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2章 第 102 章

作者:DarkBlueSS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现在的黑夜或许潜伏着无数兽人。

    爱玛站在寝室中,任由其他的女佣在帮她穿衣打扮,而她在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时,与穿着女佣衣服的美丽蜥蜴小姐对上了眼。

    现在的她“不可能”认识楠小姐,所以她很快就移开目光,早在数天前埃里克与尼克就已经分别到来告诉她外面最新的情况,先是眼前与蜥蜴小姐有关、一群陌生的兽人在这段时候在佣兵总部出入、与及柏纳之前带来的消息,然后海登告诉她雷蒙针对贵族、让他在宫廷中附近设置的陷阱。最后,是尼克告诉她,雷蒙与那些贵族的过去。

    而她也知道那群贵族当年做的事,那些为了自己私欲怂恿早已因连场胜战而越加依赖人类的先王,扩大当时仍处战争的动荡期间的实验兽人数目,甚至是先王的子嗣也从中挑选一人来给予实验。

    从中挑选一人呀…她想到了以雷蒙这种骄傲的人,在众多的孩子中被挑选、却也被放弃的孩子…

    可以说那些贵族也是跟莫里斯一伙,虽然之后集体背叛了他,所以如果雷蒙真是以他们为目的而动手,她也不会阻挠什么。

    相反,诺尔没有任何行动,连珀亚也一如以往的工作,他是不知道雷蒙他们私下的东西吗?还是他仍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爱玛小姐请到宴会厅吧,陛下已在等待。」门外是珀亚的声音,她看了眼把她穿戴好后自动退开的女佣们,没有说话直接打开门离开,只是在她转身打开门的瞬间,她听到楠咳嗽了,本能顺着声音看了眼她,只见她正微笑拍了拍自己的口袋。

    快速而古怪看了她一眼,爱玛便打开了门看到站在门外的黑兔宰相,在关上门的之后,她疑惑摸了摸自己衣裙上的暗袋,发现有纸的质感。楠这样做就不怕她说出去吗?正确来说她现在根本不“认识”她,可是想想依楠的性格没有计划她是不会做这种事,所以她的计划是什么?

    「爱玛?」

    还有一段路才到宴会厅,在这铺满红色长地毯佑大的长廊中,只有他们二人。

    「珀亚,低头。」

    她站在路中央,对前方的黑兔命令道。

    「为什么?」

    「别多问,快低头。」

    疑惑的照她的说话低头,下一刻头上的耳朵便被爱玛握住。

    「等等!你干什么?!」

    想要抬头又被爱玛扯痛双耳,珀亚不解又生气的叫道。

    「诺尔想要做什么?有什么是我还不知道的?」

    「为什么要这样问?」

    他第一时间想到陛下之前在画室说的话,他放弃这国家要跟爱玛走。

    「我就是想要知道,所以快说!」她本可以跟珀亚说今晚可能会发生的事,可是她想听听诺尔有没有自己的打算。

    「这种事情我不清楚,真要知就直接问陛下吧。」

    看到他打定主义不开口说话,即使她稍稍用力掐住兔子脆弱的耳朵珀亚也只是哼声不语,没有办法下爱玛只能放手。

    在感受到耳朵上的拉力松开后,获得自由的珀亚也没有急着离开,他只是用那双很漂亮的红色眼睛看向人类。

    「我什么都不能说,只是有一点想请你记得,陛下他…对你,他很喜欢你,喜欢得即使把全国从兽人送给你也不会犹豫的存在。」

    「把全国兽人送给我?」

    给我干什么?

    摸毛吗?

    虽然很不合时宜,可是她很本能的暗想。

    「幸好你不会做实验。」

    转身再次行前带路,珀亚一秒即带她回到现实。

    也对,怎么可能是这么可爱的愿望。

    所以如果她希望,诺尔会牺牲所有兽人吗?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细心回想与他相处的细节,她又觉得如果是诺尔的话一定会做出这事。

    你失去记忆…真是太好了。

    珀亚背对着她极小声说道,却因为四周寂静的环境而让她清楚听到。

    没有打算再开口说话,她静默的跟随珀亚前行。直到他再次打开大门,映入眼眸的,是奢华贵丽的宴会会场,天花的中央是一个巨大倒吊的巨型发光魔石,辉眼的照耀着全会场,环绕着巨型魔石的是由丝带连系上的闪烁宝石,让会场因宝石的折射而发出明暗不一的彩光,宴会上的兽人穿着美丽夸张的衣服互相交谈,纵是已习惯兽人存在的爱玛,也感觉眼前情况有种美得诡异的奇异感。

    不像真实,反倒像是一场过份奢侈梦,过去至今经验的一切也是她想像的吗?现在会是梦的终结,只需跳过一支舞她便会张开眼,回到她原本的、有很多跟她一样的人类,动物不能说话的世界?

    把爱玛带到后珀亚便示意她在原地等待,他要先找到陛下。

    「需要小麦酒吗?」

    身旁传来熟悉的声音,她转向声音方向便看到狄恩先生穿戴佣人的衣服拿起酒瓶问她。

    明明是普通的深绿色工作服硬是被他穿成严肃禁欲风,觉得他穿得很好看的爱玛不自觉还多看了两眼。

    「我…我不要。」

    她装作首次见眼前的兽人哑口摇头,很多东西想问但她不可以说话。

    「那么香甜的樱桃酒怎样,我记得你最喜欢这种甜甜的东西了。」

    「你…是怎么…」

    平静着把酒放到她手上,猫科兽人朝她温柔笑着,在离开的一刻狄恩小声对她说着别害怕。

    别害怕?他们想要做什么?

    在狄恩先生离开后,会场的兽人太多又大多高大,她没打算乱走,拿着酒杯留在原地不久腰部便被幼细的东西环抱住,抬头一看是海登那欠揍的笑容。

    「怎么了,看呆了吧!我认真的时候也是很帅的!」

    穿着礼服的海登帅是很帅…可是那八条触须不是还好好的露出来吗?

    「你吓到我了。」忍不住在心底吐糟,她小声抱怨,又把身体更贴近他一点小声问道「蓝色的粉末,你安置好了吗?」

    她之前已大量制作那粉末给予海登,让他在适当时候使用,至于什么是适合的时候,那也只能看现场情况了。

    海登用触须回了她一个放心的动作,把她拥抱的移往兽人比较少的阳台边缘。

    「我看到了之前的下属,如果发生了什么你就根他走。」

    「你们想做什么?不是要抵抗雷蒙的命令吗?!」

    「不是这么简单,罗德已聚集那些兽人的关联人,在今晚会有一场战争吧。」

    这她知道,她原本就打算让海登违抗雷蒙的命令,这那些兽人待机,如果那些关联的兽人目标除了贵族以外,她便让海登使用那些军用兽人便好。

    「总之,听我的话,今晚要远离雷蒙与陛下。」

    刚说完他便放开爱玛离开,之后她便从后方听到诺尔的听音。

    「不是让你留在原地吗?」

    快速看了眼隐没在兽人群中的海登,她慢慢转身看向朝她快步走来的诺尔。

    默不作声嗅到她身上带有别的雄兽味道,分不清是宴会上的还是曾有兽人接近她,诺尔想要牵着她的手带离阳台。

    「你不高兴?」

    「没有。」

    诺尔没有说话,他只是转身紧紧抱住爱玛,仿佛这样他的不安就会消失。

    已经习惯他这种近乎小孩子般的撒娇拥抱,少女环抱着他安抚轻拍他单薄的背部。

    宴会场上魔石发出的光透射不到阳台的位置,仿佛外面的一切与她无关,她在昏暗的会场外轻抱着诺尔,就仿佛是甜蜜的爱侣一样。

    不知何时阳台外无声站着的半兽人,一双竖瞳正与这样的爱玛无声对望。

    然后,少女带着一丝只有自己才知道的隐秘挑衅,更抱紧诺尔一点,快乐的朝他笑着。

    瞬间,雷蒙手上的木酒杯破碎了一地,黄色的酒溅到地上与他的手中。

    他瞇起眼猛然转身离开,尾巴扫过身边的人,酒杯被弄倒也没有兽人上前责骂。

    回想他当时的样子,那种不高兴的表情真让她高兴。

    「爱玛…你怎样了。累了吗?不喜欢这里?」

    不舍地从她的怀中拉开距离,诺尔脸红红的用着清澈的双色眼眸看着她。

    她只是笑着不语,然后又摸了摸诺尔那头柔顺的长发。

    「我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只要我宣布后就回去吧。」

    「宣布什么?」

    这次诺尔没有答她,他只是拉着爱玛离开阳台,不远处的珀亚在看到陛下冷淡的与他对看就知道他开始要宣布。

    敲击着金属的铜片,清脆的声音响彻喧闹的会场,瞬间大家的光便转向走位于高位的在王座上,诺尔与爱玛的身上。

    眼看四周的贵族也自动聚集过来,他极轻的笑起来甚至连与他最近的少女也没有注意。

    而爱玛,牵着诺尔的手,从上方看下去发现她居然看到好几位熟悉的脸孔。

    杜文、埃里克、尼克、柏纳、罗德老爷,甚至是丹尼那家伙。

    而海登悄悄则往兽人群的后方走去。

    「今晚的宴会各位也都到来,很好,很好。」

    诺尔先是愉快点头,银白色长袍下的手一直与爱玛交握,然后冷酷说着官方的祝贺说话,然后在大家高兴喝酒互相说笑时(至少大家表面上是这样),话题一转。

    「雷蒙,我的兄长,请上前来。」

    仿佛刚才与爱玛相对视的情境不存在一样,雷蒙自然走上王座。

    「我会与爱玛离开这个国家。」

    「陛下!」

    「陛下要到那?!」

    「这么突然本国政事…」

    置身事外的爱玛无聊抬头,却看到黑暗的窗外有着一双双金色的圆形反光物,情况犹如恐怖电影中的魔物在窥伺一样。

    再低头看了眼下方,远离人群站在门口的海登正笑看着她。

    「真吵。」他皱眉平静说着,无视下方兽人忽然噤声却仍小声不断的反对声。

    「诸位不用担心,我的兄长雷蒙将会…」

    「离开?你还能到那里,诺尔。」

    这次是雷蒙打断他未说完的说话。

    「我要离开这里,雷蒙。」

    「为什么?这国家对你不好吗?而爱玛,你为什么要跟诺尔走呢?」

    这是他第一次在众多兽人面前直叫陛下,他的弟弟的名字。

    「因为…」她还来不及说话雷蒙便兀自打断。

    「对了,“他跟你一样是人类”」他金色的双眸紧盯着她与诺尔交握的手。

    「他真的是“人类”吗?爱玛。」

    「雷蒙你…!」

    忽然他快速溜近正想说话的诺尔身侧,伸出尾巴扫向他的小腿位置,这一下让诺尔忍不住松手跪倒在地上,然后又用极巨重量的尾巴压向他的背部,让他不能起身。

    在知道他想做什么,诺尔难得慌乱的想要挣扎起身,他的眼睛一直看着爱玛。

    不要!他不想让爱玛知道…!他才决定要跟爱玛看看这个本国外的世界…

    一直从体力上压制诺尔的金发男人嘴角勾起扭曲的弧度。

    他不急于一时。

    「海登!开始吧。」

    他大声说道,瞬间所有窗户便齐出现响亮的破碎声,那些刚才隔着玻璃看到的反光眼睛全进入室内,那是她曾见过的改造兽人。

    忽然之间会场的所有兽人由震惊到接受良好不忙乱指示自己的近卫,果然是接受力强大的兽人。

    「你认为我们不知道吗?」

    「对于莫里斯教出来的兽人我们是绝不会大意。」

    贵族的声音高昂传遍会场,她看着雷蒙依赖保持笑容点头。

    呀…他根本就不听人说。

    看到这样子就知道雷蒙不屑于说话,爱玛看着罗德老爷冷静站在那群兽人中间,没办法他一身纯白的毛色太耀眼了,不过有杜文站在他身边她也安心一点。

    「各位!把这些兽人杀光吧!」

    在他刚下指令的时候,又有另一批兽人从窗外跳进来,这次她可是看清楚是仍穿着女仆装的楠带领。

    「哦,你们是…嗯我知道了。」

    目光扫视着那群突然而入的兽人,看到他们不同的种族雷蒙便明白了。

    「做得很好。」他的目光准确看向下方兽人间的白狐狸却也不指明,抬头朝那那意料之外的兽人说道。「虽然很想追问下去,可是现在明显不重要了。你们的族人全是这些贵族放任我们在他自己的管辖区抓走杀害,在要杀了我们之前…」

    这次他真诚笑着。

    「也要杀了那些贵族哦。」

    底下已经没有冷静的兽人,三方的兽人正在互相厮杀。

    「真是坏孩子,也不听完人家说的话。」

    耸肩转身,他的目光阴暗转向爱玛。

    「你也不记得了吗?不记得了吧?」尾巴死死压住妄想起身的弟弟,他伸手把爱玛拉近自己,远离在地的诺尔。

    「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爱玛发展挣脱不了手腕上雷蒙的手,快速朝罗德老爷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杜文他们保护着后退时安心下去,随即不悦的皱眉。「快让诺尔起来。」

    「你真的什么也忘了吗?那之前成为人偶的事、诺尔对你做的事、最开始我需要送你到皇宫的事你全都不记得了?」

    「我说了让我们走!」

    「因为他说了自己是人类吗?」

    无视耳边的痛苦叫声,他慢慢说着。

    「总之我跟诺尔不会…」

    「走?」他的目光转向地上的人「你要抛弃这个国家,然后快乐的生活下去吗。」

    抛弃这个肮脏的国家。

    抛弃过去承受的痛苦。

    抛弃现在制造的结果。

    亦都抛弃了我,了无牵挂的幸福活下去吗?

    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只有你得到幸福!!

    「这家伙怎么可能是人类!」

    「不要…求你…哥哥」

    嘶。

    放开压制他的力度,在诺尔快速想要起身时用尾巴末端带有微小倒勾的位置一把拍向他的长袍,衣服碎裂的声音在此刻响起。

    一直藏在长袍下的并不是如人般的双腿,反倒是像鸟,不,像是白鹤般修长的鸟足,拥有纯白羽毛的大腿下是一双瘦削却强壮的骨感鸟爪。

    「现在他还是人类吗?」

    「不、不是的…不要抛弃我、爱玛!」

    冷酷的声音遮盖了诺尔的哀求声。

    「我们是同母异父的兄弟,这样你跟他走的理由就不成立了。」

    他看着愕然的爱玛阴暗的笑着,大家也留在这里吧,跟我一起在这个肮脏的国家生活,这样不就好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对作者的想像力一无所知=v=

    (其实诺尔的种族已有伏笔啦)

    已进入结局篇了

    虽然说了很多次,但还是再说一遍吧,大家的留言是更文的动力。

    在这文结束后大家想D更那本呢?:-P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