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2章 学院下的地宫

作者:思尽忧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客厅众人吵闹时, 西蒙和秦天走出房间。亨利一抬头看着西蒙和秦天走出房门,立即跑到他面前, “老大,这都两天了, 我们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干等着吧。”

    西蒙揉着手腕:“确实不能再等了。”

    亨利看着他往门口走去, 立即打起精神跟上去, 一旁的黑狮子、尼古拉斯以及小软小萌见状也迅速起身跟在了西蒙身后。众人走出房门,毫无意外的被侍卫拦了下来。

    “回去, 殿下有令, 你们哪里都不许去。”

    西蒙正要开口, 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让开”,侍女走了过来,躬身“诸位贵客, 殿下有请。”

    众人被侍女重新带回玛若的临时别宫, 侍女替众人推开了厚重的门,却没有进去,只道:“里面请。”

    众人鱼贯进门,已经是大白天了,室外光线明亮,室内却门窗紧闭,光线昏暗。众人一进门就踩到了一只鞋子, 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一地凌乱的衣物,和满室横倒的器物。黄金王座上的巨大纱帘也被扯了下来, 层层叠叠地堆叠在地上。

    亨利见此情形,骂了一声:“操!玛若你这个禽兽!当初我刚把阿尔带进团,就看出你这个老色女居心不良,趁着职务之便对阿尔上下其手!”

    玛若慵懒的斜躺在黄金王座上,以前在基地的时候已经被亨利骂了无数次,早就对他的嘲讽免疫,看上去心情不好地反讽回去:“哼,当禽兽总比你这个又怂又软的老处男强。”

    亨利暴跳:“你说什么!”

    玛若撇他一眼:“你敢说你不是?”

    “我……”亨利憋了半天,却说不出话来。

    黑狮子侧头,疑惑道:“小公主,你干什么呢。”

    秦天蹲在地上,正从凌乱的纱帘下,抽出一根毛茸茸的长尾巴,正是圣诞节那夜,玛若买给阿尔的超细腻真皮手感恶魔尾。

    也不知道是他俩当中的谁把这根尾巴带了出来。

    亨利道:“阿尔呢?”

    玛若微仰头朝向楼梯,阿尔换了一身干净的牛仔裤和衬衫,脸上没什么表情地从楼梯走下来。看起来精神状态不错,完全没有连续“操劳”两天两夜的萎靡之状。

    尼古拉斯压低声音:“小亨利,这下你不用担心了吧,精虽尽人未亡。”

    亨利冲他翻了一个白眼。

    西蒙的目光从阿尔身上移开,落回黄金王座上的人:“好了,筹码你已经享受过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好好谈一谈交易?”

    玛若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坐正身子:“我要阿尔的自由,从今以后他不再是你的私有物,他的主由他自己做,谁也无法再强求他。”

    西蒙简洁道:“我要圣杯。”

    “成交。”

    西蒙微笑着冲站在楼梯上的男人道:“阿尔,恭喜你赎身成功,你自由了。”

    阿尔没有任何惊喜的表情,沉默地走下楼梯,看了堂内的众人一眼,没有走到玛若身边,而是如往常一般站到了西蒙身后。

    王座上的玛若皱眉:“阿尔?”

    阿尔脖子上印满了吻痕,表情却没有一点沉迷情爱的模样,只阴沉沉道:“多谢殿下给了我自由,既然我现在是自由的,我自然可以自由地选择我想追随的人。”

    玛若:“……你的意思是,你不愿留在我身边?”

    “殿下现在身份尊贵,有的是人服侍,又何需在乎我一个无名小卒在不在你身边。”

    阿尔说完,转头毫不迟疑的出了门。

    黑狮子看了看玛若僵硬的表情,又看了看阿尔转身离去的背影,问亨利道:“这是什么情况?”

    亨利也一头雾水,虽然他讨厌玛若玩弄阿尔的态度,可是刚才玛若为了阿尔的自由,爽快地用圣杯来交换,这是他没想到的,至少这一点来看,她内心是非常在乎阿尔的。可就阿尔的反应来看,他对她的做法不仅丝毫不感动,反而显得更加阴沉了些。

    尼古拉斯道:“大概是不愿意被当成西蒙和玛若之间交易的筹码吧。”

    秦天看了看众人的表情,迟疑了一下,又转头看向孤独坐在王座上表情失落的玛若。

    既然与玛若达成了交易,众人当即找了一个清爽整洁适合开会的房间坐了下来。

    玛若道:“事先声明,我不会出动一兵一卒帮助你们去抢夺圣杯,并且一旦你们的身份暴露,我也会将关系撇得干干净净。我对圣杯没什么兴趣,只不过因为我的家族极力要求我来争取圣杯,我才会出现在这里。我能为你们做的,就是给你们提供情报,以及八大亲王之间最隐秘的协议。”

    西蒙:“好,没问题,那我们开始吧。”

    玛若告诉众人,废弃学院下的地宫入口与十天前被发现,随后八位亲王先后带兵赶到了学院,为了抢夺进入地宫入口的优先权,八位亲王之间发生了好几场大规模的火拼,互有死伤,最后不得不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协商。八大亲王最终定下协议,每家派出最多十人,每日同时进入地宫搜寻,最先找到圣杯并带出地宫的人将拥有圣杯,至于那些人在地宫中做出了什么行为,回到地面后一概不论,并且一旦拿着圣杯的人出现在地面上,任何人都不得再争抢。

    众人听到八大天王之间的协议,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协议的存在意味着,一旦下了地宫,除了面对地宫本身存在的陷阱机关,里面的人还将面对身边人最血腥残酷的厮杀争夺,就算能找到圣杯,也不一定能有命带回地面。”

    玛若打开投影仪,在半空中展示出一个3D宫殿的模型,只有一小部分房间通道清晰可见,其余都陷在巨大的阴暗里,“这是跟据我的人从地宫实时传回来的视频和位置渲染出来的地下结构模型,十天了,我的人探查出的面积不足整个地宫的五分之一,其他七位亲王得到的资料应该跟我相差无几。”

    秦天指着模型上几个发亮并缓慢移动的红点道:“这些红点是干什么的?”

    “每个红点代表一位正在我们脚下地宫行走探查的人。”

    秦天看到红点移到黑暗的区域,那片区域上的阴影陆续散出,迅速构建出立体的建筑结构。然而一个红点移动到一片阴影区域后,那片阴影不仅没有消失反而吞噬了红点。

    秦天道:“消失了……”

    玛若也注意到了那个消失的红点,不过丝毫没有惊讶,只淡淡的直述:“要么被地宫的陷阱杀死了,要么就是被其它亲王的人杀死了。”

    几分钟后,模型上的红点全部消失。玛若关掉了投影仪,拿出对讲机道:“今天的地下工作已经结束,准备明天下地宫的人选吧。”

    “明天让我们下地宫吧。”西蒙突然开口。

    玛若拿开对讲机,看了他一眼:“地宫现在探测出来的面积不足五分之一,我建议你耐心一点,至少等一半以上的面积可见,找到圣杯的可能性会比较大,否则你们不仅连圣杯的影子都看不见,连命都得丢在里面,八大亲王之间的协议不是玩笑。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自协议制定以来五日,下地宫的人没有一个活着返回地面。”

    西蒙道:“我心里有数。”

    玛若沉默了一下,重新拿起对讲机:“将这五日从地宫传回的所有影像立即送过来。”放下对讲机后对西蒙道,“明早六点是下一批人员进入地宫的时间,从现在开始算起,你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会将这五天来所获取的有关地宫的全部影像拿给你们。另外我得提醒你们,当初纵使学院被毁的再彻底,都不至于废弃整个学院,并连着学院附近的一个街区都进行了搬迁,学院废弃表面上是因为那次大暴动,实际上很可能是另有原因。”

    秦天闻言怔了怔,听西蒙道:“什么原因。”

    “我发现,在这个地下地宫里,除了各势力的人在互相残杀,还有别的东西在杀戮。”

    “东西?”亨利敏锐地抓住了她的用词。

    “我不确定它们到底是怪物还是人类,它们的动作连高速摄像头都无法捕捉,见过它们的人都死了,没有留下任何信息,甚至连它们的存在也只是通过残留在墙上的特殊爪痕推测出来的。”

    西蒙道:“墙上?尸体上难道没有吗?”

    “没有尸体留下,被他攻击的人除了血和爪痕,尸体全部消失了。”

    西蒙:“有齿痕和爪痕的照片吗?”

    玛若调出几张照片给众人看,黑狮子用手比划了一下:“这抓痕,比正常人手大两倍,不是正常吸血鬼能造成的痕迹。”

    尼古拉斯摸了摸下巴:“如果是体型异变兽化的血杂碎的话,确实可能造出这种痕迹。”

    “可是血杂碎怎么可能那么这么强,血杂碎就跟蚂蚁一样,随手一捏就死了。”

    西蒙沉思了片刻道:“所以你怀疑当初学院被废弃,是因为地宫里这一群凶残的东西?”

    玛若:“是的。”

    不一会侍女送来了影像数据盘,众人离开玛若的临时别宫,回到房间开始研究。

    亨利一边看着快进镜头里的阴影画面,一面叹口气道:“阿尔离开快五个小时了,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黑狮子道:“亨利,你够了啊,真把阿尔当自己儿子操心了?”

    亨利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与玛若重逢,看到她当上亲王,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黑狮子道:“话说回来,我对玛若当上亲王这件事还是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她离开梵卓族已经有八十年了,一直游离在外,跟梵卓族人再无往来,这一次回来怎么会夺得伯赛家族的支持,成为伯赛家族的亲王?”

    西蒙:“还记得侍女将我们带进大门后是怎么称呼玛若的?”

    黑狮子想了想:“勇猛的什么什么城主,然后什么什么火女王,还有一个什么之女……哎呀,太长了,谁记得住啊!”

    “勇猛的克沃敦城领主,永恒的赤火女王,伟大的斯特亲王之女。”

    听到秦天一字不差地复述,黑狮子惊讶道:“真看不出来,小公主,你的记性这么好。”

    西蒙点点头:“没错斯特亲王之女,我知道玛若并不是被艾德里安的后代,是被一个八代初拥,却并不知道初拥她的人是谁,现在看来,就是上上任的伯赛族亲王——苛夫罗·斯特·伯赛。传闻斯特在未担任亲王之前,曾经跟随艾德里安几十年,由他初拥玛若也合情合理。”

    黑狮子道:“原来如此。”

    众人坐在屏幕前将所有视频资料看完已经是凌晨两点。

    黑狮子将黑屏的显示器关掉,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现在,离出发还有四个小时,大家赶紧去休息一下吧。”

    众人起身,就要各自回房,坐在沙发上一直沉默观看影像的西蒙突然道:“小软小萌,你俩是白狼的人,明天就不用跟我们下地宫了,至于你们三个,抢夺圣杯是我个人的决定,如果你们不愿意,明天也可以不跟我下地宫。”你 黑狮子道:“西蒙,你说什么呢,赤蝠团一直团结一心,我们全都服从你的命令,怎么能不跟你一起下地宫?”

    “这一次不是服从命令的事情。下了地宫,几分胜算几分败局,我也无法预测。很可能我们所有人都无法活着回来,所以如果你们谁不想跟我下地宫,现在就说出来,我绝不会勉强。”

    黑狮子、亨利、尼古拉斯三人面面相觑,空气沉默一秒,尼古拉斯率先开口道:“西蒙,你问我们三个人的意见,为什么不问问小公主她的意愿?”

    “无需问她,她会跟我下地宫。”

    “如果一个才进团半年都没有的人愿意陪你出生入死,我们这些老团员有什么理由不陪你?”

    西蒙的视线扫过这三人坚定的眼神,从沙发上站起来:“都去睡觉,明早五点准时集合,谁都不许赖床。”

    “是。”

    西蒙带着秦天返回房间,给她喂血的时候发现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怎么了?”

    秦天迟疑了一下,将牙齿拔出他的血管:“老大,我觉得你有点奇怪。”

    “哦?有什么奇怪?”

    秦天想了想:“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自来到梵卓族后,你的行为和态度都很奇怪。”

    西蒙没说话,伸手摸摸她的脑袋。

    月光从窗户里照进来,在他的头发上镀上几缕细碎的银光。

    秦天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不是眼花,在他耳后上一次拔掉一根白头发的地方,此刻已经长出一簇细短的银发,并不是月光所至。

    秦天伸手就去摸他的头发,却被他伸手挡开。

    “三个小时后就得起床,赶紧睡吧。”

    秦天看西蒙站起来掏出手机往门外走去,每晚他都会这样单独出去,也不知道跟什么人通话。等他离开,秦天一个人坐在床上,心情有些低沉。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西蒙给她的感觉非常不好。虽然看起来他跟以前一样,惯常保持高冷的模样给人高深莫测的感觉,偶尔逗弄她一下显出狡黠的一面,但是当众人注意不到他的时候,他就会露出心思重重的模样,眼底的浓郁与愁绪也加深了许多,配上他轻微贫血的面容,给人阴沉消极的感沉。

    认识他这么久,他给她的感觉非常多面,然而却独独没有给过她消极的感觉。

    会是什么事情让他变得这么消极阴郁?

    第二天众人来了离地废弃学院的体育馆外,玛若看着站在面前的五人:“你们五人全都要下去吗?”

    西蒙:“是的。”

    玛若道:“西蒙,我很好奇,这世界上有让你感觉到害怕的事情吗?”

    “当然有。”

    “为了圣杯,冒这么大的危险值得吗?到底是什么样的理由,让你一定要夺得圣杯?难道你也觊觎传言中圣杯中所蕴藏的那股可怕邪恶力量吗?”

    “如果你还是我赤蝠团的成员,我会很乐意告诉你。”

    “……”

    玛若停顿一下:“我会再派五名身手敏捷之人陪你们一起下去,地下地形复杂,勿必保存好设备包,里面有通信器、定位仪和武器,以及各种你们可能需要用到的东西,我也会在地面实时告诉你们的位置。”

    “我也跟他们一起下去。”一个声音突然插进来,消失一天一夜的阿尔走到众人面前。

    黑狮子道:“阿尔,这一天一夜你干什么去了?大家都很担心你。”

    阿尔弯腰捡起地下放置的一套设备包背上,走到西蒙面前:“老大,我回来了。”

    西蒙冲他点了一下头。

    玛若看到阿尔出现怔了一下,但迅速平复了情绪的波动,没有阻止他,而是转身离去。

    六人准备好,与玛若派来的四人进入了顶棚坍塌的体育馆。

    进入体育馆后,馆内的草坪上已经等待了五六支队伍,陆续有人从不同的场馆门进来,没两分钟,八只亲王的队伍全部齐聚,每支队伍都是十人。

    黑狮子打量着周围,冲尼古拉斯努努嘴:“看那边那伙人,他们也在打量我们,这眼神看着就欠抽,一会儿下去后,我们连手先把那几个干了吧。”

    尼古拉斯检查着手枪弹匣:“别一会被别人揍的跟孙子一样。”

    另一边亨利凑到阿尔身边:“那个阿尔,昨天你去哪里了?你要是有什么困扰,尽管跟我说,我的人生阅历比你深,可以给你出出主意。”

    阿尔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背着设备包走到西蒙身边,把他尴尬的晾在原地。

    阿尔走到西蒙身边,两人向外围走了几步,压低声音避开众人交谈了一会儿。秦天竖起耳朵,也没听到两人在聊什么。

    六点整点到了,八支队伍开始按次序进入地宫,次序是由现场抓阄定的,两支队伍进去的间隔时间是十分钟,以防止还没深入地宫,他们就在入口地道厮杀得全员覆灭。

    西蒙的手气不错,第二个就下去了,只等了十分钟,没有等太久。

    地宫入口是在最靠近校场的一排观众席下,观众席已经坍塌,露出底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

    洞深早就已经测量过了,十米,这个深度对于吸血鬼而言都不需要借助绳索,直接从地洞口跳下去就行。

    西蒙打头,黑狮子断后,十人先后跳入地洞,落在一个湿滑漫水的地道中,沿着阴暗的地道继续向前走二十米,再次出现一个直径约四米的地洞,这个地洞就不能直接跳了,必须借助绳索吊下去,因为众人脚下是一个足有五十米殿高的巨大大殿,他们正站在这个大殿的殿顶。

    众人用绳索滑到地面,其实已经在视频资料上看过无数次了,亲身站在这个大殿中,感觉依旧非常震撼。

    这是一个非常古朴宏大的古建筑,没有小家子气的精雕细琢,全部都是巨大的石块与打磨规整的石柱堆砌而成,光顶起殿顶的二十八根石柱就足够让人叹为观止。

    “14世纪的古建筑,呵,这么大的规模,肯定劳民伤财,也不知道是哪位古君主的壮举。”

    众人穿过石柱群来到大殿边缘,大殿四面墙每面都开着四道门,一共十六道门,朝着四面八方通向毫无预知的地下空间。根据玛若昨天给众人展示的3d建模,他们现在所在的大殿位置就处于整个地宫的中心,而那十六道门后的通道完全就是一个迷宫。如果不借助定位仪,人很容易在里面迷失。

    亨利道:“这一道门后已经确定是死路,我们没必要进去,其它三道门门后玛若的人已经探测了大半,不过昨天还是全部折在里面,我们是继续从这三道门进去,还是另外选择一条路?”

    西蒙稍稍想了一下,伸手指了一道门:“先从这个门进去看看吧。”

    众人当即跟着西蒙走进那道门,尼古拉斯注意到秦天的步子有些迟缓,不停的回头,问她道:“你是发现什么了?”

    秦天看着这些通道和林立的石柱,脑海中闪现出一张张破碎模糊的画面,与眼前的场景重叠在一起。

    她摇了摇头:“没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