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审问狡辩

作者:七七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到刘安安和项谦泽向着这儿过来,清雨儿立马向两人的方向赶了过去,对他们行了个礼。

    “嗯?这是怎么回事,这女人不是项浩然的婢女么?”显然项谦泽认出了对方。

    刘安安点点头,然后眼色有点儿暗淡道:“此人正是照顾然儿的婢女,也是给然儿下毒之人。”

    听到对方是下毒之人,项谦泽有些生气,没想到长得倒是清清白白,心却如此恶毒,居然对一个小孩子下手。“大胆奴婢,居然敢对小公子下毒。”

    “不不不……我没有,我没有给小公子下毒,皇上明察啊。”印花慌张道

    “噢?那你的意思是说朕的皇后诬陷你咯?”项谦泽冷冷道。

    印花有些慌忙,但她心理也清楚,联系的时候被抓到,也是百口莫辩的,但只要她不承认,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也说不定呢。

    而且那些药物的残渣早已被她处理掉了,即使刘安安有再大的本领估计也拿不出这样的证据。

    可她并不知道,对方早已获取到了那些药渣,而且她最后一次药物的残渣也因她的疏忽没有回收。这也不得不说炮灰的智商问题。

    作为一个炮灰,智商本来就不高,而且遇到主角后,智商更是蹭蹭蹭的往下掉。

    清雨儿上前甩了印花一巴掌:“贱婢,还敢在皇上面上狡辩!小公子的药物都是由你一人经手的!除了你之外,还能有谁?”

    “若是小公子是因为误食了其他食物的原因呢?”印花捂着被打的脸,依然反驳道。

    “呵呵,看来不给点颜色你便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了!”在皇上和皇后面前放肆惯了的清雨儿并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之处。

    “算了,清雨儿等会再教训她吧。张太医,小公子是否有食物中毒的症状?”刘安安阻止了准备动粗的清雨儿,向张太医问道。

    “老夫并没有在小公子的身上发现食物中毒的症状。”

    张太医如实回答道。

    “那…………那你们也没有证据证明这是我做的啊!”显然印花已经偏不下去了,还在死死的撑着。

    “证据是吧!张太医,把昨儿小公子吃的药你检验的结果告诉她。”显然被印花的口硬给气到,心情有些烦躁,语气不禁有些重。

    后来淡定下来的刘安安想了想,或许这样也并不奇怪,人为了活命,自然也不会告诉她的事实,更何况这可是杀头的大罪。

    “是,娘娘。”张太医恭敬的对皇后行了个礼,然后拿出上次的药渣,对皇上说道:“这是娘娘给我检验的药渣,虽然第一次化验的时候并没有检验出毒性,但随后的一天居然检测出了慢性毒药。”

    这时连张太医都不由得有些感叹道:“这下毒技术也算是高超了。”

    听到这里,印花一张脸便惨白起来,整个人有点跪不住,她没想到,自己居然忘了回收最后一次的药渣来销毁。

    显然,她并没仔细的听对方的话,以为是自己最后一次药没有好好注意。

    “我…………我…………”即使对方知道自己下毒又如何,只要她不说出指使之人便就行了,为了这个秘密,静贵人肯定会想办法把她救出来的。

    而现在只要不透露出幕后主使便行了:“是我配合下药的。”

    “为何你要下药于小公子,还有跟你接头的人什么身份。”听到对方的承认,刘安安以为有望了。

    可结果确是让她失望了。答案并不如她所想的那样。

    “我……我恨啊,凭什么这么一个小乞丐就能身份这么高,明明就是比我还低贱的人,凭什么让我来侍候他。若不是他遇见了你,他还不是在街头上等死……”显然智商负到零下的印花开始口不择言起来。

    但话还没说完便被项谦泽踹了出去,直接撞上了假山晕了过去。项谦泽拍了拍裤脚,真是脏了他的脚。

    他可不允许除他以外的人欺辱她们母子,更何况对方不过是一个身份下等得下等婢女。

    本来提她上来照顾小浩然就是给她提了点身份,想不到对方居然如此不知足,那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如此侮辱他的儿子。

    “把这个侮辱小公子的贱婢拉进大牢,等待处罚。”项谦泽很生气,一个小小婢女居然敢如此出言不逊

    印花晕了过去便少了一个证人,虽然如此,但项谦泽并不后悔,对方敢如此诬陷他的人,给她一脚都是轻的可,若不是她还有用处,想必那脚便不是晕过去这么简单了。

    虽然早已经知道得不到结果,但项谦泽还是陪着刘安安审问下一个人。

    因为此人眼生得很,怕对方乱伪造身份,刘安安特意让人去请管理内事的公公过了。

    虽然这里离那儿并不远,但一来一回也是需要些时间的。

    刘安安显然有些无聊,便打量起对方来了,这个奴才长得很是平凡,几乎是那种放到人群里就会认不出来的人。

    但还是长得白白净净的,一点都不像是那种奸诈之人,更别说会指使别人对小孩下毒了。

    而他接下来的言辞却让她颠倒了她对他外表的评论。

    她至今都想不出,这些人为何会如此维护他们背后的人。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很快,侍卫便把内事公公给请了过来,内事公公并不大,不过据说记忆力倒是惊人的好。不然也坐不上这个位置。

    内事公公先是打量了此人不久,然后抓起对方的手看了许久,之后似乎已经确认了什么。

    拿出一个本子翻得飞快,很快那本子便过了大半,终于找到了对方的信息。

    “此人是静贵人宫里的一个奴才,名叫李安。”管理内事的公公,虽然不知为何今儿皇后娘娘突然召唤他,但是既然对方问道他也便只能老实回答。

    静贵人?又是那个女人!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如此心肠歹毒,项谦泽目光闪过一丝杀意,语气也带上了不善:“说!是不是静贵人派你们来下毒的?”

    虽然这只是他的猜测,但这也不排除。

    李安看到这种情况,便知道皇上很可能怀疑到了静贵妃身上,即使这样,他还是不能出卖静贵人,而且还得替她打掩护。

    毕竟自己的亲人都在静贵人手上,本来自己替她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就算了,但总不能让自己的亲人也受到牵连啊。

    若是静贵人出事了,恐怕自己的亲人的下场也好不到那儿去。

    李安低下了头,双手紧紧的握住,过了一会似乎像是放弃了什么样子,自暴自弃道:“不……静贵人并不知道此事,是我自己自作主张罢了。”

    李安知道,一旦他供出静贵人,他们都得完了,若是只是他一人承担的话,说不定静贵人还会来救自己,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自己一死了之罢了。

    “是我买通了印花,让印花给小公子用的药中做手脚,让你们都没法察觉到药是不同的了。虽然药是一样的,但功效则会从救人的变成慢性毒药。”李安不快不慢的语气在刘安安的耳边环绕着。

    怪不得当初让梅竹全程看着印花煮药都没发现对方下手,原来是药材出了问题,但……

    不等刘安安想完,张太医便把她的疑惑给问了出来:“为何那药物当即第一天检验不出毒性,反而第二天倒是出现了?”

    “那是因为毒药的药性已经转移到了水里,而风干以后存放不久毒性又会重新显示出来”

    “那为何你要对小公子下手?小公子还不过是一个孩子,一个小孩子不可能得罪你的吧?”既然已经知道了药的问题,刘安安便问出她一直想知道的事。

    刘安安自然知道对方在说谎,她会不知道做的人是静贵人么?很显然,她早已经知道了,但是知道又如何?

    她没有证据,人证,物证她都没有,她有的不过是知道那人是幕后主使而已。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