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七章

作者:少地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真要说起来,快四十岁的大男人在电话里掉泪其实有点丢人,挂了电话之后崇义本人也略后悔,可当时真是止不住。

    本来生病的人就心理脆弱,崇义又疼顾陌城疼的跟什么似的,哪儿见得了她受委屈?

    见她自己都快难受死了,还告诉自己该结婚就结,崇义就觉得那心里一把把的跟着泛酸水。

    因为自己当初的决定,这孩子已经遭了十八年的罪,这会儿还让她跟着操心,自己成什么人了?

    庞冲这个看的也不痛快,一口接一口的叹气,又让空姐拿了冰袋来给崇义敷眼睛,两个人吃了药之后并排躺着。

    药效开始发挥作用,脑袋里昏昏沉沉的,可崇义睡不着,一闭上眼睛现出来的都是顾陌城哭的一抖一抖的,口里喊着“你要是想结婚了跟我说一声……我保证不捣乱”的模样,一颗心就跟着揪起来了。

    他又叹了口气,忽然道:“当初我说不想结婚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时冲动?”

    半闭着眼睛的庞冲嗯了声。

    崇义换了个冰袋,“真不是。”

    其实这会儿庞冲已经有点想睡觉了,可崇义明显是要说心里话的架势,刚才隔着半个地球的爷俩又都情绪崩溃了一回,他还真有必要听一听。

    “早年我跟江敏是认真的,那时候年轻气盛,觉得自己可了不得,不管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还想着结婚之后生四个五个的孩子……呵呵,那时候我是真想结婚来着。不过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年少轻狂。也许这些年我真是年纪大了,对这些情情爱爱的越发看得淡了,原本觉得这辈子就这么着了,有几个朋友,有份做的还不错的事业,有喜欢我的粉丝,挺知足。可谁成想老天又给了我一个女儿,老庞,我是真知足了。”

    “我都没想过能有如今的日子!”

    “三十岁前后那几年是我最忐忑和迷茫的时候,因为身边很多认识的人都恋爱了、结婚了,甚至大部分都不是因为所谓的真爱,只是因为年纪到了,人家成家了,所以也觉得该找个人凑合过一辈子。可老庞,我真是不想凑合。”

    大约现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崇义对江敏恨之入骨,可他自己知道,他也爱她入骨,这一辈子,他都不可能再对另外一个女人那样心动。

    或许他就像外面好多人说的,天性凉薄,感情淡泊,当初能动心就是老天给的缘分,怎奈天不遂人愿,最终却是一段孽缘。

    曾经的他也跟大多数人一样,觉得差不多就成个家吧,然后生几个孩子。可也许是年纪越大了胆子越小吧,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见多了世事险恶和人情冷暖的崇义对这些事情就敬而远之起来。

    他甚至有些迷茫,不知道该如何做一个好父亲。

    这个世界这样复杂,他究竟该如何教导自己的孩子?自己又能教给他或她什么本领?

    看得越多,他就越担心。

    肯定会有人说他杞人忧天,谁也不是生下来就会做父母的,摸索着来吧!可崇义不敢呐,他是真不敢。

    孩子虽小,可也是条命啊,并不是他本人想来才来的,是你们当父母的想,所以他才来了。既然来了,这就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万一你摸索的路是错的呢?

    当初刚一得知自己有个女儿的时候,崇义是又怕又喜,怕的是自己无法胜任父亲这个全新的角色,喜的是这世上终究还是有个跟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

    如今,他只是努力想当一个好爸爸都还时常会觉得手足无措,满是不足,更别说再给自己套一层“好丈夫”的枷锁。

    是要专精一项,还是两项都做不好?

    他早已不是那个不怕虎的初生牛犊了,牵扯太多,挂念太多,顾忌也太多。

    身边不是没有家庭和睦的,像沈霁,像方将,过得都很不错,作为他们的朋友,崇义也替他们高兴,可心里却没有一丁点儿羡慕,更别提向往,彻彻底底的心如止水。

    没有想法,外人再怎么着也没治!

    庞冲一直没出声,安静的崇义都以为他已经睡着了,说完之后又喝了一杯水,调整了下姿势,准备强迫自己合眼眯一眯。

    机舱里安静得很,只有微弱几不可闻的飞机引擎和气流声,崇义闭上眼没多久,却听隔壁的庞冲轻声道:“你这个性子,其实单身也挺好,我看城城那孩子不是没良心的。”

    崇义翻了个身,隔着一条过道跟他面对面,老朋友谈心似的说:“我也不求老了以后拖累她,反正自己多少也攒了点钱,到时候请个靠谱的护工和团队,她能隔三差五来瞧瞧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口吻沧桑的跟赶明儿就要退休似的,庞冲就笑,“你虚岁才四十呢,这就想起养老的事儿来了?”

    崇义也百感交集的叹了口气,“你不知道,多了个人,好像生活一下子就不一样了,原先就我一个人,无牵无挂的,总觉得吧,其实这些日子说抛开也就抛开了,也不怪粉丝说我没烟火气儿。可现在不同了,”他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这上头好像一下子沉甸甸的,我先就告诉我自己得立起来,你是个父亲了呀,你得像个样子……”

    庞冲点点头,“挺好的。”

    作为朝夕相处的合作伙伴,对于崇义的变化,庞冲绝对是感触最深的。

    自打顾陌城来了之后,崇义真跟变了个人似的,也开始关心生活中的鸡毛蒜皮了,人活泛了许多,有温度了,更接地气了。

    说老实话,其实一直以来庞冲这心里就有点不踏实,崇义这人不管对待什么事儿都太认真太一本正经,太较劲了,也太冷静了,而现实社会需要的往往不是这个样子的,有时候他就忍不住开始担心,是不是这个人哪天忽然就宣布要出家了……

    但现在,这种担忧没了,他像个踏踏实实的活人了,挺好!

    然后就在下一秒,庞冲就听这个活人云淡风轻的说:“我想赶在年前开个新闻发布会。”

    庞冲掀了掀干涩的眼皮子,有些疑惑的问:“发布什么?”

    崇义看了他一眼,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不婚公告。”

    庞冲饱受折磨的大脑足足消化了十几秒钟,这才慢慢瞪圆眼睛,然后整个人都爬了起来,“你疯啦?!”

    艺人最怕做这种公开保证,因为无数历史案例都证明很容易被打脸!

    激动之下,庞冲整颗脑袋都像炸了一样,又麻又疼,嗡嗡作响,眼前视线也有些晕乎发黑,不过还是强忍着,压低声音喊道:“按照现代人的平均寿命来看,你少说还能再活三十多年,万一”

    “没有万一。”崇义斩钉截铁的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难道各行各业的明星中单身的少吗?人和人也是不同的,有人生来就想组建家庭,可有的人却只想好好感受生活,我对现在的生活状态非常满意,有个女儿已经是意外之喜,并不奢望太多,这个公告也不过是将我一直以来的宗旨落到口头上而已。”

    搭档了这么多年,庞冲也知道他说这些话不是一时冲动,可到底作为一个出色的经纪人,他考虑的内容还有很多,自然是觉得顺其自然才最保险。

    崇义早就有这个想法了,之前是觉得反正就自己一个人,公开不公开都无所谓,但现在不同了,他有家了!

    “不是我自恋,你也说了,我现在年纪大约还不算太大,或许接下来还会有各色莺莺燕燕前赴后继,要是发现的早还好,可要是再遇到几次这样的,烦都烦死了!我不想让来之不易的平静生活被打乱,也不愿意孩子被外界无聊的八卦所困扰,所以发布会势在必行。”

    他不想隔三差五就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个什么见鬼的女友或是暧昧对象,与其以后都提心吊胆的,然后三不五时就要跳出来声明一下,再经受各界人士的猜忌和八卦,倒不如一劳永逸。

    庞冲又瞅了他几眼,知道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也就不劝了。

    “算了,你自己决定吧。”

    这次的事情已经有些眉目,虽然那个瑞士模特矢口否认,但凭借多年的经验,庞冲还是觉得跟她脱不了干系。

    哪儿就那么巧了呢?

    摄制组的拍摄所在地都相当远离市区,说白了就是荒凉,不要说狗仔,就是普通市民,方圆近百里都未必能看见一个!怎么就被偷拍了呢?

    而且最操蛋的是,这次的八卦竟然是先发布在华国网页上,而非正常情况下的本地网站!

    庞冲推测,那个模特估计也对崇义的性格有所耳闻,知道他不是那种容易上手、好操控的毛头小子,更不屑于跟人达成联合炒作的共识,所以干脆也就不问了,直接付诸实践,先试试水。

    至于为什么选华国,那就更好解释了:广阔的市场!

    在国际圈子里一直流行这么一句话,哪怕看不惯也不得不承认的一句真理:

    哪怕你在其他国家和地区都烂到家,只要能获得华国消费者的喜爱,你就能赚的盆满钵满!

    国际圈子不是那么好进的,一次两次炒作很难站稳脚跟不说,一旦对方翻脸就有很大可能沦为笑话;

    而华国则不一样,消费者和网民的包容性更强,市场也更大,而崇义在那里的地位更是无法撼动,只要跟他沾上一点关系,就能一夜爆红!黑红也是红,多的是人好这一口!

    下飞机之后,崇义一行人又组团去了医院,跟工作室大本营要了支援后就开始筹备发布会的事儿。

    崇义这人之所以被说成“薄情”“性冷淡”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他有绅士风度,但更有底线,而且底线往往比一般人设置的都高,一旦对方触到了,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并不因为对方是位活色生香的大美女而打折扣。

    发布会上,他上来就澄清了自己跟那个瑞士模特的关系,只是简单合作,偷拍到的照片也是正常应酬,私下没有任何交流。

    紧接着,在一片怀疑生中,崇义又公开了自己单身主义者的身份。

    “或许曾经我也有过爱情,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发现单身生活更适合我,所以真心希望以后不要出现类似的炒作,还我们父女两个清净的生活环境,也请广大网友擦亮眼睛,不要随便相信,你们的跟风是毫无意义的。”

    他说的很明白,必要的工作他肯定会努力配合,但不该有的心思就干脆别起了,起了我也不承认!

    现场一片哗然,估计这热度要保持到过完年了,年前想炒作的同志们还是赶紧改计划吧。

    有个三十来岁的男记者拼命抢到了提问机会,问出了不少人的心声:“人是群居动物,不结婚的话现在看着是不错,可等你到了老年阶段,难道不会觉得孤单吗?”

    崇义微微笑了下,反问道:“我总结了下你的问题,所以在你的观念中,结婚只是为了避免孤单,是吗?”

    男记者被噎了一下,并没被他牵着走,很顽强的绕道:“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因素,但你并不能否认这一点,不是吗?”

    “恕我无法苟同,”崇义正色道,“恕我直言,人数多少并不是判断你孤单还是充实的标准,想必大家都或多或少的有过类似的体验,有时候你分明置身人群之中,可反而越加孤单;或许你如这位记者朋友说的那样,怕孤单,怕寂寞,怕有人说三道四而匆匆结婚,可到头来,却只是同床异梦。”

    “我在这里问个问题吧,”他调整下姿势,整理了下并没有什么褶皱的领带和西装,忽然问道,“在场所有的朋友,也包括我工作室的职员,已经结了婚的,麻烦请举一下手。”

    众人面面相觑,不太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不过还是决定配合。

    崇义扫视一周,发现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人举了手。

    以他的咖位,能被派来采访的都是有经验的精英,而前线娱乐记者也注定了不会太老,所以大部分人年纪普遍在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之间,在普遍晚婚的社会大背景下,能有这样的比例真的不低了。

    不光是他,就连现场的记者和工作人员似乎也都有些惊讶。

    崇义点点头,又问道:“那么我请问,你们之中多少人是真的因为爱情在一起的?结婚之后你们过得快乐吗?跟单身时候比起来,快乐吗?是否会像曾经预想的那样,或者说刚才那位记者朋友信奉的那样,人生忽然就充实完满了呢?你们还会觉得孤单吗?”

    众人的表情就有些复杂,开始跟着思考起来。

    崇义双手十指交叉,再次发问:“我问个最简单的问题吧,为了排除孤独,你们会跟自己的伴侣谈心吗?会推心置腹的说真心话吗?空闲的时间,会聊天吗?那样的聊天是会让你感到由衷的轻松和愉悦,还是已经开始变得枯燥和乏味?”

    现场忽然一片死寂。

    过了会儿,一个精心修剪了发型和胡须造型的时尚男记者忽然自嘲一笑,叹了口气说:“哪儿那么好?就是结个婚呗,光柴米油盐酱醋茶就累的四脚朝天,哪儿有工夫谈心?说白了,不就是两个陌生人凑在一起过日子,一起还贷款买个房,生个孩子完成任务……”

    说到最后,他一个大老爷们儿也不禁有些沮丧,旁边那群刚刚举手的同行脸上也都或多或少的流露出近似的感慨。

    谁还没点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可往往等结了婚后才会发现,原来向往也只会是向往。

    什么清新浪漫,什么温馨从容,都是瞎扯淡!

    对着孩子包着尿片满地爬,又拉又尿,吐奶吐的满屋子都是,三更半夜就闹腾,隔三差五就生病,挣的钱都不够花的……你浪漫一个给我看看?

    不光经济上不宽裕,就连精神上都不宽裕!

    还谈心呢,说知心话呢,从早忙到晚,不等天黑就想挺尸,哪儿还有心思谈心!

    又有一个女记者不大服气,忍不住出声反驳道:“少来夫妻老来伴,谁不是这么过来的?以后也就好了。”

    “就是,”另一个男记者也说,“等上了年纪,孩子们也都不在身边,老两口还能相互扶持呢。”

    说的众人都频频点头。

    崇义也不着急,只是反问:“也就是说,你们宁肯用前面大半生的不幸福和不愉快,来兑换同样存在着极大不确定性的老来保障?”

    大家又都不说话了,觉得这个问题怎么就这么扎心?

    不少人就开始在心里嘀咕,今儿崇义咋这么多话?以前的他可是出了名的沉默寡言,问什么都没有长句子的。

    现代人结婚差不多不都这样吗?生活压力这么大,现实这么残酷,谁跟你将真爱啊?真爱也得在现实生活面前低头不是吗?

    光有感情吃不饱饭!

    可偏偏崇义说的也很有道理,这也是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一直向往,可却没勇气付诸实践的。

    眼见着好好地记者发布会要被带到沟里去,有点儿情感讨论大会的意思了,抱着体能饮料的庞冲就在旁边清嗓子。

    崇义笑了笑,这才话锋一转,“我没有别的意思,不是说结婚不好,只是想说,单身也没什么不好的。你们当然有结婚的权利,而我,以及社会中相当一部分单身主义者也同样有保持单身的自由,毕竟这既不犯法,也不违背社会公共道德,更不会对其他人的生活造成困扰,所以请不要再问我为什么了,因为我始终只有一个答案,我喜欢呀。”

    我喜欢,我乐意,我就是想当单身贵族,谁也没理由反对,反对也没用!

    发布会上崇义的几连问简直引发轩然大波,网上迅速掀起了规模空前的关于“是单身还是结婚”的大讨论,而且这场讨论同时也在还在进行,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席卷全球。

    不少传统思维模式的人对崇义大肆批判,觉得他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堂而皇之的传播这种思想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完全违背了生物发展的正常规律,是反社会反人类的集中体现,理应杜绝。

    还有神经质的人呼吁政府封杀他……

    政府也很无奈好吗,他们光是正经事都忙的焦头烂额,谁有空干预一个艺人单身还是结婚?

    但同时也有很多年轻人和丁克群体对崇义迸发出新一轮的崇拜和热爱,他们疯狂打印崇义的海报,将他视为单身主义斗士和先驱。

    网上的舆论站空前白热化,双方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无数人仗着隔着键盘,对方都不能把你怎么着,终于发出心底最深处的呐喊,当然,其中不乏情绪激动时候蹦出的污言秽语……

    “谢天谢地,终于有个巨星正面发布单身宣言了!整个人都为之一振!”

    “我已经把老大问过的话打印出来,就挂在墙头,我决定了,这就是我的新座右铭!”

    “这崇义别是个神经病吧?他单身是自己的事,有必要昭告天下吗?简直是哗众取宠,不知道现在国家的单身危机多么严重了吗?这样的戏子就该永久封杀!”

    “一个正在经受现实生活压力的普通上班族看哭了,我真的已经不敢回家,逢年过节都被人轮番轰炸,你怎么就不结婚,怎么就不交男朋友,过了三十岁就嫁不出去了等等。我就想说,我自己过得也挺好,为什么一定要结婚,一定要为了没有感情的婚姻放弃自我,乖乖回家洗衣做饭带孩子?那样的生活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

    “哈哈哈,笑疯了,崇义真是好样的,不愧是我的偶像!我已经把发布会的视频保存了,回头就给我妈看,她也是崇义的粉丝,这次看她怎么催婚!”

    “楼上别天真了,相信我吧,老一辈的思想之顽固是你无法想象的,你妈一定会脱粉!”

    “那个说单身危机的别是个傻子吧?真是辣眼睛。”

    “我看这就是个异端,年纪轻轻不学好,上学、结婚、生孩子,本来不就是该这么过的吗?一把年纪了还不成家,不就是异端吗?啧啧。”

    “也就是他是个男的,不愁,换他是个女的你试试?早他娘的吓尿了,这都四十岁的人了,再嫁不出去还有脸出门?哈哈哈!”

    “楼上直男癌晚期了,直接拖出去火化了吧,出门右拐,谢谢。”

    “别搭理这些LOSER,越说越来劲,老娘今年41了,跨国企业高管一枚,年薪不多,再加上方方面面的收入,一年也就三两百万吧,没结婚,也没有固定男朋友,那简直就是耽误老娘挣钱和享受生活的万恶的根源!谁有空哄孩子?给你嘘寒问暖的,做梦去吧!我们有个圈子,都是跟我差不多的,平时忙工作,闲了看书、学技能充实自我,再有空了天南海北飞去度假,挥金如土别提多爽!充实的简直要爆炸,恨不得一天变出四十八小时来,哪儿有闲工夫孤单?想要人陪很简单,各色小狼狗小奶狗随便挑选,温柔体贴内外兼修,腻了就换一个,简直美翻,港真,谁结婚才是傻子!”

    不管是上面那个被催婚的,还是下面这个英勇的金钱女战士,都引发强烈反响,讨论的不亦乐乎。

    崇义自己都没想到一场发布会的后续竟然如此连绵不绝,你方唱罢我登场,看得人眼花缭乱。

    顾陌城来医院看他,还挺愧疚的,“其实你没必要说那些。”

    崇义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是不是以为爸爸是因为你才这么说的?”

    虽然难免有自我感觉良好之嫌,可顾陌城犹豫了下,还是点点头。

    “你想太多啦,”崇义哈哈笑出声,没有一点不自在,“你可以问老庞,我很多年前就跟他说想单身了,并非一时冲动。”

    顾陌城真去看庞冲了,而庞冲也真的有几分无奈的点了点头。

    “你爸冷淡的名儿也不是白叫的,当初我们都开玩笑说他这辈子要跟事业结婚了,没想到到头来,他竟然连事业这个伴侣都不要。”

    单身嘛,那就是绝对的单身,不管啥伴侣都不算数的。

    顾陌城心中的负罪感稍稍减轻了点,不管还是难免担心,“那,那万一你以后遇见喜欢的人了呢?”

    崇义笑了笑,很认真的说:“爸爸已经四十岁啦,很可能人生都走完大半,每一个决定,每一句话,都是很多年来深思熟虑过得,我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并非别人觉得好的就一定适合自己,也并非绝大多数人的选择就是适用于全体的正确选项。

    正事儿说完了,顾陌城又开始谴责他不爱惜身体,崇义也挺无奈的。

    谁知道会遇到那种鬼天气?其实没有风暴的话,只要保暖措施做的到位,哪怕稍微冷一点,略吃点苦也没什么的,可寒风一起,他直接就感冒了,雨夹雪的天气也让他原本已经好了不少的关节炎再次发作,苦不堪言。

    庞冲一边喝着清热败火汤一边打电话,抽空还怼崇义两句,跟顾陌城添油加醋的说,反正中心主旨就是想让他……多喝药!

    崇义掐死他的心都有了,这他娘的才是真损友!

    顾陌城笑眯眯的应了,又好奇地问庞冲在忙活什么。

    庞冲痛苦的抹了一把脸,说:“开发布会耽搁了一点时间,那个模特已经在瑞士炒作开了,好像还有不少人信了,必须及时消除影响。”

    当然,也不能就这么放过她!

    想踩着他家艺人上位?想得美!

    撤八卦那都是小意思,关键是如何彻底消除影响,得怎么着让她长个记性,别动不动就起歪心思,并非美女惹事儿,绅士就一定要原谅,有些人还真就不是你招惹的起的。

    崇义和庞冲的意思都很明确,这次算是合作方选人造成的失误,他绝不会承担后期所造成的损失和影响,就只提出了一个要求:

    要么合作方换了这个女模特,要么换了我。

    一句话,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崇义可不是那种会无条件包容美女的傻小子,对待明显居心不良且付诸实践了的,难道还要让自己跟她在同一系列海报上绕世界展示一年吗?

    而且代言也不是那么简单的,除了至少一年四个季度的广告和海报拍摄之外,签约代言人还有义务出席品牌方要求的部分现场商业活动,比如说专卖店开业和活动等等。

    对此,崇义表示绝不可能!

    品牌方也很无奈,本来想的挺好的,谁知道会出这样的风波?

    一个二线模特和一位成名已久的国际巨星,傻子都知道孰重孰轻,如何取舍了。

    考虑到崇义和那个女模本就没有几个亲密镜头,一朝被蛇咬的品牌方干脆也不找替补了,直接让后期把女模的镜头全部剪掉!

    反正崇义一个人也撑得起来,就这么着吧,单人广告挺好的!

    还有什么能比你绞尽脑汁的想抱大腿,结果大腿非但不迁就,反而无比直接的对你表示了嫌弃更丢人的吗?

    没有了。

    于是除了那个女模彻底沦为笑柄,不光没能如愿从二线升到一线,反而迅速沦为不入流之外,皆大欢喜。

    不少男人都觉得崇义傻,送上门的美女怎么还有往外推的道理呢?可女粉丝们和路人却都觉得这个男人好,有原则!不想就是不想,公事公办,半点不拖泥带水,可比那些打着“护花使者”却到处拈花惹草还一脸无辜的渣男强多了!

    经过此次事件之后,崇义竟然又意外涨了四十多万路人粉!

    眼见着要过年,今年崇义照样回绝了一切晚会邀约,就准备跟家人好好团圆。

    还没办出院手续,他就开始掰着指头算起来,“正好你师父也在,回头问一下,今年在我这边还是在你们那边,其实都无所谓,关键是聚在一起开心。对了,我从外面托人订的帝王蟹,很新鲜,估计明天就到了,晚上咱就吃吃看。”

    顾陌城剥桔子的动作顿了下,小声道:“我跟师兄明天要去参加风水协会的聚会,晚上肯定回不来。”

    虽然都在望燕台,可风水协会的聚会场所选在郊外某度假村,距离两家住所最近的也有一个半多小时车程,年前后又爱堵车,等参加完晚上的交流会怎么也得十点以后,第二天上午还有集体活动,肯定来不及的。

    崇义了愣了下,强忍着没表现出失落来,“哦哦,集体活动啊,那是得去,挺好的,挺好的,反正离正式过年还有一个多星期呢,没关系。”

    顾陌城怕他担心,都没好意思说估计这次跟自家师兄是去砸场子的,只是嗯了声。

    爷俩干巴巴的剥了会儿桔子,崇义又问:“你们是第一回 参加组织活动吧?”

    他对这个还挺好奇的,没想到现在做风水的也有自己的协会了。

    顾陌城点点头,“几个月前曾经下过帖子,不过当时不赶巧,就没去,我们都快忘了,谁知道年前又来这么一出。”

    到底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哪怕崇义没接触过风水协会,可其他协会也没少打过交道,确定他们跟协会里任何一个人都没交情后,沉吟片刻道:“这么着吧,你们年纪小,又是同一回去,空着手不大好,要不带两只螃蟹?既不会显得太张扬,也不算拿不出手去。”

    顾陌城想也不想就拒绝了,“那么好的东西怎么能给他们吃,留着,咱自己办了!”

    崇义眨眨眼,怎么听着不大对劲呢?

    作为一个父亲,这时候就必须得传授相应的社会生存技能,于是崇义苦口婆心的说:“孩子,应酬这种事情很多时候却是不大舒服,但既然不得不去,那最好还是稍微遵守一下社会准则,别的不说,基本的礼节还是要注意一下的。”

    尤其这俩孩子本来也不是什么安分的性子,惹急了说翻脸就翻脸,万一第一印象就不好,以后人家还不得穿小鞋啊?

    可没想到,顾陌城听到最后反而笑起来,特别不在乎的说:“爸,你别瞎担心了,我们这次去就没打算好好相处。”

    崇义:“……”

    更担心了好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