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合力演了一场戏

作者:七七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奴婢…………”

    印花看起来好像很怕梅竹,她畏畏缩缩的,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好了,你先把药罐子放下,待会项浩然公子醒了,我自会喂她喝药的。”

    “可是,皇后娘娘是交代奴婢,让奴婢喂项浩然公子吃药的呀!”

    印花还想拒绝,可是梅竹看到她这么坚持的样子,更加确信印花就是毒害小浩然的凶手了。

    但是她竭力忍住心里的怒火,用心平气和的语气说道:“这点小事就不用你动手了,难道我还会害项浩然公子不成吗?行了,你先出去吧,外面还有很多事情要你做呢!”

    梅竹挥挥手,以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把印花打发出去了。

    印花看到梅竹的态度这么强硬,想着反正已经把药罐子送进来了,想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于是她微微行礼,然后退出去了。

    确定印花彻底离开了,梅竹朝外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梅竹端起一旁的药罐子,走到一束鲜花面前,然后把药尽数倒了进去,只留在药渣在里面。

    梅竹一边倒一边担心地朝外看着,就怕印花突然杀了回来。

    就在这时,小浩然醒了,可是醒了他就开始哭,梅竹吓了一跳,她连忙把药罐里的药渣包起来,然后把药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把小浩然抱在怀里,开始哄他。

    “小浩然,小浩然,不哭了不哭了,乖哦…………”梅竹捏着声音,卖力的哄着小浩然。

    可是不管怎么哄,小浩然就是哭个不停,梅竹被吵得头疼。

    就在她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印花又冲了进来,看到小浩然哭,她好奇的问了一句:“梅竹姐姐,项浩然公子怎么了?”

    梅竹心里慌乱,说话也结结巴巴的,但她还是强装着镇定说道:“还,还能怎么了?还不是因为药太苦了,害的小浩然吃不下去,你看,都哭成这样了。”

    “啊!这样啊,那奴婢去拿着蜜饯来,之前项浩然公子吃完药,奴婢都会喂他吃些蜜饯。”

    印花说着,就朝里间走去。

    梅竹心里暗叫不好,连忙阻止印花,说道:“没事,我多哄一会儿就好了,小孩子嘛,一会就好了。”

    印花听到梅竹这么说,想了想也觉得是这么回事,这么苦的药,就连大人也受不了,更别说是小孩子了,而且小浩然才一岁多,自然受不了了。

    “那梅竹姐姐,如果没事的话,奴婢就把这药罐子收拾下去了。”

    梅竹点点头,说道:“你把这玩意儿拿走吧,还有里面的药渣,要尽快处理掉,别让娘娘看见觉得晦气。”

    印花点点头,抱着药罐子离开了。

    小浩然依旧哭声不止,而刘安安也担心的不行,她回到宫中以后就让清雨儿又回去了,就是想看看梅竹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有没有出什么岔子。

    可是清雨儿没想到她才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小浩然那震天的哭声,她还以为小浩然出事了,连忙走了进去,就看到梅莲一脸头疼的抱着小浩然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天呐,小浩然这是怎么了”清雨儿说着,从梅竹手中接过小浩然。”

    “谁知道他怎么了?自从小浩然醒来就一直哭,哭到现在。”梅竹轻轻的动着鼻子说道。

    “小浩然刚才喝药了?”清雨儿一场哄着小浩然,一边问梅竹。

    梅竹点点头,又摇摇头,压低声音说道:“印花是把药送来了,但是我没有给小浩然喝,都倒在花盆里了。”说着,梅竹把藏在袖子里的药渣递给了清雨儿!

    清雨儿点点头,然后抱着小浩然去找刘安安了。

    小浩然哭起来,除了奶娘和刘安安,没有人能哄的了他。

    ,而现在梅竹和清雨儿要去找刘安安,所以就顺带着把小浩然也送过去了。

    刘安安在屋子里还没刚坐上一会,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哭声,很快,那哭声越来越近,就好像在自己门口似的。

    刘安安心里疑惑,她刚刚站起来,就看到清雨儿抱着小浩然闯了进来,而小浩然看到刘安安,瞬间就不哭了,咿咿呀呀的要刘安安抱抱。

    刘安安从清雨儿手中接过小浩然。

    看到小浩然忍住不哭了,清雨儿这才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

    她也来不及说什么,直接把袖子里的药渣,递给了刘安安,嘴里说道:“娘娘,这就是梅竹刚才偷出来的药渣,您看看,有什么问题吗?”

    刘安安借过药渣,居然还是温热的,由于是用纸巾包着的,还渗出不少水来。

    刘安安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只觉得很刺鼻,可是打开一看,里面就是黑乎乎一片,她又没学过医,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但是刘安安有办法,她说道:“去请张太医过来。”

    清雨儿心下了然,她点点头,去请张太医了。

    很快,张太医又过来了,刘安安也没说废话,张太医行过礼之后,刘安安把手里的药渣递给他,说道:“张太医,你看看,这药有什么问题吗?”

    张太医点点头,从刘安安手上接过那包药渣,放在鼻子下仔细的闻了闻,他又打开纸巾,要药渣里挑挑拣拣,先后捡起好几种药材,都摇摇头。

    张太医心中疑惑了,之前他判断的就是小浩然吃的药有问题,可是现在药材都在这里了,为什么他又检查不出问题了呢?

    难道,并不是那药的问题吗?

    张太医不放心,又前前后后检查了好几遍,但是,愣是没察觉出什么异样。

    最后张太医站起身来,羞愧地对刘安安说道:“回皇后娘娘,微臣没用,这药渣并没有什么问题。”

    “也就是说,这药没事,是好的?”刘安安瞪大了眼睛,看着张太医。

    张太医虽然觉得古怪,但还是郑重的点点头。

    “这不可能啊!”梅竹第一个站出来,不敢相信的说道。

    她一直觉得印花是个卧底,是宁霜或者静贵人的眼线,可是现在听着张太医的话,好像印花是无辜的?

    梅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哭该笑。

    “张太医,你之前说的碳骨子和木贼壳两味药没在这里面吗?”刘安安问道。

    她也不敢相信,只是刘安安也知道,张太医是不会骗她的。

    “回娘娘,这药渣里没有。今天的药都是正常的,完全没问题。”

    听到张太医的话,清雨儿若有所思,她走到刘安安跟前,说道:“娘娘,会不会是印花已经察觉到了?”

    此话一出。刘安安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已经这么小心了,还是被发现了吗?

    “不会?”梅竹坚定的摇摇头。

    “从刚才印花的反应看来,她应该还没发现什么。”

    “这就奇怪了。”刘安安百思不得其解。

    张太医看了刘安安一眼,又说道:“其实娘娘不必奇怪,待微臣明天再来看看药渣就知道了。”

    刘安安点点头,之后又说道:“张太医把这药渣拿回去吧,也好研究研究,顺便从太医院拿些碳骨子和木贼壳过来,我有用处。”

    张太医答应了一声,离开了。

    张太医走后,刘安安四个人都没有说话,它们都在想着是怎么回事。

    过了半天,清雨儿突然说道:“娘娘,如果有问题的不是药材,而是汤水呢?”

    刘安安一愣,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是说,用来煮药的汤水有问题。”

    “奴婢也只是这样猜测,不过,完全有可能啊!”清雨儿看着刘安安,说的很是认真。

    刘安安不说话了,她低垂着脑袋,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清雨儿。”

    “奴婢在。”

    “明天印花煎药的时候,你在一旁看着。”

    “是。”

    时间过的很快的,一晃就到了第二天中午。

    这一晚上刘安安几乎没睡,为了安全起见,小浩然是跟着刘安安睡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