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1章 西蒙的鲜花

作者:思尽忧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将洛水接回, 众人心情都提升了不少。

    黑狮子感慨道:“要是玛若也回来,团里就一个都不缺了。话说, 亨利,你知道你家阿尔到底是个什么想法?我看他对玛若也是有情, 可最后却还是跟着我们一起回来了, 我本以为他肯定要留在梵卓族跟玛若相亲相爱了。”

    亨利叹口气:“这孩子从小就是这个性格, 谁也猜不透他的心思。本来我只是想让他作一个普通人,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 哪料到后来——”

    亨利说不下去了, 黑狮子理解地拍拍他的肩。

    秦天听着这两人的对话, 看向走在众人最后的阿尔。他对玛若的态度让所有人感到迷惑。无疑, 他是深爱着玛若的,为了她他宁愿放弃一切,放弃生命, 然而他最终却没有选择她。时时相爱, 却不相伴。

    感觉到秦天的视线,阿尔将冰冷的眼眸转向她,语气一如第一次见面的不友好:“你看什么。”

    秦天诚实道:“看你。”

    “我有什么可看的?”

    “看不懂,所以看。”

    听着秦天直来直去的说话风格,不像亨利等人背后的悄悄议论,阿尔沉默了一下:“小公主,记住我的话, 如果一个男人不顾一切的为一个女人付出,绝不会不求回报。不顾一切的男人都是疯狂的、偏执的、不讲道理的, 他们拥有最可怕的野心和欲望,他们想用高昂的代价来换取高昂的回报,那就是女人完完整整不含一点杂质的心,这颗心里不允许有任何不纯粹的感情,否则对这个付出一切来豪赌的男人来说就是一无所有,满盘皆输。”

    秦天:“……什么意思?”

    阿尔看向一旁时不时向这边投来视线的西蒙:“你迟早会懂的。”

    第二天,果然如白狼所说的那样,联盟派了一支军队进入了地下城。

    带兵的军官是一个老熟人,穿着特制的小码军服,戴着墨镜,叼着雪茄,站在院子外一出口就是浓浓的土茬子味:“瞧瞧你们一个个丧家犬,老巢都被人捣烂了,只敢缩在这地下,最后还得靠着老子来救你们,感恩戴德吧,渣渣们。”

    西蒙走过来将他嘴里的雪茄抽走,随手扔一旁的垃圾筒里。

    “喂!放肆!老子可是中校,你竟敢对老子无——”

    “小孩子,”西蒙转身从洛水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塞进他嘴里,“抽什么烟。”

    众人:“哈哈哈哈哈……”

    黑九:“……”

    一秒气势荡然无存。

    老朋友黑九的到来让众人的士气增长了不少,除了他,房子外还来了一名拜访者。

    一辆单人座的老年电动代步车摇摇晃晃的从秩序井然的联盟军人之间穿过,在院子门口停了下来,车门推开,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老头勾着腰右手拄着拐杖左手抱着一个pos机从车里走了下来。

    黑九回头看向老头:“这老头谁呀,怎么这么老?”

    西蒙迎了过去:“我的重要客人。”

    西蒙丢下院子里的众人,将灯官领进了房子,与他一起进去的还有秦天。

    三人来到秦天的房间里,秦天刚想问他今天过来是不是查到什么了,灯官直接将POS机递到西蒙面前。西蒙也不含糊,接过POS机熟练地刷卡操作,再将pos机退回到他手里。

    灯官看着pos机打印出来的金额,满意的点点头:“你让老头子查的东西,老头子不辱使命,倒真给你查到了一点东西。”

    灯官说着,拿出一本古老的笔记本摊开在两人面前:“这本笔记是一名生活在一千年前的医生所写,他在笔记里记录了下他的工作,他的心情,以及那些来拜访他的行行色色的病人。其中他花很长的一段篇幅记录了他与一名病人的对话,那位病人给他讲述他自己一段匪夷所思的亲身经历。

    那名病人在一次旅行的途中,意外的迷路受伤,濒死之际被一个生活大那里的小部落救下。在小部落中养伤的时候,他亲眼见到了这个小部落与另一个临近大部落之间可怕而惨烈的战争。大部落是一个食人部落,部落里的人强悍健壮,速度奇快,力量惊人,他们以小部落的人为食,每当打赢了仗,就会把小部落的人掠夺过去当家畜圈养或是直接残忍的吃掉。小部落的人饱受了近百年的压迫,却无法反抗他们。

    为了存活下去,小部落的首领们想出了一个办法。他们培育出了一种病毒,这种病毒寄生于他们的血液中,却不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可一旦大部落的人吃下了感染病毒的血肉,感染上这种病毒,就会遍体生满恶疮。

    大部落的人吃的人越多,身上的病毒繁衍得越快,最后骨血腐烂而亡。

    那位病人最后告诉医生,那个小部落最终赢得了战争,并且部落里所有的人包括他们的后代,血液中都将繁殖着这种病毒。这种病毒不再是病毒,而将与他们的血液融为一体,成为神灵的馈赠。”

    灯官缓缓说完后,停顿了一下:“两个部落之间的战争,这听起来更像是一个猎奇的故事,如果这个笔记本的主人不是V.T.的话。”

    灯官将笔记本翻到最后,露出一个笔记本主人的签名。

    “V.T.?”秦天道,“这是谁?”

    “梵卓族的祖先梵卓,四代,他习惯用V.T.作为他名字的缩写,传说他做为人类时是一名医生。”

    秦天听懂了:“所以他讲的是他自己的经历,而不是病人告诉他的?”

    “是的,他用这种方法隐晦的记载下了千年前那场战争的真实经过,并且,那场毁灭整个三代的病毒也正是他培育出来的。”

    秦天不解:“这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在中世纪,巫与医不分,许多巫师都懂医术,而许多医生同时也是厉害的巫师。梵卓用诅咒来掩盖了他让所有血族都染上病毒的真相,可是他又不甘心自己的伟大功绩彻底消泯世间,所以用这种方式记载了下来。”

    灯官点点头:“年轻人脑子活,一点就通,果然让老头子省不少口舌。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既然梵卓将这个病毒视为自己的伟大功绩,并且将笔记中将这种病毒描述为神灵的馈赠,可为什么他不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也不让后人知道是他想出了灭掉三代的办法?”

    西蒙听了灯官的提醒,沉默了一下:“难道……病毒并不是如他所说的对血族全然无害?”

    “不错,其实我们都已经感觉到了,为什么血族繁衍下去,一代与一代之间的差距会那么大,并且最多只能繁衍到十五代,到了十五代后就连人形都无法维持,沦为野兽?为什么最强大的四代、五代最终一个都没有活下来?”灯官叹口气,“病毒就是病毒,怎么可能成为神灵的馈赠。梵卓将全血族从三代手中拯救了下来,却也将全血族推向了悬崖边,他深知这一点,所以只能自己的笔记本中隐晦的品味一下自己的丰功伟绩。”

    灯官临走之前,如上次一般,又馈赠了他们一个信息。

    “我老头子是不知道你调查三代的诅咒是想干什么,不过在查阅梵卓生平的时候,我又发现了一条你们可能很感兴趣的信息。在梵卓临死之前,曾经在一个夜晚接待了一群神秘的客人,他们一共有十四人。那十四人为他献上了血祖留在世上的一件血器——该隐之杯,从此该隐之杯成为了梵卓族的图腾。而做为酬谢,梵卓给了那十四人一件神秘的礼物,他形容那礼物为——神灵的馈赠。”

    “神灵的馈赠?”秦天脱口而出,“那不是他用来形容自己培育出来的病毒吗?”

    灯官满是皱纹的老脸笑了笑:“我只负责讲述,至于怎么想是你们的事了。再见了,年轻人,期待你的下次惠顾。”

    西蒙点头:“一定。”

    灯官夹着POS机离开,房间中就只剩下西蒙和秦天两人。

    秦天沉默了一下道:“那神秘的十四人就是艾德里安的十四名奴仆吧,他们为什么要用该隐之杯来交换病毒?他们不是一心想得到该隐之杯吗?”

    “他们交换出去的是假的,梵卓族中一切关于圣杯的记载,从来没提过它是被保存在一个黄金秘盒之中,说明从一开始他们拿到的就是假的。那个时间,艾德里安刚开始沉睡,将秘盒交给他们保管,他们显然是用假的圣杯来跟梵卓交换病毒,让自己也成为感染者。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想真正地效忠侍奉他,他们从内心中恐惧会成为他的食物。”

    “如果梵卓是杀死三代的最大功臣,艾德里安在苏醒后,为什么会选择假扮成艾德里安亲王在梵卓族中生活,他不应该深深仇恨着那个氏族吗?”

    “他的确是仇恨的。”西蒙回想那场血腥的婚礼,艾德里安被揭穿身份后,毫不犹豫,毫不留情地杀死了在场的七位亲王和所有宾客,那种残忍和决绝一度被他误解为了三代的残暴本性,现在想来,那分明是极度的仇恨。

    “我猜想他留在梵卓族的目的是为了找到克制身上病毒的方法,毕竟梵卓是病毒的培育者,谁也不知道他对于自己引以为傲的神灵馈赠还有没有做出其他研究,或者留下什么重要资料。”

    秦天垂下眼:“为了对抗三代,所有血族都感染了病毒,而我因为吸他们的血而得了恶疮,这算是活该吧。”

    西蒙微微皱眉:“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达弥跟你一样也吸了同类的血,他身上一定也携有病毒,可是他并没有发作。一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促使你身上的病毒突然发作。”

    “艾德里安在梵卓族里呆了五百年都没有找到办法,也许恶诅就是无解的,我将如他一般永远背负这身丑陋的恶诅。”

    西蒙看着情绪低落的少女,将他的脑袋按进自己胸膛上:“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我一定会治好你,我还等着你承诺过的以身相许。”

    秦天一怔:“什么以身相许?”

    “我们之间的第二个交易,你答应了,如果我能把你的恶诅治好,除了左手,你的性命、身体、未来,就此全部属于我。”

    秦天还没反应过来,将脑袋从西蒙胸膛上抬起:“可你当时的意思难道不是让我像阿尔一样,一辈子无偿效忠你吗?”

    西蒙低头,声音暗哑:“经历了昨晚,你真心还认为我是那个意思?”

    秦天:“……”

    为什么她突然有种一不小心,自己把自己卖了的感觉?

    这时西蒙口袋里的手机响起,西蒙掏出手机,是山雷的电话。

    “喂。”

    “西蒙,出事了,丹顿不知道如何得到消息,带着人偷袭了我的监狱,铁桶头被救走了!我已经第一时间联络各区区长,立即封闭通往地面的通道,现在所有电梯都已停运,他们一定还在这地下城中。”

    “好,我知道。”

    西蒙挂了电话,立即带着秦天出了楼房。院子里亨利、黑狮子等人正在试黑九带来的武器军火,看到两人急匆匆的走过来:“老大,小公主,发生什么事了?”

    西蒙道:“圣血教徒潜入了地下城,从山雷的监狱里带走了一名非常重要的囚犯,现在正躲在这地下城中。”

    黑九含着棒棒糖,摩拳擦掌道:“老子一来就有仗干,痛快!所有士兵集合,听命!”

    黑九带着军队全城搜捕,白狼和山雷派黑市管理者四处寻找,赤蝠团众人也分散寻找,在如此强势的支援下,不到两个小时,逃跑的囚犯连着救他的丹顿和赤蝠团众人全都被抓住了。

    囚犯和丹顿两人被押送到了西蒙面前。

    囚犯闭着干瘪的双眼狂笑道:“麦密莱尔已经知道我的下落了,你们完蛋了,你们所有人都完蛋了!愚蠢的家伙们,你们根本就不知道你们面对的是怎样强大的敌人!”

    西蒙冷冷道:“带下去关起来。”

    山雷安排了一个更隐秘的监狱将囚犯关了起来。囚犯被带走后,就只剩丹顿一人面对众人的审视。

    “丹顿,你死到临头了,老实交待,圣血教倒底还有什么阴谋企图?”

    丹顿·加里森,十五年前赫赫有名的孤胆猎人,如今岁月在他脸上刻画下深刻的痕迹,昭示着他年轻不复,英勇不再。

    丹顿闭着眼睛,对所有人的话不闻不听,一副拒不交代的模样。

    山雷踢着发亮的尖头皮鞋走到他面前,低头看着他:“身为一名老猎人,你应该很清楚我们拷问人类的手段。你是想有尊严的回答我们的问题,还是毫无尊严地哭着喊着回答我们的问题?无论哪一种选择,你最终都会交代一切,你是聪明人,知道应当怎么选择。”

    丹顿睁开眼,一只瞳孔如爱丽丝一般,迅速变黑又迅速恢复原状,这是所有中间人签订契约的标志。

    “你已经看到,我是中间人,我签订了契约,背叛契约的后果只有死路一条。我不会说的,你们杀了我吧。”

    山雷狠狠道:“你以为我们不敢杀了你吗?我会用最残忍的手段将你撕扯成碎片!”

    丹顿无动于衷道:“不用吓唬我,说实话,死在你们手里比死在他们手里会更轻松一些,我倒宁可死在你们手里。”

    山雷:“……”

    居然说死在他手里会轻松一些?山雷怒道:“来人,先给我将他的手和脚砍下来!”

    “慢着。”西蒙拦住山雷,走到丹顿面前,“丹顿,你是一名老猎人,身为一名猎人最不惧的就是生死。是什么改变了你,让你背弃了猎人至高的信仰,成为一个可悲的傀儡。”

    “不用多说,杀了我便是。”

    “看来你是一心求死了,我给你一个活下去的理由怎么样?”

    西蒙摊开手掌,将一个项链垂到他面前,吊坠盖打开,里面露出一张泛黄的照片。

    丹顿的脸色一变,声音颤抖道:“这东西怎么会在你手里?难道你——”

    “你不用害怕,我没有绑架你的女儿。事实上,她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项链是她亲手交给我们,请求我们帮她寻找父亲,她说她寻找了他整整十五年,哪怕死了,也希望知道他的尸骨在哪里,有一个可以悼念和怀念的地方。”

    丹顿颤抖地伸手接过项链,项链显然常年佩戴,被磨得光亮光滑。

    “我离开的时候……珍妮……她才十岁……”

    西蒙看着痛苦的丹顿:“如果你告诉我们实情,我可以保证你不会被圣血教的人找到,保护你的安全,你也可以见到你心心念念的宝贝女儿。”

    丹顿捧着项链哭了一会,缓缓抬起头:“当我与魔鬼签订了契约,放弃了灵魂,我就已经死了,活着的不过是一具皮囊。”

    山雷听他这口气分明是抵死不肯交待,光火地道:“先砍了他的手脚,我就不信拷问不出结果。”

    丹顿却不是山雷想的那样,继续说了下去:“这一次我来D城本是奉命配合他们抓捕四代,可是没想到四代没有抓到,我却在你们被毁的基地地下室的一间牢房里发现了他们一直在寻找的一个人,失踪的第十四名主教——贝得夫第。我后来多方调查,确定他被你们送到了地下城S区关押。我刚将情况报给十三主教会,洛渊出现,夺回了猎调局的控制权,我不得不躲了起来。两天前,我被带至根坦区的废弃食品工厂内,一名白袍主教亲自向我下达了潜入地下城救人的命令,并且解救成功后仍在那里碰头。”

    “根坦区?他们已经来了D城?”西蒙立即转头,“山雷、黑九——”

    两人不待他说话,就已经迅速整集起了人马。

    众人迅速动了起来,无人再理会丹顿。一名黑市管理者走过来要将他押下去,却被秦天制止。

    她走到丹顿面前,看着丹顿握着手上的项链,自言自语地继续说了下去:“珍妮的母亲在十五年前死了,杀死她的是一只吸血鬼。我丢下珍妮,发誓要替她的母亲的报仇。可是我找了整整五年,却找不到那只吸血鬼的一点影子,他太狡猾了,他有的是时间与我捉迷藏,将我耍得团团转,可我却没有时间了。我得了癌症,只有十年的生命。勇敢的猎人可以杀死长生的怪物,却无法抵抗病魔的侵袭。除了成为吸血鬼拥有更永久的时间和更强壮的身体,我没有别的办法。十三主教会找到了我,承诺给我恶魔的身体。于是我成为了中间人,让恶魔的血滴进了我的身体,吞噬了我的灵魂。”

    秦天听到他最后一句话,问道:“让恶魔的血滴进身体,吞噬灵魂是什么意思?”

    “中间人是游走在人类与血族之间的人,也是放弃了灵魂终将成为吸血鬼的人。”丹顿将项链递还给了秦天,“珍妮是你的朋友吗?麻烦你告诉她,她的父亲在十五年前就已经死了。”

    “可你明明活着。”

    “我背叛了中间人的契约,无法成为吸血鬼,而我的癌症已经让我活不了几个月了。与其让她再一次经历失去亲人的痛苦,不若让她以为我很久之前就已经死去,那么她会难过,却不会悲伤。”

    秦天拿起项链,听到不远黑狮子站在西蒙身边喊她:“小公主,出发了。”

    秦天走到西蒙身边,跟着他上了返回地面的电梯。

    “刚才丹顿跟你说什么了?”西蒙看出来秦天的情绪不太好。

    秦天闷闷道:“他说,中间人是游走在人类与血族之间的人,也是放弃了灵魂终将成为吸血鬼的人,而他背叛了中间人的契约,无法再成为吸血鬼。老大,这是什么意思?那些当中间人的人类,难道渴望着变成吸血鬼?”

    西蒙道:“你看到了中间人的眼睛吧,那是他们签订契约成为中间人的标志。这个契约某种意义而言,其实是一次刻意失败的初拥。血液交换量达到400CC以上会使人类变成吸血鬼,可若只有不到100CC那么人类的体质不会发生实质性的变化,只有瞳孔会产生一些变化。而这个人类若想继续转变成吸血鬼,就只有当初给予他血液的人对他进行再次初拥,其他任何吸血鬼都无法对他进行初拥,这也就意味着中间人必须遵守契约,否则他将永远失去被初拥的机会。”

    秦天沉默了一下:“所以小爱也是吗?他最终也会变成吸血鬼吗?”

    西蒙:“你不希望他变成吸血鬼?”

    秦天低头:“吸血鬼的世界太残酷了。”

    “他已经在残酷的世界里了。”

    秦天:“……”

    秦天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你放心好了,最终要不要转变为吸血鬼会遵照中间人的意愿,如果他不愿意,他完全可以以人类的身份安安稳稳地活到老死。”

    秦天不再说话。

    西蒙感觉到口袋里手机的震动,掏出手机查看了爱丽丝最新发来的一条短信,不动声色地将手机塞回了口袋里。

    众人进入根坦区后,将食品工厂严严实实的包围了起来。那日在地宫地下城里,西蒙他们人少又没有武器,不能与敌人正面交战。可现在他们人手众多,火力充足,有联盟军队支持,秦天也不再受要挟,加上洛渊一路给他们大开方便之灯,不让猎调局的人出现干扰他们的行动,他们哪还畏惧那十三个老家伙。

    黑九令军队摆出攻击阵形:“喂,你们谁进去探探?还是老子亲自去?”

    西蒙道:“我跟秦天进去。”

    山雷和亨利、黑狮子三人同时道:“我们也进去。”

    五人分散潜入废弃食品工厂的厂房内,迅速将工厂的每个角落探查了一遍,在一堵墙下重新会和。

    亨利压低声音道:“我那里没发现人,你们呢?”

    山雷摇摇头:“我那里也没人。”

    黑狮子:“你们觉不觉得这个工厂安静得有点过头了?不像有人藏在里面的样子?”

    山雷:“西蒙,难道他们得到消息已经逃了?”

    西蒙皱眉:“我们封锁了整个地下城,连通信都一概关闭,地下的人是无法与地面联络的,十三主教不可能得到消息事先撤离,除非——”

    山雷:“除非什么?”

    “这是他们早就设计好的。”

    亨利立即道:“难道是陷阱?可是这里明明一个人都没有。”

    秦天突然道:“嘘。”

    众人立即噤声,秦天侧耳听了两秒,指着旁边的仓库道:“那里有人。”

    山雷:“不可能,这仓库我刚才进去检查过了,连一只老鼠都没——”

    话还没说完,堆放在仓库门口的一堆废弃木头箱子突然炸开,从里面走出来三十个身穿银色铠甲,表情麻木的高大武士。

    山雷叫了起来:“银甲武士!”

    上次在地心岛,疯马带来了五名银甲武士,光五人就将他们打得溃不成军,西蒙和秦天合力才杀死一只,而剩下的四只一直等到黑九带着军队赶到才乱枪射死。

    而此刻的三十多名银甲武士身上的铠甲明显强化过,做了防弹设计,手上拿着的武器也不是过时的冷兵器,而是各式大火力枪炮。

    一声爆炸声响起,一枚炮弹落在他们旁边,将一整面墙整个轰塌。

    西蒙拽起秦天,对剩下三人道:“快走。”

    众人往工厂外跑去,三十名银甲武士追上,枪弹追着他们轰炸。银甲武士本就拥有极敏捷的四肢和极快的速度,配上大火力的枪炮,战斗力惊人。好几次,炮弹险些就击中他们。

    跑到工厂边缘时,听到动静的黑九带着埋伏在外围的军队冲了进来。

    “我去——”黑九看到这一群银色亮甲的武士,“怎么又是这群怪物?很费子弹啊!老子的子弹不要钱啊!都愣着干什么?快他妈的给老子集火!”

    银甲武士虽然非常厉害,但好在黑九和山雷早有准备带来了充足的火力,足够将这废弃食品工厂翻来覆去的炸烂一百次了。这动静大得几十公里外都听得到,愣是一个警察都没有赶过来,让他们舒舒坦坦将这里轰成了平地。

    那些银甲武士也全都炸散了拼都拼不起来。

    真正的战斗只进行了一个小时就结束了,黑九派人清理战场,脱掉帽子走过来对西蒙等人道:“可惜了,让那十三个老家伙不在,不然老子连他们一起轰上天。”

    亨利道:“十三主教还是真是狡猾,设计将我们引到这里,留下三十名银甲武士埋伏我们。可他万万没想到,黑九带着联盟军队及时赶了过来,毫不留情的把他们留下的武士轰成了碎片。”

    西蒙却不像众人那么高兴,隐约觉得胜利来得太简单了一点都不真实:“他们不应该没想到,上一次银甲武士在地心岛遭重,也是遭到了黑九所带来的联盟军队的攻击,这是一张明牌,他们不可能忽略的。”

    秦天沉默了一下道:“银甲武士产生的几率非常低,到现在他们也只有拥有八只,上一次还一次性折损了五只。我刚看了下,这群银甲武士虽然穿着银甲,只有三人的战斗力达到银甲武士的级别,其他也不过是稍厉害些的黑甲武士而已。”

    山雷道:“什么意思?你是说那十三个老家伙蠢到无视黑九这张明牌,故意用完全不可能取胜的陷阱来埋伏我们?”

    “不对!”西蒙猛地的抬头,“他们是故意将我们引出地下城,拖在这里。”

    山雷道:“那又怎样?我们被引来了,他们的手下又打不赢我们。”

    这是山雷接到一通电话,电话背景非常嘈杂,夹杂着各种混乱的尖叫声,打电话的人也很慌张,尖叫道:“山雷区长,你快回来,他们攻击进来了,太可怕了,你快回——”

    电话被掐断,只剩一片忙音,再回拨时已经显示对方不在服务区。

    山雷道:“什么情况?你们,联系地下看看。”山雷的手下纷纷拨打起电话,山雷则拨通了白狼的电话,却无一例外都得到了对方不在服务区的提示。

    “难道地下城的信号全部被屏蔽了?”

    西蒙沉下脸:“这是调虎离山,他们的目标是地下城!我们快回去!”

    众人迅速赶往最近的一个入口,却发现通往地下的电梯已经被彻底摧毁。众人又连续赶往其他几个入口,发现电梯竟然全部被摧毁了。

    西蒙道:“他们想阻止我们回去。”

    山雷不解道:“那十三个老家伙对地下城动手有什么意义吗?他们难道要出动所有教徒来攻占下地下城吗?开什么玩笑,这么大的地下城,当初联盟军队进来都未能攻打下来,最后不得不推出白狼作为代理人,才一点点的收拢起整个地下城的势力。”

    众人又继续赶往下一个地下入口,却依旧被毁掉了。派去附近区域寻找入口的人也陆续传回不好的消息,仿佛一瞬之间,所有通往地下的电梯都被毁了。

    黑九立即道:“不就是一千米的垂直高度吗?老子的军队万米高空跳伞都跳过,还怕了这区区一千米的高度不成?全部用绳索吊下去。”

    西蒙:“不行,他们一定派人在下面的电梯口守着,下去一个死一个。”

    屏蔽信号,阻断电梯,地下城此刻俨成了一座地下孤城。

    亨利道:“我们没办法返回地下城,接下来该怎么办?”

    山雷道:“还有一个入口可能没被发现。”

    “哪里?”

    “白狼的甜品店,那部电梯非常隐蔽,知道的人极少,也许并没有被圣血教的人发现。”

    然而白狼的甜品店位于市中心的闹市区,他们这么一支庞大的武装军队出现在闹市区,绝对会引发大轰动。

    西蒙道:“让军队先留在这里待命,我们先下去看看情况。”

    山雷道:“那也只能这样了,对了,你们谁能联系到那两只萝莉?她俩非常讨厌我,我可要不到她俩的电话号码。”

    秦天当即当即拿出手机联系上了小软小萌,随后众人火急寥寥的赶到白狼的甜品店。甜品店门外已经挂出了暂停营业的牌子,众人推门进去,就见小软小萌已经换上了一身干练的衣服,毫不迟疑道:“电梯还能运行,说明入口没有被发现,但是却没有人上来报信,很可能整栋办公楼都被控制了。”

    西蒙随手拿起旁边桌子上插的一束鲜花:“我跟秦天两人先下去探路,等看到电梯里放着鲜花再下来。如果鲜花被碾碎了,你们就不要跟下来,想办法再找其他入口。”

    交代完,西蒙捧着鲜花束和秦天踏进电梯。电梯下行,狭小的空间内,两人面对面的站着,情绪都绷得死死的。下到地下城后是什么情景,谁都无法预料。

    这时,西蒙突然幽幽的开口了:“说起来,我好像从来没有送过你花吧。”

    秦天一愣,这一捧鲜花束就被塞进了自己手里。秦天也是第一次被人送花,闻着淡淡的花香居然有点不知所措。

    “一会如果有危险,你用鲜花给他们发出信号后立即逃走,不用管我。”

    秦天愣了一下,抬头看向西蒙。虽然这不是一个浪漫的场合,他送她的也不是精心挑选的花束,而是刚才情急之下顺手拿起的。然而捧着这束花,秦天却觉得有什么东西如花一般,在她心里一点点绽放,鲜艳明媚。

    电梯很快运行到底,确定门外没有声音,两人才打开电梯走了出来。白狼的办公室空无一人,看上去非常整洁,并没有人进来过。两人走到办公室门口,发现门被撞了一个大洞,一具尸体挂在门上。推开门后,门外还躺着三四具尸体,似乎临死前想逃进这个办公室。

    西蒙低头检查了这几具尸体:“都是白狼的亲信,大概是想进入办公室通过电梯返回地面报信,却都没来得及。”两人将整栋大楼检查了一下,发现这已经成了一栋空楼,所有的人都死了,大概因为确定没有人活着了,敌人也撤出了这栋大楼。

    西蒙:“去给上面的人发信号,让他们下来吧。”

    秦天捧着鲜花返回电梯,将鲜花放进去时迟疑了一下,从里面抽出了一朵,然后才将电梯按了上去。

    “老大,我发好信号了。”

    西蒙转头看着秦天走回来,眼睛盯着她手里拿着的一枝鲜花,眉毛微挑:“这是什么意思?”

    秦天吱唔道:“总觉得既然是你第一次送我花,我也是第一次收到花,总得留一点。”说完,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西蒙的回答是伸手托住她的腰,低头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