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3章 第 103 章

作者:DarkBlueSS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一“实验用的孩子?你想从本王的孩子中挑选?”

    他是在一个热得让人头痛的下午偷听到那个臣子与父王的对话。

    那时他们兄弟在玩游戏,抓到的要与最凶猛的罪犯决斗一场,他为了不想决斗所以偷偷潜入父王的书室中躲避。

    一一“那些兽人还不足够吗?“样本”不足是什么意思?”

    对他们说话没有兴趣,那些政事的话题真无聊,他已决定长大后要做旅行商人,去不同地方游历。

    不过这个名叫人类的种族真奇怪,他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族的存在,听说那个臣子还是唯一的族人,真可怜,自己的种族快要绝种。

    一一“想要选那个孩子,我可以问问为什么选择他吗?…虽然王位不会是他,的确雷蒙是个很聪明的小王子。”

    父皇的称赞让他打从心底高兴,即使他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一一“你问不会难过吗?如果能为先生你的研究出一分力,他死了也会高兴。”

    …什么?刚刚父王不是还称赞自己的吗?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什么叫为了先生而死?

    他迷惑的把上半身在巨大的书柜间探出,父王正背对他,而那个人类则面对他的方向。

    当时他不知道,现在回想起来先生也是故意的吧,可惜过了这么久,他已经什么也做不到了。

    一一“雷蒙虽然是个聪明的孩子,不过,不是只有他不可,他的价值也仅有这样。…血缘关系?哈哈,想不到先生你居然会问这种事,没所谓啦,能展现出他的价值就可以,生存与否对我没有任何影响。你需要的时候随时开口,我会让那孩子尽快送给你做实验。”

    父王真的要把他送给人类吗?

    刹那间他觉得天气一点也不热,甚至有点发冷,不,又或者天气热得让他眼前的的一切也觉得晕眩。

    一一“真是不愧是冷血动物。不过这种干脆正合我意。”

    过去的亲情仿佛像是纸片般撕破,他知道国王的位置不会是自己,他也没想过要,只是…只是因为不是继承人父王就要这样对他吗?金色短发的小孩悄悄把蛇尾巴卷缩着保护自己,安静在书柜间隙间待着,谁也不知道他在这里,太阳已渐渐落下,四周的环境已开始昏暗,他的兄弟找不到他已经走了吧。走吧走吧,不要被父王发现。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在之后的过程中他们那些大人说了什么,最后,一道拉长了的阴影投射在他的眼前,木然抬头,那个人类平静看着他。

    “听到了吧,谁也不可相信,你已经被抛弃了,如果你希望,我也能告诉你父王不需要你来辅助我,你依旧可以无忧生活下去。”

    当时那个人类的说话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很清楚,他永远都是这样,给你选择。

    我被抛弃了吗?

    无忧活下去?

    那时他甚至开始痛恨让他知道一切的莫里斯,那个人类,如果没有他,他仍然是什么也不知道的孩子,可以真心有自己喜欢的未来、喜欢的兽人,现在让他知道了真实的大人世界,怎么能回到未知的那时?

    他开始怀疑。

    回忆过去,怀疑任何微小的事件、任何相遇到的兽人,他们都是坏人吗?

    仿佛间,他好像听到那个人类说了句“真是个好孩子。”

    好孩子?是什么意思。

    他没有反抗。

    在那之后他成为了那个人类的实验品与助手,知道了很多贵族与人类私下的交易,也知道了自己最弱小的弟弟已经在人类身边很久了,久得…甚至已有点不再像兽人,他的思维渐渐更像人类这种族会想的东西,当然最后他也舍弃了自身的种族特征,用自己做实验,把那双纯白的翅膀哀求人类转移到他身上。

    问为什么要这样做,那蠢弟弟也只是说翅膀很漂亮,想给了兄长这样的话。

    既然漂亮为什么又要舍弃?

    他们两人都是疯子,不,当时没有反抗的自己也是他们的同伴。

    每次每次,莫里斯都有询问他的意愿,每次他也消极的沉默来作回应。

    在转移成功后,越来越多兽人从外面找来,然后有活下来,有死去的,也有为军队所用的。

    贵族们妄想而私下开发的改造实验,情况比莫里斯的更严重,没有人类的知识又怎可能成功,不过是更浪费兽人的性命而已。

    在这段成长期他看到了很多,也因人类而知道更多。

    某一天他也会找到另一个人类吗?

    在父王与莫里斯死后,他站在高处的堡垒中眺望远处思考着。

    *****

    「我们一定会很开心,所以留在这里吧。」

    金发的男人看到诺尔绝望的脸与四周混乱的环境就高兴笑了。

    「你…扭曲了。」

    快速从国王的种族镇定下来,没有看向地上苦苦哀求的诺尔,她环顾已经不敌雷蒙那黑色军队,逐渐减少的两方兽人,丹尼奋勇努力吞噬其他进犯的兽人,再看向仍有余力抵抗的老爷他们,抿嘴低声说。

    「是人类开启了我的另一面,而这国家的一切只是催化剂。」

    「成为国王不好吗?这样你想要怎样摧毁这个国家也可以。」

    四周的兵器声掩盖了她的声音,她不解的平静反问。

    「我对王位没有兴趣,要伤害这些兽人只要一个像这样的宴会就可以,当然前提是有一个像你这样的人类提供血给我才能提炼成品并驱使他们。」

    「所以现在你满意了吗?」

    「感觉比想像更好。」

    「既然得到了一直想要的东西,放过自己不好吗?」放眼看去情况已是一面倒的由改造兽人取胜,她眼角看到海登从触须中拿出她给的数瓶粉末,打开瓶口抛到战场中央的地上,任由粉末流出,而他则站在大门口通风的位置,毕竟那也是对他经改造的身体有影响。

    粉未在宴会场中缓慢飘起,那些经改造的兽人动作开始缓慢下来。

    飞扬的淡蓝色粉末同样对雷蒙他们有影响,在他意识到的瞬间,他淡淡看了眼身边略为苦恼的爱玛。

    「没用的。」

    蛇的尾巴比刚开始松开了一点力气,地上的诺尔用着同样发软的四肢,努力想要往爱玛身边爬去。

    「他们没有我的命令是不会停止。」

    的确,那些粉末只是极有限的限制了黑衣兽人他们的行动力,感觉就是给了在场兽人争取一至二秒的时间而已。

    也不知雷蒙制作了什么,还是她当时应该把份量全加大一倍?

    看着前方所有贵族已快要被完全消除,这样下去他的下一个目标便是老爷他们了。爱玛轻叹了口气,弯身捡起地上随处可见的破裂玻璃碎片,拿捏不好力度的结果便是手指立即出现浅浅的血痕。

    「你想干什么?」

    「爱…不要…」

    无视耳边不知是谁的声音,她无表达朝自己的手臂用力划下去,一瞬间大量的鲜血涌出流落地上。

    在偷溜到雷蒙的秘密房间,意外弄伤自己的手后,看到那群站立兽人对此有反应她心中便有一直想起这件事。

    「这样就可以了吧?」

    抛下手中沾染了血的透明玻璃,她调整角度伸出手让血更流出更多。

    果然,人类的血让那群黑衣兽人停下手,全都整齐往她方向看去。

    耳边传来雷蒙惊怒的声音,好像还混杂诺尔的痛苦叫声,可是她没有听清楚,目光转向杜文方向的位置,开口让他们把雷蒙先抓起来。

    狞猫狄恩与杜文接收到指示后跳跃着快速来到雷蒙的身边,近距离的大量人血让雷蒙产生晕厥的状态,反应缓慢来不及防卫,被狼人他们用力的压倒在地上,攻击力强大的尾巴则被捆绑住。

    「你大意了,雷蒙。要知道他们毕竟是由人类的血作原材料改造而成,比起你调制的药水,我的血不是更有效的听令方式吗?不然你以为为什么莫里斯如此主动教你控制他们的方式,当然我不否认他可能是真心想教你。」

    想起那本用她原来世界的文字记录的记录本,反正最后莫里斯也对他们有了师生情谊了,对吧?朝被压制在地上的金发男人微微一笑,她轻蔑的想着。

    这刻,雷蒙仿佛从爱玛身上感受到熟悉的感觉,她露出的一点个性让他窥见莫里斯的影子。

    「现在这里由我掌控。」

    感觉裙襬被轻扯,她没有避开辛苦爬过来的诺尔的触碰,可是也仅只如此,从头到尾她也没有看诺尔一眼。

    当然也不知道他美丽的脸弄得无比脏乱,可怜又害怕的忍住头晕的感觉,只敢伸手轻碰她裙襬的样子。

    抬头看向那群停手站立的黑衣兽人,她想了会平静说。

    「全都给我待在外面,没有我命令不准进来。」

    垂下眼看着宴会厅地上无数兽人、与极少改造兽人的尸体。

    「既然你的目标贵族们也已经得到你最想要的结果,那么门外的兽人你也用不着吧。还是你还想让他们无目的杀死皇宫外的所有兽人?」

    「这也没什么不好。」

    被压倒在地的雷蒙冷静说着,一双眼却紧盯着爱玛的双眼。

    「对了,你来成为这国的国王。那群改造兽人现在由你驱动,这国家再也没有能战胜他们的存在,所以就结果来说你需要继承这国家。」

    「你在打什么主意?」她皱眉并充满戒心。

    「只是说着游戏规则而已,留在这国家。」

    原来这才是他的目的。

    「他说得没错,由最强继承是兽人国的传统。」白狐狸老爷走近她的身边,爱玛看到埃里克单膝跪在原地,显然人血也对他影响不少。

    「老爷?我比你们还弱,什么也不懂,让诺尔…」

    低头看到原来他一直暗自哭泣的抓紧自己裙子,她的心柔了下来,刚才不是故意不管他的,只是当时她还要警惕清楚四周而已。

    「你不要哭了。」她依旧站直身体从上方安慰道,手上的血依旧流出,她怕蹲下身会眼前一黑昏过去,现在已有点头晕的迹象。

    「对不起对不起,不要抛下我!我会很听话求求你!」

    在听到爱玛的安慰后,他反而更激动的哭泣着哀求不要留下自己。

    「你如果不哭的话我会很开心。」

    之后诺尔只敢偷偷流泪连声音也不敢发出一点。

    唉。

    「对不起!我只是暂时停不下来!请不要对我失望!!」

    她从开始就知道诺敢是个敏感又没安全感的孩子,叹气忍住晕倒的感觉,她半跪下抱住白发的半兽人,也不管手上的血沾满对方白色的衣服。

    「不会放弃你的,好了不要哭。」

    迎来的是诺尔更大的哭声,仿佛要把过去的也一并发出来一样。

    没有再说话,她只是一下一下的轻拍他的背部。

    「爱玛,你从来没有抱过我。」

    不远处看到被抱住安心得哭出来的弟弟,他仿佛又看到了人类还没进皇宫前他跟这个笨蛋弟弟玩耍的情形。

    这个弟弟又弱又胆小,总是怯怯跟在他们身后,也说不上是不是真正的高兴,可是他一直记得那时诺尔总是用一双不同色的眼睛仰慕的的看着他这个兄长,久而久之他也会在一群兄弟中留意他并让他加入游戏中。

    现在想来,

    到底是从什么开始改变了呢。

    「你还想要抱?」她忍不住回头骂了他。

    「你以前也不会这样的。」

    金发男人低低说着,让爱玛想起莫里斯所写的事。

    忍住晕厥的感觉,她看了地上的雷蒙一会,刚开口想让丹忍用尾巴卷起自己时,一双雪白的爪子从后轻扶起她。

    「老爷?不要碰我,血会弄脏你漂亮的白毛的。」

    「脏了洗干净就好,现在你想到他身边去吧。」

    没有再挣扎,她被罗德扶到雷蒙的跟前,在雷蒙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弯身半抱起他。

    「为什么?我以为你会很恨我。」

    「曾经。」她把脸理在雷蒙的颈项。「我曾经喜欢过你。我曾经恨过你,可是还是谢谢你。」

    雷蒙没有问她“现在呢?”,即使不问也知道答案。

    没有爱恨他只是个普通人,在她心中一点也不重要。

    闭上眼更理入眼前温暖的拥抱中,他很久没如此安心了。

    「要把我处刑了吗,毕竟新一任的国王不可能让不安定的因素存在。」

    背部被她来回安慰轻拍,放松得像是快要睡着。

    「你是认真的吗?我才不可能成为国王,那太麻烦了。」

    「你告诉从门外那批实力比任何兽人都强的改造兽人还能听谁的命令。」

    「我可以命令他们听谁的命令。」

    「可以,你就跟在那谁的身边,逐个命令都指示他们听令吧。」

    「…为什么?用你的药剂不就可以了?」思考好像有点转不过来。

    「不可能了,有了这么浓的人血,我不认为你走了后他们会再听命令。」

    「雷蒙你太狡猾了。」她想是需要包扎一下手臂了,再这样下去她可能会失血致死的。

    「你不会被处死,如果是短暂的话、国王我也可以…让我想想办法。」

    「还是要离开吗?」

    回应他的是爱玛带着虚弱的笑容。

    「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她极小声附在他耳边低说。

    「爱玛?!」

    感觉到手上的力量忽然重下来,罗德在反应过来时她已昏倒在雷蒙的身上。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下一章结局,大家心情如何呢~

    关于爱玛之后的番外将会于另一篇文交待。

    忘了说那文的名字是《魔法阵的粉色配方》(≧3≦)

    留言留言,D要更多的留言啦(≧v≦)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