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越走越远

作者:七七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静贵人知道项谦泽虽然人在这里,但是心却在刘安安哪里,不过没关系,他静贵人要得就是项谦泽的人,至于心,那但是其次的了。

    看到项谦泽这么冷漠的样子,静贵人惊吓了几秒钟,很快就恢复正常,然后走上前,说道:“皇上,您困了吗?臣妾伺候皇上睡觉吧!”说着,静贵人就招呼站在一旁的灵儿上前来扶住项谦泽。

    可是项谦泽伸出手,再一次把静贵人推到了一边。

    静贵人站立不稳,整个人不小心摔在地上,脸上的面纱也被摔了下来。

    她慌乱地朝着项谦泽瞅了一眼,见项谦泽没有看她,这才连忙把面纱重新戴在脸上。

    “你不是刘安安,恩……刘安安,那她去哪儿了,快让她来见朕……”项谦泽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指着静贵人,迷迷糊糊的说道。

    听到刘安安的名字,静贵人心里一阵咬牙切齿。

    刘安安,又是刘安安,这个女人为什么处处都跟她过不去,就算项谦泽醉成这个样子了,就算刘安安把他气成这样子,项谦泽还是对她念念不忘!!

    静贵人的一双眼睛如同淬了毒的毒针,狠狠的瞪着项谦泽,她紧紧的握住拳头,手指甲深深地陷进肉里,但是她却丝毫不觉得疼痛。

    “皇上,皇后娘娘不在这儿,天色那么晚了,还是让臣妾伺候您更衣吧!”静贵人站起来,重新走到项谦泽跟前继续说道。

    她脸上虽然在笑,但是那笑很明显变得僵硬,想必很快静贵人脸上的笑容就挂不住了。

    “你走开!!”项谦泽一把推开静贵人,跌跌撞撞地就要走出房间。

    “皇上,您要去哪儿?”静贵人急急忙忙喊了一声,连忙跟了出去。

    项谦泽没有理静贵人,他一步一步的走出了静贵人的宫殿,然后朝着刘安安宫殿的方向走去。

    只是他还没走几步,整个人就摔在了地上,吓的他身边的奴才连忙扶住了他。

    身为一代帝王,却为了一个女人变成这个样子,说出去,实在可笑。

    静贵人人也在一旁,小太监犹豫着问道:“娘娘,你看现在怎么办?皇上他……”

    一直伺候项谦泽的老奴,他愁眉苦脸的样子让静贵人的心里很高兴。

    现在皇上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而刘安安又不知道,看来这件事情只能是她做主了。

    “算了,先送皇上回养心殿吧,记得让下人煮些解酒汤给皇上喝。”静贵人想了想,淡定的说道。

    其实,她很想让项谦泽回到自己的宫殿去,可是,她却不能这样做。

    首先,项谦泽已经烂醉如泥,而且嘴里还在呼唤着刘安安的名字,她怕自己听到的话,会克制不住。

    第二,她自己脸上的伤势还没有恢复,如果以现在这个样子让项谦泽看到,恐怕项谦泽以后都不会再宠爱她了!

    第三,静贵人也是想凸显自己的温柔识大体,想让项谦泽看看自己多懂事,所以才会这样做。

    皇上身边的老公公点点头,一挥手,出来两个小太监,扶着项谦泽进了较撵,朝静贵人行过礼后,陪着项谦泽回了养心殿。

    等到项谦泽离开后,灵儿才说道:“娘娘,你为什么刚才不让皇上留下来呢?这多好的机会啊!”

    项谦泽只是在静贵人一开始进宫的时候来静贵人这里几次,可是很快,他就不来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没想到,静贵人根本不留项谦泽!!

    静贵人突然冷冷一笑,说道:“皇上留下来有什么好的?”

    “娘娘糊涂啊,如果皇上留下来的话,娘娘当然有机会了,而且皇上现在喝醉了,人对自己喝醉后的事情是一无所知的,娘娘想做些什么,难道还不是轻而易举吗?”灵儿的话很有鼓动性,可是静贵人却无动于衷。

    因为她心里有自己的打算。

    而灵儿为什么要说这些话呢,一方面说,是为了静贵人,但更多的,其实还是为了她自己。

    主子得宠,奴才们就好过,主子不得宠,做奴才的就不好过。

    一开始灵儿还会受到许多奴才的优待,可是自从静贵人被刘安安掌了嘴而刘安安还没有被罚的时候开始,就有看灵儿不顺眼的人说她的坏话了。

    这让灵儿想到之前过的好日子。恨刘安安是一方面,想迫切的摆脱这种局面,又是一方面。

    “好了,咱们回去吧!接下来,咱们有好戏看了。”静贵人看着项谦泽离去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容。

    灵儿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看到自家主子这么不在乎的样子,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最终什么都没说。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而刘安安,她几乎一夜都没睡,她一直纠结着项谦泽到底会不会广招妃子的事情,可是她不知道,项谦泽现在是烂醉如泥,喝了好多醒酒药都没有用,而且,嘴里还一直呼喊着刘安安的名字。

    而刘安安,她也不好过,因为担心项谦泽的事情,这一晚上她几乎是睁眼到天明。

    刘安安突然发现她最近睡的觉非常少,三天的时间,她几乎才睡了两个时辰,其他的时间都在发呆,可是即使这个样子,她却一点都不困!!

    刘安安叹口气,最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她也不想这样做,只是她和项谦泽的感情出了这么大的变故,刘安安现在是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来,就连睡觉,也睡不进去。

    刘安安坐在床上,看着外面的天空由黑到明,看着太阳慢慢的升起来。

    很快,清雨儿就进来了,她要帮刘安安梳洗。

    只是她一推开门,就看到刘安安衣衫整齐地坐在床上,眼睛正盯着窗外。

    清雨儿顿时就知道了,看来刘安安昨天晚上也没睡好。

    “娘娘昨天晚上是没睡好吗?”清雨儿走到刘安安跟前,低低的呼喊了一声。

    刘安安回过头来,见是清雨儿,她摇摇头,没说话。

    清雨儿抬头看了看刘安安,说道:“奴婢听说,皇上昨天晚上喝醉了……”这话一出,刘安安的眼皮轻轻的眨了眨。

    本以为刘安安会有所反应,可突然,刘安安问道:“那皇上昨天晚上是在哪里歇息的?”

    清雨儿本以为刘安安会问项谦泽醉的怎么样了,可是她没想到,刘安安张嘴却是问这样的问题。

    清雨儿不明白刘安安为什么要这样问,但清雨儿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皇上昨天晚上是在养心殿歇息的,哪都没去。”

    “哪都没去?”刘安安看着清雨儿的眼睛,重复着这句话。

    “呃,也不是,听说昨天晚上皇上从咱们这离开之后就去了静贵人那里,在那喝的烂醉如泥,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皇上最后却在养心殿歇息了。”

    清雨儿也觉得听奇怪的,按说静贵人那样的人,碰到这么好的机会不是拼了命的把皇上留下吗?现在怎么会把皇上往外推,这太不像她的风格了。

    可是刘安安时间却笑了,她突然神来一笔,问道:“静贵人的脸可好了?”

    此话一出,清雨儿顿时就明白了,她“噗嗤——”一声,也笑了,说道:“娘娘您有所不知,现在静贵人在脸上蒙了一层面纱,想必没有十天半个月,那面纱是拿不下来的。”

    清雨儿明白了,原来这才是静贵人为什么不留下项谦泽的原因。

    也对,就静贵人现在的脸,如果项谦泽夜里睡的好好的突然醒来,一转头看到这样一张可怕的脸,恐怕都能吓晕过去吧!?!

    刘安安笑着笑着,突然就不笑了。

    看到刘安安收起了笑容,清雨儿也不再笑了。

    她不知道刘安安在想什么,不过她也不打算去问,而是岔开话题说道:“娘娘,让奴婢伺候您穿衣洗漱吧!”

    刘安安点点头。

    刘安安收拾好一切,清雨儿刚端上来早膳,刘安安突然想到一件事,她问道:“小浩然中毒的那件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