨折,我很弱好不好。」

    摇头不能理解他的说话,暗想猫科在外玩了一圈连说话也不清楚吗?

    「能让那家伙保持灰白的颜色,心灰意冷没有斗志,你很强。」

    「…你是指海登吗?」

    埃里克没有回答,他只是用那双猫科独有的,瞳孔放大看着她。

    从头到尾也没有看她怀中的蛋一眼。

    「我以为他应该放弃了。」

    看着前方黑色的景物,她轻说。

    「去看他,然后我再与他打一场。」

    “噗”的笑了出来,她露出明白了什么的表情看着身边的埃里克,果然像他会说的话。

    「也对,这天我可能说得不太清楚,你知道他在那里吧。」

    「最近这段时间他都在皇宫内的那个大湖中。」

    哦哦,是那里吗?

    在她刚继位时海登也曾带她参观,那是个被开花的树所掩盖,如镜面般漂亮的大型湖泊,在那次之后她就很少去,没办法皇宫太大了。

    一手护住怀中的篮子,她停下朝黑豹伸出手。

    「怎么了?」

    「带我去呀,你不会以为以我的脚程能去到吧?」

    她理所当然说着。

    「有你这个朋友关心他,海登知道一定很高兴。」

    风在她耳边呼啸,景物快速退后,窝在黑豹怀中的爱玛感慨说道。

    亦因此没有看到在听到她的说话后,黑豹别扭抿嘴的可爱样子

    在把她带中布满树的湖畔外围后,埃里克便自觉放下她。

    上次来的时候树木已开满粉色的花,现在明显季节不对,只有浓密的绿叶,虽然今夜是满月,月光却只能稀疏映照在森中,在黑暗中也看不清树是什么颜色就是。

    抽出那颗小小的石头足够她看清前路后,走了一会她看到前方出现了蓝白的流动发光色,再小心往前走近,巨大又漂亮的湖面出现在眼前,连带在湖中央的人也看得清楚。

    啊,是不能回避的人。

    必须要解释清楚。

    这样想,她走迎湖边,脚下的碎石与枯枝暴露了她的存在。

    半身浸在湖中央的卷发男人一直看着少女小心放下蛋,坐在湖边朝他笑了笑。

    两人彼此也没有说话,湖水的流动声隐约传来。

    最后,还是湖中央的海登忍不住先开口。

    「你不是要我忘了你吗?为什么还来这里。」

    但少女还是不说话,她只要托脸看着海登,远远看去像是发呆一样。

    冰冷湖水底下的触须开始不安移动,但又像是害怕什么一样只敢无声动移动触须尖端不敢有大动作。

    沉默一直漫延在这个湖泊森林中,直到从刚开始僵直背部等待的男人忍受不住这种气氛,开始移动往另一边的湖边上岸,水底下的触须露出水面时稍微发出一点从下而上拍打水面的水声。

    那湖边离爱玛的方向很远,他打算上地面后直接离开。

    「我一直在想应该怎样跟你说。不过…」

    身后传来爱玛的声音,她缓慢说话,只要普通一句便让海登停下动作。

    「你知道我之前曾在外旅行了一段时间吗?」

    「嗯。」

    他沉声应道转过身,看着远方的少女,还是慢慢往她的方向游去。

    「你知道我最喜欢毛了吧。」

    「所以,你想告诉我你的后宫们的种族全是有毛的吗。」

    他口气僵硬的抢在爱玛说话的当下说出来。

    「…我说谎了。」

    没有被他的态度影响,她看着被月亮照射得闪闪发光的湖面,开始脱下脚上的长靴,把疲累的双脚放入冷凉的湖水中,瞬间她打了个极微的颤抖。

    「并没有什么后宫们,我没有。」

    黑夜中纵然有月光,以人类的视力她也看不清远处海登的表情,所以她干干脆注视着脚下,被她弄碎了的水面月亮。

    「那你的蛋…」

    「那是柏纳的,哦,那是他暂托在这里,与我并无任何关系。」

    「那…!」

    原本还很别扭的心情,却在听到蛋不是爱玛生时完全放松下来,他高兴的更加快游近爱玛。

    「…虽然说了也没人相信,不过有这蛋的话他们也会彻底死心吧。」

    看着水面的月亮因对方的动作分散得更多,她开口说出让蜥蜴送信给予众兽人的事。

    「所以我不相信你们了,我来是跟你说清楚的,那天是我的错才让你伤心。」

    脚背上传来被某些东西轻触纠缠的感觉,她微皱眉看着从水底下顺着她的双脚慢慢露出水面的滑溜触须。

    嘶哑的声音贴近她的耳朵,潮湿水气的身体就在她面前。

    「就是这样?我就说你总是想太多了。」

    ?

    「哈哈,原来是这样,我也真是居然会这样想不通。那不就可以了吗?」

    …怎样了?

    「在船长之前,我也曾是个海盗。」

    …是吗?

    「刚开始以为你有多毛的伴侣,想着因种族不同的关系,没有毛的我是没有机会,可是原来是因为这样,那些只长毛的家伙是笨蛋吗?」

    被他的说话打乱步调,爱玛抬头看到近在咫尺的俊美脸庞。

    「哈…?」

    她呆呆发出单音想让海登说下去。

    「既然没有别人,谁管你的意愿,抢了回来就是我的。丈夫位置由我来补上,你相不相信也没关系,只要知道之后的日子我会好好待在你身边就够。」

    「在海上生活,总有时候当上海盗抢劫别人的物资,想要的就要抢到手,我怎么会忘记了这种浅易道理,既然你给了我机会看到壳中的珍珠,怎可能会放手。唔…我果然还是太正直的关系吗。」

    肯定、绝对不是因为正直。

    她刚想吐糟,又想起自己的情况开口。

    「可是我真的不…」

    触须顺着她的小脚贴近她的大腿,吓得她立即噤声。

    「不相信我吗?」

    冰凉的双手捧起她的脸颊,他也就只是贴近少女,连身上的触须也乖巧不动。

    「没关系,信任是时间堆砌出来,我有自信接下来的数十年会让你知道这点。」

    「你这自信是从那里来…不对!!真是太任性!我才不会让你成功!」

    「给我那个位置!」

    「不要!」

    手臂上有奇怪的触感,分神一看他的触须已经揽抱着她的腰与肩膀,现在看来他倒是像在湖边正要伤害路人的水怪。

    「脆弱的人类,现在只有你在,要我用武力压制你吗?」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

    不知为何演变成这么幼稚的吵架场面,被激怒了的爱玛听到他这样说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他敢什么?那天连吻手礼也让他满脸通红!

    伸出手拨开想要贴上来的触须,在海登恼火的眼神中紧抓着他的手臂一拉,一个吻便印上他的脸颊,瞬间贴附在她身上的所有触须像是受惊了一像全弹开她的身边僵硬不动,看上去倒像是炸毛了一样。

    冷不防被吻,海登的脸色白了又红,他捂住了脸想装作什么也没有可是嘴巴不听指挥,身上的触须更直接的表达了他受到的惊吓。

    「哈!纯情的小海登!」

    满意看到他呆滞的反应,爱玛伸手轻弹着前方停住不动的触须尖尖,每弹一次尖端那触须便颤抖着卷缩避开她,这让爱玛很有成功感。

    愉快的玩了好一会儿,直到身边附近的触须全都卷缩着避开她才满意的停手看着对方呆立着的海登。

    完全不是她对手!

    她抱胸点头。

    冷静下来的海登忽然红着脸摸着被吻了的脸颊高兴傻笑。

    「…你笑那么高兴干什么?很恶心,不要再笑了。」

    「哼哼,被你吻了便要负责任,说吧,日期定在什么时候。」

    「我才没有!不过只是吻脸颊!」

    「吻脸颊不是吻吗?你要抛弃我吗?负心!」

    「别跟丹尼一样说这种古怪的字!」

    「我现在就去散播消息说女王殿下在调戏完她的臣民后不负责任!」

    「我没有!」

    「你敢说你没有吗?!」

    「唔…!」

    「好了快决定吧!」

    「你要知道有很多东西要准备,比如让那些“宾客”有心理准备。」

    「摸了又吻了就要对海登负责任!」

    「我会乖乖在你身后的哦!」

    「爱玛保护我!」

    如此在海登的无止境的逼迫中,爱玛的怒气彻底爆发。

    「你这个纯情笨蛋真的很烦!!」

    她不耐的低哮,推开眼前的海登想要离开,却因为刚才僵硬了的触须又再度贴上而动弹不得,愤怒了的女王大人居然伸手向前一把推倒眼前的海登。

    海登看着猛然跨坐在他身上的爱玛,俊美的脸已经震惊得一脸通红,数条触须就这样呆着不敢有任何动作摊在地上,一个比少女还高大强壮的男兽人就这样顺从倒在地上双手掩面发出蒙糊的声音。

    …好一个娇羞男子。

    并没有在意他的少女反应,爱玛一把揪住他的长发低身叫道。

    「别再烦我,我说了不会就不会!」

    「明明连个吻都做不好还要做我丈夫!」

    听到这,从指缝中偷看的海登小声轻说。

    「那爱玛教我?」

    语气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你这个…章鱼笨蛋!她又怎会有这方面经验!!

    因为他的说话而更加羞怒的少女胸口急剧起伏,说不出这种反驳话的爱玛狠狠瞪着改为只掩着通红脸颊的男人。

    「我会很乖的喔,绝对会是个好学生。呢,爱玛?」

    「触须的话热天抱着可是很舒服,饥饿的话也可以代替做为食物…虽然会很痛,可是我可以忍耐的…」

    「就试一试?我想爱玛教我很多东西。」

    看着这样柔弱示好的海登,她虽然仍然带着怒气,可是却又不忍心朝眼前羞赧如少女的海登说出否定的字眼。

    「真的就这样想做我的皇夫?」

    不动声色感受着爱玛全身重量的海登羞答答的疯狂上下点头。

    「…先从恋人开始,不喜欢的话现在就快走!」

    「亲爱的,我今晚要睡在那里?」

    极速接受恋人身份的海登甚至连摊在地上的触须也如海草般欢快舞动,一条接一条黏在爱玛的身上。他睁着闪亮的双眼兴奋问道。

    总觉得事情走向有点不对的女王大人张了张口,她不是为了要打消海登的想法才来的吗?

    忽然又有点不高兴的爱玛扯下对方捂脸的手。

    才不准你这样高兴!抱着这样的心态,她吻上他薄薄的嘴唇。

    柔软的触感刚碰上便很快分开,居高临下看着一脸呆滞脸颊红到一个新程度更激动得浑身颤抖哭出眼泪的海登才觉得内心舒适无比。

    哼!

    就只是个吻而已!

    新手!

    这样看着,接下来的日子似乎也可以期待一下。

    纯情的孩子真好玩。

    之后的之后。

    公布了与海登成为恋人的关系后大家也很有风度的给予祝福。

    虽然大家也不明白为什么是海登/船长得到了爱玛的承认,明明看爱玛的喜好应该是那些有柔滑长毛的温血物种才对。

    偷偷掐着章鱼触须的尖尖,看着在别的兽人面对强装镇定却被变红耳尖出买的船长大人,这种可爱的地方她才不会跟大家分享。

    又然后,据说柏纳来取回蛋时刚好赶上蛋的孵化,出来的是跟柏纳一样的小小又可爱的全兽人,忽略小蜥蜴对着他父亲尿尿的景象,捧着小兽人的爱玛充满母性与那孩子在一旁玩着,而柏纳则受到本就不熟悉的海登热烈欢迎留下吃晚饭,迷糊带着孩子回去后还是一脸想不通为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打算接着更《魔物与心脏》这篇,请大家多多支持喔!

    (≧W≦)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