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62章 :真心话

作者:青衫烟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桃宝儿自从来了华清池,就知道白晔上仙曾与邪神云狂一战,自那以后就下落不明,生死不知。他以一人之力,阻拦了暗族入侵。

    云狂,就是暗族的邪神,在暗族凌驾于皇族之上,有着说一不二的地位,他被称为神。

    他们若白晔叫云狂,那肯定不是单纯只这个名字,而是说,他应该是暗族的云狂。

    白晔很认真地看着桃宝儿。

    桃宝儿也很认真地想了想,随后她眨眨眼,说:“不会。”

    白晔一下子就开心了,然后转头说:“他们胡说八道,那我去揍他们。”

    桃宝儿就拉住他,“你叫云狂我依旧会喜欢你,可你如果叫云狂,还老是动不动就揍人……”她拉着白晔的手到床边坐下,“那我就要好好想想,还要不要继续喜欢你了。”

    她板着小脸,眸子里却带着笑意,并没有生气的意思,那笑盈盈坐在床边的小模样,是对他发出的无声的邀请。

    白晔立刻嚯嚯她两声,直接把人扑倒在床上。

    喜不喜欢他居然还要想,太气人了,真想把这小桃子一口吃掉。

    夜色正浓,无边春色尽在房中,她那软糯的嗓音被他的强壮有力编织成婉转迷人的曲调,到疾风骤雨之时,曲不成曲,调不成调,唯有破碎呻吟缠绵唇齿间,如珠玉落盘,叮铃作响。

    等桃宝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白晔起身,清理身体后拿起绷带,就坐在床沿边,将自己的身体再次一点一点的缠绕起来。

    他有些心浮气躁,体内狂暴的力量并未尽数发泄,可他知道,桃宝儿受不住折腾,该休息了。

    把身体完全裹好后,白晔就坐在床头,用手指轻轻给睡梦中的桃宝儿梳发。

    一下一下,动作轻柔,微微泛红的眼睛也没有半点儿狰狞可怖,反而有一种葡萄酒一样微醺醉人的暖意。

    只是片刻后,他的身子抽搐几下,紧接着,原本插在桃宝儿发丝间的手斜着挪开,撑在她枕头边,长长的指甲冒出来,将旁边的枕头直接抓出几个窟窿,柔软的羽毛都从枕头里飘出来,差点儿飞到桃宝儿脸上。

    他连忙将羽毛扇开,又用灵气将枕头复原,接着手紧紧握成拳头,身子弓起保持不动,头低垂着向下,都能看到自己胸膛处绷带下的箍紧的血肉隐隐跳动,有鲜血一点一点的从缝隙里沁出,使得周围血气逐渐浓郁。

    整个房间都笼罩在一片暗红之中。

    白晔用灵气在桃宝儿周围凝结了一个屏障,使得她不受血气影响。

    湖岸边的青霜和乌龟聊了一晚的云狂,他不想听,却一直能听到,神识不由自主地受其影响,心中思绪也越来越重,总觉得有一些东西,冲破了血肉的禁锢,在他的身体里生根发芽。

    他每一次在他们的言语作用下,都会去看一眼那个轮廓模糊的雕像。

    那个他不太喜欢,甚至都不愿多看一眼的雕像。

    每一次凝望,都有一种异样在体内滋生,仿佛有一把剑,在一剑一剑割去他周身血肉,是一种凌迟的痛苦,让他觉得难受,却又受其牵引,无法不去看。

    记忆,也在这样的情况下缓缓苏醒,像是一头沉睡蛰伏的巨兽,缓缓地睁开了一点儿眼缝,他所看到的世界,就跟之前变得不一样。

    唯一不变的,只是眼前睡得正香的女人。

    他喜欢她。

    隔了许久,白晔才觉得身体没那么难受了,他这才抬头,再次凝视桃宝儿的脸。

    这一次,他的眼睛里多了些意味不明的东西。

    白晔轻轻靠了过去,在桃宝儿唇上落下一吻,他还蜷起长指甲,轻轻的戳了一下她脸颊上的酒窝。

    桃宝儿睡得很沉,她累坏了,都没睁眼,只是含糊地说了一句,“哎呀别闹。”说完,还伸手捉住了他的手指,紧紧握住后又继续睡了。

    被她握紧的手指,好似有一股战栗感传出,一直延续到他的心脏处。

    白晔的心扑通扑通地跳,渐渐,将血肉跳动都给压制住了,他的眼神又逐渐恢复清明,动作轻柔地侧躺在了桃宝儿旁边,就那么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凝视许久后,他缓缓抬起手指,指尖一点儿血气溢出,在桃宝儿头顶上画了个圈儿。

    紧接着,低沉又暗哑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跟平素白晔的音色都有些不一样。

    “桃宝儿,如果我是暗族的云狂,你还会喜欢我吗?”

    那血气像是一条小蛇,在桃宝儿头顶游动,看起来,就跟暗族皇族的雾兽有几分相似,只是更小巧可爱一些。

    桃宝儿眼睛没睁开,却能看到她眼皮底下的眼珠在飞快转动。

    白晔紧紧盯着她的唇,她口中即将说出的答案,让他倍感压力,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承受住结果。

    就听她说:“喜欢呀。”

    没有犹豫,就跟她清醒的时候一样。

    他愣了一瞬,忽然就笑了。

    那笑容里透着几分邪气,加上暗红的双眼,此刻的白晔,端的是气质迥然,跟从前完全不一样,他像是变了一个人。

    手指轻轻抚摸她的唇角,他继续问:“云狂可是暗族,还是邪神。”

    桃宝儿就有点儿焦虑的皱眉,“那救我帮我的就是暗族了,我是不是要搬到暗族去住?可华清池的朋友我也很喜欢。”

    “去暗族你不怕吗?”

    他又问。

    桃宝儿就摇头,“是云狂的话,就是暗族里头最厉害的,他们还能吃了我啊?”

    明明没睁眼,她还歪了一下头,“你不保护我吗?”

    “暗族里暗无天日,没有那么多漂亮的花草,只有漫山遍野的血瘴花,还有令人作呕的血腥气。”他伸手握住了桃宝儿的手,嗓音里都有了一丝颤意,那周身的血腥气,都因为她的一席话而渐渐收敛,巨兽收起獠牙,冲她温柔地发出了一声喵叫,恨不得在她身边撒娇。

    这就是他喜欢的人,不管他是暗族还是仙族,不管他是云狂还是白晔,她都愿意陪在他身边。

    他此前并未想到,她会这样回答。

    可是转念一想,这就是她。

    “暗无天日我们可以点很多漂亮的珠子和灯,血瘴花也很好看的,而且我们可以圈一块土地,把里头的尸骨什么的清理干净,然后你可以借天地灵气,把那一片地方清理干净,喜欢花花草草,我可以在这边弄种子过去种嘛。”

    她继续说道:“就像以前在山上一样,我们还可以养只山鸡下蛋。”

    “养很多只!”

    白晔又笑了,他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怎么办呢,我更喜欢你了,不舍得你去暗族吃苦。”

    “那要是你跟我在一起,仙族曾经的朋友都骂你放弃你,不愿意跟你做朋友了呢?仙族暗族是永远的敌人,可你却跟敌人在一起。”

    桃宝儿脸上神情也严肃起来,“可我能管着你啊。若是我不管你,你就要大杀四方了,仙族现在又没人打得过你。”

    “只要你不出手,暗族都越不过城墙,仙族也没办法过悬崖,大家不就又能井水不犯河水了。”她跟云狂在一起,能让仙族人不用担心生灵涂炭,这样不好吗?

    白晔都气笑了,“你还能管着我?”

    桃宝儿连连点头,一本正经地说:“可好哄了。”

    “顺毛撸,做一桌好吃的,亲亲几下,实在不行就拉到床上去,什么脾气都没啦。”这些都是桃宝儿哄白晔的手段,平时用得非常顺手,这会儿被血气影响下,一股脑全倒出来了。

    那小脸上一脸得意,若有尾巴,此刻尾巴都能翘到天上去。

    “人心善变,你能管一辈子?”

    桃宝儿就嘘了一声,“我跟你说我可厉害了,我现在才多大啊,我都天仙后期了,我把话放这儿了,要不了多久我就是上仙,我天地三重印也能修到极致,以后若是人心变了,我就……”

    她捏了拳头,哼哼两声,“揍你!”

    “你说,能不能管一辈子?”

    他用手握住那只挥动的小拳头,略带笑意地说:“能。”

    接着,他空出来的左手手指一转,那血腥气从桃宝儿左边的耳朵钻进去,又从右边钻出来,白晔用手轻轻揉着她的太阳穴,说:“宝儿,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若白晔和云狂只能选一个,你选谁?”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