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6章

作者:涮脑花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翻车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顾柠眨巴眨巴眼睛, 看着林谨知手里的剧本厚度,回忆了一下剧情,试图判断他看到哪里了。

    然而林谨知合上了剧本,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位,语气温和地说:“过来。”

    顾柠:“……”

    大步走过去在他的身边。

    完全没在怕的。

    林谨知把剧本放在茶几上, 认真地看着她, 表情严肃:“你打算演这个剧?”

    顾柠:“……今天天气不错。”

    林谨知:“我不准。”

    顾柠:“月色真美呀。”

    林谨知:“你不要转移话题。”

    顾柠:“今天晚上吃的甜点好好吃,明天也还想吃!”

    林谨知:“嗯。”

    顾柠一怔, 他已经整个人欺身上来, 灼热的气息就喷洒在她的耳边:“我不准, 听到了吗?”

    “可是……”顾柠的语气非常为难, “这个是一个著名导演亲自邀请的, 拒绝他不太好。”

    林谨知跟她拉开了距离, 眼神看起来有点凶:“那就换个角色,或者改剧本。”

    顾柠眨眼:“哪有那么容易呀。”

    林谨知:“那就拒绝他。”

    他的表情实在很差,顾柠本来想继续装傻逗逗他的, 结果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如果是之前,林谨知要说这样的话,她肯定会以为他是想让她不要再演戏了, 回家呆着什么的。

    但是他们已经经历了一些误会,顾柠也明白他是愿意支持她的。

    只是这剧本, 确实有点过分了。

    她伸手想要拉住林谨知的手,却被他躲开。

    林谨知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先去洗澡, 你好好想一想。”

    顾柠笑意不减:“啊,不谈完再去吗?”

    林谨知依旧面无表情:“我要冷静一下,免得说出什么气话。”

    顾柠:“……”

    这种时候他似乎是在勉强维持着理智了,可见刚刚在看剧本的时候心里肯定就已经有了无数句的mmp,他也知道不高兴的时候说出来的话多半会很糟糕,便只能都忍耐下去。

    这下顾柠还怎么舍得再继续欺负他呢。

    她强行上前拉住了林谨知的手腕,露出一个有点讨好的笑来:“你别生气呀。”

    林谨知:“嗯。”

    顾柠:“其实这个剧本,我当时就拒绝掉了,就是想气一气你才带回来放在沙发上的,谁知道你一直没看。”

    林谨知:“……”

    顾柠:“我也没有骗你哦,你仔细想想刚刚,我说的是不是都是实话……”

    林谨知:“……”

    他紧绷的身体终于有些放松下来,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抬手扶着额头苦笑:“你真是……”

    顾柠抱着他的胳膊摇了摇:“别生气了,好吗?”

    林谨知也拿她没办法,只能警告道:“不准再有下一次了。”

    顾柠笑眯眯地撒娇:“我忍不住嘛,谁叫你看起来这么好欺负。”

    林谨知弯腰附在她的耳边说:“再有下一次,我就要欺负你了。”

    顾柠舔舔唇,“那我好像还……有点期待呢?”

    林谨知拍拍她的脑袋,“到时候再这么说吧。好了,我先给你吹头发去。”

    顾柠也没再纠缠这种少儿不宜的话题,乖乖跟着林谨知进了浴室。

    他拿了吹风机给顾柠吹头发,宽厚的手掌在她的发间穿梭,“本来想叫你今晚自己吹头发的。”

    顾柠对着镜子露出委屈巴巴的表情:“阿林真的好严格。就这么不相信我吗?刚刚还对我那么凶……”

    说着说着,心里好像还真的有点儿委屈了,因为吹风机声音很大,她也抬高了声音:“你刚刚凶我!特别凶!就是不相信我嘛!你觉得我是会演床戏的那种人吗!”

    林谨知没说话,还在给她吹头发。

    空气里弥漫着她洗发水的味道,十分香甜。

    顾柠扣住了他拿着吹风机的手,另一只手伸过去把吹风机关掉,转身又重复了一遍:“你就是觉得我会演那种戏对不对!”

    林谨知无奈:“我当时在生气。”

    剧本写得太生动了,他一下子就脑补出了那个画面,整个人都不好了。

    没把剧本撕了冲进浴室就算好的了。

    顾柠:“所以你就是觉得我会演这种,才生气的啊!”

    林谨知:“我问了你是不是打算演,你说天气真好。我正在气头上,就以为那是你心虚的表现。。”

    顾柠:“……”

    好像当时她也是故意演出来的心虚……

    现在是真的有点心虚了。

    她松开了握住吹风机的手,“哦,继续吹吧。”

    林谨知只得再给她吹头发,过程中还不忘问她会不会太烫了。

    顾柠摇头,目光在镜子里和他的撞到一起。

    刚好这时他关掉了吹风机,顾柠便笑着开口问道:“跟我在一起,会不会很累呀?”

    突然良心发现。

    好像她确实仗着林谨知老实又喜欢她,就经常欺负他,理直气壮地。

    林谨知照单全收。

    他真的就像森林一样,乍看上去安静又普通,认真地扎根和生长。

    只有走近了才会发现,他的世界里也蕴含着无数的生机勃勃的东西,或忍耐或欣喜地包容了一切。

    探索他,也是令她十分快乐的一件事情。

    林谨知低头把吹风机的线绕起来收好,没回答顾柠刚刚的问题。

    顾柠不依不饶地转身面对他,伸手环住他的脖子。

    林谨知忽然上前一步,逼得顾柠后退到腰肢紧紧贴着洗手池的台子。

    他的左手按在洗手池的台面上,右手拉开了旁边的抽屉将吹风机放进去,关好抽屉,才转而揽住顾柠的腰肢让她更贴近自己。

    他说:“你要听实话吗?”

    顾柠微讶,点了点头。

    林谨知:“累。”

    顾柠:“那——”

    林谨知打断了她:“但我还能更累。”

    他低头,吻住了她。

    **

    顾柠觉得,真的是非常累呢。

    尤其是她的右手。

    男孩子活得好不容易啊,真的。

    她的胳膊都快要抬不动了,酸酸的,比柠檬还酸。

    早上勉强爬起来以后,顾柠就得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林谨知也申请放假了。在《军令》剧组重新开机以前,他们有一段时间可以出去旅游几天。

    坏消息是,顾礼安今天要来玩。

    这意味着她得撑着自己酸柠檬一样的胳膊,去医院把他接过来。

    算了,本来今天她也要去看顾常安的。

    林谨知也有点心疼她,亲了亲她的额头问:“要不我去接他,你再睡一会儿?”

    顾柠摇头:“不了,我也得去看看我爸。”

    现在还是会有狗仔在医院附近蹲守,她去看顾常安的事情也已经不是秘密了。

    就怕有人围堵,每次她去不是带上一群保镖或者助理,就是带上林谨知。

    林谨知起床去做早餐,她就懒懒地靠在床边上玩手机。

    方澄给她发了不少消息,告诉她去年拍的那部片子报了哪些奖项,哪些肯定会提名,哪些肯定会得奖,一条一条说得头头是道。

    顾柠却不大感兴趣了。

    人一旦达到了某个高度,就不会在满足于低于此的东西。她十六岁时拿到第一个最佳女演员还开心得不行,哪怕那只是一个国内中等偏上的奖项。

    然而今年得了K奖之后,别的奖项好像都不太瞧得上了。

    去年的那部古装剧她是有印象的,虽然还没看最后剪辑出来的成品,但是就她的经验估算下来,国内的奖项可能没有问题,像是K奖这样的大奖,倒是有些困难了。

    《军令》却是一部有可能摘得国际大奖的电影。

    从剧本的立意和拍摄的过程就能够看出来。

    剧组里的人大多分工明确,井然有序,尤其是关于场景的拍摄和安排,导演组显然都有自己的心得。

    包括演员,例如张狩,敬业的程度也可见一斑。

    虽然剧组的副导演对她有点莫名的敌意,但在拍摄的时候还是以专业角度为先,听着导演的安排,不会故意使什么绊子。

    如果后期顺利,再拿一次K奖也不是不可能。

    到时候她就是首个连续两次获得K奖最佳女演员的人啦!

    顾柠把自己的想法和方澄一说。

    方澄那边回了个:…………

    过了半天,才又回她消息。

    【方水登:……我都不知道你野心这么大?】

    【方水登:但是你这么一说我好想又有点心动。】

    【方水登:我会给你再多安排几个助理的,你安心加油拍戏吧T-T】

    顾柠笑起来。

    她和林谨知一起吃了早餐,林谨知开车跟她一起去了医院。

    正是炎炎夏日,顾柠也不好把自己过得太严实,便戴了眼镜,脸上戴上蓝色的一次性口罩,在衣服外面披了件白大褂。

    林谨知倒是不必做伪装,自然地跟着她进去就行。

    两个人在楼下等电梯的时候,迎面撞上一个人。

    顾柠刚要道歉,那人动作一顿,瞪大眼睛看着林谨知,张口就喊:“你——”

    林谨知立刻按下电梯的关门键。

    那人连忙伸手卡住门缝,走进来后按了关门,看向里面的人。

    顾柠微微偏头,摸了摸新梳下来的刘海,假装自己只是一个路过的医生。

    那人也不顾有“外人”在场,怒气冲冲举起自己手腕:“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是不是该赔钱!”

    他的手腕上缠着一圈的绷带。

    正是那天被林谨知捏了手腕的张立。

    林谨知没说话,绕过他按了16楼。

    张立更为恼怒:“那天被你捏了以后就一直疼,今天来拍片子花了我一百多!”

    林谨知微微皱眉,没动。

    张立又说:“你是顾柠的保镖吧?到这儿来……哦,对了!顾常安在这里住院!”

    林谨知看都没看他。

    张立狠狠推了他一把:“你说话!”

    林谨知纹丝不动。

    “不是。”顾柠忍无可忍地扯下口罩,走到林谨知身边,“他不是我保镖,是我男朋友。”

    张立这才注意到旁边这个穿白大褂的竟然就是顾柠。

    她刚刚戴着平时从没戴过的眼镜,口罩又挡住下面半张脸,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顾柠气势很足,张立有些怯场,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你男朋友?就他?”

    他的语气实在欠揍,顾柠嗤笑一声:“可怜,混片场这么久没点眼力见?”

    她想骂脏话了。

    但是跟这种人互相骂好降低自己的逼格啊,好气。

    张立不甘心地朝顾柠伸手——

    那天在片场他和他女朋友的手腕都被捏了,回家以后只有他的一直在疼。

    今天有这机会,他也要捏一把顾柠的手腕,就算不把她捏疼好几天,也得摸这两下出出气,看看影后的皮肤摸起来是不是比普通女人细腻嫩滑——

    然而他的手没能碰到顾柠的。

    林谨知一只手拉着顾柠将她护在身后,另一只手捏着张立的衣领,直接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按在了电梯门上。

    张立吓得大喊出声。

    林谨知冷冷看着他,等他稍稍安静一点,才沉着声音一字一顿说:“别碰她。”

    张立吓得连连点头。

    林谨知一松手,他立刻跌坐在地上,惹得整个电梯都震动了一下。

    张立慌忙抬头看了一眼,电梯才到11楼。

    他连忙按了12楼,电梯门一打开就屁滚尿流地跑了出去。

    林谨知按了关门键。

    本来是不乐意搭理这种人的,但是那人看顾柠的眼神有点龌龊,还敢伸手。

    事情发生的有点快,顾柠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拉了林谨知的手笑眯眯问:“你怎么这么帅呀?”

    林谨知:“他不会给你添麻烦吧?”

    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如果张立出去乱说怎么办?他毕竟还是个剧组的龙套,平时也能偷拍一点照片,到时候说出去的话可能还有点说服力。

    总之,只要是跟顾柠有关系的事情,他就经常失去理智。

    刚刚也是真的有点冲动了。

    顾柠拍拍他的手臂,“不会呀,你傻啦,我能让他混不下去才是真的。”

    林谨知动作一顿,笑了:“也对。”

    就是个小剧组的小龙套而已。

    又不是每一只蝴蝶的翅膀震动都能够掀起飓风的。

    顾柠只要回去动动嘴皮子,就能在影视城再也看不到张立。

    他们很快到了16楼,两个人也没在电梯里多说话,一前一后出了门往顾常安的病房走去。

    顾常安早就可以出院了,只是腿受伤了,懒得动。

    ……再加上钱多花不完。

    他选择在这里休息。

    一般情况下他这种程度的腿上,会被医院说浪费国家资源,给他赶回家休息的。

    顾柠进门的时候刚好顾礼安在削一只梨,削得坑坑洼洼的。

    她走过去看了一眼,心疼梨子两秒,“怎么不叫咱爸助理给你削啊?”

    顾常安的语气跟顾柠一毛一样:“他说助理削的不甜,他削的甜。”

    顾柠:“……嚯,爱的味道?”

    一片真诚之心被两个人嘲笑,顾礼安有点恼羞成怒,将手里的削皮刀和梨都放在碗里,愤愤道:“不削了!”

    “别啊,这都削一半了……”

    林谨知适时走来,从碗里拿了梨出来,转而又从果篮旁边拿出水果刀,擦了擦,开始加工这个梨。

    顾礼安默默围观了一会儿,眼睁睁看着他把坑坑洼洼的那一面也修得平整,大手抓着梨的两边,把梨切出方正的小块,落尽碗里。

    最后拿了牙签插在上面。

    顾常安咧嘴笑:“谢谢了啊。”

    “客气了,伯父。”林谨知礼貌地点头。

    顾柠凑到他耳边小声说:“说实话,我觉得我爸像是比你年纪还小,感觉你叫他伯父有点违和。”

    林谨知:“……”

    顾柠:“你比他稳重多了。”

    顾常安重重咳嗽一声,“柠柠,我没聋。”

    顾柠:“……一把年纪了耳朵还这么好的吗?”

    顾常安:“呵呵。”

    顾柠临走时问他:“你什么时候回家啊?别赖在人家医院里了,给真正需要的人腾个床位吧。”

    顾常安想了想说:“等我腿好了,见过亲家母,就回家。”

    顾柠:“……呵呵。”

    她把顾礼安也带走,两个人都不去看他,他也没有工作做的话,三四天就待不住了。

    到时候不出出院也得出院。

    好像自从顾柠跟林谨知的事情瞒着顾常安,没第一时间告诉他以后,顾柠就再也不是他的贴心小棉袄了。

    他跟顾柠经常开启互相呵呵模式。

    不过这样倒也挺有意思,两个人还玩得挺开心。

    顾礼安之前也觉得没人在乎他的想法,这么大的事情爆料出来,都没有人问一问他内心是不是很波动。

    直到去过了片场,来过了顾常安的病房。

    他才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

    在这整个事件中,受伤害最大的应该是顾柠和顾常安。

    顾常安是真心喜欢他们的妈妈,也是真的把顾柠当做亲生女儿疼爱的。所以承受那些流言的时候,他心里应该很难受吧。

    而顾柠,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妈妈带来的。那么之前听他说他觉得自己不是亲生的孩子的时候,她的心里又是怎么想的呢?他这根本就是在戳她的痛脚吧?

    感觉自己好糟糕啊,明明爸爸是亲的,姐姐也是亲的,应该是这个家里最受疼爱的最幸福的人呢。

    还在整天矫情地患得患失。

    明明难受的应该是爸爸和姐姐——

    哦,这个天真的少年并不知道,他的爸爸和姐姐也不是特别在意这些事情。

    他们天生心大。

    只有他,遗传了妈妈的傲娇和细腻的内心,才会这样。

    顾礼安决定自己要更乖更努力一点,难得地没跟爸爸沉默相对,还多嘱咐了他几句要照顾好自己,才乖乖地跟着顾柠一起出去。

    顾柠疑惑地看他:“怎么了你,看我跟咱爸互怼,打算接我的班做贴心小棉袄了?”

    顾礼安:“……不必了,你继续。”

    谁要当什么小棉袄。

    顾柠哈哈笑起来,顾常安的保镖围着他们送他们下楼。

    他们本来没打算要保镖送的,感觉三个人走目标还小一点,带着保镖反而引人注目。

    但是顾常安不放心,还是让保镖跟出来了。

    他们便也没反对。

    八个保镖跟着他们三人一起坐电梯下了楼。

    刚一出门,记者的话筒和他们身后的长.枪.短.炮直接贴脸怼了过来。

    各家娱乐小报一应俱全。

    顾柠扫视一圈,没说话,保镖直接上来开路。

    她可能也上过这种级别的娱乐新闻,但都是在她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上的,不可能正面回答这些记者的问题。

    保镖上来开路也无可厚非。

    人群里立刻有人喊起“顾柠保镖打人了”这样的话,然而实际上是那些记者的话筒都要杵到保镖的脸上去了,保镖只是伸手拦了一下。

    顾柠不开心地掉头瞥了这边一眼,记住了那家新闻的名字。

    “顾柠小姐,你身边的这位高个子男士真的是你的男朋友吗!?”

    记者大喊。

    “顾柠小姐!有人说你男朋友当众打人是真的吗!”

    “旁边那个男孩子是顾礼安吗?顾常安亲生儿子的正脸!快拍快拍!”

    顾柠扭头看了一眼那个喊“快拍”的,声音很轻,却令人觉得掷地有声:“不准拍,否则我们将追究到底,谢谢。”

    说完她自己勾唇笑了下,模样明艳动人,却吓得那记者愣在了原地。

    顾柠刚刚的表情和语气都是演《军令》时揣摩的,她自认为非常威严,很满意。

    更满意的是,她一定是长大了。

    刚刚竟然没有直接让保镖去揍人,真的是太懂事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