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71章 :尾声

作者:青衫烟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余霄和云慧珍哄小黑龙的时候,灰捧着小白鸽跑过来,唰地一下跪在白晔和桃宝儿跟前,“谢谢,谢谢你们。”

    原本身体僵冷的小白鸽在融合了凤凰的灵珠之后,此刻身体逐渐有了热度,他捧着那渐渐温暖的鸽子,就觉得自己冰冷的心也随之温热起来,恢复了跳动。

    白晔淡淡瞥了他一眼,心想,这就是那只告密的黑天鹅?

    之后的行为倒也说明了悔过之心,加上那只小白鸽的牺牲,他想了想,问其他人,“这只鹅你们怎么看?”

    本来哭到打嗝的小黑龙瞬间不哭了,冲着桃宝儿的方向喊,“咸鸭蛋!”

    桃宝儿本来还揪着白晔的袖子,想说是天鹅不是鹅,结果小黑龙就把鹅都变成了鸭蛋,这一大一小对吃到底有多执着?

    跪在地上恢复心跳的灰登时心跳加速,他头皮一麻,很怕自己说一句我不会下蛋,就会直接变成烤鸭……

    小蚕说:“看在傻鸽子的面上,给它一个悔过的机会吧。”

    陆水栖点点头,“让他给我的青蛙们捉虫子吃。”

    “还要给乌龟们刷背壳!”

    桃宝儿就晃了两下白晔的胳膊,“让他留下来,好不好嘛?”

    白晔也没有要杀这天鹅的意思,他点点头,看到灰面露喜色,白晔笑着道:“你也别高兴得太早……”

    灰依旧跪着,恭谨听训。

    就听白晔道:“你看你手中那小不点。”

    灰低头去看,就发现小白鸽的身子越来越烫,片刻之后,竟在他手中变成了一团火苗,烧得他手心的皮都焦了,可他也没敢放开,只是向白晔求助,“上神,宝儿,救救她!”

    “救不了,涅槃了。”白晔笑眯眯地揽住桃宝儿的腰,“我媳妇儿在我怀里,你媳妇儿嘛,等她涅槃重生后,慢慢找吧。”

    当年储炎都找错了凤璃,你能不能找到小白鸽,说不清楚哦。

    灰眼睁睁地看着手心里的小白鸽化为烈焰,最终消失不见。

    他手里空了,心里更是空落落的,跪地良久才缓缓起身,说:“借上神吉言,我也会找到妻子,像您一样搂在怀里,视若珍宝。”

    白晔又高兴了。

    灰若是一直这么会说话,等小白鸽涅槃重生的时候,他就偷偷指点灰一下,让他们早点儿团聚好了。

    接下来,白晔回到正殿前,他走到雕像碎掉的地方,站定不动。

    仿佛时间倒流、破镜重圆,就见那些碎掉的玉石雕像纷纷从地上飞起,重聚为一尊白玉雕像,待到雕像完全重塑,众人便发现,此刻的雕像轮廓分明,正是现今白晔的脸。

    雕像重显后,白晔仍不满意,伸手一抓,就从湖里又捞出许多玉石灵珠,那些都是龟祖宗的珍藏,就这么被他一把抓了出来,气得龟祖宗跳脚,却不敢多说什么。

    打破雕像可是它跟青霜一起做的,它现在还怕白晔秋后算账呢!

    下一刻,就见白晔的雕像旁边,又一尊雕像竖了起来,因为加了许多宝石珍珠的缘故,这雕像比白晔的那一尊看起来还要精致唯美一些,一袭粉裙的桃宝儿依偎在白晔怀里,笑容甜美又温柔。

    等雕像竖起,白晔牵着桃宝儿的手走过华清池的每一寸土地,所过之处,万物复苏,繁花似锦,灵气越来越浓,空气中都有了肉眼可见的新绿。

    整个华清池,像是嵌入了一块无边的翡翠之中。

    主人的回归,使得这片土地,再次苏醒。

    最终,白晔牵着桃宝儿站在了青霜面前,他一本正经地问:“现在,确定我是谁了吗?”

    青霜一直僵坐湖边,闻言,他抬头,涩声道:“恭迎白晔上神。”

    “你以前算我半个弟子,但我确实不会教人。”白晔把桃宝儿往前一推,“我妻子尽得我真传,你现在修为全失需要重新修炼,就拜她为师好了。”

    见青霜愣住,白晔就沉了脸,“怎么,她还教不了你?”

    “不是……”青霜下意识想要解释,就听他继续道:“跪下拜师。”

    桃宝儿想说什么,被白晔拧了下腰,登时闭嘴不敢多言。

    青霜看了一眼桃宝儿,最终,在她面前跪下了。

    “师父在上,请受徒弟一拜。”说完,青霜磕头行礼。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白晔说道这里,改口道:“终身为母,以后要好好孝敬宝儿。”

    “是。”青霜没有抬头起身,直接跪着应道。

    “喏,这是送你的剑,我替宝儿给你的拜师礼。”之前用绷带炼的剑,现在才送出去,云狂原来的身材比白晔要高一点儿,所以血肉按照白晔的仙骨来长,就导致他的法宝绷带长了一截,被他弄断做成了剑,就直接成了拜师礼。

    白晔心情很不错。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生出大逆不道的想法!

    就这么解决了一个觊觎自己媳妇儿的人,他真是太机智啦。

    在华清池溜达了一圈后,白晔就把桃宝儿牵回了房间里。

    “走累了没?”他把桃宝儿抱到床边坐下,替她脱了鞋袜,还伸手替她揉脚。

    桃宝儿羞得脸颊通红,把脚往床上缩,“不累不累……”白晔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跑来捏她脚丫子,桃宝儿既羞怯又觉得甜蜜,被他手指抚摸过的地方有一种奇妙的战栗感,让她身子都软了,连忙道:“真不累,别捏了,好痒。”

    可她说不累,他也没放开,反而欺身上来,“不累的话,我们就再做点儿有意思的事好了。”

    他低头吻了过去,“来,宝儿,我们来生个孩子吧。”

    明月多情,春意无尽。宿命的相逢,成就彼此。

    他是谁并不重要,他只是她的夫君,以及,未来孩子的父亲,仅此而已。

    番外一:狐仙来了

    山风醒来的时候,入眼就是红色纱帐,他身上盖着大红的喜被,被子底下的他裸着上身,只着了一条亵裤,双手双脚都被缚灵索捆着,灵气就暂时无法用了。

    他与师兄下山云游历练,到这炽凤镇时,便听说镇上有狐狸精作祟,专门采补年轻貌美的男子,已经发生了十多起命案。

    既然遇见了,就不能这么放过那害人的妖精,山风的师兄说自个儿长相寒碜,就叫山风来做了诱饵,哪晓得那妖物实力非常强悍,远远超乎他们的意料,以至于他师兄丢下他逃命去了,而他醒来,就已经被带到了妖物的老巢,扔在了大红色的喜床上。

    他其实并不害怕。

    修行时间虽短,但山风却天赋惊人,短短三年时间就超过了自家苦修二十年的师兄,掌门非要传位给他,这次出来,就是对他的传位考验。

    师兄丢下他逃走,可能是他故意的吧。

    可其实他真的对掌门之位没有半点儿兴趣,他好似天生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总觉得自己的人生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

    他很迷茫,又很忧伤。

    这缚灵索,要解开大概要花一刻钟。

    绑他的妖物大概想不到,他已经修炼出了神识,灵气虽然不能用,但神识已经能够化为实质,解开缚灵索只是时间问题。

    然就在他解绳索的时候,一道红影从门外飞了进来,重重地撞倒他面前的屏风,还直接跌到床上,撞得他气息不稳,神识都有些不舒服。

    那跌在床上的女人正是此前他们想抓的妖物,此刻,那女人神色慌张地爬起来,看到他后眼前一亮,直接伸出手掐住他的脖子,并扭身冲门外喊:“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杀了他!”

    他依旧一点儿不紧张,还扭头看向门外。

    生死无惧,无悲无喜,淡定自若。

    就见一阵香风吹过,门廊那边吹起了无数花瓣,如蝴蝶般翩翩起舞。一个黑衣银发的女子披着霞光走来,她银发皑如山上雪,皎如云间月,肌肤似雪,桃腮含笑,漂亮得不似人间。

    可就是这样美貌的女子,吓得那红群女妖瑟瑟发抖,掐着他脖子的手更加用力,指甲都掐进他肉里,他闻到了自己鲜血的味道。

    “都是妖物生存不易,你作为前辈不提携我们就罢了,还欺凌弱小赶尽杀绝,你这样会遭报应的!”红衣女子厉声道。

    银发女子摇摇头,没看她,反而问她掐住的山风,“她说她是狐狸精,你信吗?”

    山风一开始就觉得这里的女妖们不是狐狸精,不过他现在被掐着脖子,呼吸都呼吸不过来了,哪里还能回答她。

    就听那女子继续道:“这几个不是狐狸,几只花面狸,也敢自称狐狸精在外头招摇撞骗。”

    她气咻咻地说,“狐狸精的名声就是这么被败坏的!”

    山风心想,狐狸精确实没什么好名声,但也是因为,狐狸精以美色惑乱人心,且酷爱玩弄感情,才因此而出名。

    哪晓得就听那女子道:“狐狸精化形成丑成这样?还打扮得这么妖艳?穿红带绿的什么品位。”

    “谁给你说妖艳女子就得穿大红色了?”她像是点着了的炮仗,语气急促,似乎气得不轻。

    而在她说话的时候,一股庞大的力量从她体内爆开,灵气汹涌而来,冲击得山风头晕脑胀,总觉得好像身体里的某个禁锢,都快被冲开了一样。

    那红衣花面狸瞬间愣住,“仙,妖仙……”

    她是妖物,而现在杀过来的女子根本已经不是妖了,它已经渡劫成仙,跨入了仙人之境,难怪,她们几个姐妹在她面前毫无反抗之力。

    难怪,她要杀她们。

    花面狸自知求生无望,索性发狠道:“你杀我,我也不让你好过。”说罢,竟是直接自爆了身体,并将自己一身血毒尽数喂给了身边的男子。

    既已成仙,便应斩去凡情,这男子中了她的欲毒,你救是不救?

    临死前,她充满恶意的想。

    山风被爆了一身的血,那血中,还透着一股浓郁的媚香。

    他身子有了奇怪的反应,思绪也逐渐变得模糊。

    一阵清风吹过,他原本以为那清凉会让他冷静下来,却不料,清凉过后,热浪滚滚将他吞没,他红着眼,看着那逐渐靠近的女子,喉咙里还发出压抑的喘息声。

    “咦,凡间还能有如此绝色,难怪那花面狸没直接杀你,都想跟你成亲。”那声音惊诧地道:“我叫云慧珍,你叫什么?”

    “山风。”他下意识地回答。

    “我可以替你解这媚毒,不需要做那事。”她忽然问,“你是想跟我亲热呢,还是想用别的方法解毒呢?”世人对仙族颇有误解,谁说修炼成仙了,就不能有情?

    放个中毒的男人在她眼皮底下,她就不好过了?也不知道那花面狸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看到美男这幅克制隐忍又鲜嫩可口的模样,她好过得很呢!

    山风的意志力还未被完全吞没,他用牙齿咬了下舌尖儿,说:“别,别的方法。”

    未曾想,云慧珍一下子就不高兴了,“难道我堂堂狐狸精,这点儿迷人的本事都没有?”难道她今天选的发色不够美?出场不惊艳?

    她直接倾身过去,靠在他身边,再次问,“我不够美嘛?”

    声音变得空灵又悦耳,近在咫尺的身体还透出一股好闻的清香,冲淡了那浓郁的媚香。

    银发轻轻扫着他的脸庞,在欲毒的刺激下,她那张明艳动人的脸,让山风一直觉得无趣的灰暗人生,好似多了一点儿色彩。他身上的缚灵索突然被冲断,而他陡然伸手,圈住了她。

    “咦!”云慧珍又惊了一声,她没想到,他竟然能挣脱束缚,还能直接抱住了她。她笑了起来,“狐狸精还是有魅力的吧?”

    “记住哦,我这样的才是狐狸精,可别弄错了。”

    “呀!”云慧珍惊呼一声,她居然都挣不开他。

    不过他这么俊俏,倒也不亏?

    罢了罢了,我替你解毒,我替你解毒,真是怕了你了。

    哪晓得动情之时,云慧珍看到他封印一寸一寸破解,一身灵气汹涌磅礴,比她还要强上太多太多。

    且他身上,竟然有九曲天河的气息!

    难不成还是九曲河上的天仙!

    她睡了一个下凡历劫的天仙?完了完了,怎么就被他美色所惑,捅出这么大个篓子呢。趁他未醒,云慧珍穿好衣服想走,只是临走之时,看到他昏睡中依旧无比美好的脸,她忍不住喊了一声,“山风。”

    他眼皮微动。正在冲击封印的他,无法睁眼。

    “你喜欢我吗?”

    本来微微抖动的眼皮恢复静止。

    云慧珍便明白了,说:“那告辞啦。”

    伸手捏了一把山风的下巴,她轻轻揉捏一下,随后松手,咯咯笑了两声化为狐狸原形飞走,长长的尾巴腾空之时扫在他脸上,让他忽然有了伸手抓住的冲动,只可惜,他还动不了。

    等他能动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

    云慧珍走得潇洒,哪晓得回去后没多久,就有了身孕。

    还一怀,就怀了好几年。

    “云慧珍,你怀的是个什么啊,好几年了也没出来,有点儿吓人哎。”陆水栖说。

    “管他是什么,又吓不到你,反正你又不是人。”

    陆水栖:“……”

    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我竟无言以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