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5章 秦天的旧主

作者:思尽忧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为首的白袍主教沧桑的声音响起:“很好, 你还记得我们,我还以为你这一年在外面过得太快活, 把我们这些故人都给忘记了……血姬。”

    西蒙伸出一臂将秦天护到身后,盯着眼前的白袍主教:“没想到圣血教这一次如此兴师动众, 十三主教同时出现在此地。”

    白袍主教的目光移向西蒙:“西蒙·威廉姆斯·茨密希, 真不愧是格罗夫纳的后代, 猎调局如此大规模的搜捕,你居然能带着所有人完好无损的逃脱D城。不过, 没想到你逃离D城后会带着血姬来到此地, 你亲手将她送到我们面前, 倒是省了我们不少功夫。”

    西蒙冷哼:“你们虽然人多火力足, 但想在我面前带走她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是吗?”白袍人低笑了几声,转头道,“看来需要你出场了。”

    剩下的十二名白袍主教分开让出一条道来, 走出来一位身披黑袍的少年, 少年褪下帽子,露出一头银白色的长发,俊美得不像真人的容颜让亨利、黑狮子等人同时倒吸了一口气。

    亨利低声道:“小公主,这又是谁?”

    秦天沉默了几秒:“他是圣血教的大主教——达弥。”

    亨利惊讶:“什么,这么漂亮的少年竟然是这一切的背后主谋?”

    “不,他其实是——”

    秦天的话还没有说完,少年面无表情的朝她伸出手臂, 一字一字道:“血姬,过来。”

    秦天的身体一震, 表情僵住。

    少年再次开口,依旧一字一字缓缓道:“血姬,我很想你,过来。”

    黑狮子嘀咕道:“这大主教说话怎么那么奇怪?像个木偶一样……咦……小公主,你干什么去?”

    就见秦天居然真的听那少年的话,僵硬的迈开脚步向他走去。

    西蒙及时按住她的肩膀:“你干什么?”

    秦天回头看他:“老大,对不起,我现在必须去他身边。”

    “为什么?”

    亨利等人亦不理解道:“小公主,你突然犯什么糊涂?”

    秦天顶着西蒙审视的目光:“圣血教真正掌权的不是达弥,而是十三主教会。”

    西蒙皱眉:“什么意思?”

    站在达弥身后的一名白袍主教笑了起来:“西蒙,你不知道血姬跟她的旧主感情有多么好,现在旧主在此,你以为她还会选择你吗?”

    秦天不再解释,拿开西蒙的手:“对不起,老大。”没有任何迟疑地走到达弥身边。

    达弥的脑袋木讷地追随着她的动作移动,等她走到他身边,依旧毫无感情的一字一字道:“我的血姬,你终于回来了。”

    秦天看着他空洞涣散的眼睛:“是的,我回来了。”

    达弥的表情突然不自然的抽搐一下,艰难地吐出一个字:“走……”

    秦天眼神坚定:“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又一名白袍主教走出来,手上捧着一件东西,对她道:“自己戴上吧。”

    秦天看着白袍主教手上专为她定制的禁制之枷,迟疑了一下,伸手去拿,一只手突然按住她。

    少年木讷地看她:“不……”

    为首的白袍主教淡淡地瞥了少年一眼,声音肃沉道:“大主教,你说什么呢?”

    少年停顿了一下,收回手,呆滞道:“戴上。”

    秦天看了看少年的面容,深吸一口气,拿起禁制之枷一一戴上自己的脚腕、手腕和脖子。

    为首的白袍主教微笑道:“真是好孩子。”

    不远处的西蒙、亨利等人看到这画面只觉得说不出的诡异,压低声音,用仅他们几人能听见的声音交谈起来。

    “老大,这是什么情况,小公主为什么突然乖乖投降,还愿意戴上那玩意?”

    西蒙蹙眉,看着达弥的神情:“她应该是受到了某种胁迫。”

    “接下来怎么办?要暴力突围吗?我们集中往一个方向突围,应该能跑出去一两人。”

    西蒙沉默了一下,看向站在少年身后眉眼低垂的少女:“不要抵抗。”同时扔掉了手中的武器,其他人迟疑了一下,相继扔掉了手上的武器。

    西蒙举起手,一脸无奈道:“我们投降。”

    为首的白袍主教侧头看向西蒙:“能屈能伸,识时务,决策果断,你果然如传闻里一般有一副好头脑,难怪刺客会的黑甲武士军团会在你手里全军覆灭。”

    西蒙任着那些站在围墙上的教徒跳下来,用锁链将他们牢牢捆起来:“没办法,你们人多势众,四代又瞬间倒戈,我们只能投降。”

    “看好他们。”白袍主教吩咐完便不再将他们放在眼里,转头对着少年恭敬的行了一礼,声音恭敬道:“请继续用您的神识为我们引路吧,我尊贵的大主教大人。”

    达弥僵硬地转身,往外走去,白袍主教们纷纷跟上,西蒙等人也被教徒们押着跟上了队伍。

    一行人依次跳出牲畜圈,阿尔低声道:“看那边。”

    西蒙向阿尔示意的方向看去,那里原先躺着两具“伊凡”的尸体,现在只剩一具。刚才敌人的视线全在他们身上,没有人注意到那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个人悄悄离开了。

    亨利道:“那家伙倒还挺机灵的,你们说逃掉的是我们的人,还是那个混进来的人?”

    黑狮子叹口气:“希望是我们的人,这样他可以回到地面向外面的人报信,我们还能有一线生机。”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几十人就跟着达弥在这片地下空间里乱转,达弥步伐僵硬地走走停停,只要他停下来的地方,白袍主教们立即吩咐教徒散开搜查,掘地三尺。

    亨利看不懂他们的行为:“那个大主教看起来精神恍惚,跟着他走,真的能找到圣杯?”

    尼古拉斯道:“你们有没有觉得那个大主教像一个人。”

    黑狮子追问:“谁?”

    “洛水。”

    黑狮子:“你开什么玩笑呢,就算我们再偏心觉得我们家洛水长得水灵可爱,人见人爱,可跟这位大主教一比,连对方十分之一的美貌都不及。”

    尼古拉斯照顾洛水最久,对洛水的情况也最为熟悉:“我不是说他俩长得像,而是他现在的状态很像洛水心智不全的模样,而且看起来非常恐惧那个为首的白袍主教。”

    “难道小公主以前服从的主人是一个智障?”

    “不是。”西蒙开口,“我之前见过他一面,他的心智没有任何问题,应该是中间发生了什么变故才会变成这个模样。”

    亨利惊讶道:“老大,你见过他?什么时候?”

    西蒙回想起从地心岛回来后在那个街边夜市里看到的画面。当时他和凯瑟琳在一起,恰好看见到了在角落弹奏钢琴的美貌少年以及站在旁边静静欣赏的少女。

    当时他就看出了秦天与那少年一定有很深的渊源,但没想到他就是圣血教的大主教。

    这时达弥在一幢小矮房前停下,那些教徒再次散开围着小矮房寻找起来,找了一会仍旧什么都没有发现。

    跟在他身后的一名白袍主教神色不悦道:“这都找了六天了,还是没有一点收获,我看这家伙根本就不知道圣物在哪里了。”

    为首的白袍主教道:“不得对大主教无礼。”

    那名白袍主教不高兴地瞪了达弥一眼:“是,继续吧,我尊贵的大主教大人。”

    达弥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白袍主教不耐烦的再次发令:“继续走啊,听到没有?”

    达弥已经一刻未停地这地下寻找了六天,此时终于坚持不住,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白袍主教粗鲁地俯身拽他,被秦天一手拍开。

    “他累了,需要休息。”

    白袍主教看到秦天因为突然大幅动作带动禁制之枷,从袖口里流出鲜血,冷哼道:“他清醒的时候你不好好陪着他,此刻倒是假惺惺的关心他了。当初你要是肯乖乖回来,他也不会遭受到这样的惩罚。”

    “……惩罚?”

    “半个月前若不是他插手,你以为你能那么容易就逃出我们的掌心?他身为我们的大主教,却并没有尽大主教的职责,反而帮助你这个叛徒,当然要受到惩罚。”

    秦天怔了一下,反应过来他指的是半个月他们藏身在白狼提供的房子里遭到圣血教攻击的那一次,当时她被注射了药物虽未失去神智,但身上却长出了属于三代特征的恶诅,没想到那时达弥也在,还在暗中帮助她。

    “快起来,别想偷懒。”

    白袍主教人不由分说再次伸手拉扯达弥,秦天试图阻止却被他用手杖顶开摔到一旁,手腕脚腕都在流血,脖子处的衣领也被鲜血浸染。

    白袍主教冷眼看她:“血姬,我劝你听话一点,你再这样乱动的话,你身上的禁制之枷可是会磨断你的骨头。”

    秦天趴在地上,看着达弥被那人挟制着站起来,神情麻木,摇摇晃晃的继续往前走,眼睛中射出愤怒的红光。

    她握了握缩在缩在袖子里的拳头,猛的跳起来一拳挥向那白袍主教。那白袍主教根本没想到她身披银枷还敢反击,毫无防备地直接被揍飞摔出去七八米远,躺在地上好几分钟没有爬起来。

    秦天的手脚都在往下滴血,红着眼瞪着围上来的教徒。

    教徒们见识过秦天大开杀戒的模样,被她的眼神震慑,下意识地退后半步。

    “算了,既然大主教累了,就原地休息半个小时吧。”为首的白袍主教再次发话了,同时对摔飞出去的白袍主教道:“弗迪南德,你明知道血姬是个火爆性格,你还偏偏在她面前挑衅,她发起狠来可是六亲不认,不计后果,吃到亏了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