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一章

作者:少地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被脱了外套丢到零下的室外并不是什么好经历,体质差一点的直接冻死都有可能,饶是谢广平也在四肢出现了轻度冻伤的征兆。

    度假村的整体设备还是比较完善的,也有一个专门应对紧急情况的医疗小组,专业的医护设备也非常齐全,众人先把谢广平送到那里去做了检查,确定没有内伤。顾陌城又迅速补了一遍,发现除了多处疑似摔打造成的软组织挫伤和淤青之外,确实没有致命伤,这才放下心来。

    随着体温的回升,谢广平身上的淤青也渐渐显现出来,青紫一片十分可佈。

    夏冬小心翼翼的帮着清理、擦药,又十分担心的问:“谢哥怎么还不醒?”

    顾陌城往他身上扎了几针,“快了。”

    一会儿,井溶从外面进来,脸色不大好看,“我已经打电话让邰南平立刻赶过来了,度假村那边正在调监控,老黑在那里盯着,他们的初步判断说是醉酒。”

    已经涉及到人命,他们又不可能随便动手杀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在适当的时机公之于众,走正当的法律途径。

    来参加这次宴会的都至少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假如真的卷入谋杀未遂的案子中,一定会闹大,度假村也讨不了好,自然是尽可能想往这上面拉。

    而谢广平之前确实在宴会上喝了几杯酒,就算现在抽血化验也是这个结果。既然是个酒鬼,那么发酒疯脱了自己衣服的情况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顾陌城当场就骂了一句,“出了事先想着推脱责任!”

    就在这个时候,谢广平终于幽幽转醒,可张口说的第一句话就直接把夏冬给吓哭了。

    “我不行了。”

    “谢哥?”夏冬带着哭腔喊,“你别放弃啊!”

    井溶和顾陌城虽然没说话,但脸色也十分难看。

    谢广平有些艰难的笑了笑,看向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依恋和不舍,“这次真是碰上硬茬子了,那小子有一手,当时我觉得自己死定了,可没想到还能再见你们一面,真的没什么遗憾了。”

    “没能替你们拿下他,是我无用,以后你们要自己当心了。”

    他又叹了口气,呆呆的望着天花板,自顾自的陷入回忆当中,“以前我老觉得老天待我不公,什么我重视的东西都要想办法夺走,可这么多年下来,也渐渐的习惯了。”

    他转过头来,看着顾陌城他们,笑了下,整个人显得特别脆弱,“谢谢你们不嫌弃我。”

    “谢哥,别呀!”夏冬哭的跟什么似的,眼泪哗哗流满脸,顺着下巴不住的往下淌。

    井溶咬紧了牙关,拳头捏的咯咯响。

    顾陌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语气复杂道:“别说了。”

    “让我说完吧。”谢广平忽然猛烈的咳嗽起来,眼睛里瞬间迸发出灼热的神采,让人不自觉联想起病患弥留之际的回光返照,“咳咳,真想吃一口”

    然而下一刻,顾陌城就抬手扇了他一巴掌,声音响亮!

    “吃吃吃,你怎么不撑死?!”

    夏冬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挂着满脸眼泪呆了半晌,这才哆哆嗦嗦的说:“你你干什么呀?谢哥已经这样了!”

    顾陌城用力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他哪样了?”

    夏冬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喃喃道:“他,他不是”

    他不是快要死了吗?

    “他身上带着一个替身、两个护身符,怎么可能会死?!”顾陌城又抡起胳膊,冲着谢广平凶神恶煞道:“有完没完?没演完的话,我再给你一巴掌?”

    “嘶~”谢广平果然捂着脸一骨碌爬起来,“别别别!”

    他的半边脸已经微微鼓起,显然顾陌城刚才是下了死手的。

    “嘶,”谢广平尝试着张了张嘴,疼得眼斜口歪,十分幽怨的说,“下手咋这狠呢?还是不是一队的了?”

    顾陌城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好玩吗?有意思吗?我告诉你我这都不算狠,你要再不起来,我一刀子给你扎个对穿!”

    谢广平猛的打了个哆嗦。

    夏冬都看蒙逼了,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顾陌城没好气道:“你自己问他!”

    谢广平讪讪的挠了挠头,见井溶也在面无表情的释放杀气,气势瞬间弱鸡了,小声说:“那什么,我不是觉得气氛太紧绷太僵硬了吗?这才自我牺牲,活跃一下气氛。”

    神他妈的活跃气氛,顾陌城冷笑一声,“是啊,自我牺牲,所以还没完,来来来,快躺下我帮你一把!”

    说着,就举起两只手里攥的满满的银针往他身上扎。

    谢广平吓得嗷嗷直叫,满屋子上蹿下跳的,身手不知多矫健,哪有刚才奄奄一息气若游丝的虚弱劲儿?

    夏冬都不知道是该庆幸谢广平没事,还是该气他瞎胡闹了。

    这都什么人哪,多大了还玩这个!

    “行了,别瞎折腾了,”井溶捏了捏眉心,一手一个抓住拎过来,“现在情况未明,都安分点儿吧!”

    谢广平刚要庆幸揭过去这篇,却觉得胳膊好像被老虎钳子夹了一样的疼,一看,井溶正面无表情的使劲呢。

    啊啊啊啊我真的错了啊!

    所以说,千万别跟懂医的胡乱开玩笑,认穴位了解一下?一样的力度,让你疼十倍!绝对终身难忘。

    虽然没有危及性命,可谢广平身上也确实有伤,又冻了那么久,折腾了几分钟之后就有些跑不动了,还是让顾陌城抓着扎了好几下,这才老实了。

    “……我对这里的地形不大熟悉,确实是大意了,没想到拐过弯去之后那里的墙竟然是镜子做的!一下子就他妈的把我暴露了!”

    真是千防万防,都没想到会阴沟里翻船,败得太冤枉了。遍体鳞伤的谢广平一边呲牙咧嘴的摸着刚才被拧过打过掐过扎过的胳膊,一边唉声叹气,懊恼的不得了。

    “那小子反应也挺快,可能一直也都警惕着,看也不看,转身嗖的就是一下子。”谢广平摸了摸额头,心有余悸道,“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到底用什么攻击了我,反正我瞬间就没有知觉了,就是那种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瞬间停止跳动的死亡的感觉。当时我是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他还觉得挺不甘心的,这么些年风风雨雨都挺过来了,也不是没遇到过生死一线的时候,可这次他连对手的真面目都没看清呢,就要嗝屁?不甘心啊!

    刚才跟大家装死到也不全是胡闹,至少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瞬间,脑子里真是跑马灯似的想了那么些。

    谁成想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天知道一睁眼再看见这些人的时候,他的心情是多么复杂,费了多大力气也没让自己失态,可到底是忍不住一吐为快……

    他又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就是打到这里,没有听见声音,就好像有个什么东西轻轻地按了一下,然后那个替身就碎了,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了。”

    “衣服脱了。”顾陌城干脆道。

    其实刚才已经检查过一遍,并没有什么异常,不过现在谢广平又这么说了,顾陌城觉得还是仔细看一下的好。

    &&&&&&&

    “……不确定他是哪边的人,”说话的赫然就是刚才谢广平跟踪的那个男人,此刻他已经重新回到拍卖会现场,在新宏远耳边低语道,“不过我担心他看到了什么,还是做干净的好。”

    新宏远微微点了点头,“没有留下什么马脚吧?”

    他对手下杀人这种行为竟没有一点波澜,仿佛已经见怪不怪了,流露出的唯一一点担心却是怕东窗事发连累到自己。

    “不会,”男人非常笃定的说,“必死无疑,法医也验不出什么来,他喝了酒,我又给他多灌了些,凭谁看都是个醉汉撒酒疯。”

    这些年喝醉了把自己弄死的酒鬼也不是没有,多这一个也不多。

    新宏远嗯了声,刚要说话就见自己的助理快步走来,神情严肃的说:“会长,刚才有几位来宾说他的朋友走丢了,工作人员帮忙找到后发现人昏迷不醒,现在好像双方对事发原因的认定有很大出入,暂时还没有报警。”

    这次的事情名义上是新宏远主持操办的,现在出了事,自然要跟他汇报的。

    昏迷?!

    新宏远的表情一冷,眼神锐利的追问道:“确定只是昏迷不醒?人没死吗?”

    助理还以为他是担心在他们风水协会的聚会上冒出人命不吉利,马上非常肯定的点点头,“是的,已经初步检查过了,心跳呼吸都很正常,估计过一会儿就能醒过来,您不必担心。”

    不必担心?!

    新宏远扭头看了刚还打包票说人死定了的男人,重重的哼了一声,对方瞬间面色如土。

    “没事了,你下去吧!随时关注那边的动态,能压下来就尽量压住,不要在宾客间引起恐慌。”

    打发走了助理之后,新宏远也迅速离开了拍卖会场,刚一回到房间就狠狠给了跟过来的男人一脚。

    “蠢货,没用的东西!”

    要是人真死了也就罢了,他本来做的就不错,理由也充分,就算有人怀疑也没有证据,抓紧时间打点一下,清理干净一切可能的痕迹就万无一失了。

    然而谁能想到,人没有死!

    这就是谋杀未遂,要坐牢的!就算么有证据也能给你折腾掉了一层皮。

    他们这些人最爱的是什么,不就是脸面吗?一旦跟杀人扯上关系,那可就真的太不妙了。

    万一那个人真的看到了什么,然后抖出来,他就完了!

    “不可能的,”男人被踢得差点吐血,可还是本能的为自己辩解,“那个符咒摄魂夺魄,威力巨大,之前我做过好几次都是万无一失,没人能活下来,你也亲眼确认过的呀!”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新宏远暴躁异常,忍不住在房间里疯狂兜圈子,“现在就有了一次失误,有人活下来了!”

    那人张了张嘴,想不出反驳的话,只是仍旧百思不得其解,好像大冬天被雷劈了一样。

    就不可能呀,他不可能失误的,之前做过那么多次都是心跳骤停引发的猝死,一点事儿没有的,不管是家属还是医院都没有一点怀疑,怎么偏偏这次就失手了呢?

    等等,他忽视了一个很关键的信息:

    今天是风水协会聚会,哪怕那个人本身并不是风水大师,可既然能进来,就肯定跟这一行有着种种瓜葛,或许他遇到过什么高人,有什么保命的法宝也说不定……

    他越想越可能,越想越懊悔,越想越恨,可偏偏什么都不敢跟新宏远说,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再说这些,除了火上浇油没有别的作用。

    “我给你一笔钱,你马上离开,去别的地方避一避,等风头过了再说。”新宏远烦躁道。

    那人脸上的表情风云变幻,犹豫了下,“可是会长您的身体?还有19天就要到日子了!”

    “你留在这里只能我们两个人一块完蛋!到时候我会过去找你的,”新宏远低吼道,“马上滚!对了,我的药你拿回来了吗?”

    他不能死,他绝不会死的,他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个方子,他一定会长命百岁,与日月同辉的!

    &&&&&&

    去查监控的老黑很快回来了,结果并不怎么好。

    “度假村里地形太复杂,又有大量的假山、巨石、花木等装饰,哪怕摄像头数量多,但拍摄不到的视线死角也很多,我查遍了那个时间段的录像,能找到的只有谢先生尾随对方的几个画面,连同框的都没有。”

    看过录像后,邰南平连连摇头,“单凭这个完全不能构成证据,只能说他有嫌疑,而且单纯从画面来看的话,反而是谢先生被定位为犯罪分子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闲着没事,我去犯什么?”谢广平浑不在意道,“难道还能强暴他吗?”

    在场众人齐齐翻了个白眼,显然对他这种关键时刻频频偏离重点的思维模式相当无语。

    “那能不能先报警?把这个人控制起来,接下来的事情慢慢琢磨。一定会有办法的吧!”夏冬尝试着提议道。

    “用什么理由?疑似跟踪狂出了事,所以要把潜在受害人抓起来吗?”邰南平毫不留情的反问道,“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对谢先生动手,更要命的是谢先生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就算报警了,也不会受理的。退一万步说,就算那个人被控制起来,如果我们二十四小时之内不能找到足够有力的证据,也得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放出来。到时候非但不能有进展,反而打草惊蛇。”

    邰南平又问:“谢先生,你跟踪他有什么发现吗?”

    谢广平愁眉苦脸的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有些沮丧的摇摇头,“没有什么特别实质性的发现,就是好像他出来的时候,西装右口袋比进去的时候鼓,一定是拿了什么东西,可我还没找到机会查明白就……”

    就差点被丢到假山里冻死。

    眼见事情陷入僵局,大家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顾陌城也觉得这次的事情是前所未有的棘手,无意中瞥见井溶脸色有些微妙,忙出声问道:“师兄,你在想什么?是有什么发现吗?”

    井溶迟疑了下才不确定的说:“从刚才起我就在想一个问题,那个新宏远,我一直觉得有点不对劲,可到底是哪儿不对劲,却说不上来。就在刚才拍卖会上,我又仔细观察过他的面相,刚才卜了一卦,如果没有错的话,他应该不是个长寿相。”

    夏冬马上接道:“他今年才六十来岁,现代社会并不算高寿吧?”

    “问题就出在这里,”井溶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诡异,“他非但不是高寿相,相反的,寿命反而要远远低于一般人,按照原本的轨迹,他应该在五十来岁的时候就遭遇重大变故的,而那场重大变故又很有可能致死。”

    新宏远现在的面相跟他的命格已经完全不匹配了!而偏偏他又确实没有整过容,这就很有问题。

    在场几个人都沉默了,几秒种后,谢广平才有些艰难的说:“所以说,你的意思是,现在这个新宏远,是个死人?”

    夏冬和邰南平齐齐打了个哆嗦,妈呀,这个圈子太可怕了!

    井溶摇了摇头,眉头紧锁,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大难题,“不,他还是活生生的,我的意思是”

    “他很可能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强行将自己的寿命延长了。”顾陌城飞快的接道,显然已经理解了井溶的未尽之意。

    井溶点点头,“不错。”

    夏冬紧张的吞了吞口水,一开口竟然隐隐带了颤音,“这,这个风水,不就是勘测地形吗?什么延长寿命之类的,超纲了吧?!”

    井溶看了他一眼,声音没什么起伏的说:“你知道的东西太片面了,所以也只能勉强算入门而已。知道风水先生还有另外一个称呼吗?”

    夏冬缓缓眨了眨眼,从刚才开始就陷入停滞的记忆意外重新开始运转,那些堆积许久的记忆碎片渐渐浮现。

    想了会儿,他的脸色终于变得惨白,缓缓吐出答案,“阴阳先生。”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可能风水先生就只是看看宅院、相相日子什么的,最多不过占卜凶吉,或者帮忙改名儿啥的。但真正能被称为大师的,精通的内容可谓五花八门,无所不包。

    观测星象、奇门遁甲,乃至预知命运,更有甚者,还能逆天改命!

    只要真的能够做到后一点,那么延长几十年寿命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邰南平是个律师,可自从开始担任井溶的律师之后,就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三观和人生信念频繁遭到剧烈冲击,俨然已经摇摇欲坠了。

    之前的鬼神之说也就罢了,好歹还能用神奇生物和磁场解释,但这个逆天改命?

    这种匪夷所思的手段如果真的存在,那么现代科学的存在还有意义吗?

    谢广平砸吧下嘴,整理下凌乱的思绪,很有点儿艰难的总结道:“意思就是,这个新宏远早该死了,但他不知道做了什么事儿,硬生生又多了几十年寿命,而且越活越精神,对不对?”

    在场众人对风水协会最关注也最了解的恐怕非夏冬莫属,他回想了下,喃喃道:“我从很早以前就关注这个协会了,记得五年还是六年前,新宏远确实曾经出现过很严重的健康危机,参加一次活动的时候就昏倒了。当时就有传言说他不行了,可没想到几个月之后,他竟然奇迹般的重新出现在镜头下,而且越来越硬朗!”

    就今天他们见到的新宏远,状态奇佳,不知道的说他才五十岁都有人信!

    邰南平就干笑道:“那要是有这种手段的话,是不是可以算医学方面的一个新突破?拯救下那些被病痛或是意外折磨的人,也不是坏事吧?”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顾陌城幽幽道,“您是律师,难道真会相信天上掉馅饼那样的事儿?”

    邰南平扯了扯嘴角,心道我确实不信,可之前也不信什么风水啊,这不也都被洗脑了吗?

    大约真是生性温柔,都这个当儿了,井溶竟然还有心思照顾下邰南平那即将分崩离析的世界观,“根据质量守恒定律,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凭空产生的,人的寿命也是这样。新宏远想延长寿命也不是白来的,想要,就必须先从别人身上取。”

    都特么的可能长生不老了,您还跟我说质量守恒?这不是扯淡吗?

    短短一天时间,夏冬就觉得自己先前对于风水学问的认知被颠覆了,从原来的清风霁月,到了现在的……杀人换命……

    他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几个人面面相觑,觉得这孩子真是把世界想象的太过美好了,还得练呐。

    就在此时,站在玄关处的老黑过来说:“先生,有个自称刘侯刘会长的来了,说想跟您聊聊。”

    井溶略一思索,“你跟他说我现在很忙,改天吧。”

    稍后,老黑就去而复返,又带了句话,“他说他大概知道您在为什么事情为难,或许他可以帮忙。”

    才刚说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会儿就有人送上门来了?怎么看都觉得有诈。

    顾陌城想了下,“不如见一面?现在太多细节想不通,见一下我们也没什么损失。”

    外面还不知道谢广平已经醒了,他们暂时也不打算说出去,就把其余人都留在里头,井溶、顾陌城带着早就露过脸的夏冬和老黑去前头。

    进来之后,刘侯张嘴第一句话就是,“井大师,不如我们合作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井溶一挑眉,“这就稀罕了,我倒不觉得跟刘会长有什么可以合作的地方。”

    “明人不说暗话,”刘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也不在乎水已经凉透了,三口两口喝了一抹嘴,干脆道,“我烦透了那些虚与委蛇的东西,听说二位也同样不喜欢,那么何不推开天窗说亮话?我知道那老头子动了你们的人,巧的很,我跟他也有点儿不痛快,既如此,为什么还要看他稳稳当当坐着呢?”

    顿了下,他又自顾自道:“我知道自己送上门来你们用的也不放心,不过我有投名状。”

    刘侯忽然哈哈笑了起来,很得意的样子,又顺手丢过去一个手机,让他看上面的视频,“你们要找的那个人,我已经找到了。”

    井溶接了手机一看,可不就是新宏远的那个跟班?

    也不知是打昏了还是注射了什么药物,视频中的男人被人拍巴掌都没动静。

    “他怎么会在你手上?我们又怎么知道这不是圈套?”顾陌城问。

    “小姑娘,年纪轻轻疑心病就这么重可不好,”刘侯啧了一声。

    “谁都信的话我早死了八百次了。”顾陌城毫不退让。

    “也对,”想了想,刘侯竟然点头表示赞同,又唏嘘道,“这年头女孩子活的不容易,我闺女明年就该上初中了,嘿,长得也俊,这给我愁的,生怕她在学校被坏小子骗、出了校门被坏人欺负,等再过几年踏入社会,又要担心性别歧视喽!这要是结了婚,那更不省心,谁知道婆家怎么样啊?”

    他又喝了一杯凉茶水,很光棍的说:“我的诚意都摆出来了,你们信也行,不信也不奇怪,想要再多我也不能够了,二位自己个儿决定吧。不过得快,那老头子也不是省油的灯,估计稍后就要跟你们套近乎啦。”

    顾陌城和井溶交换下眼神,倒觉得这是个机会。

    “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常言道,无利不起早,他们可不觉得刘侯会是那种万事不求回报的无名英雄。

    “嘿嘿,简单呐,”刘侯笑道,脸上的褶子堆到一起,竟有几分憨态可掬,“我要他屁股下的那个位置!”

    分会长有什么稀罕的?全国十好几个呢,要做就做最大的!

    “那老头子年纪不小了,也该退了,”刘侯大咧咧道,“可谁成想他还挺能活,又死死扒着位置不放,眼见着我转过年来也五十了,说句不好听的,生死有命,没准儿还真熬不过他!下头没什么油水,老头子又要抽成,我上头还有四个老人呢,媳妇儿也得养活,儿子、闺女上的都是国际学校,大的那个也得准备出国了,都是钱!我要钱呢!”

    顾陌城乐了,“您倒是挺实在。”

    真的是非常清纯不做作,跟外面那些妖艳渣男一点也不同!

    “那没办法,就这么一个优点,”刘侯还挺自得,神采飞扬道,“当年我媳妇儿就是看中了我这点。人活着,不就那么点儿事儿吗,吃吃喝喝,可都得有钱呐!”

    这人进来之后说了几句话,已经有好几次提到太太,而且眼神和表情都非常温柔,看得出来是真爱,也算人不可貌相吧。

    大概也是觉得只说这些不足以鼓动对方跟自己一起造反,刘侯话锋一转,又道:“你们也看见了,那老不死的真不是东西,弄一副破画就要十多万,还不如我闺女画的呢!今年还算收敛的!平时也不安分,上电视、做节目、参加剪彩,强买强卖,什么镇宅子保平安的,你就数数吧,但凡有名有姓的人物,有几个家里储藏室没堆着他几张破字画的?”

    井溶笑了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顶多就算是疯狂追捧,我们也管不着呀。”

    “这都不算什么,”刘侯也乐了,道,“看着人模狗样、仙风道骨的吧?那是个老流氓!孙子孙女都多大了,还整天玩儿小姑娘,祸害了多少人了!前几年姓张的被抓了,那是他蠢,人家老会长才是真人不露相呢。”

    顾陌城和井溶都听得变了脸色。

    这他们还真不知道。

    见井溶也收了刚才那万事不关心的笑,刘侯也来了劲,问道:“二位就说吧,就这样的人,该不该抓?该不该杀!把他弄了,算不算为民除害!”

    不等师兄妹两个说什么,听了半天的夏冬已经一脸愤愤的脱口而出,“算!”

    “好小伙子,”刘侯笑道,“这就是了嘛!对了,没少给姓张的骗了钱吧?”

    夏冬的脸都绿了。

    刘侯还是笑的幸灾乐祸的,“那是你傻,没找对人,你找我啊。”

    夏冬忍不住回了句,“那你就会?”

    “不会,”刘侯的回答简直理直气壮,“可我实在啊,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会也就直接说不会了,没准儿一高兴还能告诉你点内幕,你不也就不会被骗的这么惨了吗?”

    夏冬被气个倒仰,可偏偏也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涨红了脸,缩在旁边生闷气去了。

    这么看来,新宏远确实该死,但说得容易,可怎么下手呢?

    真要简单的话,也不至于这么多年都风光依旧,刘侯也不会来找他们这些陌生人求合作。

    结果一问之下,顾陌城和井溶险些给刘侯气死。

    “你们那么厉害,直接做法把他弄死不就完了?法医查不出来,一劳永逸!”

    顾陌城怒极反笑,“这么简单,你干嘛不动手?”

    刘侯给了她一个小小年纪咋记性不好的眼神,“才刚我不是说了吗?我就只会招摇撞骗,这么有技术含量的事儿,我哪成?”

    顾陌城:“……”

    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现场顿时一片沉默,谈判仿佛陷入僵局。

    也不知过了多久,井溶忽然问了个问题,“你也说了,新宏远意外的能活,就我们所知,几年前他好像大病一场吧?不知道是怎么康复的。”

    “嗨,这事儿我们也都奇怪呢,”刘侯一拍大腿,“当时都说他肯定要完了,包括我在内的好多人都开始活动,对了,我跟姓张的也就是那会儿结的仇。可没想到,他又回来了,一群人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白筹划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说完,他又摸了摸下巴,“直到现在我们也一直在琢磨,最后都觉得前些年忽然出现在他身边的那个男人,哦,对了,就是现在在我手上的那人嫌疑最大。好像他真有几把刷子,当时还出手震慑了一次,这才正式平定了,然后就一直跟着新宏远,好像那老头子玩儿女人的时候都不回避的。”

    几个人都听得反胃,觉得这实在太刺激。

    夏冬又问:“你也说他很厉害,又是怎么抓到他的?”

    刘侯嘿嘿一笑,摇头晃脑道:“再厉害的人也是肉做的,大象不也照样能麻醉了吗?”

    合着是乙醚!

    如果刘侯说的是真的,那么现在一切就都陷入到了一个死循环:

    想拿下那个男人给谢广平报仇就要经过刘侯,而要想经过刘侯,就要跟他合作扳倒新宏远,而要扳倒新宏远,似乎又很需要那个被刘侯控制的关键证人,可想要这个人的话,又必须跟他合作……

    顾陌城觉得自己快要被绕晕了,忙使劲甩了甩头,又刨根问底道:“别绕弯子,那个男人是怎么帮新宏远的?或者说,你们对他了解多少?”

    “这我们真不知道,”刘侯叹了口气,头一次露出茫然和沮丧,“当时我们好多人都暗中接触过他,想挖墙脚,让他给自己干,可都没能成。他算是这些年新宏远的头一号心腹,出入什么场合都带着,功夫很高,当保镖使唤起来一点不手软。也经常替新宏远做些见不得人的事儿,哦对,好像给新宏远的那些姑娘就是他带人物色的,首尾也是他亲手处理。”

    顾陌城和井溶迅速看了彼此一眼,觉得这条线索很重要。

    正说着,老黑又进来了,还特意先看了刘侯一眼,井溶点了头才说,“新会长派助理过来了,说如果方便的话,想请您跟顾小姐过去聊聊。他说他跟两位所在的门派有点儿渊源。”

    前面刘侯还得意洋洋的,一脸我说什么来着的样子,可听到最后一句,整个人就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

    他后悔了!

    这他娘的都能扯上关系?!

    那他才刚做的算不算是千里送人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