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愤怒(下)

作者:七七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皇上就只有项浩然一个孩子,而项浩然又不是皇上亲生的,就算皇上不为了自己考虑,也要为了大康帝国以后的江山社稷考虑考虑吧!”

    刘安安继续说道。

    在古代,那些人的寿命都是很短暂的,能活到五六十岁就已经是极限了,而现在的项谦泽都已经有30岁了,确实该早作打算了。

    “这件事情朕自有定夺,不用皇后来操心。”项谦泽的声音也冷了下来,他偏过头,不去看刘安安的脸。

    “臣妾只是担心皇上罢了,后宫一共三个妃子,怎么能长久的服侍皇上呢,难道时间久了,皇上就不会腻了吗?”刘安安说的话,实在有些不合规矩。

    但是项谦泽就是不生气,他喜欢刘安安,喜欢她什么呢,就是喜欢她大胆。

    而他为什么讨厌之前的刘安安呢,还不是因为她胆小懦弱,处处怕事,这样的刘安安就是项谦泽最不喜欢的。

    可是刘安安天不怕地不怕的这种特质,恐怕要跟她一辈子了。

    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了,刘安安的胆子就很大,跟着大家执行过多次危险任务,作为警察,胆子小的话,怎么能成为警察呢?

    虽然刘安安看上去是个女孩子,柔柔弱弱的,但她下手可是一点都不留情。

    即使现在到了古代,在后宫里风平浪静的,刘安安还是安静不下来。

    而且她这个人生平最讨厌的就是束缚……现在却被关进皇宫里,为了项谦泽,刘安安忍了,能接受在皇宫里过一辈子。

    可是就算这样,她居然还要守在皇宫里的规矩,这是刘安安不能接受的。

    所以,在她穿过来之后第一次见到项谦泽的时候,刘安安说话就非常的不好听。

    不仅说话触犯了规矩,而且还触犯了皇上的尊严,但是项谦泽不但不讨厌,反而还很喜欢。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项谦泽才喜欢上了刘安安的。

    “朕知道你在生气,你在生气朕为什么去静贵人那里,却不来看你,对不对?”项谦泽站起来,拉着刘安安的手,深情的说道。

    他真的很想结束这一切的风波,前朝的事情还没完,刘安安这里就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朝堂上已经炒得火热,他又没有什么办法能制止这一切,原本以为刘安安这里可以舒服些,可是刘安安却也这样误会他。

    项谦泽真是觉得心里累极了,但是这些话,不能对刘安安说。不然她还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呢。

    “皇上想多了,臣妾真的是为了皇上的后代着想,大康帝国历史上的皇帝,哪个到了皇上这个年纪不都是子孙满堂,皇子公主十几个,可是皇上呢,到现在别说皇子了,就连公主都没有。臣妾身为皇后,难道不着急吗?”刘安安低眉顺眼,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项谦泽嘴角勾起了笑容,说道:“既然这样,那不如让皇后给朕生一个,而且还是嫡子呢,就算是个女孩,那也是嫡公主。”

    项谦泽说的很好听,可是刘安安却不买账。

    她冷冷一笑,说道:“臣妾还是喜欢项浩然,而且臣妾是不婚族,一辈子都不生孩子,有项浩然一个,臣妾就觉得足够了,如果皇上实在想要的话,可以让其他人给皇上生,臣妾看雪贵人和静贵人都不错,皇上在那里留宿过,想必也知道他们的性子吧。”

    “小浩然毕竟不是朕的亲生孩子,朕还是觉得自己的孩子亲切些,所以,还是由皇后给朕生一个吧!”

    项谦泽听不懂什么叫做不婚族,所以就忽略了这个词。

    可是刘安安听到项谦泽的话,反而更生气了,她看着项谦泽,一字一顿的说道:“什么叫做项浩然是你的义子?,就算是义子又怎样,不都是皇上的孩子,皇上这话如果让项浩然听到的话,他该有多伤心!”

    情急之下。刘安安说话的声音也大了很多,她瞪着眼睛,看着项谦泽,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愤怒,愤怒到几乎扭曲。

    小浩然是他的心头肉,刘安安一直把他视若珍宝,可是现在。项谦泽居然能说出这么狠心的话!!

    “朕不是这个意思,安安,你误会了……朕不是这个意思……”项谦泽没想到自己无心的一句话,居然能让刘安安愤怒到这种程度,只是一向嘴笨的他也不知道该怎样解释,嘴里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他不是这个意思。

    “既然皇上嫌弃小浩然,那不如让其他妃子给皇上生一个吧,雪贵人最近在生病,还是没办法伺候皇上,而静贵人的身体好得很,虽然发高烧了,想必过两天就会退了吧,等烧退了之后,臣妾会派人和静贵人说说的,正好,陈设这里有一张偏方,想必静贵人一定会用的上。”

    刘安安又把话题拉了过来。

    项谦泽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才岔开了话题,就这样被刘安安拉了过来,他不知道路哇塞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本来那天晚上就什么都没发生,他只是冷落了刘安安一下,为什么刘安安就会生这么大的气呢?

    就是因为想不通,所以项谦泽才会觉得刘安安在无理取闹。

    “既然皇后这样想,那朕也就没什么意见了。”过了好半天,项谦泽才这样说的。

    听的项谦泽这么说,刘安安心中狠狠的痛着,但她忍着,就是不说。

    只见刘安安跪下来,对皇上说道:“臣妾多谢皇上成全。等召法师进宫的事情一结束,臣妾就会操办这件事情。”

    “如此甚好,那朕先告辞了。”项谦泽说着就要离开,她他还没走了没几步,突然说道:“皇后提醒朕了,静贵人这几天在发高烧,朕确实应该去看看她了。”说完,项谦泽就离开了。

    而他身后的刘安安,身子猛然一抖,差点摔倒。

    “皇后娘娘,你小心啊!”站在一旁的清雨儿,还好她反应快,眼疾手快地扶着陆川请,刘安安才没有摔的太狼狈。

    “清雨儿,你听到了么?皇上,他要去陪静贵人过夜了……”

    刘安安的声音很轻,轻的让清雨儿听不见。

    清雨儿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刘安安。

    其实她真的很想说,项谦泽会这样做,还不是

    刘安安逼得吗?

    清雨儿相信,如果刘安安刚才没有一直再说招纳妃子的事情,项谦泽未必会去静贵人那里!

    如果项谦泽今晚在刘安安这里留宿的话,她们之间的误会,很有可能就会解开!

    可是这一切,都被刘安安给搞砸了。

    可是清雨儿又不能说,他只是个丫鬟,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能学的就是安慰刘安安,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

    “娘娘,其实您刚才不必那样说的……”

    清雨儿看着刘安安,于心不忍。

    “我知道。”刘安安凄凉一笑,现在她能怪的了谁呢?

    ……

    静贵人的宫殿。

    项谦泽已经来了好久了,可是,他却不说话,只是一直在喝闷酒。

    静贵人脸上带着面纱,坐在项谦泽对面,看到项谦泽这样一杯一杯的灌着酒,静贵人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皇上,您注意龙体,少喝一点,天色不早了,让臣妾……”静贵人说着,伸手就要去扶项谦泽。

    “滚!”

    静贵人的话还没说完,项谦泽就恶狠狠的吼了一声。

    静贵人吓了一跳,伸出的手还没碰到项谦泽,就赶紧缩了回来。

    项谦泽很少会发这么大的火,平时项谦泽的性子都是淡淡的,不喜不悲,很少显露什么情绪,可是今天,居然会这样……

    静贵人心里彻底被惊到了。

    她知道,项谦泽在来她这里之前,去了刘安安那里,那么,也就是说,是刘安安把项谦泽气成这个样子的了?

    静贵人心里一阵高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刘安安这样做明显就是在作死,真好,白白便宜了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