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九章

作者:少地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宴会大厅应该是风水协会的人花高价临时布置的,进门就是雕廊画栋,还有精美的刺绣屏风和这个时节北方绝对不会有的青翠竹子和各色四时花卉。

    然后,他们竟然还在角落里放了干冰!营造出一种烟雾缭绕的如梦似幻的感觉,简直令人发指。

    参加宴会的嘉宾们长袍和对襟褂子那是标配,井溶和顾陌城两个人的长袍和袄裙在进来之后立即便如两滴融入海洋的水一样变得毫不起眼了。

    相对出彩一点的就是昨天夏冬穿的道袍,头发长一点的挽成发髻,不够长的就带着道帽,有几个还端着拂尘,相互之间打招呼也都逼格满满。配合着角落里涌过来的干冰烟雾,还真有那么点儿超然物外的脱俗。

    “你们可算是来了。”

    谢广平不知从哪个角落冒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继续两眼放光的夏冬,见了他们就如同找到了组织一样的如释重负。

    井溶很少见他这样狼狈,笑着问道:“昨天才刚见了,也不用这么热情吧?”

    谢广平啧啧几声,都顾不上跟他打嘴仗,只是摸着胳膊道:“早知道我就不来了,这简直就是走错片场,我真是哪儿哪儿都不自在。”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穿着便于行动的军用皮靴等一系列户外装备,平时看着倒没什么,可丢到这活像道士开大会的地方,简直像个异类。

    不光他自己觉得不自在,其他人也觉得新鲜,视线频频往他身上扫,好像看珍稀动物似的。

    顾陌城就笑个不停,笑完了又觉得奇怪,“既然是风水协会,那来的大多是风水先生吧?怎么都这副打扮,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道士聚会呢。”

    虽说两者之间的业务和技能范围的确有相互交叉和重叠的部分,但其实还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职业,可看眼前这幅场景,明显好多人都把它们混为一谈了。

    今天夏冬但是没穿道袍,只是穿了一件绣着仙鹤云纹的长袍,衣襟上面挂着快金色怀表,底下露出来同色长裤,瞧着倒像是民国时候的公子哥了。

    听见顾陌城的问题,他就主动帮忙答疑解惑,“因为会长新宏远新先生特别崇尚道教,而且这里面不少会员都是道学入门的,所以就这样了。”

    顾陌城点点头,有点明白了。

    几个人边走边聊,时不时交换一下各自所掌握的信息,不一会儿就把在场嘉宾的底儿摸了个七七八八。

    井溶和顾陌城知道的基本上都是苟局长帮忙从官方系统查到的身家背景,比如说有无犯罪记录,家庭成员情况,婚否,甚至是财产状况。

    而夏冬家里就是经商的,老一辈也比较信这个,掌握的情况大多是各家土豪相互交流聚会之间流通的小道消息,大都跟经济有关。

    谢广平常年上山下海,坚持奋斗在第一线,知道的就比较内幕,全是那些人模狗样的家伙们从不对外声张的第一手消息,相当刺激。

    这几个人凑在一起,就相当于全方位多角度的现场构建了一个信息库,滋味非常酸爽。

    他们在研究别人,而别人自然也少不了研究他们。

    参加宴会的人中九成是正式会员,每年除了像今天这样的年末聚会之外,协会上下还有大大小小的会议、培训不计其数。另外,他们也有很大几率在工作场合中遇到,所以彼此之间都很熟悉,这会儿突然进来几个生面孔,真是叫人想不注意都难。

    人的名树的影,这两年井溶的名声毕竟太大了,在场众人哪怕没见过,却也听到过,又提前得知今天他会过来,就纷纷猜测哪个是他。

    顾陌城是女的,首先性别就不对,谢广平年纪太大,至于夏冬,脾气似乎又太好了些,姿态也有点太低了,好像不大符合传言中一言不合就翻脸的冷僻形象……

    “哎哎哎,张清德出来了。”谢广平忽然示意大家往入口处看。

    今年的聚会是在望燕台举办的,张清德这个望燕台风水协会的分会长也趁着现在总会长新宏远还没到,摆足了主人公的款,领导人阅兵似的跟大家挥手、握手,而旁边竟然真有跟着拍照的。

    谢广平就笑的前仰后合的,不忘揶揄井溶他们,“瞧瞧人家这公关和宣传,再看看你们,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井大师你还不赶紧学着点儿?”

    井溶也笑,特别谦虚的摆摆手,“天分不够,学不来学不来。”

    这也忒羞耻了,他才不要!

    张清德跟人握手的当儿,弟子朱照就凑过去跟他耳语几句,张清德点点头,分开人群朝井溶这边走来。

    谢广平就啧了一声,“看来清净不了了,我先溜了啊!”

    说完,他还真就一溜烟跑了。

    “对了,”跑出去几步之后,谢广平却又折返回来,偷偷摸摸的塞了两套小巧的通讯耳麦给他们,“有备无患,随时保持联系,安全第一。”

    这可是他从一个职业特殊的大客户那里拿的,军用品,外头有钱也没不到,之前还想什么时候送出去,这不就碰上了!

    井溶和顾陌城都道了谢,飞快的背过身去,借着给对方整理衣服戴上了,又顺便调试一下,觉得没问题就对谢广平比了个大拇指。

    白拿别人的东西不好,顾陌城又回了两个护身符,“要不是不知道你来,就替你做个替身了。”

    护身符只能保不死,替身却是多条命。

    谢广平也不推辞,又笑,“没事儿,上回进山的那个替身我没用到呢!”

    顾陌城啊了声,“难怪你肋骨都折了!”

    当时她还奇怪呢,为什么孤狼都没事儿人似的,谢广平却如此狼狈,感情是硬抗的!

    谢广平老神在在道:“那玩意儿是保命用的,做起来也不容易,当然要省着点,骨折什么的那都小意思!”这才放心的溜了。

    做替身不光会让施术者身心俱疲,被保护的人也不轻松。

    因为替身需要用心头血,而心头血并非寻常血液那样可以随意供应,次数多了人必然精气两虚,还有可能折损寿命,不过是舍卒保车罢了。

    要是之前没碰到井溶,夏冬必然要过去跟张清德打声招呼的,可现在既然已经知道对方纯粹是在骗自己玩儿,打脸都来不及呢,哪还有打招呼的心思?说了一声也就跟着谢广平走了。

    正往这边过来的张清德一看夏冬分明看见自己了,竟然还掉头就走,心里就有些不痛快,扭头问朱照,“他们这几个人怎么混到一起了?”

    “我也不大清楚,好像姓谢的跟他们认识,夏冬就不知道了。”朱照有些惭愧的说,“要不我马上叫人去打听?”

    这两天太忙了,他们人手也没充足到紧盯每位嘉宾的程度,所以还真不大清楚。

    “现在打听有什么用?”张清德不悦道,“一定是谁说了我的坏话。”

    顿了下,却又对朱照说:“也好,你去找人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他们是不是见过面?谁主导的?”

    千万别让他知道是谁带跑了自己的肥羊,不然不死不休!

    朱照对自家师父出尔反尔的性子早已习惯,当即点头应下,又有些担心的问:“师父,咱们真要把他们招过来吗?还没入会的就对您这样不敬,等入了会还不翻天?”

    张清德冷笑一声,很高傲的说:“这会是他们想入就入的吗?当我是什么人了?”

    上次井溶临时变卦的行为着实让张清德怀恨在心,原本有的那点拉拢也早变成了愤恨,现在又怀疑他挑拨夏冬,真是新仇加旧恨!

    “可是,”朱照不无担心的说,“新会长那边又如何交代呢?他好像十分看重这个小子。”

    官大一级压死人,提到新宏远,张清德也不由得皱起眉头,十分不满的抱怨道:“那老东西的手伸的太长了……”

    新宏远的年纪已经有些大了,好几个分会的会长都像张清德一样,打很久之前就开始活动,希望新宏远挂掉之后自己接班。

    可没想到新宏远不仅没死,反而老当益壮,几个年纪比他小一轮的分会长都先后病了几次,他竟然还时常去爬山!

    在张清德看来,这什么总会长就是多此一举!

    望燕台本就是首都,望燕台风水协会就合该是中心,又何必再弄一个凌驾于众分会之上的总会呢?

    眼见着新宏远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张清德只好跟其他分会长一样想办法网络人才,提高自己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也是为以后做打算。

    但这网络的人才却有一个大前提,就是要听话。

    前两年一个井溶横空出世,好像地底下冒出来的一样,几乎没有人能查到他的来历,然而他一出现就将原本平静的圈子搅的天翻地覆。

    还不到三年的时间,上到达官显贵,下到明星巨贾,都有他的客户,可以说凭一己之力瓜分走了风水协会的相当一大部分生意,搞得下面的人收益急剧缩水,怨气冲天。

    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这仇不可谓不大。

    本来一个井溶就够受的了,谁知道今年年初又冒出来一个什么师妹,听说也是来历成谜、本事出众,包治百病无所不医,两人狼狈为奸横行无忌,糊弄的一群有钱人昏头转向。

    这下好了,本就情况危急的风水协会更是雪上加霜,好多正经生意没了不说,现在就连各色丹药、镇宅符咒等副产品也开始滞销,好多风水协会都纷纷哭穷,说要揭不开锅了。

    不是没人起过招揽的心思,可井溶行事风格太过张扬,任谁看都不像能屈居人下的,谁知道他来了之后还有没有自己的活路?就都有些忌惮。更有好多分会还没跟他正式打照面就被抢了生意,结仇都来不及,一拖再拖就拖到了现在。

    因为井溶的长期居住地就在望燕台,张清德第一个坐不住,趁他重回望燕台之际发出邀请。

    本来十拿九稳的事儿,谁知道他们那天又急着回苏子市吃平生第一顿团圆饭,直接放了张清德的鸽子!

    想他张清德横行这么多年,向来都是只有别人追捧他,没有他屈就旁人的,怎么忍得了?等下就认定井溶故意羞辱自己,就此结了死仇。

    谁知他又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引发了新宏远的关注,几次旁敲侧击之后得知新宏远竟然有拉他进总协的意思!

    这还能行?自己本就跟那井溶不合,如果让他进了总协,成了新宏远的老东西的心腹,以后还能有自己的立足之地吗?

    在张清德心里,能拉拢的人才自然是要拉拢的,可要是不服管教的野马,与其看他落到旁人手里,倒不如先自己宰了!

    正想着,张清德已经来到井溶面前。

    哪怕心中翻江倒海,可张清德还是凭借多年经验,熟练的收拾好表情,以一种近乎夸张的热情伸出手去,“这就是井大师吧?瞧瞧这是吹的什么风,让您贵足踏贱地,久仰久仰,这两年真是声名赫赫,如雷贯耳,再三相请,今天总算见到了!”

    这可真是不加掩饰的恶意,如果有旁人在场听见了还指不定要以为井溶多么自高自大呢,没仇的也要结出仇来。

    井溶跟他飞快的碰了下手就又不着痕迹的挪开了,轻飘飘的来了句,“哪里比得上张会长?”

    笑容满面的张清德本还打算听他继续夸,没想到只这一句之后竟然就没了下文?脸上的笑意险些没绷住。

    “这位就是师妹了吧?真是青出于蓝呐!”

    说这句话的时候,张清德那表情就已经不如刚才好了。

    这人长得倒是好一副面阔口方、天庭饱满的传统福相,可笑的太不怀好意,顾陌城直接没跟他握手,只是特别官方的笑了笑。

    本就看他们不顺眼的朱照憋不住了,当即皮笑肉不笑的跟着说了两句久仰,然后话锋一转,“听说顾小姐医术了得,可起死人肉白骨,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这个荣幸见识一下?”

    话里的攻击性简直毫无遮拦,顾陌城也不跟他客气,“没想到您还挺天真烂漫的,这种骗人的话竟然也信。真那么神的话,现在外头岂不是皇帝满地走了?”

    作为张清德的徒弟,本身就有几把刷子的朱照这几年也是地位超然,除了几个会长没人敢给自己使脸子,今天竟然当面吃了个小丫头片子的挤兑,脸瞬间拉长。

    打狗还要看主人,顾陌城的举动直接表明了她压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张清德的脸上也不大好看。

    不等他们发作,井溶却跳出来打圆场,微笑道:“小师妹顽皮,心直口快,两位地位超然,见多识广,想来不会跟她一般见识。”

    不解释就算了,一解释简直是火上浇油。

    什么叫心直口快?意思是她说的就是实话呗!

    朱照也是个狗脾气,还真没什么让美女的绅士风度,二话不说就要反击,谁知就听见入口处一阵喧哗。

    几个人纷纷抬头望去,就见其他几个分会的会长和骨干都已经围了上去,簇拥着走出来一个头发花白的胖子。

    “新会长来了,”张清德领着眉头对朱照道,“快先跟我过去。”

    朱照犹豫了下,狠狠瞪了那师兄妹二人一眼,这才匆匆离去。

    井溶和顾陌城留在原地,跟其他那些没资格围上去的嘉宾一起光明正大的打量这位大名鼎鼎的新宏远会长。

    新宏远今年都六十多了,头发胡子全白了,可红光满面,腰杆笔直,看上去精神好得很,说起话来甚至比身边几个三十多岁的年青人都要中气十足。

    “师兄,”顾陌城盯着他看了会儿,不知怎的就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你觉得不觉得这位新会长,似乎有哪里怪怪的?还有他身后跟这个那个像助手又像保镖的中年人,给我的感觉非常不舒服。”

    井溶的眉头已经拧了起来,死死盯着新宏远看,用心推演数次,结果竟没有一次相同,这种明显异常的情况迫使他动用了罗盘。

    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向来精准无比的罗盘此刻却像是疯了一样,指针乱转!

    顾陌城觉得不对劲,刚要发问,却见那边的新宏远仿佛觉察到了他们打量的视线一样,刷的抬头往这边看来。

    顾陌城心头一紧,突然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师兄?”

    井溶将她拉到自己身后,“别乱。”

    来之前准备的符纸忽然开始发热,顾陌城身上的压力好像被分担过去一样的减轻了,又过了会儿,符纸忽然化为粉尘,而那种带着阴邪的压力也消失了。

    就见新宏远的助手微微挑了挑眉,似乎有些惊讶的样子。

    他飞快的跟新宏远说了句什么,新宏远的神态没有一丝变化,只是点了点头,又看了看井溶和顾陌城,然后助手就悄无声息的退出去了。

    井溶立刻通过耳麦联系了谢广平,“帮个忙,劳烦盯着那个人。”

    角落里的谢广平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顾陌城赶紧补了一句,“这次的感觉很麻烦,一定要注意安全,自保为上!”

    “得令!”谢广平丢下这句,就悄无声息的混到人群中消失了。

    作为风水协会中的头一号人物,新宏远毫不意外地享受了一把众星拱月的待遇,一路走来不知握了多少次手,问了多少次好,而有幸跟他说过话的人都是一脸的激动,令张清德暗自恨得牙痒痒。

    只要这个老头子下台,这些荣耀都是自己的!

    又过了会儿,走出人群的新宏远竟径直朝井溶和顾陌城这边走来,两人本能的对视一眼,不自觉打起精神应对。

    单纯看新宏远这个人,或许跟早起广场上打太极拳的退休大爷们没什么分别,他的眼神非常温和,面容也非常慈祥,举手投足间十分洒脱,只一看就会让人觉得很可靠,不自觉想亲近。

    他的到来几乎吸引了全场目光。

    “你是井溶吧?”他笑眯眯地说,好像邻家慈祥的爷爷,又看向顾陌城,“你是那位小顾大夫。最近你们的名声很响呀。”

    井溶道了谢,也笑着说:“过奖了,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年轻人不骄不躁,很好嘛!”新宏远的表情没有一丝崩塌,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又问,“知道你们忙,过来一次不容易,好好玩。对我们这个协会有什么想法没有?”

    井溶立即说:“之前我们一直在闭门造车,对外界了解相当有限,惭愧惭愧。”

    新宏远额外看了他一眼,似乎很有兴趣的样子,不过下一秒就转向顾陌城,语气更和蔼了,“做这一行的很少有你这么年轻的小姑娘的,我也有个孙女,可惜她不喜欢这个,看见你,我就好像看见她一样,真是很欣慰喽!”

    顾陌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笑。

    好在之前她也算是混了半个娱乐圈,经受了不少风波,别的不说,假笑的本事突飞猛进,崇义都说无懈可击的。

    新宏远也不在意,继续道:“我老啦,咱们这一行也不好做,诸位同仁本就应该相互扶持,协会就需要你们这样有能力的年青人,注入新鲜血液才会经久不衰嘛!”

    这就是变相的邀请了,旁边好多人都流露出羡慕和嫉妒混杂的复杂目光,看上去恨不得把家人和顾陌城拖出来换成自己。

    老会长亲自发出邀请,本来就比自己申请或是其他人引荐的要起点高一层,一旦入了会,很可能就是直接入总会,并且有极大概率担任某些职务,至少也是作为储备干部培养的!怎能不叫他们这些混了多少年才能混到参加年某宴会资格的人妒火中烧?

    可这两个年轻人也不知是真没听懂还是欢喜疯了,又或者只是在单纯装傻,竟翻来覆去的说什么“过奖了”“受不起”“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之类的胡话,半点不提入会的事。

    不少旁观者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这是真有本事还是单纯的大愚若智?

    新宏远的耐心是真的好,至少截至目前为止的胸怀也确实十分宽广,都这会儿了竟还是表情不变,只是点点头,“没关系,你们初来乍到,肯定有些不适应,多转转看看,不要见外,就当是在自己家里。”

    说完,却又突然话锋一转,“你们的师父怎么没来?”

    井溶心中警铃大震,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回答道:“前阵子突然降温,他就感冒了,一直没好利索。他身体一直不大好,入冬后关节炎又犯了,疼的睡不着觉,实在不方便来。”

    顾陌城只在一旁附和,表情说不出的真挚,甚至眼神里还多了几分担忧和悲痛,仿佛秦峦患的不是本就没有的关节炎,而是什么严重的癌症之类的。

    此刻两人好像都齐刷刷患上了记忆紊乱症,自家师父刚下山就以一己之力单挑整个诈骗团伙,还把其中的好几个打进医院,最后崩溃之下自投罗网的事全都有选择性的遗忘了。

    不得不说,跟着演技派艺人混久了也是有效果的,哪怕没有刻意模仿过,可潜移默化之中顾陌城竟也学到了不少,至少现在的表演看上去真挚许多,能勉强唬的住人了。

    新宏远也没多说什么,顺势安慰几句就招呼其他人去了,又特别交代张清德帮忙照看。

    看着张清德扭曲的脸,顾陌城就悄悄问井溶,“师兄,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

    把自己想拉拢的人放到野心家的眼皮子底下,新宏远是真的没觉察出张清德的野心吗?还是说就是这么信任他,亦或是艺高人胆大,有什么依仗,所以肆无忌惮?

    新宏远刚走就有几个人试图上前攀谈,有直接邀请他们入会的,有想要联系方式以后切磋交流的,还有的干脆就说要不现场来比划比划……

    对此,井溶还是那套“过奖过奖”“幸会幸会,我不过山野村夫,什么都不懂”的万金油推辞,简单的交流可以,一涉及到入会就跟滚刀肉似的,叫人无从下手。

    因为连刚才新宏远都无功而返,这些人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反而越发来了劲头,似乎都特别期待通过拿下这对师兄妹来在新宏远面前刷存在感。

    最后,上来“解围”的竟然是张清德,不过稍微有点阴阳怪气,“两位大师果然是后生可畏。”

    谁跟你后生啊?

    井溶冲他微微一笑,“张会长也想切磋么?”

    话一出口,旁边一个中年人就先一步笑出来,“井大师说笑了,张会长什么身份,光处理诸般事务都时常忙的不可开交,又怎么会轻易下场?”

    众人纷纷哄笑起来。

    这些人里面也有跟张清德身份地位相当的分会长,所以即便出言不逊,张清德还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可他没说话,徒弟朱照就先收不住暴脾气,上前一步喝道:“诸位都是有身份的人,说这样的话不妥吧?要知道,现在可是在望燕台,难道东道主的面子都不给了吗?”

    话音刚落,刚才说话的那个中年人就率先变脸,“你是什么东西?我是什么身份?我跟你主子说话,哪里有你随便插嘴的份儿!”

    “刘会长这话不大对吧,”张清德对新宏远可能无比忌惮,但对这些老对头还是挺敢摆谱的,“小朱是我的入室弟子,也算是你的师侄,都是一家人,怎么就没有说话的份儿了?”

    “既然是师侄,”刘会长咄咄逼人道,“就该知道长幼尊卑有序,既然张会长平时不大注重这些,我们这些做师叔的,少不得要替你管教一下……”

    顾陌城和井溶看着这几个人你来我往,一个两个目瞪口呆。

    这,这就掐起来了?别看这年纪都这么大了,战斗欲还挺旺盛。

    贵圈真乱!

    惹不起惹不起,我们还是趁乱溜的好……

    然而他们想的挺好,那几个老奸巨猾的什么会长却不愿意他们这么置身事外,眼见着顾陌城的脚尖刚一挪动,那个刘会长就忽然转过头来,笑呵呵的说:“您说是吧,顾小姐?”

    顾陌城的身体一僵,心道有我什么事儿啊,你们几个愉快的内讧不好吗?就当我们不存在不好吗?

    井溶就笑着接话,“二位说的都有道理,既然是一家人,我们这外人就不好在场了,正好才刚吃得有些饱,这就去别处散散步。”

    他正要走,这里头辈分最低,实在没法翻身的食物链底层朱照却立刻调转枪口,阴测测道:“井大师,既然进了这个门,就都是一家人,没什么内啊外啊的,久仰您手段高朝,一直无缘相见,不如您小露一手,也给我们这些没见识的开开眼界,如何?”

    这些人也真是属狗的,刚才还当着他们这些外人掐的不亦乐乎,生死仇人似的,可这会儿朱照的提议竟然又迅速得到赞同,以刘会长为首的“倒张派”也跟着起哄,纷纷要求井溶露一手。

    看这个阵势,不弄点真本事出来恐怕无法脱身,井溶给了顾陌城一个安抚的眼神,顺势点点头,“盛情难却,既然如此,我就献丑了,不知朱先生想看什么呢?”

    “听说井先生尤其擅长风水术数、阴阳卜卦,这宴会大厅里其他的不好施展,不如就给在场的几位算一卦吧,您觉得呢?”朱照特别善解人意的说。

    “我看行。”刘会长用力点头。

    你行个屁啊!顾陌城在心中对他唾弃不已,心道要不是你折腾的幺蛾子,没准儿我们现在早走了!

    她忽然就有点怀疑,这一出是不是这几个人联合起来唱的双簧。可又一看张清德和刘会长他们偶然的视线交汇中迸射出来的激烈火花,恨不得扑上去把对方当场掐死的气势,她又觉得这种猜测有点荒谬。

    井溶也点了点头,“可以,那么算谁呢?”

    “我!”还是朱照第一个响应,他似乎是特别为了报刚才的一箭之仇,眼神中都透出想让人当场出丑下不来台的怨毒,真的一点儿都不想掩饰了。

    井溶也不生气,微笑着看他,“不知朱先生想算什么?”

    他的表情和眼神都平静极了,一点儿都看不出是被半强迫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几个朋友谈心呢。

    而他越平静,就越衬托出朱照的暴躁和急迫,就连旁边的刘会长看了都暗自摇头。

    这个朱照,虽然确实有点真本事,但几年下来却一点儿没修身养性,性子非但没收敛,反而比前些年更加浮躁了。

    他们虽然同样视井溶为威胁,但也对朱照没什么好印象,而且老话说得好,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盛名之下无虚士,这个井溶既然能凭借单枪匹马创出这么大的名头,又敢带着一个小姑娘过来,想必肯定也有几把刷子……

    这一次,朱照恐怕要吃亏。

    朱照抱着胳膊冷笑一声,说:“请说井大师相面尤其准,那就来个简单的把,我就站在这里,敢问井大师,可能算出我是哪年哪月生的?”

    这话一出,顾陌城心里就一个咯噔,觉得是个坑。

    因为来之前苟局长给的资料她都看过了,里面同样包含作为张清德身边头一号人物的朱照的资料,其中赫然就有出生年月日。

    这不是重点,毕竟外人不知道他们还有苟局长这条线,但朱照在网络上有个人专属的资料文库,里面也有出生日期,两边都是一致的!

    也就是说,只要是个会上网的人,就很有可能知道这个并不算秘密的信息,难道朱照会想不到吗?

    可他为什么偏偏要井溶算这个?

    就连张清德和刘会长他们听了,也都微微挑了挑眉毛,觉得朱照这一招挺阴险。

    做他们这行的其实比较玄乎,很多事情都是忌讳的,从姓名到生辰八字,甚至是某些特定的称号,一旦被外人知晓很有可能被算计,大家都捂得挺严实。所以哪怕网络资料上有,基本上也都是假的。

    如果井溶说的是网上的资料,那么不用说,这就是个招摇撞骗的骗子。

    而即便是他意识到了这是个陷阱,想要在短时间内单凭面相算出一个人的出生年月,谈何容易!

    显然朱照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见井溶没有立刻回答,面上不禁流露出一点得意之色。

    他又讥笑几声,仰着下巴道:“怎么样,井大师,这并不算为难吧?”

    现场忽然变得异常安静,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井溶,等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