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3章 番外:西蒙的爱情

作者:思尽忧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寂静得只剩下虫鸣声的深夜, 立在城郊的一幢洋房,透射出昏黄光线的房间内传来暧昧的声音。

    女人温柔的声音:“这样舒服吗?”

    男人声音低哑:“嗯……”

    “这样呢?”

    “嗯……”

    “这样转呢?感觉怎么样?”

    男人:“有点酸。”

    女子温柔道:“好, 我再温柔一点,要是哪里不舒服要告诉我。”

    “嗯……”

    就在这时, “砰”的一声响, 窗户自外被推开, 一个小巧的身影轻巧而熟练地落在窗台上,一手抵着窗框, 另一手抱着一个枕头, 瞪着一双大眼:“玛若!”

    床上两人的动作同时僵住。

    玛若低下头, 闭眼隐忍道:“小公主, 半夜闯窗而入的习惯你能不能稍稍克制一下?”

    秦天看着床上一趴一坐的两人,可怜兮兮道:“玛若,今晚还能收留我一晚不?”

    玛若叹了口气, 放下正替阿尔揉按的右臂, 俯身在他的后颈上亲了一口:“亲爱的,今晚又得委屈你了。”

    阿尔半裸着上半身从床上爬起来,拿起一旁的睡袍披上,丝毫不掩饰不爽的情绪,冷冷地瞪了秦天一眼,侧头吻了吻玛若的脸颊:“宝贝,我明晚过来。”

    玛若道:“好, 去吧。”

    玛若将阿尔送出门,将卧房门关上, 转头就看到秦天从窗台上跳下来,如猫一般无比熟练地窜上了床,缩进了被子里就只剩个脑袋露在被子外,眨巴着双眼盯着她。

    玛若头疼道:“小公主,你倒底想打扰我跟阿尔的性福生活多久?”

    秦天眨眨眼,一脸可怜:“玛若,这里能救我的就只有你了。”

    玛若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晃着红酒杯:“你说你,明明是你自己千里迢迢地送上门来了,怎么事到临头天天半夜躲我这里。”

    秦天眼神飘忽不敢直视她。

    玛若想了想,压低声音:“难道是他憋太久,太禽兽了?”

    秦天脸一红,用被子盖住头。

    玛若喝了红酒,喷了香水,这才怡怡然地上了床,在秦天身边侧躺身子,手臂半撑着脑袋看着蜷成球的被子:“行了,跟我说说吧,你到底怎么想的。”

    秦天露出半张脸,迟疑了一下:“玛若,老大这二十多年是怎么过?”

    “西蒙没有跟你说吗?”

    秦天摇头:“没有。”回来三天,西蒙对过去的这二十年只字不提。她一问他,他就反问:“你这二十年怎么过的?”她理所当然道:“睡觉啊。”然后他就把她压在床上了,“好,那就继续来睡觉。”接下来就是一通不可描述,她连多问一句的机会都没有。

    秦天记得在沉睡前,艾德里安对她说西蒙活不过百岁,可是西蒙却还活着,难道艾德里安为了让她死心,骗了她?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西蒙这二十年怎么过的。二十年前你跟艾德里安离开后,西蒙重建基地,重整赤蝠团,等得一切稳定下来后半年,他就将基地和赤蝠团全部交给黑狮子和亨利管理,接着不失所踪了,整整消失了二十年。”

    秦天惊得掀开被子坐起来:“什么,他消失了二十年?”

    “是的,直到一个月前,他才若无其实地回来,回来后在门口立了你的三座雕像,天天没事就站在雕像下,望着雕像跟个痴呆老人一般说你很快就要回来了,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迷之自信,不过,还真让他说准了,你回来了。”

    秦天犹豫了一下:“玛若,你知道西蒙他是胎——”

    “胎什么?”

    秦天看着玛若明显不知情的表情,摇摇头:“没什么,我困了,睡觉。”

    秦天又将脑袋缩进了被子里,片刻之后玛若悠悠的声音响起:“如果你真的关心西蒙,想知道你不在的这二十年他去了哪里,你可以去问问亨利,他是跟随西蒙时间最久的人,也许他会愿意告诉你。”

    秦天缩在被子里,不再说话。

    第二天天刚亮,卧房门就被敲响,玛若被扰了清梦,一脸起床气地打开门,都不用看就知道门外站的是谁,“你天天大清早地来敲门,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西蒙抱臂倚在过道上,懒懒道:“如果不是你故意扣下我的人,我也不必天天早上过来要人。”

    玛若翻了一个白眼:“我扣人?大半夜小公主抱着枕头一脸可怜地向我求助,我能不收留她?西蒙,我知道你憋了二十年,就不能稍稍克制点?把小公主吓得天天夜里跳窗,你也真是够禽兽。”

    西蒙眼神微眯,看着从门内缓缓走出来的女孩:“昨夜睡得怎么样?”

    秦天感觉到西蒙炙热又咄咄逼人的视线,不敢抬头,声如蚊蚋:“挺,挺好的。”

    “是吗?”西蒙唇角挂着微笑,眼神却是冷的,“我倒是失眠了整整一夜。”

    玛若打了个哈欠退回房间:“真是困死我了,快走快走,有什么话去别的地方说,别站在我门口吵我。”砰地将卧房门当两人面甩上。

    西蒙转身,秦天低着头急忙跟上,走到一半西蒙突然停住,秦天正在想心思,没刹住脚一下子撞在他背上,赶紧捂着被撞扁的鼻子退后,就见西蒙沉着脸转过身上,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瞳孔变深,唇抿成了一条硬直的线:“不想解释一下吗?”

    秦天吱唔道:“解释什么?”

    “昨晚为什么又逃?”

    “那个……”

    见秦天吱唔着说不出来,西蒙身体前压,伸出一臂将她咚在墙上,眼神微眯,语气危险:“连着三晚把我撩了就跑,我裤子都脱了,你却躺在别人床上睡得很心安理得?”

    秦天:“……”

    秦天红着脸,低头看着脚尖,脖子上被他气息喷到的地方烫得厉害,小声喃咕:“谁撩你了,明明是你一言不合就把我往床上压,脱衣服,还,脱脱,脱裤子……”

    西蒙捏住秦天的下巴,强迫她看向他:“我的身材不好?”

    秦天盯着他的胸部,想着他那形状美好的胸肌腹肌臀大肌,咽了一口口水:“不是。”

    西蒙将鼻尖抵上她的额头,唇贴在她的眉心上,轻吐气息:“担心我技术不好,弄疼你?”

    秦天感觉他的声音不是用耳朵接收,而是直接在脑海里响起的一般,诱人得要命,整张脸都烫得不行,身体紧贴着墙壁,紧张得脚趾头都绷起了:“不,不是。”

    “那你告诉我,是为什么?”

    秦天感觉到他一只手从衣服里伸了进来,沿着她的侧腰线缓缓往上爬,指尖像沾了药一般,点过的地方就带着致命的酥麻感:“我……”突然秦天感觉到他手指探到什么地方,脸色一变,猛地将他推开就要逃,被西蒙拦腰抱回,重新按在墙上。

    西蒙皱眉看她:“又跑什么?”

    秦天红着脸,结巴:“我我我……”

    恰这时,楼梯上黑狮子探出半个身子:“西蒙、小公主,你们在这里啊,到处找你们。”

    西蒙这才放开秦天,替将她将揉乱的衣服理整齐,头也不抬:“什么事?”

    “爱丽丝听到小公主回来的消息,大清早就赶过来了,正在客厅等着。”

    秦天听到爱丽丝来了,激动得立即推开西蒙往客厅跑去,完全没在意到西蒙被她推得一个踉跄,差点跌倒,扶着旁边的墙壁才站稳。

    黑狮子注意道了:“西蒙,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西蒙扶着头,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我没事。”

    “你不跟小公主一起去客厅吗?”

    西蒙抬起头,望向秦天消失的方向,瞳孔颜色沉凝了起来:“黑狮子,我有事得离开几日,我不在的日子,这里交给你了。”

    黑狮子道:“放心吧。”

    秦天进入客厅,就见一个理着短发穿着西装,背影清朗高大的男人背对自己而立。

    秦天迟疑了一下:“小爱?”

    男人转过头来,看到秦天眼睛一亮,冲过来抱住她:“秦天!终于回来了!”

    秦天看到小爱也非常激动,抱着他:“嗯,我回来了。”

    “当初你一声不哼地就走了,连道别都没有跟我道别,一走就是二十年,二十年来连一条短信都没给我发过,还真是绝情,你知道我有多想念多担心你吗?”

    秦天沉睡二十年来治疗身上恶诅的事,除了艾德里安和西蒙,其他人并不知道,他们只以为秦天跟着艾德里安走了,一去不回。

    秦天小声道:“对不起,小爱,没有好好跟你道别。”

    她这次回来,本来是想了结自己沉睡前的执念,抱着绝望的心情来看一眼自己的过去,却没想到西蒙根本没有死,并且基地还重建了,基地众人一个不差地全在这里,玛若也暂时放下梵卓族亲王的身份,陪阿尔隐居在这里,而且爱丽丝也回来了,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美好得像梦一样。

    秦天突然想到什么,推开爱丽丝,认认真真地看着他,除了换回男装,他这二十年过去竟然一点变化都没有,完全就是她离开前的模样。

    秦天意识到什么:“小爱你……”

    爱丽丝道:“我什么?”

    “你……变成血族了?”

    当初西蒙说过,中间人可以自主选择要不要变成吸血鬼,所以爱丽丝最后选择变成了吸血鬼吗?

    “哦,你说这个啊,是啊,你走后,我就要求变成血族了。”

    “为什么?”

    爱丽丝瞥她一眼:“你跟艾德里安离开,音信全远,我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万一你回来了,我却老了怎么办?你比我年轻,比我漂亮,比我青春,我怎么能咽下这口气,我们是姐妹,我才不要被别人叫成母女。”

    秦天沉默了一下:“别人要叫也是父女。”

    爱丽丝:“……”

    爱现丝:“这是重点吗!”

    爱丽丝跟秦天久别重逢,非得要留下多陪她几天,大模大样地挑了一个房间住了下来。他第一次搬进基地时,做为人类,所有人都不欢迎,然而这一次却没有人站出来说不,不仅是因为他变成了血族变成了同类,还因为他现在已经是黑市的D区区长,位高权重。

    秦天听着爱丽丝讲他自己这二十年发生的事,惊讶道:“你当了地下城的区长?”

    爱丽丝叹口气:“是啊,现在每天跟那两只笑面狼,炸毛狗打交道,真是烦死了。”

    “笑面狼,炸毛狗?”

    “就是白狼和山雷。本来格罗夫纳亲王是想推拉斐尔来接任D区区长,好让茨密希族在全球最大的地下城中插一足,与白狼所代表的梵卓族分庭抗礼,可拉斐尔他脑子有病,迟迟不同意接受初拥。不知道西蒙那家伙在格罗夫纳亲王耳边吹了什么风,亲王就把我硬推上去了,害我当了这个破区长连喜欢的漂亮裙子都不能穿,天天穿着不是黑色就是灰色的西装,压抑死我了!”

    秦天怔了一下:“西蒙推举的你?所以,你这二十年间见过西蒙?”

    “那倒没有,你离开半年后,西蒙也跟着消失了。我被西蒙阴了这事是后来拉斐尔告诉我的。”

    秦天迟疑道:“你知道西蒙这二十年干什么去了吗?”

    “那就不知道了,我私下也派人打听过,没有人知道,连你们赤蝠团里的人都不清楚。”

    从爱丽丝房间内出来已经是傍晚,秦天回到房间,发现西蒙不在,等到天黑了人也没有回来。

    半夜里黑狮子下楼找吃的,经过客厅时发现地上横躺着一个人,吓了一跳,盯眼一看才发现是秦天。

    “小公主,你怎么睡在客厅地上?”

    秦天听到声音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才意识到自己坐在沙发上等西蒙,结果睡着了从沙发上滚了下来。

    “我等老大回来。”

    黑狮子一拍脑门:“哎呀,忘记跟你说了,老大说要离开几日,你别等他了,回房间睡觉吧。”

    秦天怔了一下:“哦。”

    她有点失落,西蒙离开居然没有告诉她,难道他是生气她晚上逃跑的事吗?

    秦天一连等了三天,西蒙也没有回来,秦天联系不上西蒙,问别人,也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倒是亨利每天夜里会偷偷摸摸地出去一趟,不知道在干什么。

    秦天想起玛若对她说的话,说亨利跟着西蒙最久,知道许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于是一天夜里偷偷跟着亨利出了门,发现他去了附近一个偏僻的二层小楼。跟到小楼门外时,她被亨利发现,拦了下来。

    亨利道:“小公主,你怎么跟来了,这不是你来的地方,快回去吧。”

    秦天直觉西蒙就在里面:“老大在里面对不对?明明离基地这么近,为什么不回去?我要进去见他。”

    亨利急忙拦住她,犹豫了半天,才叹口气道:“小公主,能跟你聊聊吗?”

    秦天不解:“聊什么?”

    亨利沉默了一下:“聊聊老大吧。”

    静谧的深夜里,秦天将手放在门把上,迟迟不敢推开,最终她推开门走了进去,穿过大厅,踏上楼梯,进入一间房间内。

    在她推门而入的同时,门内的人也醒了过来,从床上坐起来。

    西蒙看着闯进门来的女孩,眼眸微凝:“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秦天看着月光从窗户照进来,将西蒙一头白发照得如雪一般,她记得他原来的褐色发色是多么漂亮。她的眼睛瞬间就红了,哽咽道:“老大,为什么不告诉我——”

    “小公主你一定很好奇老大这二十年去了哪里吧,其实老大跟你一样沉睡了二十年。老大是胎生血,活不过百岁,你离开时,他那时已经只剩不到十年的寿命了,所以他决定用沉睡来延缓自己的寿命,只为了有生之年能见你一面。现在他从沉睡中苏醒已经一个月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你别看他表面看起来没事,身体甚至不如一个八十岁的老头,照现在他的状态,估计活不过三天了。其实你跟艾德里安走的时候,我就想跟你说了,可是老大不让我说,他不想你知道了伤心。小公主,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好好陪陪老大,不要再他最后的时间里惹他生气,让他伤心了好不好?”

    秦天眼眶潮湿,对着面前男人再次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西蒙平静地走过来,将她搂进怀里:“秦天,你爱我吗?”

    秦天仿佛被这一句话戳破了心脏,心碎成一瓣瓣地堆在胸腔内,每一瓣都疼得流血,每一瓣都在哭泣。

    秦天崩溃地大哭起来,语无伦次:“爱,老大,我爱你,我爱你,我好不容易醒来,一醒来就来找你,不顾一切地来找你,因为我想你,我爱你!我不要你死,你不能死,你不能才让我看到希望又丢下我,老大,别丢下我,我爱你,你不能丢下我……”

    西蒙紧搂着怀里大哭的女孩:“可是你一直在逃跑,在拒绝……你根本不爱我,你只是因为我要死了,同情我,安慰我,才这么说的。”

    秦天拼命地甩头:“没有,老大,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来这里前,我已经做好了继续沉睡下去不再醒来的准备,我只想再看这里一眼,然后彻底沉睡,那样就不会再有新的记忆、新的人会把你遮盖,让你褪色,你将永远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最爱的人,我爱你,老大,我爱你……”

    西蒙放开女孩,看着她哭花了的脸,伸手抹掉她的眼泪,低头吻上她的唇,将她往床上压去,密密实实地吻着她的脸颊将她的泪水全部吮吸干净,然后微微撑起上半身,低头看着她:“如果现在想逃跑——”

    秦天泪水止不住地留,伸手抱住他的脖子,笨拙地吻着他的脸颊:“老大,我不逃了,我一定不逃了……我不会再跟你分开一分一秒!”

    西蒙眼神彻底被情绪沾染,将她用力按回了床上,唇角不易觉察地斜扬起一个弧度:“是你说的——”

    天亮后,秦天赤裸地趴在床上,睁开双眼看着窗外透进来的光线迷糊的好一阵子,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昨天两人一直纠缠到凌晨,虽然是抵死缠绵,两人都拼尽了力气,可是西蒙的体力未免也太好了一些吧,这是亨利口中所说的,身体不如八十岁老头的人吗?

    后背上压上来一具沉重而温热的身躯,秦天精疲力尽得一根指头都动不了,感觉到那人慢慢探下去的手:“别。”

    西蒙压在她背后,手却不停,吻着她圆润的肩头:“既然醒了,那就再来一次吧。”

    秦天:“……”

    这真的是将死之人的体力吗?

    西蒙将秦天的身子掰过来:“来,乖,把再腿张开点。”

    秦天捂住红透的脸,身体便又随着海浪荡开了。

    一连三天,两人住在这与世隔绝无人打扰的小房子里没有踏出房门一步。

    看着太阳朝升夕落,月亮夕升朝落了三个轮回,秦天精疲力尽偎在西蒙怀里,想着亨利说的他只剩三天寿命的话,后知后觉道:“老大,我是不是被你骗了?”

    西蒙用指尖转着她的额发:“不骗你,你愿意爬上我的床吗?”

    秦天:“……”

    西蒙看着秦天不说话,用食指挑起她的下巴:“生气了?”

    秦天气得一口咬在他的手腕上,狠狠地咬出了血,咬牙切齿道:“我以为你真的要死了!”

    “我现在不用死了,你不开心?是谁哭着求我别死,别丢下你的?”

    秦天松开他的手腕,气得手脚并用地往床下爬:“你去死!我要走了。”

    西蒙伸手将她捞了回来:“还有力气爬,看来还能再来一次,体力这么好,这次站着做怎么样?”

    秦天转身一巴掌就向他脑袋招呼去,看到他一头银白的头发半途收敛了力气,不痛不痒地落在他头上,仿佛摸他脑袋一般。

    西蒙将她的手拽下,放唇边吻了吻,用浅灰色的眼睛看她:“心疼下不去手?”

    秦天沉默了一下:“头发为什么会变白?”

    西蒙头发变白却是事实,否则她三天前的晚上也不会一看到他这满头白发的模样彻底情绪崩溃了。

    “丑吗?”

    秦天想着他那一头漂亮的褐色头发,点点头:“丑,而且特别显老。”

    西蒙将她往身下拖,她立即求饶:“老大,别别……不要了……真的疼……”

    西蒙停下动作:“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回答。”

    秦天忙道:“一点都不丑,特别显皮肤白。”

    西蒙:“……”

    西蒙低下头,狠狠地吻了下去。

    秦天抱住他的脖子,摸着他的头发,闷闷道:“老大,你现在不会死,以后也不会死了吧。什么胎生血活不过百岁,都是骗我的,都是你为了骗我上床故意胡说的,你要骗就必须骗我一辈子,不许突然丢下我……”

    西蒙抱着她,看着窗外撒进来的银辉

    “放心吧,我不会死的——只要你还在这世上,只要你还爱我,哪怕成为魔鬼,我也会用尽一切办法在这世上活下去……”

    (全文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