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4章

作者:Jul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虽然试镜的人很多, 但叶蓁蓁不是纯新人,不会真的抽签来排队,到了之后, 是能优先就优先的,

    所以她等待的时间并不长, 大概过了半小时,叶蓁蓁就拿到了剧本。

    试镜剧本是一个小片段, 一场与男主初见时的对手戏, 听吴菱说薛宗光也是面试官之一, 不知道这场对戏是不是与薛宗光一起的。

    叶蓁蓁还有点儿小紧张,在老牌影帝面前,很容易会气场上就被压制。唯一能庆幸的, 就是她这两年时常与老戏骨对戏,包括《暗影》、《大明帝国》这些剧, 随随便便一场戏里就总有那么几个老戏骨在, 所以, 叶蓁蓁还算有点儿经验。

    她认真地看着剧本, 做一个进场前的练习, 这也是非新人的一个好处, 往往剧本能提前个十几分钟拿到手, 而不是进了试镜场才能看到剧本临场发挥。

    叶蓁蓁低着头,看着剧本, 嘴上轻轻念着台词, 思索着该用怎样的情绪, 而距离她两三米的地方,吴菱正拿着叶蓁蓁的手机,手一抖,瞪大了眼睛。

    手机屏幕上是傅卿发过来的一则微信,【傅卿:你特么,背着我,去什么电影试镜了!】

    对于叶蓁蓁背着傅卿来试镜这件事情,吴菱是不认同的,她认为,抛开傅导太过独断不说,这情侣之间,最忌讳的还是不够坦诚。傅导不赞同,那叶蓁蓁就应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以敬业这个传统美德来说服他,人家傅导也不是冥顽不化的人是吧?这么偷偷摸摸地跑来试镜,总归不太好。

    不过吴菱就一小助理,也不好置喙,结果此时,就消息败露,收到了傅卿的微信。她觉得她跟李总都要遭受池鱼之殃。

    吴菱抬头看了叶蓁蓁一眼,叶蓁蓁正毫无所觉地低着头,目光都在剧本上,口中念念有词。

    看她这么认真地准备着试镜,吴菱莫名生出一股不忍的情绪来。

    唉,她这位老板的演艺事业,恐怕发展起来会阻碍重重呐,试想,哪个影后没有演过一点香艳场面?讲真,床戏也是一个演员必修的课程,一直被傅导这么挡着,恐怕将来得影后真有点儿困难。

    不过,迫于来自于傅导的压力,吴菱即便再不忍,还是将手机递给了叶蓁蓁。

    叶蓁蓁扫了一眼,微微瞪大了眼,咬着牙齿说:“一定是成允峥这厮。”

    只不过她看了眼手机屏幕后,都没有打开锁屏,就将手机丢还给吴菱,说:“你帮我回,就说我已经进去试镜了,等我出来再跟他联系。”

    来都来了,可不能因为傅卿这一条微信就放弃试镜机会。而且,傅卿只是发了微信而没有打电话过来,这就说明,他一定在公司里忙,很有可能正在会议中,分身乏术。

    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就此失去,先试镜通过把角色拿到手,其余的,嗯……到时候再说。

    吴菱认命地打开手机给傅卿回复,【其叶蓁蓁:傅导,我是吴菱,蓁蓁姐已经进去试镜了,等她出来我让她找你?】

    大约过了十分钟,傅卿回复,【傅卿:地址给我】

    简短的四个字,已经叫吴菱整个人都不大好了。

    她正要过去跟叶蓁蓁说,就有个剧组工作人员来叫叶蓁蓁,通知她进去试镜。

    吴菱到了嘴边的话就卡在了喉口,眼见着叶蓁蓁进了会议室。

    她战战兢兢地拿着手机,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在纠结要不要装作没看见。只是都不容她纠结多久,没过两分钟,傅卿就打了电话过来。

    吴菱还没有不接电话的胆量,认命地接了起来,“喂,傅导。”

    “地址。”傅卿极冷的声音通过手机传到吴菱耳里,没有过多的话,只有简洁得不能再简洁的“地址”二字。

    背景音里还有韩霖宇的声音,似乎在问他去哪。

    吴菱打了个寒颤,觉得傅卿应该要杀过来了,哆哆嗦嗦地报了酒店名称。

    傅卿那头连句多余的话都没有,直接挂了电话,手机里只剩下滴滴的忙音。

    吴菱满目忧愁地看了一眼关闭的会议室门,长长地叹出了一口气。

    蓁蓁姐,自求多福,我小命不保,帮不了你了。

    此时,毫不知情的叶蓁蓁正在会议室里认真地按照拿到的剧本表演着场景片段。

    薛宗光站在她对面,与她对戏。

    剧本是演男女主初见时的场景,一个成熟稳重,一个青涩待调教。

    这场戏其实难度不大,只要能够在影帝的威压面前能稳住,基本就不会有太大的差错。但就整部电影而言,情感的张弛还是很大的,《名妓》讲的是一个被卖入青楼的小姑娘从青涩到风情万种、乃至被整个环境所同化、麻木的过程。

    叶蓁蓁不太清楚成伯明导演究竟要如何从这么一场简单的情节中来选拔出最适合的演员,但就她而言,这场戏整体演下来,自我感觉不错,在老牌影帝面前,她也没有怯场。

    演完后,成伯明点了点头,紧接着又拿给她一个剧本,说:“你看看这个,给你三分钟准备,来演一下这个片段。”

    叶蓁蓁一惊,她没想到演完了这个剧本后还有一个需要临场发挥的剧本等着她,看来这次成伯明对女主的选拔很严格。

    说她一点都不紧张,那是假的,不过叶蓁蓁倒也不显得特别慌乱。她快速浏览了下剧本,便开始酝酿情绪。

    她有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从来都不怯场。

    这次临时拿到的剧本,就没有刚开始的那个这么简单了,不长,只有两三句台词,然而需要的感情却是充沛又复杂。这个电影即将结尾时,女主病逝时的场景,结局凄凉。

    这场戏最重要的就是眼神,眼神是特写镜头,这眼神应该不甘与哀怨,同时,在说台词时,既要有病入膏肓的气若游丝,又该有那种不甘与悲哀。

    只不过乍一接触剧本,又是这么一个简短的片段,前因后果都没有,叶蓁蓁很难来把握,她不清楚人物性格背景,也不知道女主究竟经历了什么,仅仅凭这一小段场景描写,很难来演艺。

    她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来,从她提前自李博洋处得知的电影大概剧情、几个零散的剧本片段,总结出女主所经历的故事,她的理解,应该就是女主从青涩到风情万种受人追捧再到容颜渐老凄凉晚年,而在去世前那种不甘悔恨的情感。

    叶蓁蓁正打算往这方面来酝酿,又忽然想起李博洋提到过的,这部电影不仅仅是一部妓女的爱情,而且在艺术上也有所造就,所体现的,是在当时大环境下弱女子的悲哀,于是,她决定,再添加上一点点对世道的怨恨。

    虽然她也不知道这怨恨是否被她逼真地演艺出来。

    表演时,叶蓁蓁在说完台词后,不知是不是因为情感渲染太过强烈,竟然还真的被她挤出了一滴眼泪,成功地演艺了什么叫古典美人一滴清泪滑落的场景,如果穿上戏服,恐怕效果会更好。

    表演结束后,叶蓁蓁收回得也快,微微一笑,擦掉了眼泪,鞠了一躬。

    从成伯明和薛宗光的表情来看,似乎对她的表现满意度挺高。

    成伯明甚至还夸赞了她一句,“嗯,很好,情感酝酿得也很到位。”

    虽然他们不会当场拍板,只说回去等消息,但得到了这个评价,叶蓁蓁觉得她的希望很大。

    她的银幕首秀不远了!

    叶蓁蓁试镜的时间不短,表演了两个场景,又得了不少点评,出来时,已经差不多过去半个小时了。

    她自我感觉良好,从会议室走出来,嘴角还擒着笑容,眉眼弯弯,走路都差一点能飘起来。

    只不过在她走了几步后,脚步便猛地顿住,笑容也僵在脸上。

    她看到,傅卿正站在走廊上,跟成允峥说着话,他身边还站着畏畏缩缩的吴菱。

    先看到她的是成允峥,成允峥朝着她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傅卿才侧头看过来。

    叶蓁蓁被傅卿冷冽的目光一扫,只觉得后背一僵,她嘴角一拉,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怎么来了呀……哈哈……”

    傅卿也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叶蓁蓁挪着步子走过去,又看向吴菱,用眼神询问。

    吴菱给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叶蓁蓁又觉得她的脖子凉了凉。

    成允峥见她过来,冲她一点头,“试镜完了?”紧接着又对傅卿说,“那你们聊,我先去忙了。”

    叶蓁蓁看着他快步走远的背影,总觉得他是在提前远离战场。与此同时,站在一边的吴菱也默默地退了两步。

    因为参加试镜的人多,走廊里来往的人不断。大概是觉得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傅卿抬步朝安全楼道处走去。

    叶蓁蓁没办法,亦步亦趋地跟上。

    在傅卿停下脚步时,叶蓁蓁还因为脑子里一直思考着对策,一时不差,撞到了他背上,撞得鼻子泛疼。

    她揉了揉鼻尖,在傅卿转过身来时,抢先开口说:“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来试镜的。”

    道歉也讲究一个先发制人不是?

    只不过傅卿并没有就此揭过,他开口,“为什么瞒着我来试镜?”说话时,他脸上似乎没什么表情,说不上凶,却异常地冷,原本总能见到的痞气也已荡然无存。他目光落在叶蓁蓁脸上,眸色幽深,莫名地让她觉得,头顶像被千斤重石压着。

    叶蓁蓁缩了缩脖子,没敢看他,低垂着眸,“这不是怕你不答应么……”

    傅卿嗤笑一声,那笑声怎么听怎么刺耳,“知道我不答应,还瞒着我偷偷来?叶蓁蓁,你到底怎么想的?哦对了,前几天在看那电影,你是在学习怎么演床戏是吧?你就这么喜欢跟别的男人赤诚相见颠鸾倒凤啊?”

    他把话说得很难听。

    刚开始,叶蓁蓁还低着头听着,到了后面,便忍不住蹙起了眉头,再听到他说“这么喜欢与别的男人赤诚相见颠鸾倒凤”,她便再忍不住,猛地抬起头来,瞪着傅卿,“傅卿!你什么意思!我不就是想演个电影,成导也是个大导演,这么好的试镜机会我抓住又怎么了!再说了,我是演员!不管是吻戏还是床戏那也是我的工作范围之内!你有必要说那么难听么!”

    她都道了歉了,傅卿竟然还是这个态度,是可忍孰不可忍,她叶蓁蓁,可是个有脾气的人。

    于是乎,她的这番话,成功将面无表情的傅卿变成了脸色铁青的傅卿。

    他几乎是咬着牙说的,只不过在公共场合,还是忍着没有大声吼叫,压低了声音,“我是你男朋友,我很介意你演这些,你至少应该尊重一下我的意见!”

    “我是个演员,你也应该尊重一下我的职业!还有,你身为导演以后总会有拍这些场景的时候,那你还得一直看着人家女演员裸体,欣赏活春宫了!”

    傅卿被气得噎了下,目光染了层戾气,“至少我不会背着你偷偷摸摸地去拍!”

    “我也没打算一直瞒着你,只是怕你不让我试镜,才没告诉你的,等签了合同,自然会跟你说!”

    “你先斩后奏还有理了?”

    “就算你是我老公也没权利插手我的工作!”

    “你见过哪个有家室的演员还接拍床戏的!”

    “梁朝伟!”叶蓁蓁反应很快,当即报出了名字。

    “那是男演员!”

    “你歧视女性!”

    “……”

    两人在楼道口吵得不可开交,谁也不愿退让一步。不过好在这里没有什么人,而这个酒店场地因为安排了试镜所以出入都有限制,还不至于被人偷拍下来。

    “总而言之,”叶蓁蓁说,“我要拍这部电影,这是大导的电影,男主又是薛宗光,剧本也很好,这样的制作团队可遇不可求的!这么好的机会,我没道理就因为这么一点都不露点的床戏就放弃掉!”

    “没错,我是瞒了你,这是我的不对,但我就是不希望因为你的阻拦我连个试镜的机会都没有,傅卿,我再强调一遍,我是个演员,而且是一个有梦想、想当影后的演员!”

    傅卿颌骨紧绷,呼吸都重了不少,他忍着要把叶蓁蓁从酒店拖走的冲动,压着声音说:“你自己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是演员,我要跟一个女星演一场床戏,你介不介意!”

    “如果我已经和一个男演员在一起,那我就会尊重他的工作,如果我介意,那么我一开始就不会找一个男演员!所以,如果你真的介意,你也就不该找一个女演员谈恋爱!”

    “咣”得一声,是傅卿一拳砸在了出口的大门上,他满脸的戾气,额间青筋若隐若现。

    叶蓁蓁吓了一跳,皱眉抿唇,怒瞪着傅卿,她最讨厌使用暴力的人,“你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

    “叶蓁蓁,你还觉得自己很有道理是吧!”傅卿目光紧紧盯着她,暗黑眸子里满是盛怒。

    叶蓁蓁不甘示弱,“我怎么就没道理了?到底是谁没道理?你自己想想,是不是你干涉我太多了一点!”

    “是,我干涉,我特么就是不能干涉,不能管你是吧!”他手紧紧握拳抵在大门上,手背上青筋显露,骨骼下甚至还能看见因他的击打而产生的凹槽,“对,你说的是有道理,我特么从一开始,就是不该找女演员!不该找你!我特么瞎了眼了!”

    叶蓁蓁眉头紧蹙,“傅卿你什么意思!话别说得太过分!”

    “我什么意思?你不是想演这电影么,行啊,去演啊,咱分手你想怎么演就怎么样!演AV我都管不着!”最后的话,傅卿几乎是低吼出来的。

    叶蓁蓁愣了一下。

    傅卿说完后,也滞在那里。

    有那么两三秒,一片寂静。

    就是这个时候,成允峥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了出来,仿佛是这僵滞氛围的救星,他似乎是听到了傅卿最后说的那句话,忙走过来将傅卿拽了下,“吵架归吵架,别口不择言啊你。”

    他声音温和,恰到好处地成了这里的调节剂,很好地将场面给缓和了一些。

    傅卿轻轻呼出一口气,像是在平复情绪。

    叶蓁蓁却像是没看到成允峥似的,依旧蹙着秀眉,眼睛盯着傅卿。

    成允峥正想也劝劝她几句,谁知冷不丁地,叶蓁蓁冒出一句话来:“那就分手啊!”

    说完,她也不再管他们,踏着高跟鞋,转身蹬蹬蹬地离去,背影挺拔俏丽,仿佛一个战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