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5章

作者:Jul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傅卿在片场里,正在拍摄一场镜头。

    这场镜头已经拍了一上午了, 始终没有达到傅卿要求, NG了十来次。

    傅卿的脸色黑如锅底,剧组内的气氛都压抑了不少。

    他的手机是杨金承拿着的, 杨金承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出的叶蓁蓁发来的微信,吓得手一抖,差点没把手机给砸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虽然是一个钢铁直男外加单身狗,但也知道大姨妈没来意味着什么,忙如同端着什么神圣品一般端着手机屁颠屁颠地跑到傅卿身边, “傅哥——”

    傅卿坐在监视器前, 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监视器屏幕,听到杨金承叫他都没有回头,只是摆了摆手臂, 示意他别吵。

    杨金承又说:“傅哥,是蓁蓁姐的……”

    “别吵!回头再说!”傅卿制止了他没让他说下去,眼神未离开监视器显示屏, 仿佛都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叶蓁蓁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其叶蓁蓁:我是不是得了什么妇科病?】

    杨金承不敢耽搁,虽然此刻打扰到正在工作的傅卿会死得很惨,但这事儿要是他没有及时传到,过后还会死得更惨。他把手机往傅卿手里一塞, 为了防止再次被打断又飞速地说:“傅哥蓁蓁姐来消息了你最好看一下我觉得有怀上了的可能。”

    他一口气说完,才深深吸了口气, 等他缓过呼吸,就看到傅卿回过头,呆若木鸡的看着他。

    黑如锅底的脸色不见了,有的只是茫然和呆滞。

    杨金承掰过他的手将他手里的手机摆到他眼前。

    傅卿这才像是终于脑子重新开始转动般,眼神转向手机屏幕,呆呆地看了半晌,又猛地站起身,一边拨打电话,一边往外走。

    杨金承看着他的背影,耸耸肩,又笑嘻嘻地对一边的工作人员说:“我觉得以后的拍摄过程中傅哥应该不会那么像阎罗王了,咱们的好日子要来了。”

    拍摄场地外,傅卿给叶蓁蓁打了电话过去。

    “怎么回事儿?”他问,单听着声音,倒像是听镇定,只是如果看到他的人,就会发现他正手撑着墙壁站着,手指无意识地扣着水泥墙。

    电话里叶蓁蓁的声音充满担忧又有点儿委委屈屈,“姨妈快两个月没来了,是不是得了妇科病呀?我是不是得去趟医院?”

    “唔,”傅卿应了声,“是该去一趟。”

    顿了顿,他又说:“去之前先去药店买个验孕棒看看吧。”比起妇科病,怀孕的几率恐怕更大一点。

    叶蓁蓁在那头惊呼一声,“不可能吧!你都带了套呀!”

    “总有意外么。”

    叶蓁蓁心情似乎更差了,声音听着都哀怨起来,“不是吧……我不要啊,那要怎么办啊!”

    “能怎么办?怀了就生呗。”

    傅卿说得云淡风轻,就好像生个孩子有多容易似的,叶蓁蓁更不开心了,“这也太突然了,现在生,电影怎么办?我的事业怎么办?不行,不能生!”

    傅卿神色一凛,想也不想就沉声道:“不准打掉!”

    叶蓁蓁似乎被他吓了一跳,大约也知道如果真的怀上打掉这想法有点儿太过分,嗫喏着没说话。

    傅卿轻轻吸了一口气,“你先别急,先去药店买个验孕棒,我今天尽量早点收工回来。”

    叶蓁蓁应了。

    挂了电话后,傅卿回到片场,继续拍摄,只不过他明显心不在焉,镜头也一直拍得不如意,反复地NG着。

    善于察言观色的执行导演适时给傅卿提了建议,“傅导,你要有事儿就先回,这儿我先看着吧。”

    傅卿也没犹豫多久,便点了点头,虽然他拍摄电影起来是个十足的工作狂,可耐不住再大的工作也没有叶蓁蓁怀孕来得重要。

    “麻烦你了。”傅卿说,便抄起外套离开,往酒店赶。

    傅卿回到酒店时,叶蓁蓁已经买了验孕棒回来,正对着那两条杠杠发呆,此时的她满脑子都是她的小金人跑得越来越远的场景。

    她觉得她的事业都要被这次意外给中断了。

    傅卿打开门进来,就对上了叶蓁蓁可怜兮兮的目光,她手拿着验孕棒伸向他,“怎么办呀?”

    这个反应,看来是真的怀上了。

    与叶蓁蓁不同,傅卿更多的,则是窃喜,只是怕她生气不敢表露出来,硬生生将唇边的笑意给忍了下来。

    他走上前,接过验孕棒看了眼,说:“没事,明天我陪你去医院再检查一下。”

    叶蓁蓁也只能点点头应下,片刻后,她又冷不丁冒出一句,“我这部电影一定要拍完的,你要是敢中途换角,我就带娃跑!”

    傅卿:“……”

    他顿了顿,知道不能跟孕妇置气,软了声音,“换角是肯定不会的,不过工作的强度这么大,你怀着孩子拍,万一对宝宝有伤害怎么办?”

    叶蓁蓁迟疑了一下,便退了一步,说:“那延后拍摄?行吗?电影制作进度滞后是不是对东旭的影响也挺大的?”

    傅卿用打着上来的语气说:“等你生完孩子再拍,起码要到将近一年之后了,你看,要不我找个人来拍你后续的戏份,然后后期制作的时候把你的脸P上去?”

    这种做法在科幻电影中也不是没有过先例,只是傅卿的电影是现实向的,如果真的p脸,后期制作的成本就会大大增加。

    而叶蓁蓁更担心的,还是她的影后之路。

    “不行,绝对不行,”叶蓁蓁坚定地拒绝,“这要是用后期制作,我就没法有任何奖项提名机会了!”

    “你别激动别激动,”傅卿忙安抚她,“行行都听你的,你别激动。”

    叶蓁蓁强调着,“反正,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要完整地拍摄完这电影!”

    “好的好的,我再想办法。”

    那一刻,叶蓁蓁终于发现了怀孕的好处——傅卿简直就是无条件地听从自己。

    很好,她可以趁着怀孕为所欲为了。

    次日,傅卿抽出了点时间出来,陪叶蓁蓁去了医院检查。

    因为他们此时是在一个三四线城市拍摄,医院的设施也一般,傅卿便打算先在这里做一个简单的检查,等回了北京后,再做一个细致的产检。

    花了半天时间检查,检查结果也很快就拿到了,确定是怀孕无疑,宝宝也很健康。

    怀孕来得突然,叶蓁蓁也不想消息走漏,不过好在他们来医院时并没有引起注意,医生又是个年纪比较大的,不关注娱乐圈,所以消息瞒得很严实。

    检查做完之后,傅卿就开始绞尽脑汁地思考如何要继续后续拍摄。

    他肯定不会同意让叶蓁蓁怀着孕还继续工作,可也要顾及到叶蓁蓁的状态让她也满意才行。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后代的繁衍比电影更重要,傅卿最终决定,电影拍摄延后。

    其实这样一来,东旭的损失会挺大,韩霖宇听说了这一消息,给他的意见是,先拍摄没有叶蓁蓁的镜头,等叶蓁蓁生产后,再补拍,这期间也可以同时进行电影的后期制作,可以将后延的时间做到最短。

    只不过这样一来,叶蓁蓁养胎的同时傅卿就得在剧组里,这让他不太放心。

    “你可以把手头的工作多交到执行导演那里去,”韩霖宇在电话里跟他说,“这样你也轻松。”

    “不了,我的电影,还是我亲力亲为比较好。”

    他对电影要求高,将大部分镜头都交给别人,也不放心。

    最终,在翰林院肉疼的哀叫声中,电影还是延后拍摄了。

    傅卿和叶蓁蓁回到北京后,又做了细致的检查,同时,傅楠张岚与叶振徐慧娴都听说了此事,不远千里赶来,汇聚一堂,从谁照顾宝宝到起名到婚事等各种问题上,产生了激烈的思想碰撞。

    当然,他们还是在一点上保持了一致的:宝宝最大,孕妇最大。

    两家人都把叶蓁蓁给供着,这小日子,她过得还是有滋有味的。

    养胎是头等大事,而第二等大事,就是婚事问题。

    孩子都怀上了,总得把婚事给提上日程。

    然而叶蓁蓁坚持绝不再怀孕期间穿婚纱,一定要做一个美美哒新娘。如果在不显怀时办酒席,那就太赶,要是策划得事件长些,肚子肯定就大了。

    所以,在叶蓁蓁坚持下,只能是生完孩子再补办婚礼。

    叶蓁蓁有滋有味的小日子,在几周后便结束了——她被妊娠反应折腾得怀疑人生。

    此时,傅卿已经基本上暂停了工作,在家里一心一意陪她,叶振因为公司丢不下还是回了纽约,而徐慧娴和傅楠张岚则留在北京。

    因为痛苦的妊娠反应,叶蓁蓁的情绪极其不稳定,一不如意就又哭又闹。

    为了能让她更好地吃东西,家里又请了两个厨子,一个是西厨,一个擅长沪菜,变着法子给做吃的,而且,为了让营养得当,还另请了一位营养师。同时,张岚也从她的友人中搜罗了各种孕妇食谱,每日做各种补汤。

    在一连吃了一周张岚的补汤之后,叶蓁蓁抗议了,看到张岚又端了补汤过来时,开始耍泼,“我不喝,我不要!我犯恶心!”

    张岚劝她,“这东西补,对身体好呢。”

    “我犯恶心呢,喝了也吐完的。”

    傅楠马上摆摆手要挥退张岚,“你干嘛呢整天捣鼓补汤,天天喝谁吃得消?蓁蓁还孕吐呢!你别瞎掺和,都听营养师的!”

    说完,他又转向叶蓁蓁,变了张脸般笑得和颜悦色,说话的声音都低了不只一度,“咱不喝,蓁蓁别激动啊,你阿姨就是瞎掺和,咱不喝了,蓁蓁想吃啥?我让他们给你做。”

    叶蓁蓁鼓鼓嘴,“什么都不想吃。”

    “那行,咱先不吃。”

    傅卿看不下去了,“爸,怎么能不吃?蓁蓁中午就吃得少。”

    叶蓁蓁委屈巴巴地说:“我难受。”

    傅楠立刻道:“听到没?她难受!”

    傅卿也立刻怂了,揽着她柔声细语地问:“哪里难受?又想吐了?你这妊娠反应也太严重了,回头得去趟医院啊。”

    只是不吃东西是不行的,吐得越厉害就越得吃,最终,在吃食方面,还是徐慧娴出马,当了回严母的角色,把叶蓁蓁给硬逼着吃东西。

    看她眼泪汪汪的样子,另外几人都别过头不忍瞧的。

    叶蓁蓁情绪不稳定状态持续了很久,到了大腹便便临近身产时更甚。

    而且,这种不稳定状态,绝对不是产前抑郁,就是产前多愁善感,想作就作。

    她发作得最厉害的一次,是在看到网上有报道称她跟傅卿奉子成婚的消息。

    怀孕期间,徐慧娴限制了她电子产品的使用,所以她能看手机的机会不是很多,这日还是叶蓁蓁好不容易拿到了手机,在睡前多刷了刷。

    然后就看到了说她和傅卿奉子成婚的报道。

    照片是叶蓁蓁肚子还不是很明显时跟傅卿去民政局领证时被偷拍的,他们已经先领了证,而时隔几个月,这个消息也终于瞒不住,给流露了出去。

    报道写得其实中规中矩,只是这个时候的叶蓁蓁太敏感,总觉得这篇报道说的“奉子成婚”是在讽刺着什么,毕竟在国人眼里这个词并不是什么褒义。

    于是,她毫无征兆地,就哭了出来。

    刚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的傅卿,看到坐在床上啜泣的叶蓁蓁,吓得虎躯一震,慌忙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来,“怎么了怎么了?”他一边给她抹着眼泪,一边温声问。

    叶蓁蓁哭得一抽一抽,“他们……凭什么说我……说奉子成婚……先上车后买票,好……好过分,呜呜……”

    傅卿无条件地附和着她,“对对,他们真的过分。”他看了她的手机屏幕一眼,“我明天就让韩霖宇把这些报道都撤了,太过分了。”

    “你也过分!”叶蓁蓁不知怎的就来了气,“凭什么让我这个时候怀上!我还要拍电影的!呜呜……’

    “对对对,我过分,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都没有办婚礼!”叶蓁蓁似乎越说越气,一边哭一边大声地控诉,两腿又在被窝里时不时踹两下,只不过因为大腹便便,动作有点儿迟缓,如此一来,她就更加气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马上马上,等你生完宝宝又变得美美哒,就立刻办。”

    “你是在说我现在不美美哒么!”

    “……不不不,你现在也很美美哒,现在办婚礼也绝对没问题。”

    “不行!现在穿婚纱丑死了!你……你是不是想让我故意出丑!”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哎你别哭嘛,不生气了好不好?会气到宝宝的。”

    听到这话,叶蓁蓁都要起身从床上跳下来,“你只关心宝宝都不关心我了!”

    “……没有不关心你,绝对没有。”

    他想一头撞死在墙上。

    叶蓁蓁已经下床,仿佛有要离家出走的架势,傅卿忙搂住她,“不生气了好不好?都是我的错,你打我好了,不生气了。”

    叶蓁蓁哭得更厉害,一抽一抽,话都说不清楚。

    凄惨的哭声把傅楠和张岚都惊动了,隔着房门,傅楠扯着大嗓门骂傅卿,“傅卿你干什么呢!媳妇儿怀孕你还惹她生气,干什么吃的!”

    ……好冤。

    还是了解女儿的徐慧娴淡定一点,把傅楠和张岚劝了回去,冲着门内说了句,“蓁蓁,差不多行了,哭完就睡,别老欺负傅卿。”

    叶蓁蓁哭声还真小了点,只不过在听到外头的人散去、徐慧娴回房之后,又大声了起来,简直就是哭给傅卿听的。

    傅卿:“……”他能怎么办?只能继续哄呗。

    几乎哄了半小时,叶蓁蓁终于是坐回了床上,傅卿给她擦着眼泪,“你看吧,哭得眼睛都要肿了。”

    叶蓁蓁还抽抽噎噎的,“我要、我要很好的……婚礼……”

    “好,给你很好很好的婚礼,包你满意的。”

    “我不要、不要中式的,我喜欢……白色的婚、婚纱……”

    “好,西式的,到时候我们去欧洲租个古堡来,好不好?”

    “你都没有求过婚……”

    关于求婚,两人确实把这环节给省了,意外怀孕把两家人都打得措手不及,一时间大家也都没顾上这事儿。再加上双方家长坐下来,讨论的也都是什么嫁妆聘礼的婚礼环节了,毕竟傅楠张岚他们,还是看重这些流程。

    后来两人领证时,傅卿把准备好的戒指给她戴了上去,因为双方家长都在,也没好意思来个正式的下跪求婚。

    那段时间叶蓁蓁的日子还算滋润,正享受着家里当太后的日子,一来二去也就给忘了。

    这时候倒是想起来了。

    傅卿当即心下一凛,忙在床边单膝下跪,把叶蓁蓁手上的戒指拿下,举在她面前,说:“嫁给我好不好?”

    叶蓁蓁显然不会满意,“你也太敷衍了!戒指还是同一颗!”

    傅卿想了想,站起身,走到柜子前,翻箱倒柜找东西。

    “你干嘛呢?”

    “找戒指。”

    “……”

    叶蓁蓁连哭都忘了,停止了抽噎,一脸的好奇,“好戒指?柜子里什么时候放戒指了?”

    傅卿随口回答了句,“好像在这。”

    翻了一会儿,他起身,“你等会儿,我去书房看看。”

    叶蓁蓁一脸地狐疑,但也乖乖地等着,挺期待他变魔术似的又变出一颗戒指来。

    大约过了十分钟,傅卿回来了,手中还真拿着一个红色的小盒子。

    叶蓁蓁瞪大了眼睛,“真的有啊?”

    “我就记得好像没扔,还真的在。”他走过来,又在床沿上跪下,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面安安静静地躺着一对戒指,看款式有点儿过时,钻石也就是很小的一颗。

    叶蓁蓁愣了愣,“你哪来的?”紧接着又是满脸的嫌弃,“这戒指也太寒碜了吧?”

    傅卿大约也觉得有点儿寒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还在南加大的时候买的,那会儿不想用家里的,自己又没什么钱,就买得有点儿寒碜了,本来还想在你毕业的时候送你的。”

    没等到她毕业,就被甩了。

    对于曾经自己干的不太道德的事儿,叶蓁蓁没好意思提,也没问这戒指是仅仅打算当做毕业礼物送的还是当时就想求婚了。

    她抿了抿嘴,看在傅卿如此变戏法般又变出一对戒指的份上,叶蓁蓁决定原谅这戒指的寒碜,勉为其难地伸出了手,“那行吧,我接受了。”

    傅卿笑着替她戴上了戒指。

    叶蓁蓁举着手观摩了一阵,还是觉得原来的那颗好看,戴了不到一分钟,就取了下来又换上了原来的这颗。

    她说:“傅卿,你这求婚还是做不了数的,都没有一个正式的浪漫的求婚,我很不满意的。”

    不过好歹叶蓁蓁没再继续哭闹,只是说:“你没有求婚这件事,我恐怕得记恨一辈子的。”

    傅卿:“……”好担心今后的生活。

    叶蓁蓁闹完了,也闹累了,总算是打算休息了。

    傅卿抱着她这笨重的身体,帮着她慢慢地躺下,又给她盖上了棉被。

    叶蓁蓁眼角还挂着一点儿泪珠,暖黄的灯光打下,晶莹剔透的。

    傅卿伸手将泪珠拂去,轻轻吻了下她的额头,“睡吧。”

    叶蓁蓁确实是乏了,闭上了眼睛,就是心底多少还有点儿不甘心,又说:“你没求婚。”

    “嗯,我的错,下次找机会补。”

    “都领证了没机会补了。”

    “……我的错。”

    “除非离一次,然后再求婚补上。”

    “……别,我真的知道错了。”

    “为什么不肯补?”叶蓁蓁声音渐轻,似乎是快睡过去了,迷迷糊糊地都不忘记再作上一回。

    傅卿轻轻抚着她额角的碎发,看着她柔和的面容,也跟着放低了声音,“履历上写个再婚太难看了,能初婚就初婚对不对?”

    “那好吧……”

    叶蓁蓁沉沉睡去。

    傅卿侧躺在她身边,手托着脑袋,静静地看着她睡去的容颜,因为怀孕,叶蓁蓁有点儿胖了些,脸像是圆了,此时看着,倒还透着股娇憨。

    傅卿抚着她的腹部,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虽然没忘记叶蓁蓁的那句“记恨一辈子”的恐吓,但依旧对未来的日子满是憧憬。

    在这个风暴后的夜晚,他竟陡然生出了岁月静好之感。

    嗯……可能他身上还隐藏着受虐体质。

    已经受虐了七年,并且将持续不断地受虐下去,无界无终。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

    关于电影后续,包子以及东山再起的爸爸,番外会写

    之后会开始修文,番外更新不定,大概一周2-3更,能写多少就写多少吧

    感谢大家一路陪伴,以及对我时常断更的纵容o(╯□╰)o

    能追到这里的,一定是真爱→_→么么哒(  ̄3)(ε ̄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