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引蛇出洞

作者:七七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清雨儿走到印花的跟前,印花有些胆怯的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闪躲。

    清雨儿挑起她的下巴,然后甩了她一巴掌:“大胆奴婢印花,居然跟人密谋毒害小公子。你们给我看好他们了,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

    对着两个制住两人的侍卫说道,两侍卫很给面子的大吼一声是。

    清雨儿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另一名侍卫说道:“你回去告诉娘娘,人已经抓到了。我就在这儿看着。”

    “是。”说完便施展轻功往刘安安的宫里去。

    此时的刘安安早已在印花离开不久就喂了小浩然吃下解药,看着小浩然的脸色终于有了些血色,心里也便安心了不少。

    没想到这孩子跟了自己不久,还是吃了不少苦头,即使不是自己亲生的,但自己早就把对方当做是亲生的了。

    看到自家这是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那个母亲于心能忍?

    想着想着,手不自觉的紧握了起来,连手抓出了血都没注意到。直到小浩然突然不舒服的动了下,她才反应过来。

    看着自己的手上的血丝想必自己又走神了。

    摸了摸小浩然的脸,叹息道:“很快娘就能把伤害小然你的凶手抓住了,到时候娘亲一定会帮你好好教训教训凶手的?所以小然你一定要快点儿恢复过来。”

    说完便在小浩然的头上轻轻地落下一个吻。

    刘安安有些无聊的等待着侍卫的回归。但很显然,万事都是需要时间的,再急也是急不过来的。

    看着躺在床上的小浩然不禁有点酸楚,这孩子辛苦了,原本养胖不少的小身子,因为这件事又削瘦了不少。

    皇后刘安安有些责怪自己,若是当初她没有将他带回,是否这孩子就不会受这些苦了。

    她真的没想到,这宫廷里居然如此险恶,就连一个孩子都能被利用。

    是她把这里想得太简单了,她是宫里身份居于皇帝的存在,也有皇上护着她,而她也是孑然一身。

    摸着他苍白的小脸,呢喃道:“很快娘就能把毒害你的人捉住了,到时候你就会好起来了。”是娘没有好好保护你。

    似乎感觉到什么,他回应似的蹭了蹭她的手。

    而另一边,正如刘安安所计算一般,梅竹她们并不急着去找皇上。而是在路上散播这消息。

    照娘娘的计划来看,她们最后只把皇上引到那个地方便行了。

    两人把握好了时间,看着时间差不多快到了,便向皇上所在的御书房里急匆匆的跑去。

    御书房里,皇上项谦泽看着桌子上各地上奏的文书,让人不忍心打扰。

    他一心二用着,虽然看着文书,但心里却想着刘安安那边。

    这几天因为公事繁忙,他好几天都没有去刘安安那边了。

    前天然儿还生病了,不知现在那儿怎样了,看着桌前还有较少的文书还没看,叹了口气,便打起精神,再看完这些便能去看她们了。

    想着,项谦泽便感觉到了一股动力,效率也提高了不少。

    而此时,梅竹她们急忙忙的闯了进来,侍卫们见是刘安安宫中的婢女,并未加以阻拦,直到最后快要进到里面的房间时,被太监拦了下来。

    “皇上在里面办公,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许公公,皇后娘娘有事找陛下,快让我进去吧!”奴才有些急。

    “什么急事,洒家帮你通报。”许公公有些细得尖锐的声音回答到。

    “小皇子快不行了!皇后让我来请皇上过去。”梅竹故意喊的大声,让声音传到里面。

    皇上是习武之人,听力自然不弱。听到刘安安的宫里出事,他立马坐不住了。起身打开门,便扶着梅竹的肩,摇晃着她,语气有些着急的问道:“皇后宫里怎么了?”

    梅竹显然有些被这样的项谦泽吓到了,心里心虚有些口吃的回答道:“那个…………小皇子今儿不知怎么,又哭又闹,很是辛苦,张太医看后说小皇子中毒了,所以皇后娘娘请皇上过去一趟。”

    项谦泽松了口气,幸好不是刘安安出事了。松完一口气又愤怒起来,什么人居然敢对他儿子下毒!即使不是亲生的,他也不能容忍别人这样挑战他的威严!

    而且很明显是针对他的刘安安!

    听完对方所说的,项谦泽便急匆匆的往刘安安的宫里走去。

    看着自己运起轻功离开的项谦泽,梅竹她们显然没有预料到。

    而刘安安也并没有预料到自己在项谦泽的心里有这么重要。

    不到了一炷香的时间,便到了刘安安的宫里,下人们见皇上出现,都跪了下来行礼。

    而现在他可没时间顾及他们,脚步急匆匆的朝着刘安安所在的宫里赶着,直到快进到里面才减慢脚步。

    推门而进,此时的刘安安正在擦拭着小皇子的身子,房里的人见到他便行了个礼,这才触动了正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的刘安安。

    项谦泽挥了挥手,让下人们全部下去,自己走进刘安安身旁,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

    抱着他,刘安安突然觉得有些委屈,眼泪便流了下来。

    他擦了擦她的眼泪:“乖,别哭。”

    “我才没哭呢。”刘安安推开项谦泽的手,自己用手擦着眼泪。

    “好好好……你没哭,是我看错了,好不好。”项谦泽的声音很温柔。

    这样的声音让刘安安有些沉迷,但时间不久后便反应过来的刘安安才注意到这个时间问题,侍卫还没来通知她反而项谦泽却提前来了。

    她预料的过程不应该有错的啊,这时候项谦泽应该才得知到这信息不久,不应该这么早就到了的。

    看到刘安安一脸发呆思考的样子,想必对方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就在项谦泽正想开口问的时候,一个侍卫匆匆的闯了进来,看到皇上立马跪了下来。

    “怎么回事,如此匆忙。”项谦泽问道。

    刘安安叹了口气,真是意外连连啊:“没事,说吧。”

    “人已经抓到了,在静贵人宫外附近的假山附近。”侍卫禀报完后,便收到了皇上让其退下命令便离开了。

    刘安安有些头疼,显然项谦泽的提前到来把她原本的计划给打乱了,而现在她也告诉对方了。

    “我亲爱的皇后,你不给点解释?”项谦泽抱着刘安安,在她耳边啃咬着。

    刘安安推开这个幼稚的家伙傲娇道:“你跟我去不就知道了吗?”

    “那么然儿是怎么回事?”放开了刘安安,看着床上躺着的小浩然问道。

    “然儿是真的中毒了,而我也抓到了凶手,我一定要狠狠的惩戒她?”刘安安紧紧的握住双手。看着床上已经陷入安眠的小浩然。

    心里还是有点淡淡的心疼和自责,她绝对不会放过那些人的。

    “小然,你放心,娘亲一定会把你所受的苦都还给对方的。”说完便拉着项谦泽向门外走去

    “我们快点过去,尽快把凶手给抓了,给我们小然一个公道!”

    看着刘安安干劲十足的样子,项谦泽并不忍心打破她的幻想,在这个皇宫这里现实总是残酷的,虽然她一直的性子也不错,但她也终究要学会这些。

    他虽然能保护着她,但终究有他疏忽的地方,而这就需要她自己来保护好自己了。

    “那么,朕为你保驾护航如何?”项谦泽开着玩笑道。

    “那是自然!”说着刘安安便搂着项谦泽,跳到他怀里。

    项谦泽接住刘安安,施展起轻功,便向着事发之地出发。

    为了怕两人串通口供,他们便把两人分开来,那名奴才被一名侍卫押到不远处,

    虽然距离不远,但是对于这种普通人来说,并不能很清晰地听到双方的声音。

    两人到了那儿,便看到清雨儿在哪儿东望西望,另外两名侍卫压着两个下人。

    女的项谦泽倒是见过几次,似乎是照顾小浩然的一个婢女,项谦泽有些疑惑,随后想到刚刚刘安安说的,似乎有些想法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