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5章

作者:夏天与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凉发现自己彻底沦为了一个医疗兵。

    从警/察局到C字楼, 再到油条高架, 苏凉跟在血腥后面,一路扫荡着占据着小岛大半面基的机场。准确的来说,是对方在前冲,她在背后补枪跟扶贫。

    第三次将人扶起来。

    血腥:“我没药包了。”

    苏凉默默地在他脚边扔药品。

    她包里也没几个药了, 这人真的不要太费药。

    血腥血条回到安全值,却还没有一小段没加满,苏凉问他:“止痛药和饮料不要么?”

    “不用, 留到最后再用, 现在给我也浪费。”血腥飞快舔着旁边人的包,只是把子弹给拿走了。

    “为什么浪费……”话说到一半, 苏凉明白了, “算了,当我没问。”

    就他这倒地速度,多少药都不够他吃的,中前期作战,止痛药和饮料这种小额回复血量但是会加能量值的药品,给血腥还真是浪费。

    血腥这种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打法,在跨海大桥收费之战时, 差点让两人翻车,万幸苏凉及时扔出的一枚准度奇高的手/榴/弹, 将对方两人炸死, 还让自家敢死队队长保留了一丝血来给她拉。

    《绝地求生》游戏中,每次倒地等待队友救援的时间是不同的。

    第一次倒地有45秒的存活时间, 完全够队友将敌方击倒再拉人;第二次倒地时间缩减一半,只要不是太过于危机的时候,队友还是可以救;第三次,玩家能清晰地感受到血条“蹭蹭蹭”往下掉的速度,只有12秒时间等待救援。

    而第四倒。

    只有8秒。

    这不,敢死队队长都忍不住了催促:“拉我拉我,我要死了。”

    赶过去的时候卡在最后一秒,救援读条中,苏凉吐槽道:“你还知道你会死的啊,每次冲那么快,真不知道你上一局是怎么吃鸡的。”

    “因为我知道你在我背后啊。”

    屏幕面前的苏凉愣了一下。

    “单排有单排的打法,一个人顾及太多,打法会更细致。”血腥不以为意,继续说,“有队友的话,就不一样了,既然游戏设置了队友可以救援这个环节,那肯定要充分利用,我就会浪一点嘛。”

    你这是浪一点?

    回过神来的苏凉笑了,“五倒7秒,六倒6秒,七倒5秒,八倒4秒,九倒3秒,十倒之后,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手速快的话还是可以救的。”血腥科普道,“我测试过,这游戏最多能倒三十次。”

    苏凉:“……”

    苏凉:“不可能!对战情况下,倒地四次后就很难拉,除非你队友就在你旁边,三十次怎么……”

    血腥:“额,对战没测试过,我测试的是非对战,极限是三十次。”

    苏凉:“你别告诉我,你想在比赛里测试一下对战时最多能倒几次?”

    血腥:“……怎么会。”

    她听着怎么就不信呢!

    为了完全堵死这人脑子里在比赛中还要实验这种不切实际并且恶劣的行为,苏凉直言道:“那好,希望没有下一次。”

    血腥:“好的。”

    苏凉暂时放下心,勉强相信了对方一回。

    第二波圈刷在地图最东边的位置,双排小组决定弃车换船,直接去钢铁厂核电站那块资源大点区。

    这局比赛系统实在是有意思,飞机航线只占地图西边,左下角的方位,安全区却刷在地图右边。跳P港的人最倒霉,P港和核电站几乎是一条直线的两段,搜不了多久的资源就得一路赶路跑圈。

    当然,前提是没有死的话。

    “也不排除他们直接从P港开船过来。”战术上,两人交换了一波信息,苏凉说,“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直接上岸搜东西,等下一个圈刷出来,要么卡在悬崖这边,蹲那些跟我们一样开船上岸的人。”

    如果让苏凉选,她会选择第一个方案,保险且能更新一波装备。目前看来他们是第一个上东岸的人,钢铁厂与核电站两个地方不出意外就是两片处女地。

    “我们的药也不太够。”苏凉又说,“还有你不考虑再去找个防弹衣和头盔?都红了吧?”

    苏凉说了一大堆,血腥依旧趴在悬崖边上,只留一个屁股对着苏凉,不用想也知道他在往下看海岸线四周的情况。

    “道理我都懂。”血腥咽了口唾沫,“小姐姐,我相信你肯定会满载而归的。”

    换言之,他在这里蹲守,苏凉一个人去搜物资。

    “我们兵分两路?”苏凉皱眉,“这是双排,不是四排,我们分开的话,危险系数会增大不止一倍。”

    尤其是在悬崖这边蹲守的血腥,没防没药,不比报纸还要脆。

    “好吧。”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任性,血腥恋恋不舍地爬起来,“快快快,冲冲冲,赶着回来收人头。”

    苏凉:“……”

    她这是在带幼儿园小朋友吃鸡?

    一趟漫长而煎熬的双人赛,苏凉所在小队以第二名的成绩拿下比赛。

    至于为什么只拿了第二?

    情况是这样的。

    搜完两厂,最新的一个安全区就刷在这一片,苏凉心中暗喜没多久,就被血腥急吼吼地拉着往悬崖边跑。

    “别去悬崖,那边没什么掩体,不安全。”苏凉喊停。

    “没事没事,我们去完悬崖反撤回悬崖边的小屋子也行,时间够得。”血腥忙道,怕苏凉不信,还加了句,“我测试过的!”

    悬崖边恰好卡在安全区的线上,她想着卡线蹲人也不是不可以。再说对方是个职业选手,测试过就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苏凉同意对方的策略,两个人在悬崖边偷袭了不少乘船登陆海岸的,以及后来在线外电网里苦苦挣扎敌人。

    杀得爽快,苏凉也没忘还在比赛,地图上显示还有五个人,三只队伍,这么说除了她跟血腥,还有一只满编二人队,另外一个是独狼。

    苏凉标记了一个对他们来说优势最大的点,招呼着血腥一起走。

    血腥这回倒挺听话,老老实实跟在后面。

    眼看着小屋子就要到了,苏凉翻窗进屋子,运气很好,还没有人来。

    血腥突然开口:“有人在偷我菊花。”

    “偷菊花?”苏凉蹲在窗户口架枪,安慰道,“噗,有人偷袭你是吧,没事我们在这边守他们就好……喂,你去哪?!”

    “我马上就回来。”血腥掉了个头,“我看到他了,我要让他知道爸爸的菊花不是这么好偷的,我杀了他就回来。”

    这种类似于Flag的话。

    苏凉暗道不好,这小子不会老毛病又犯了吧?!

    幸而血腥此人,还真不是一般人,那个偷袭他的人还真被他干掉了,对方是个独狼,似乎也没想到血腥敢回头,走神半秒就被血腥给灭了。

    身心愉悦的幼稚园小朋友血腥童鞋,连对方的快递盒都懒得舔,飞速地去找他的队友小姐姐。

    就在他翻窗户进入小屋子的前0.02秒,“砰砰砰——”得几枪子弹,再一次从他的后背,击穿了他的胸膛。

    万幸的是,人是掉在屋子里面的。

    这一次的血腥没有任性,只想快点往苏凉的方向爬,嘴巴里还不断念叨着:“小姐姐我错了,救救我,我错了,你就破例再救我一回吧。”

    他的血条一如之前所说,下降的飞快,一秒一大管血就没了。

    苏凉心软,走过去摁住他的伤口,第五次将人扶了起来。

    也就在读条时间快要结束时,三枚□□以间隔不到一秒的功夫,从窗户外面丢了进来。

    稳稳当当地落在他们的脚下。

    苏凉双手离开键盘,放弃了挣扎。

    遗憾的2/29Team数据出来,苏凉扯下耳机。

    “对不起。”一道病恹恹地声音从旁边传来。

    苏凉不用抬头也知道说话的人是谁,“没关系,最后那雷的确没办法,也怪不了你。”

    血腥咬着苍白的唇,没再替自己解释什么。

    直到离开前,血腥小声问她:“你,你要不要……”

    “什么?”苏凉回头看他。

    “我欠你的。”

    头发散落,眼镜拿掉,又恢复到台下模样的血腥,缓慢地吐字,“一个冠军。”

    苏凉笑着摇摇头,“没关系的,我来比赛就当玩一样,你也别太放在心上。”

    血腥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而后缓慢地伸出手,做出邀请状,“那,打职业?”

    “打职业?”苏凉笑了,婉拒道,“你太高看我了。”

    血腥眼看着人要走,情急之下,没做过多思考就拉住她的胳膊。

    “跟我一起。”

    匆匆赶过来撞到这一幕的陈稳,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他急忙拍开血腥的手,将苏凉拉到身后。

    “你干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