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3章 番外⑤

作者:涮脑花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番外⑤顾礼安的早恋日记

    燥热的盛夏。

    年轻的男孩子打闹着穿过河堤, 茂盛的柳树在堤边垂下长长的枝条,林间蝉鸣不止。

    顾礼安坐在靠窗的位置,单手撑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看向窗外的景色。

    令人烦躁的炎热。

    令人烦躁的语文课。

    顾礼安眯了眯眼,好像是有汗滴下来, 滚进眼睛里, 让本就密密麻麻的课本变得更加看不分明。

    下课铃响起。

    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两耳不闻窗外铃,一心只念语文书。

    一句话被年过半百的女人翻来覆去讲上许多遍。

    临近上课, 语文老师才依依不舍地收了声, 出门前还不忘支使语文课代表去把上周的月考试卷发了, 下节课讲试卷。

    顾礼安座位前面的小姑娘软软地应声, 撑着课桌站起来。

    白嫩的小手抹了下额间的汗水。

    课代表是不会自己一个人发全班的试卷的, 往往都是随机分成几摞, 交给不幸坐在最前排的几个同学。

    顾礼安合上课本给自己扇风。

    老师前脚踏出门,后脚教室里就热闹起来。

    数学课代表也站起来,从课桌里掏出等待多时的作业本, 分给周围的人。

    顾礼安稍稍抬高了声音喊:“姚念!”

    讲台前正在分试卷的小姑娘动作停下,抬头疑惑地看向顾礼安,“怎么了?”

    顾礼安:“把我的试卷给我。”

    姚念皱皱鼻子, 拒绝:“你等我发到你的。”

    顾礼安:“先给我。”

    姚念已经在前面分试卷了。

    要是放在平时,顾礼安早就自己走过去拿卷子了。

    偏偏这天的天气很热, 顾礼安坐在座位上一动也不想动,恨不得躺进学校旁边的那条西尺河里。

    姚念自己拿了最多的一份试卷,但她发的熟练, 第一个发完,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周围的课本和试卷飞来飞去。

    人声嘈杂,似乎再热的天气也不能让他们安静下来。

    心不静,自然不凉。

    顾礼安轻轻拽了下姚念的马尾辫,“喂,我的试卷呢?”

    姚念转过头来,眼神无辜:“我没发到你的。”

    顾礼安:“……烦死了。”

    ——也不是对姚念说的。

    只是想快点拿回自己的试卷,最好可以不要被别人看见。

    他抓了下头发,抬头在几个发试卷的人里寻找目标。

    顾礼安在班里是出了名的高冷又绅士。虽然平时几乎不主动跟人讲话,但要是有女孩子问他问题,他又会礼貌客气地给人解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像现在这样主动叫人名字,还凶人,简直是史无前例。

    虽然姚念并不觉得开心甚至还有点想打人。

    语文老师踩着铃声进门。

    最后两个一边大闹一边发作业的人把试卷发完。

    顾礼安的桌面上干干净净的一片。

    大概是接收到顾礼安疑惑的视线,语文老师主动开口说:“顾礼安,你的试卷叫你爸到我办公室来拿。”

    顾礼安:“……”

    不就是没写作文吗,至于么。

    前面那个语文课代表,数学试卷最后两条大题目也一个字没写啊——数学老师还夸她前面基础题做的有进步了呢。

    他的文言文翻译应该是全对的,语文老师为什么就不夸夸他呢?

    顾礼安心里不服,忍不住又拽了下那小姑娘的辫子。

    姚念被他拽得脑袋后仰,恰好老师板书,她扭头惊讶又羞涩地瞪了他一眼。

    顾礼安被她瞪得一愣。

    他还是第一次被小姑娘瞪,这感觉……好像还不错?

    周末放假,班上的同学都走光了。

    顾礼安留在办公室被老师说了半天,在外地拍戏的顾常安才匆匆赶到学校里来,拿到了顾礼安被扣押的语文试卷。

    拿了试卷以后也没有半刻停留,吩咐司机在这里等着接顾礼安回家,顾常安又跟着经纪人一起离开了。

    顾礼安孤零零地在走廊上站了数秒,看着顾常安毫不停顿的脚步,眼圈有点发红。

    转头,看见姚念拿着黑板擦,站在走廊的另一头。

    讲顾礼安突如其来的脆弱尽收眼底。

    两人沉默的对视。

    姚念有些尴尬地开口:“那……那个,是你爸爸吗?”

    顾礼安想要点头,却鬼使神差地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

    姚念感到莫名其妙。

    顾礼安捏着试卷从后门进了教室。

    姚念刚刚站着的位置就是教室前门,等顾礼安走进去,她已经捏着黑板擦,踮脚在教室里擦黑板了。

    顾礼安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去收拾书包。

    空无一人的教室安静的可怕,桌椅轻微的移动碰撞和擦黑板的沙沙声都显得很响。

    顾礼安收好东西忽然不想动了,发消息叫司机先回家。

    他靠在椅背上看向窗外,西尺河上有几条渔船,河面折射着夕阳的余晖,闪闪发光。

    一种叫做孤单的情绪笼罩了他。

    顾礼安对着姚念背后一晃一晃的马尾辫,没话找话地说:“你怎么到现在还没回家?”

    他的声音突然响起,姚念一惊,收回黑板擦在粉笔槽边缘轻轻拍了两下,“我忘记擦黑板,就回来了……”

    当天的值日生不擦黑板,第二天被发现了可是要罚一周的。

    “嗯。”顾礼安轻哼一声应了。

    远处那个总有男孩子在奔跑打闹的河堤上,有两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手拉着手走过去,像是在顶着烈日散步。

    顾礼安看着窗外,漫不经心地说:“擦完黑板你准备去哪?”

    姚念又拍了两下,语气自然地回答:“回家啊。不然还能去哪?”

    ……回家吗?

    顾礼安有些茫然。

    如果家里的人都不是他的亲人,那么那栋房子还能叫家吗?

    ……说起来,那栋房子里,正常也就只有他一个人。

    顾礼安这边陷入了沉默,姚念便没再管他,自顾自擦了黑板,踮起脚尖去够黑板最上面的字迹。

    她是可以够得到的,只是要稍微费点力气。

    姚念正在努力,身后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男孩子温热的指尖擦着她的手背过去,从她手里拿过黑板擦,轻松地伸到上面,把最后一点痕迹擦得干干净净。

    心跳加速的感觉突如其来。

    姚念缩着手站在那里,胸腔里是擂鼓一般的心跳,以至于不敢转头去看他。

    顾礼安放下黑板擦,语气淡然:“要不要去我家玩?”

    姚念没动,也没出声。

    顾礼安想了想,补充:“你教我语文,我教你数学。”

    ——好像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

    姚念缓缓转身,脸颊上飞满红霞,声音微颤:“今、今天不行……”

    起码得提前跟家里人讲一声……

    顾礼安却是敛眸,满不在乎地“哦”了一声,背着书包直接扭头走了。

    姚念喜欢顾礼安。

    这是个秘密。她一直偷偷藏在心里,直到上一周实在憋不住,悄咪咪地告诉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于是当顾礼安做出种种反常举动时,姚念合理地怀疑——

    他是不是知道我喜欢他了?

    这样的想法一旦冒出了芽就开始肆意生长。

    唯有自卑能抑制这样的悸动。

    在身高腿长的顾礼安面前,姚念觉得自己就像个小树桩,又矮又圆,还很丑陋。

    没有希望才是最好的,因为这样就永远不会失望。

    姚念默默地把这件事情憋了回去。

    她怎么也没想到顾礼安会直接给她来个大的。

    ——又是在她值日的这一天。

    顾礼安下课以后就没走,在她擦黑板的时候凑过来,指着角落的家庭作业说:“这个别擦,我还没抄。”

    说完就出去了。

    姚念就这么坐在课桌上等啊等,等到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顾礼安才晃晃悠悠地从外面走进来,勾了勾唇,主动拿起黑板擦把姚念给他留的那个地方擦了。

    姚念目瞪口呆。

    顾礼安放下黑板擦,拍了拍手,说:“今天能去我家吗?”

    姚念结结巴巴:“今、今天也不能……”

    她垂下脑袋,转身去收拾自己的书包。

    说不失落是假的……早知道他这一周还问,她就该提前跟家里讲……不,她就不该拒绝他。难得一次晚回家又怎么了,能跟他在一起的话……

    顾礼安摸着下巴思考了一阵,换了个问题:“我们谈恋爱吧,怎么样?”

    姚念“嗯”了一声以后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猛地一个回头,马尾辫擦着他的脖子甩过去。

    顾礼安揪住她的辫子,满脸笑意:“你同意了啊。”

    姚念:“啊?我——”

    她及时止住了话头。

    傻子才说不同意。

    姚念咧开嘴笑了:“真的吗?你没在开玩笑吧?我……”

    “没有。”顾礼安打断了她的话,“你每个周末都要为我空出来,到我家来,或者我们去逛街。”

    顾礼安想了想,又补充了之前的那个正当理由:“我教你数学,你教我语文。”

    姚念:“……”妈妈我怀疑这个人是为了跟我学语文才和我在一起的。

    顾礼安松开手里的辫子,满意地笑了:“今天我先送你回家。”

    姚念脸红了,很轻地应了声:“好。”

    ……幸福得简直像是在做梦。

    总之……不管是为了什么,眼前的这个除了语文成绩以外各方面成绩都非常优秀的男孩子,现在是她的男朋友了?

    姚念背着书包,跟顾礼安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年轻的躁动之中,喜欢从来都不是唯一的理由。

    或者是因为对方太过耀眼,被吸引得想要靠近。又或者是太过孤单,抓住什么就想要握紧。

    尚且稚嫩的心还分不清这些感情,只是依着本能,做出最能让自己感到幸福的选择。

    恋爱能刺激荷尔蒙的分泌,从而产生幸福感。

    越刺激的恋爱越是如此。

    顾礼安每天都背着书包送姚念到她们家的小区门口,有时也会带她去学校旁边的小吃街,给她买一杯冰凉的奶茶,再陪着她回家。

    下课的时候,顾礼安拽一拽姚念的辫子,她就扭头,红着脸小声问他:“怎么了?”

    这种被关心的感觉让顾礼安觉得非常幸福。

    他勾唇一笑,压低的声音显出几分少年人特有的稚嫩沙哑,音色温柔:“没事。”

    这时姚念就会瞪他一眼,圆溜溜的眼睛睁大,看起来湿漉漉的。

    顾礼安说:“放学慢点擦黑板,我等你。”

    姚念慌忙把头扭回去,假装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她不敢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

    就连最好的朋友也没告诉。

    顾礼安的“表白”太突如其来了,虽然她本着“傻子才不答应”原则接受了,但总觉得这种幸福感像是白绒绒的蒲公英,看上去饱满漂亮,风一吹就什么都不剩了。

    所以她小心翼翼,关注着任何一点风吹草动。

    结果,如此平静的日子根本持续不到一周。

    第二天姚念充满期待地来到学校时,她的好朋友凑近了她,嘀嘀咕咕说:“你知道吗?顾礼安是那个老演员的儿子……”

    姚念当场愣在那里。

    这件事情明明只有她看见了。

    顾礼安会不会觉得是她传出来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