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9章 番外①

作者:涮脑花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炎炎夏日, 正是A岛风光最好的时候。

    这里的温度近日来都稳定在十八到二十四摄氏度之间,阳光灿烂,又不会太过燥热。白天可以穿裙子出门,夜晚还可以去吹吹清爽的海风。

    顾柠和林谨知预定下七日的旅□□程,一个助理都没带, 两个人乘上了飞往A岛的飞机。

    一般在旅游之前, 有计划的人会制定行程、查好路线、订好酒店、清点必备的行李。这些以前都是顾柠的助理来做的,这一次却是林谨知亲自查阅资料, 在客厅里完成。

    他坐在沙发上做这些事情的时候, 顾柠就横着坐在他的左边, 膝盖在他的大腿上方拱起, 一双小脚落在他的身体右侧。

    脑袋靠着他的胳膊, 是不是地给他写的东西提意见。

    顾柠以前也出去玩过许多次, 每次都是有人给她安排好的,比起出去旅游更像是去工作。

    这次才有了点真正的旅游的感觉。

    林谨知做事非常迅速,普通情况下要三天甚至一周才能做好的完善的准备, 被他一天之内全部做完,第二天他又考虑了一些特殊情况进行补充。

    他们落地的地方靠近海边,订的酒店也是真正的海景房。

    顾柠戴着一双大墨镜, 穿着一件略紧身的白色无袖连衣裙,外边儿套着嫩黄色的薄衬衫, 清凉明媚。

    林谨知难得地也穿了十分休闲风的衣服,一件宽松的黑色背心,露出健壮的手臂, 下面直接穿了条短裤。

    实际上这也是顾柠第一次见林谨知穿短裤。

    之前在家里,不管天气多热,他都老老实实一条长裤穿在身上,连裤脚都不带卷的。

    这次出来以后,他简直就是在放飞自我。

    顾柠网购了两双情侣款的拖鞋,一到酒店放下箱子,就翻出来,炫耀般对林谨知说:“我们马上穿拖鞋去海边玩吧!”

    林谨知点点头,接着就看见顾柠又拎出来一件泳衣,表情不变:“还有这个!”

    “……”林谨知沉默了。

    于是在他们到达A岛的第一天傍晚,顾柠连酒店长什么样子都还没看清楚,就被林谨知带去海边卖泳装的地方,要买一件新的泳装。

    顾柠不情不愿的:“我觉得我的小粉挺好看啊!都不下水游一次泳好浪费哦。”

    林谨知面不改色:“嗯,晚上回去浴缸里游。”

    顾柠:“……”

    他怎么又说骚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国外的原因,这里的泳装比本国的看起来还要奔放许多,款式和暴露的程度,几乎没有一件能让林谨知满意。

    他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件疑似儿童款的泳装,深蓝色的连体式,下身还带着小裙子一样的花边,跟顾柠外套下面那件连衣裙的暴露程度差不多。

    顾柠瞪着那件衣服很久,半晌才说:“林林,你的接受能力这么差的吗?”

    林谨知面色如常:“很适合你。”

    顾柠:“…………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少儿身材?”

    她看了眼四周,都是些不懂中文的外国人,便回头用炽热的目光看着林谨知,大胆地舔唇:“你明明摸过的,绝对不是这样。”

    林谨知喉头微紧,转头用流利的英文跟卖衣服的老板交流起来。

    顾柠:“……”竟然被无视了。

    有点儿不开心呢。

    买完衣服时间已经不早,林谨知和顾柠按照计划去酒店附近的一家著名的餐馆吃饭。

    靠近海边,菜色自然是海鲜居多。

    吃虾的时候,林谨知动作自然地给顾柠剥了虾,顾柠却一反常态,自己夹了只虾过来啃。

    林谨知手里的动作一顿,“今天怎么自己吃了?”

    顾柠不理他。

    林谨知把虾仁放进她的碗里,她也没动。

    啃了半天没啃下来多少肉,还刺到了舌头。顾柠扁扁嘴,又夹了只虾过来,自己动手剥。

    一边的钢铁直男开始思考“自己到底哪里惹女朋友生气了”这种宇宙级的难题。

    好像从买完泳衣开始,顾柠就一直不太搭理他。

    林谨知努力想了想,感觉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刚刚买泳衣的事情让她不高兴了。

    他试探性问:“你不喜欢那件泳衣?”

    顾柠:“……”

    她没说话,林谨知微微皱起眉头,心里倒是觉得这也不太可能。

    毕竟顾柠这个性子,要是真的不喜欢,肯定当场就讲了,怎么会由着他把泳衣买回来。

    他又问:“你到底生什么气?”

    顾柠剥好一只虾自己吃了,擦了擦手,语气冷淡:“我没有生气啊。”

    ……那就是很生气了。

    林谨知实在想不出来发生了什么。

    顾柠忍不住提示他:“不是你自己不想理我的么?”

    林谨知:“……?”

    两个加起来超过五十岁的大人谈起恋爱来也是幼稚得可以。

    林谨知耐心极好,猜来猜去,从开始吃饭猜到吃晚饭回了酒店,都没猜出个答案。

    顾柠阴着一张脸,看似冷淡,实际上心里都快急死了。

    本来也不是多大事,只是气一会儿,早就消气了。但是林谨知都开始猜了,她又不想在他还没猜出来的时候就原谅他,那得多没面子啊。

    两个人磨磨蹭蹭回了酒店,准备换衣服洗澡,第二天还得早起去海边看日出。

    顾柠洗澡的时候多泡了一会儿,希望给林谨知一点时间让他好好想想。

    结果出来的时候,手指都泡得泛白了。

    林谨知坐在床边,见她出来,伸手捉住她的指尖仔细一看,英挺的眉立刻皱了起来,语气急促:“没事跟我闹脾气?嗯?自己剥虾,就剥成这样?”

    顾柠一怔,这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些什么。

    桌子上的海虾大多外壳坚硬,壳子上还有一些细小的尖刺。顾柠剥的时候每太在意,小刺扎进了皮肤里。

    当时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顶多有点痒痒的,根本就不疼。

    现在也是,觉得指尖发痒,仔细看才能看见些零碎的伤口。

    哪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顾柠没忍住噗嗤一笑,指尖戳了戳林谨知紧皱的眉心,“这么紧张干吗,这一点小口子,就有点痒而已。”

    顶多因为手指泡得发皱,才看起来有点恐怖罢了。

    林谨知还是皱着眉,握着她的手,几乎是在逼问:“你今天到底为什么事儿跟我闹?”

    “……”顾柠有点不好意思了,“因为买衣服的时候,我跟你讲话,你没理我。”

    林谨知一愣,“我没理你?”

    他仔细回忆了一下,一开始是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没理顾柠,后来从进入那排商店街开始,把发生的事情一件件想过去,才找到所谓的“他没理她”的事情。

    林谨知顿时失笑:“就为这事儿?”

    顾柠摸了摸鼻尖,强行理直气壮:“是啊!不行吗?”

    “我真是对你太好了。”林谨知表情不善,惩罚性地捏了下顾柠的屁股,“这几天要改一改,不能再这么纵容你了。”

    一直哄着惯着,熊孩子哪能这么对付呢。

    听话的孩子才能这样,熊孩子得揍的。

    顾柠心里翻了个白眼,心想你也只是嘴上说说,到了时候还不是随便我。

    当晚,两个人的表面上算是和好了。

    第二天顾柠穿上那件深蓝色的泳衣,跟林谨知一起去海边游玩。

    凌晨四点他就把她从床上捞起来,给她穿好衣服,带她出去看日出。

    海边的日出实在是壮观,橙红的太阳从遥远的海平面上缓缓升起,把金光洒在波澜壮阔的海面上,折射出漂亮的光彩。

    那一片的海面都像是被火球染红了。

    天边的云朵也折射出好看的渐变色。

    早起的海鸥发出清脆悦耳的鸣叫,和浪潮声交融在一起。耳边还有其他早起的外国友人小声交谈的声音。场面静谧而壮丽。

    顾柠靠在林谨知肩头,忽然感慨:“真想跟你这么一直看下去啊……好像看一辈子都不会腻呢。”

    “只是日出。”林谨知低笑一声,补充说,“我们当然可以看一辈子,日出、日落,月圆月缺,还有日食和月食……”

    顾柠笑起来,美滋滋的:“当然啦。”

    看完日出她也睡不着了,精神很好地在海边做运动。

    林谨知为她在沙滩上铺好野餐布,顾柠就劈腿做了个一字马坐在上面,拉伸她柔软的腰肢。

    身体纤柔,动作优美,惹得一些路过的外国人都为之侧目。

    林谨知瞥了一眼第四个盯着顾柠细瘦紧实的腰线看的外国男人,走到顾柠身边蹲下,“别做了,要做回去做。”

    顾柠瞪他:“怎么!游泳让回去游,做拉伸也让回去做啊?”

    她只是想拉开了身体好下水游泳而已。

    林谨知喉头干涩,忍了忍,没忍住:“不想给他们看见。”这样的美景。

    总觉得让别人占了便宜。

    顾柠噗嗤一笑:“那我总不能永远不出门吧。”

    林谨知揉了下她的脑袋,“你愿意的话,也可以。”

    ……这人好像有点犯罪倾向。

    讲的这么认真,黑色的眸子里充满了偏执的占有欲,几近疯狂。

    从眼神看来,完全不是在开玩笑。好像是认真的在思考一个永远把顾柠关在家里的可能性。

    顾柠伸手挡住他的眼睛,“你刚刚的眼神……”

    林谨知按住她的手背,声音低哑:“吓到了?”

    顾柠摇了摇头,舔唇,目光发亮,“不是,我是觉得……很诱人。”

    她捂着林谨知的眼睛,凑过去舔了下他的唇角,故意发出柔软魅惑的声音,“让我很有欲.望。”

    林谨知的喉结上下滚了滚。

    顾柠又俯下身子,轻轻啃咬了一下他的喉结。

    林谨知按着她手背的那只手倏然收紧,把顾柠的手握在了掌心,“别闹。”

    顾柠轻笑,“我还以为你还要说‘回去再闹’呢。”

    林谨知“嗯”了一声,重复:“回去再闹。”

    顾柠果然收了手没再闹了。

    这一天的天气比较燥热,顾柠早晨就下去游了泳。林谨知换了件白色T恤和迷彩的衬衫,撑着手臂坐在沙滩上等她,时不时地拿相机给她拍照。

    顾柠挥了挥手,表示自己要游的远一点。

    林谨知也朝她挥挥手,随即把相机放下。

    他身姿挺拔,外貌也出众。刚开始和顾柠黏在一起的时候只是被路人多看两眼,而现在一个人坐在这里,后来的人不知道状况,便不止是看两眼这么简单了。

    有几个外国女人缠上来,似乎是想要搭讪。

    三四个女人拉拉扯扯地过来,嬉闹着推搡着,其中一个看起来挺知性的金发女人,穿着性.感的泳装,过来向林谨知打招呼:“hello~”

    林谨知看都没看她一眼。

    几个小姐妹哄笑起来。

    那人似是不死心,又变着法子用韩语日语和中文跟林谨知打招呼。

    林谨知抬眼看了她一下,跟她说了句阿拉伯语的叙利亚方言。

    那女人:???

    林谨知一段阿拉伯语砸在她的脸上。

    那女人涨红着脸推开了,回头找自己的小姐妹们,说着语言不通什么的。

    林谨知面无表情,转回头再去海面上看顾柠——

    顾柠呢?

    他的心里下意识地惊了一下,但也只是一瞬间,很快他就摸着已经乱了节奏的心跳,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

    他的视线只是离开了三四秒,顾柠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出事还一点声音都没有。更何况这里又不是无人岛,是个旅游区,游泳范围内也不会有危险的鱼类。

    要冷静。

    海边的人忽然开始往回走,林谨知逆着人群向前,听见身边各种熟悉或者陌生的语言,好像有人说,马上要起风了,要涨潮了。

    甚至还有人说可能会海啸。

    这地方怎么可能会有海啸呢?不管是风力、天气还是坐标,只要冷静一向就会知道——

    冷静他妈个屁!

    林谨知狂奔起来,在沙滩上踢掉了鞋子,想也没想就冲进了海里。

    顾柠几分钟之前还在靠近岸边的地方游泳,当时他是在相机还可以捕捉到顾柠的表情的距离。

    这么点的时间,她不会游太远的。

    林谨知游向顾柠消失的地方,表情惊慌,几乎是嘶吼地喊着她的名字:“顾柠!”

    “顾柠!你出来!”

    “别跟我闹了!”

    “你再不出来我要生气了!”

    他喊了好几声,都没有任何的回应。

    甚至周围的人都往岸边游走了,附近的人越来越少,只有极个别人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他。

    林谨知猛地拍了一下水面,用英语问身边的人:“你看到一个小姑娘了吗?”

    对方惊恐地摇头。

    他一连问了好几个人,声音都颤抖起来。

    直到最后一个人告诉他,可以去海岸边的广播室播放寻人启事,声音很大,这里整个海滩都能听见。

    林谨知连忙上了岸。

    他水性不错,爆发力和耐力都好的惊人,做出这些已经算是失去理智的反应,不过就是短短几分钟的事情。

    却好像过了几个世纪一般漫长。

    他爬上岸以后也没去管自己的拖鞋,脱下湿乎乎黏在身上的衣服,一边拧干一边快速地往别人告诉他的广播室跑过去。

    正是正午的时候,因为下午确实会涨潮,广播室正在播报通知,让深海区的游客尽快回到浅海区。

    林谨知听得心都凉了半截,红着眼眶,几乎是恳求地对着广播室里的播音员说:“请帮我播放一条寻人启事,拜托你们了。”

    找不到她的话,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顾柠正在海边的小车子旁买雪糕,忽然听见广播里传来了熟悉的男人的声音,低沉好听,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还有点哽咽:“来自中国的柠柠小朋友,听到这个通知请立刻到广播室来,你家大人在等你,很着急。”

    顾柠接过摊主递来的雪糕舔了一口,心想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

    刚刚看见林谨知居然跟别的女人搭话,有点气,就潜水躲到了一快岩石后面,想要吓唬吓唬他。

    结果就被另一边卖冰淇淋的小推车给吸引了注意力。

    没想到只是跑来买了个冰淇淋的时间,林谨知就找到播音室去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是真的很着急,可是他第一反应不是应该自己来找她吗?更何况他找人的方法应该很多啊,怎么就直接去广播找人了。

    万一被记者什么的听出来是在找顾柠怎么办?毕竟国外这里也不是没有认识她的人。

    顾柠没心没肺地吃了好几口雪糕,才慢悠悠地往广播室走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