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1章

作者:夏天与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二局比赛在一小时后举行。

    吃鸡队伍接受采访, 其余选手则在休息大厅等候。

    苏凉所在的6号小队四人坐在一起, 口述复盘的同时,商量着下一局比赛的打法。

    “其实我们已经很棒了,排名第二,杀人数跟第一的队伍也只差三个。”小百合心态比较好, 能拿第二对他来说本就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毕竟我们碰到了职业队嘛,输了也不丢人。”

    苏凉没说话, 还在回想着刚刚决赛圈9号小队攻楼的打法, 狙击手在暗处架枪,对枪手冲楼, 剩下两个人也有条不紊的配合, 所有人全都是教科书级别的操作……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让我指挥下一局比赛?”鸟瞰的话拉回苏凉的沉思。

    除了血腥外,其余两个人都看向她。

    “首先说声抱歉,刚刚那局其实我们是有机会吃鸡的,若不是我拖后腿……”

    苏凉轻轻摇了摇头,“不是,跟你一个人没关系, 是我们整体实力问题。”

    “是的是的,虎爷还是虎爷, 小明还是小明, 大黄还是大黄,咱输不丢人。”小百合附议, 想到最后一个9号小队的成员,咬牙切齿,“还有那个安其拉,臭小子,把劳资骗子好惨。”

    以前跟他双排四排什么的,都没发现那家伙有这么厉害,感情以前都是骗他来着,看他比赛结束后怎么收拾他!

    “不是的。”鸟瞰忙道,“不是因为他们是职业选手才厉害。”

    小百合不以为意,“知道知道,是他们厉害才成为职业选手。”

    苏凉:“……你够了。”

    “噗。”鸟瞰笑出声,心情没有之前那么沉闷了,看着这两位值得托付的队友,打消了心中所有的顾虑,开口,“其实你们都是有职业选手的实力,我们比他们差的,不过是对于自己角色定位的偏差。”

    鸟瞰将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就拿刚刚那局比赛,很明显,9号队伍四个人分工明确,虎爷是指挥,小明是狙击手,大黄是对枪手负责突击与进攻,安其拉则为医疗兵负责救人与掩护。”

    “职业队之所以会让人觉得厉害,就是因为他们尽职尽责地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人员与资源合理分配,再加上高配合度与行动力,便能战无不胜。”鸟瞰伸手一个一个点过6号小队的所有成员,“杰克苏、小百合、血腥,还有我,我们也可以的。”

    “前期因为我一个人的因素,导致我们队资源分配出现问题,比赛中期血腥就出现弹药不够的情况,到后期虽然我们在天命圈,地势占了优势,投掷物与药品的缺乏让我们后继无力,只能被动挨打……所以下一局,我们只要把各自的角色扮演好,

    鸟瞰的长篇大论让小百合目瞪口呆。

    “原来是这样啊。”他感慨道,“听起来觉得好厉害的样子。”

    “运用好了会更厉害!”

    苏凉总觉得鸟瞰的理论哪里有问题,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来,又想着人家毕竟是正儿八经的职业选手,对游戏的理解可能确实比她这个半路出家的女主播理解的要透彻。

    血腥一如既往地半睡不醒,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最终大家一致投票,采纳了鸟瞰的策略。

    第二局比赛准点开始。

    6号小队四人角色分配如下:

    指挥兼司机——鸟瞰

    狙击手——血腥

    对枪手——小百合

    医疗兵——杰克苏

    飞机航线从S市飞往机场,四个人兴致勃勃,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鸟瞰标记了几个点,指挥道:“我们跳R城,落地找枪找防具,不要沉迷搜物资,基本装备齐了之后集中清理对方落单成员,直接收快递。”

    解说A:“6号这只队很猛的感觉啊,这才第二个圈,小队就收割8个人头。”

    解说B:“他们从R城出来了,下一个点会去哪呢?第三个圈缩到了监狱大厂房防空洞这边,9号小队的天命圈!”

    解说A:“看来这次6号跟9号在比赛中期就要碰到了,看6号移动的位置,天啊,他们相遇了,他们会打起来吗?!”

    解说B:“6号开了两辆车,22分队是很明智的,但是他们没9号小队的人侦察到了,前面那辆车爆胎了!鸟瞰被打下车!第一辆车被打爆了,6号小队损失惨重!第二辆车还没停,是不打算救人了吗?啊,他们冲了过去!”

    解说A:“9号的人没追,不愧是职业队,这个时候不追才是对的,6号仅剩的二人直接冲进了其他三队的交战区!”

    解说B:“我的天,6号小队也太倒霉了吧,他们总算是弃车了,血腥爆了5号一个人头,杰克苏也打死了2号一名选手,可惜他们被包围了,两人被三支队伍的众人乱枪打死。”

    这一局,6号小队的排名,掉至第六名。

    解说A:“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到6号小队这一局相对于上一局,行动更加规范也能看出他们拿出了自己的想法与策略,可惜就是运气太背了。”

    解说B:“是啊,中期就先碰到了9号小队,我觉得咱这比赛,都成了避9游戏了,哪只队伍能避开9号小队,哪支队伍的排名就能上去,真不愧是死亡之队啊。”

    与昨天比赛不同,四排赛比赛未完全结束的话,是不能离开赛场。

    苏凉他们只能坐在位置上继续观看其他队伍的比赛。

    她摘下带的有些不舒服的耳机,揉着脖子疏松筋骨,耳边捕捉到了一些微弱的抽噎声。

    苏凉寻声望去,只见鸟瞰脑袋埋在双臂之中,肩膀微微颤抖。

    她该不会是,哭了吧?

    没什么悬念,9号小队再次拿下第一。

    比赛结果一出来,鸟瞰低声道了声对不起,便飞快地往出口跑,苏凉怕她出什么事,急忙追过去。

    一路追到洗手间,水池里的水哗啦啦地在流。

    鸟瞰捧着清水清洗着脸上的泪痕,她垂头,声音闷闷地:“对不起,让你们看笑话了,我夸下海口,结果却……”

    成绩还不如上一局。

    苏凉将随身带的纸巾递给她,安慰道:“没关系的,不过是一次比赛。”

    最开始鸟瞰也是这样想,但后来就不一样了。

    没错,她是不是自愿来的,也没有把比赛放在心上,本质上是她不怎么看得起这种掺杂着主播啊业余玩家的比赛,也就没认真去打。

    但问题是,她终于下定决心认真了,结果依然不如人意。

    不,比她预想的还要差。

    曾经鸟瞰以为她的意识、大局观、预判能力和堪比透视挂般的高敏感度能弥补枪法上的不足和倒霉的运气,基地里再多的人质疑她,她都没放在心上,因为她知道队长的枪法离不开她的帮助。

    第一局,她看到了打败队长他们的希望,甚至不惜将自己一直研究的策略与其他人分享,如今惨烈的现实,似乎在笑话她,太过于天真。

    难道自己真的就像那些人说的,如果没有队长保她,她根本无法在基地立足,甚至连成为一名替补选手的资格都没有。

    一瞬间,鸟瞰的信心,全部被击垮了。

    “可能我不适合这个游戏吧。”鸟瞰接过苏凉递过来的纸巾,垂着脑袋,胡乱地擦着手上的水珠,“不好意思,又一次拖累你们了。”

    这是妹纸第三次道歉了。

    苏凉沉默半响,拉住了低头要往外走的人。

    整个赛场也只有两名女选手,时间过去十几分钟,也没有人再进来。

    “你还有棒棒糖吗?”苏凉突然问。

    “什么?”似乎没想到对方拉住她只是问了这么个问题,鸟瞰一时间呆住了。

    苏凉浅浅笑了一下,“我觉得你这时候需要一点儿糖分,如果有多的话,我也想要一点。”

    还别说,鸟瞰兜里啥也没有,就糖最多,她掏出一把硬糖,“棒棒糖吃完了,只剩这些。”

    苏凉挑了颗薄荷味的,剥开塑料纸,扔进嘴里,鸟瞰见状,也拿了一颗草莓味的。

    “洗手间里吃糖,我还是头一次。”鸟瞰摇了摇头,破涕为笑,“想都不敢想会发生在我身上。”

    “所以啊,思维不能固化。”苏凉说。

    鸟瞰眨了眨眼睛,似乎没懂。

    苏凉说:“其实这场比赛的失利,责任并不在你身上。”

    “不用为了安慰我这么说,承担责任这点儿勇气,我还是有的。”

    “不是安慰你,我实话实说,如果要说责任,只能归功于咱点儿太背。”苏凉看着镜子中,抬起头的鸟瞰,“不过你的策略,也的确有点儿问题。”

    鸟瞰抿了抿唇。

    “我之前一直觉得哪里不对,却也想不明白,还是你刚刚提醒了我。”花了几分钟理清头绪,苏凉娓娓道来。

    “你的分工角色理论与资源合理整合理论这两个大方向上是没有问题的,但你别忘了,《绝地求生》这款游戏的精髓——是随机性。”

    不同于《英雄联盟》这种固定5V5模式英雄对战推塔游戏,《绝地求生》游戏中,除了飞机与跳伞这两个流程是固定的,玩家其他的任何操作,都充满了不可预测性。

    “难道医疗兵只能带着药包飞速去救人?狙击手只能躲在暗处架枪偷人头?开车的一定要是指挥?对枪手非要以命换命跟敌人对搏?”苏凉摇摇头,“我觉得这样太僵化了,一支队伍如果打法固定,战术老套,被反套路的只会是自己。”

    “你仔细想想,这个游戏没有联盟那么多种不同英雄可选择,初始每个人的角色都是一模一样的,哦,衣服除外,但为什么它能跟联盟一样成为一款竞技游戏呢?难道只是因为我们可以自己给自己命名角色,扮演所谓的狙击手、指挥官之类的职业吗?”

    似乎有些理解苏凉话中意思的鸟瞰,不自觉地摇了摇头。

    “指挥官如果有好的枪法,一样可以在队友倒下的时候掩护,狙击手在决战圈没有优势地理位置架枪的时候,同样可以换上冲/锋/枪突击……四个人,每个人能够为团队利益最大化自由变换职能,才会成为一只永远没有破绽的强队。”

    “我们永远不知道队友什么时候会倒下,也不能预测每个人会面对什么样的处境,我们能做的,就是给予那些在某一方面有特长,有优势的队友足够的资源,去增大容错率,让每个队友都能把自己的优势给利用起来,给团队增加活下去的希望。”

    最后,苏凉歪了一下脑袋,笑道:“别忘了,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做——《绝地求生》”

    鸟瞰似乎被说懵了,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嘴唇微微张开,似有千言万语,又说不出一个字来,等她大脑吸收完苏凉所说的内容后,才用带了点儿颤抖的声音,问她:

    “你,你要不要来,打职业?”

    苏凉也愣了一下,微笑婉拒。

    送走鸟瞰,苏凉独自在走廊里呆了一会儿。

    女厕所的另一边,突然走出一个人。

    是陈稳。

    “我原本是想来安慰你呢。”陈稳笑道,“没想到能听到你这么一番话。”

    苏凉扬眉。

    “我家娘娘安慰起人家小姑娘,真是一套一套的。”

    “你别告诉我你这醋都要吃吧?”苏凉是怕了他了。

    “……想什么呢。”陈稳也有些无奈,又说,“比起那个,我更惊讶的是,你关于这个游戏的理解。”

    “多谢陈神的夸奖了。”

    临走前,陈稳感叹,“突然有些理解,他们一个两个为什么想拉你去打职业了。”

    ——

    第三局比赛,苏凉接过鸟瞰的指挥位置。

    开局前,她对着麦克风,只对自己的三位队友,下达了一个这样的命令:

    “伙伴们,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我们能活到最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