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63章 :都要

作者:青衫烟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桃宝儿好半晌没出声。

    白晔也没催她,只是依旧用手轻轻揉着她的太阳穴,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

    “嗯……”她声音很轻,一个简单的音节,就让白晔手一顿,内心再次起伏不定,周围血气都显得狂乱了一些,只听他冷冷道:“想清楚再说。”

    没想好,就再想想。

    桃宝儿便道:“一个姓白,一个姓云,差得还有点儿多呵。”

    “想叫什么名字就叫什么名字啊,你喜欢哪个?”她明明没睁眼,在这种雾兽缠绕的情况下只是下意识地回答真心话,而她本身意识并非清醒,因此也不该有什么动作,可此刻的桃宝儿却翻了个身,从平躺变成侧躺,还跟白晔脸对了脸。

    她像是清醒着,还跟他打商量,“要不你跟我姓桃,叫桃晔或者桃狂,就没那么纠结了呀?”

    白晔颇有些无语,他哪儿是问名字,他问的是仙族白晔和暗族云狂只能存在一个,她会选择谁。

    他用手掐她的脸蛋,故作凶狠地说:“不要糊弄我,甭想蒙混过关。”

    可转念想到她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撒谎,也就是说,她真的以为他在意的只是个名字,真是……

    蠢得可爱。

    他失去记忆的时候傻呆呆的。

    可这小丫头,哪怕没有失忆,不也是傻乎乎的么。

    桃宝儿这才哦了一声,“仙族白晔、暗族云狂啊?”

    “嗯。”

    她呼出的气扑到他脸上,还有着淡淡的桃花香。他心想,哪怕答案让他不满意,他也要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不能凶她。

    是的,他潜意识里认为,如果二选一,他会选仙族。

    暗族修炼的是血气。

    仙族修炼的是灵气。

    两人曾拼死一搏,同归于尽,却并非真的灰飞烟灭。

    自那之后,云狂是血肉,白晔为仙骨。

    古语有言,画虎画皮难画骨,说到底,白晔的实力还要强出几分,可只要他不放弃,白晔永远无法摆脱他,他虽有一身仙骨,却亦有周身血气,还随时都可能神志不清,大开杀戒,到那时,仙族会畏惧他,不会再接纳他,而属于白晔的意志就会逐渐消失,剩下的,就是云狂了。

    云狂一直觉得自己不会输,哪怕一开始,他会落在下风,但他的本命法宝破云纹一直呆在他身边,牢牢地将他的血肉缠在白晔的仙骨上,总有一天,那洁白的仙骨,会完全被侵蚀,为他所用。

    可谁料到,在他们元神都未苏醒时,他们会遇到一个人。

    遇上了一个愿意为她收起爪牙敛去血气,愿意教她法诀道术,为她遮风挡雨的人。

    爱上她的时候,他是白晔,也是云狂。

    而现在,雕像里的剑气凌迟他的血肉,痛苦却让云狂的意志力占了上风,他不知道为什么白晔留下的后招居然会刺激他的意志占了上风,但他清楚,此刻主导着这具身体的不是白晔,而是他——暗族云狂。

    “你选谁?”他声音颤抖,不知为何,眼角都隐约有了泪光。

    “一开始,在那小山头跟我在一起的僵尸是谁咯?”桃宝儿不答反问,“他是谁我就选谁。”

    云狂又愣了一瞬,他怎么回答呢?

    那时候的僵尸,就是他们两个人啊,包括现在,也是他们两个人。

    “教我天地三重印的是谁咯,他是谁我就选谁。”桃宝儿自顾说道,“在城墙那边拼命救我的是谁咯,他是谁我就选谁。”

    末了,她声音还娇羞了许多,“天天跟我睡的是谁哦,他是谁我就选谁。”

    她用手轻轻摸了下肚子,“云慧珍的孩子很可爱啊,我也想给他生宝宝。”

    云狂:“……”

    “那如果你说的这些,都是两个人呢?”他也下意识地盯着她肚子看,莫名就有了许多期待。

    桃宝儿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良久后,她才小声道:“那我就选两个。”

    “只能选一个。”他语气有点儿凶。

    桃宝儿忽然就哭了。

    眼皮没睁开,眼泪簌簌地往外淌,顷刻间就满脸泪水,还哭着道:“储炎上仙娶了一个还要娶一个,什么正妃、侧妃的,好多男人都有妻有妾,我为什么不能选两个?”

    云狂:“……”

    丫头你这思想有点儿危险哦。

    不过想想好像也有点儿道理?嗯?

    “是不是等我修炼成上仙了就能选两个了!”桃宝儿不依不饶地说,接着周身气息都变了,有无数灵气往她周围聚拢,竟是发了脾气,要暴起修炼的模样!

    灵气的喷涌,冲淡了他周围的血气,那暗红的小蛇都险些被灵气给斩断,云狂有些哭笑不得,这桃宝儿,居然要挣脱他的雾兽控制,眼看就要清醒过来。

    她要选两个的意志力可真强大。

    这种强行挣脱对她元神有损,云狂只能飞速地道:“好好好,选两个就选两个。”

    话音落下,她周身灵气波动瞬间平息,也不哭了,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还自己在那嘀咕,“说好了哦,白晔云狂我都要。”

    明明她的选择里也包括了白晔,可他偏偏不觉得生气,反而无比满足。

    你看,周身狂躁,就因为她的几句话而平静下来,他睡在她身侧,脸上也露出餍足的微笑。

    她就是他的剑鞘,他的解药。

    万年沉睡,一朝苏醒,骨肉彻底融合,白晔也好,他云狂也好,其实有什么区别,也并不重要。他清醒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元神内还有白晔的元神,想来,不仅是肉身的结合,就连元神恐怕也合二为一了,正是这个原因,才会使得白晔留下的雕像模糊不清。

    谁能想到,他们会成为一个人。彼此厌恶、敌视,若没有桃宝儿,清醒过来的白晔必定厌恶这一身血肉,厌恶自己在意识模糊时做下的恶行,手上沾染的鲜血。

    若没有桃宝儿,清醒过来的云狂必定要想方设法抹去白晔那一身仙骨,为达目的誓不罢休,为了更多的血气大肆杀戮,折磨自己也折磨整个天下。

    偏偏有了她。

    不管是高冷孤独的上仙,还是冷血嗜杀的邪神,都因为这朵小桃花,生命里多了别的色彩。

    有光照进心田,温暖如春日。

    桃宝儿睡醒过后,刚睁眼就唰地一下坐起来,鞋都没穿跳下床,看到白晔在外头抓鱼,这才松了口气。

    她刚出了院子,白晔就瞬移到她跟前,还皱眉看她,“怎么鞋都不穿就跑出来了。”

    桃宝儿低头看了看自己光着的脚丫子,把身上的粉裙子往下拉了一截,就把脚全部遮挡,她这才道:“还好学会了本体幻化衣服,不然我不仅没穿鞋就跑出来,我连衣服都忘穿了呢。”

    “你还挺骄傲。”白晔瞪她一眼道。

    “我做了个梦,梦到我哭得可伤心了。”她用手揉了一下眼睛,“你看,我眼睛红不红,是不是哭过?”

    “梦是反的,你梦里伤心,醒来后肯定就很开心了。”

    听到白晔的话,桃宝儿反而愣了一瞬,她后退一步,歪头看他,“我怎么觉得今天你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

    桃宝儿想了想说:“好像聪明了?”

    “嗯?”

    “比以前更聪明了!”桃宝儿飞快地道,说完,她就去挽白晔的胳膊,“想吃什么口味的鱼?”

    “烤吧。”白晔手里突兀地出现个鱼篓,里头装了满满一篓的鱼。

    他看了一眼桃宝儿的小院,继续道:“用青华剑烤。”

    唇角微微一勾,笑容有几分邪气,他说:“很想念那个味道。”

    青华剑:“……”

    好想骂人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