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84章 新生

作者:匹萨娘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薄荧从医院开车回家的时候,脑中始终回响着医生的话:“恭喜你, 你已有三个月身孕。”

    “不显肚和胎位有关, 孩子很健康,您不必担心。”

    她有孩子了。

    这是真的吗?薄荧至今仍觉得恍惚。

    她的目光飘向左侧的后视镜, 镜中的人已经三十一岁了,但仍像个二十五六的年轻女人,她很美,但她的脸上没有喜悦,只有不知所措的惶然。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孩子, 不论是心理上的抗拒还是身体上的忧虑, 她都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有一个孩子。

    直到在扁舟台停车入库,乘着电梯向上升去的时候, 薄荧的内心还在想着这件事——

    她不能要这个孩子。

    用指纹开锁后,薄荧刚刚走进玄关,头顶就响起了爆裂的声音, 无数雪花喷洒在她的上空,薄荧大睁着眼,呆呆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众人。

    “生日快乐!”

    程娟、曾慧、梁平、李阳洲、林淮一齐站在门口满脸笑容地对她说,李阳洲的声音最响亮,喷的雪花也最多,别人都停了, 他还在意犹未尽地喷个不停,直到林淮把喷雪瓶从他手中拿过, 他才收起玩心。

    程遐从他们背后走了出来,抱了抱她,在她耳边轻声说:“薄荧,生日快乐。”

    “……你们怎么会?”薄荧渐渐反应过来,在惊讶之后,笑容爬上了她的嘴角。

    “程总邀我们来给你祝生。”这等展忠心的时刻梁平怎会错过,他立刻笑眯眯地站了起来:“程总太有心了,我提前来想帮忙都没有忙可帮,你看看,这些全是程总一个人布置的。”

    梁平身后满是粉色和白色的气球,还有浅金色的飘带及各色的玫瑰,它们装饰了公寓的每一个角落,让空气都带着一股淡淡的玫瑰香气。

    “小事而已。”程遐自然地弯腰拿出拖鞋,在放在忘了换鞋的薄荧面前。

    把客人们留在客厅自由聊天,薄荧跟着程遐走进厨房。

    程遐一边洗菜一边问:“医生怎么说?”

    薄荧是因为月经不规律才去的医院,她以为是月经不规律,却没想到自己怀孕了。眼下面对程遐的问题,她一时想不到该怎么回答,她不想骗他,但此刻,显然也不是个开诚布公的好时刻。

    半晌没等到她的回答,程遐看了她一眼,看出她的为难:“不急这一会,晚上再告诉我。”

    他说完后,又低头洗起了手中的蔬菜。

    薄荧看着他的侧影,忽然心里十分难受。她已经三十一岁了,程遐也三十七岁了,这可能是他们之间的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孩子。

    薄荧忍着左右为难的压抑,从冰箱里拿出水果洗净后端了出去。

    当她在沙发上坐下的时候,李阳洲瞪大眼:“你不进去了?”

    薄荧微微一愣:“我进去做什么?”

    “你不进去我今晚吃什么?”李阳洲理直气壮地反问:“我们每人都给你带了一个大蛋糕,但是晚上我想吃肉。”

    梁平不屑地白了李阳洲一眼,中国首富亲自下厨做的饭,那就是连米粒都带着人民币的味道,这傻狍子还不知足呢?

    薄荧不由想起自己上一次邀请他们来过生日的景象,那时候他们也是稀里糊涂每人都带了一个大蛋糕过来,那已经是很多年以前,但是薄荧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

    她笑了:“你放心吧,肯定少不了你的肉,你急着赶我进去,难道是嫌我污了你的眼?”

    李阳洲从她狡黠的表情里看出她的打趣,不怎么好意思地说:“陈年旧事,怎么又提!又提!我说一句你记这么久,我可不敢嫌你。”

    “就是,人家狍子的审美早就正常了,不然怎么能和金薇玲走到一起?”最爱八卦的曾慧捂着嘴笑。

    “我、我那是扶贫——”李阳洲一脸纠结:“除了我谁还受得了她……”

    又爱发小脾气,又小心眼,还爱和他对着干,说几句重话就要冲走,拉住又眼泪汪汪——

    冤孽啊冤孽!

    “你们什么时候准备结婚呢?”程娟磕着瓜子问。

    “我们……”李阳洲回过神来,瞪了程娟一眼:“你是不是金薇玲派来的奸细!别妄想了,我不会松口的!”

    在场几人都不由一笑,暗道金薇玲的追狍之路还没有结束。

    薄荧问:“这次金薇玲怎么没来呢?”

    “拍戏呢,实在挤不出时间,不过她的蛋糕托我送来了。”李阳洲愤愤不平地说:“足足三层!我一个人搬上楼的,我跟你说,她绝对是借机报复!”

    “李阳洲和金薇玲走在一起我都不觉得吃惊,好歹画风相近——可是元玉光和薛洋安是个什么鬼?”曾慧从程娟的手里抓过一把瓜子,百思不得其解地说:“这两个人连同框都没有过!怎么第一次同框,就是同游日本了?”

    一直静静听他们谈话的林淮笑了笑:“薛洋安挺好的,元玉光也是找到幸福了。”

    对于林淮所说的“薛洋安好”,李阳洲极不赞同地撇了撇表达态度,曾慧和程娟倒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些年确实没闹出什么吵架、分手还是别的乱七八糟的新闻,薛洋安那群邪教粉不是都已经从麻木到接受了么,听说这两人已经已经在筹备婚礼了——谁知道呢?”曾慧嗑着瓜子,闲闲说道:“但是要说嫁得好,谁也比不过薄荧啊。”

    “我知道这该怎么说!”李阳洲一副知道答案的小学生样,骄傲地说:“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的女人!”

    “又是从金薇玲那里学来的吧?”头号薄吹曾慧上线,她白了李阳洲一眼:“我们薄荧这样的,这相貌,这身段,这气质,这智慧,她和程总那是相得益彰、强强相配,才不是上辈子拯救银河系的福报呢!”

    “就是就是,”二号薄吹跟着上线,程娟连连点头,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挽住曾慧:“我们薄荧长那么好看,程总也那么帅,两人以后的小孩不知道有多冰雪聪明——”

    程娟没有别的意思,她只是单纯在遐想这美好的未来,直到她的话音落下,话题陷入尴尬的寂静后,她才后知后觉地明白了什么。

    “我不是……”她尴尬地笑了笑,看着薄荧想要解释。

    薄荧嘴边的笑意淡了淡,但那只是一瞬,快得只会让人以为是错觉。

    “我知道,没关系的,我不在意。”她微笑着说。

    薄荧自身从未觉得她和程遐至今没有小孩有何不便,但直到此刻,她才明白,原来在大众的眼中,她和程遐,都是不幸。

    拥有一个孩子,有什么意义呢?

    那是一个完整的灵魂,有着无数可能的一生,在这一生中,作为父母的人有无数个机会让他们成为比上一刻更好的人,也有无数个机会,摧毁他们的一生。

    而他们,甚至在事后不会发觉。

    这个初时甜甜笑着,牙牙学语时可爱的童言童语不断的生命,最后成长为不学无术、懒惰散漫、冷漠或邪恶的人,是他们亲手培养出来的。

    在这个动辄就需要各种许可证操作证的世界,唯有当人父母,是不需要学习考试的。

    好人可当,坏人可当,心理变态者可当,杀人无数者可当。

    薄荧害怕小孩从纯真中开出的恶之花,也害怕承担父母的责任。

    因为她知道,她做不了一个好母亲。

    晚间,等客人全部离开后,薄荧帮着程遐收拾了厨房和餐桌,然后一齐回到了卧室。

    刚推开门,薄荧就被眼前闪耀的烛光和洒满床上的玫瑰花瓣给愣住了。

    “生日快乐。”程遐在她身后低声说。

    薄荧一天里已经迎接了数次“惊喜”,此时依然觉得心里暖洋洋的,但是想到自己的岁数,她又有些无奈:“……我已经三十一岁了。”

    “你八十岁了我也给你过。”程遐绕到她面前,端详着她的神情:“你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所以我请他们来吃晚饭,你们聊得还算开心吗?”

    因为自知自己的参与会让他们拘束,除了餐桌上的时候,程遐都非常自觉地呆在了厨房。

    “开心。”薄荧笑了。

    程遐看着她,眉目温柔下来:“你开心就好。”

    他亲了亲薄荧的眼角,柔声说:“你累了一天,先去洗漱吧。”

    薄荧明明什么都没做,累的是为她的生日忙前忙后的程遐,他已经习惯了为她包揽一切,他或许已经觉得理所当然,但是薄荧每一次都会有新的感动。

    她爱这个男人,愿意为他献出一切。

    薄荧洗漱完上床的时候,程遐已经躺在床上拿着一本书边看边等她了。

    她躺上床后,程遐自然而然地把她揽在了怀里,薄荧的目光转向他手中拿着的书,是一本人物自传。

    “医院检查结果怎么样?”程遐轻声问。

    如薄荧预料的一样,程遐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医生说没事。”薄荧侧身,抱住他。

    程遐问:“开药了吗?”

    薄荧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抬起头,看着低头注视着她的程遐:“你……你想不想要一个孩子?”

    随着她问题的出口,程遐眼中的温柔一滞,转而盛满了寒冰:“谁和你说什么了?”

    “没人和我说什么,”薄荧笑了笑:“我只是想知道你自己的想法。”

    “别乱想。”程遐伸手将她的头发抚到耳后,直视着她的双眼,清晰沉静地说:“只要你开心,要不要孩子我都支持,我不想你为了别人的目光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你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他低下头,吻了吻薄荧的额角。

    薄荧看着他,终于鼓起勇气说道:“……我怀孕了。”

    程遐的动作停住,目不转睛地看着薄荧。

    “我……”薄荧觉得她要说的那句话如缀千钧,她张了张口,半晌也说不出,而程遐没有催促,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等她把话说完。

    薄荧深吸一口气,终于低低说出她要说的那句话:“我要打掉孩子。”

    第二天一早,程遐亲自把薄荧送到了医院,又亲眼看着她上了手术台。

    “没关系的,别怕,我就在门外等你。”程遐握了握薄荧的手,柔声鼓励道。

    薄荧只是点了点头,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别怕。”像是看穿了她内心的恐惧一样,程遐低下声音,再次柔声说道。

    从他的眼中,薄荧没有看到任何责怪,有的只有对她的担心。

    薄荧的嘴唇动了动:“好……”

    程遐出去了,手术马上开始。

    即使是流产手术,程遐也为薄荧请了国内最好的团队进行,当一名麻醉师拿着药剂走到薄荧身边时,她忽然低声说了一句“等等”。

    手术前反悔的人医生们已经见过太多,他们见怪不怪地询问薄荧是否要取消这次手术,薄荧却置若罔闻。

    她起身走下手术台,打开了手术室的大门。

    在走廊尽头,她看见了程遐。

    他坐在等待的椅子上,将头埋在双手里一动不动。那些他表现给薄荧看的淡然和平静统统消失不见,薄荧从他身上,只看到了束手无策的无奈和悲哀。

    从身后走来的医生看了一眼走廊尽头的程遐,识趣地又走开了。

    薄荧害怕成为父母,只要想象,她的心都会颤抖,所以她退却了,逃跑了。但是程遐呢?一个她和他的孩子,对他来说真的可有可无吗?

    薄荧一步步,走到程遐面前。

    他还是一动不动,一向警惕的他,竟然连她不稳的脚步声都没有发觉。

    薄荧摁下涌起的哀痛,伸手覆在了他的手腕之上,他的手腕是冷的,而他抬起头时,眼是红的。

    薄荧的眼泪流了下来。

    程遐愣了愣,下一秒,他把她拥入怀中:“怎么出来了?是害怕吗?”

    薄荧摇了摇头,紧紧抱住程遐。

    “要是实在害怕,那就……”他哽了一下,然后说道:“……药流吧。”

    他的手温柔地抚在薄荧脑后的头发上,一下一下,温柔得不可思议。

    “别哭……”他哑声说。

    他越是温柔,薄荧的心就越是沉重得难以呼吸。

    每一次,都是他给予她前进的勇气。

    他的存在,对她而言就是勇气。

    “我不会是一个好妈妈。”她抬起头,泪流满面地看着他:“但是我会努力,不成为一个坏妈妈。”

    “你可以教教我吗?”她说。

    程遐看着她,许久后,用力将她拥入怀中,哽咽着说:“……好。”

    她爱这个男人。

    她攒了毕生的幸运,都是为了和他相爱,如果人生能够重来一次,她还是会选择再经历一次今天她经历的一切,浴火涅槃——

    和他相遇。

    和他相爱。

    作者有话要说:

    好啦,迷人病全部完结啦,当初说的3月前全部完结,结果还是拖到4月,还好匹萨已经离职了,新文会坚持日更,现在的晋江太可怕啦,到处都是日六日万,本匹萨真是惶恐到瑟瑟发抖……下一本是荣耀绿帽,时间线为本文正文结局的十年后,那时候薄荧三十三岁,本文的很多人物都会出来客串。为弥补写这本的伤神,下本是主爽和玛丽苏以及修罗场的,主角的种族就是X的种族,织尔蒂纳,以及那本ABO题材的主角也是织尔蒂纳,你们点我专栏的话就会知道这三本都在【织尔蒂纳】这个系列里,另外你们一定觉得外星人的存在玄幻,但是我觉得外星人是科技产物,宇宙那么大,有外星人的存在毋庸置疑,所以一开始才没有把这文分到幻想言情里,因为和X身份相关的剧情太少了,几乎没有,但是下一本因为主角是织尔蒂纳,所以分类会在幻想言情里。

    说了这么多废话,好了,我们来看看(我还记得的)本文的伏笔,学霸们可以对照答案看自己发现了多少,学渣们……就在评论里为学霸们送星星眼吧。

    Q:在揭露薄荧和李魏昂的童年回忆之前,有一个地方可以看出他们关系匪浅A:143章李魏昂将笔精准地插入肖晟的指尖,并说自己玩刀比玩笔更好,230章薄荧在受傅沛令威胁时,从未显示出和刀有过接触的薄荧像转笔一样熟练轻松地转着小刀。

    Q:吴鹏武是谁?

    A:247章吴鹏武出场,此人正是167章吴旭彬和傅沛令在花房谈话时提及的弟弟:“哪里,我当然要好好施肥养育了。”吴旭彬嘴角带着一抹笑容,漫不经心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他想要什么我就给什么,女人、金钱……哦,现在还有白//粉,毕竟是我唯一的弟弟,我怎么能够狠下心来拒绝他呢?”

    Q:文中有耽美CP吗?

    A:没有耽美CP,但是有个单相思的同性恋,性别男,喜好男,你们猜猜?

    Q:为什么薄荧身上人祸重重?

    A:薄荧身上的厄运80%都来自X,文中有几个侧写,分别是薄荧的运气一起很差,无论是做游戏才是抽签,以及薄荧被路茂险些强/奸/后,心理医生第一次见到她的侧写:“因为职业的缘故,徐医生接触过不少娱乐圈中的名人,其中不乏或是皮相美,或是骨相美,更或者是外貌不算过人,但气质出群的美人,可是在这么多人中,只有薄荧的美能够动摇她的平静,她甚至见过被称为“千年一遇”的元玉光,但是元玉光的容貌只会让她赞叹,而不会感到一丝被侵入心灵的危险感。这些人的美都是静态的,然而薄荧的美却是动态地、极具侵蚀性的,如同活物,像是会主动诱骗水手入海的塞壬一般充满危险性。”,以及时隔多年,李魏昂回忆童年的薄荧时“世界不是从一开始就扭曲的,薄荧也不是从一开始就是邪恶的象征。对她抱有偏见的,一开始只是少部分人。她容貌殊丽,成绩优秀,仅仅如此还不足以超脱众生,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是薄荧身上某种不能被画笔和机器记录下来的独特气质,吸引着人们不由自主地将目光停留,隐秘而危险地勾动人们心中最深处的恶念。”

    这算是X的被动技能,如果万人迷技能也分正邪,那么X的能力就是邪恶的。

    Q:人真的是薄荧杀的吗?

    A:本文已经侧面给出数个线索,人是不是薄荧杀的,取决你希望她是什么样子,如果你依然希望保留小仙女的纯真模样,那么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要看。如果你希望了解全部的薄荧,包括她隐藏起来的最深最恶的那部分,那么,匹萨为你道来。

    1.18章薄荧被戚容、孟上秋收养,离开福利院,薄荧中途离开了一会,回来时戚容发现薄荧的衣袖湿了,而后文245章、251章分别揭露,陈厚正是死在薄荧离开福利院的那天,死因是注入高剂量的百草枯,死亡地点在坍塌水井。

    2.223章陈厚说“如果你不想被我抖出那晚的事,就乖乖听话”,那晚指的就是屈瑶梅死的那晚。

    3.其余的可参考256、257章,李魏昂已经抵达真相,虽然是薄荧引导的真相,而薄荧引导他抵达真相,是为了后面的僰安秋。

    这是我目前为止写的最长,也最耗精力的一本小说,我知道你们看起来也很累,因为负能量太重,谢谢你们能陪我到最后!希望下一本书还能再见到你们,爱你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