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愤怒(中)

作者:七七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可是清雨儿没想到,此话一出,刘安安却不屑的笑了。

    无心的?

    项谦泽怎么会是无心的呢?

    那天晚上,她在项谦泽面前都哭了,项谦泽还是不冷不热的让她好好想一想。

    她想什么,她有什么好想的,难道项谦泽是想让她思考一下自己惩罚静贵人到底是对是错吗?

    刘安安冷笑,不,她没错,不管怎么样,她是皇后,皇后惩罚一个小小的贵人,难道这也是错了吗?

    而且她的理由是那么的中肯,那么的充分。

    “好了,清雨儿你先不要说了,我困了,扶我回去睡一会儿。”刘安安打断了清雨儿想说的话,无力的挥了挥手。

    这段时间她是真的累了,两天没有睡好觉,这倒不是敷衍清雨儿,她是真的想回去睡觉了。

    “可是娘娘,现在马上是午膳时间了,您难道不等用了午膳再去睡觉吗?”

    “不了,扶我回去吧!。”刘安安摇摇头。

    虽然她这两天没怎么吃饭,可是却并不觉得饿,所以,也就没有吃饭的必要了。

    “是。”清雨儿答应了一声,和梅莲一左一右的扶着刘安安回了房间。

    而静贵人这边,却正酝酿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之前刘安安在见到言清风的时候,被一个小太监看到了,两个人拉拉扯扯的样子,也被小太监抓到了,可是刘安安和言清风都没察觉到。

    这小太监不是别人,正是静贵人的贴身太监,小乐子。

    小乐子看到刘安安和言清风拉拉扯扯的样子后,他没有停留,直接来到了静贵人的宫殿里,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静贵人。

    静贵人本来是发着高烧的,她的脸给刘安安给打得是青一块紫一块,肿的锃亮,像个猪头一样,可是听到小乐子报告的消息,她却兴奋的哈哈大笑起来。

    “什么,小乐子,你说的可是真的。”静贵人听到这个消息太过激动,直接从床上蹭了起来,一点都看不出是高烧不退的样子。

    小乐子被吓了一跳,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是的,娘娘,奴才亲眼看到言清风跪在皇后娘娘面前,二人手牵着手,拉扯不清。”

    “哈哈,拉扯不清,哈哈哈,咝咝,好痛……”静贵人由于笑的太过夸张,不小心牵动了脸上的伤口。

    她摸着自己肿成猪头的脸,一阵彻骨的恨意在她心里弥漫开来。

    刘安安,让你得意,你就好好享受这几天吧,接下来,准备迎接本宫的厚礼吧!

    看到静贵人笑得这么开心,小乐子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娘娘,你有什么好主意呢?”

    静贵人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你过来。”小乐子乖乖的走了过去。

    静贵人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小乐子的眼睛越来越亮,最后,他郑重的点了点头说了一声“是。”,然后离开了。

    静贵人到底要怎样对待刘安安,没有人知道,小乐子离开之后,静贵人就一直在笑,她拿着手里的镜子想看自己的脸蛋,但是她又不敢,就这样犹豫了好,久静贵人突然把手里的镜子狠狠地砸向地面。

    “啪——”的一声,镜子碎开了花。

    巨大的动静让守在外面的灵儿下了一跳,连忙推开门进来喊道:“娘娘,怎么了?!”

    静贵人吸了一口气,说道:“没事,你出去吧。”

    灵儿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看到静贵人这个样子,她也不好再说下去。

    她点了点头,然后就退出去了。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刘安安睡了一觉,感觉精神好多了,她刚刚吃过晚膳,项谦泽就过来了。

    听到外面有人通传的声音,刘安安的手不由得抖了抖。

    现在的她还不知道怎样面对项谦泽,项谦泽怎么就过来了。

    但是心里面这样想着,刘安安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随着项谦泽走进来,刘安安连忙站起来给项谦泽行礼。

    项谦泽让刘安安起来,坐在他跟前。

    刘安安没说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天项谦泽对她那么冷漠的情景。

    而项谦泽呢,自从进来之后就坐在位置上一直在品茶,一句话都不说。

    过了好半天,刘安安终于忍受不了了,开口问道:“这么晚了,皇上来做什么呢?”

    “怎么,朕到你这里来看看都不行了吗?”项谦泽一张嘴就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行,为什么不行,这整个皇宫都是皇上的家,皇上爱去哪里就去哪里,臣妾怎么管的着。”

    刘安安的脾气也上来了,她白了项谦泽一眼,语气酸酸的。

    什么叫做皇上爱去哪里就去哪里,刘安安这不是在说项谦泽之前去静贵人那里去过夜了吗?

    “皇后难道是在吃醋吗?”项谦泽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安安,突然这样问道。

    “不要开玩笑了?!!”路哇塞的声音突然变得老大,反而把站在一旁的清雨儿吓了一跳。

    项谦泽看着刘安安,不明白为什么她的反应会这样大。

    而刘安安,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大了,她对项谦泽笑了笑,然后又坐了下来。

    是的,她不是在吃醋,她一点都不吃醋,她对项谦泽没感觉了,这样一个男人,她为什么还要喜欢他呢?

    刘安安在心里这样劝自己,但是,虽然是这样想的,刘安安还是止不住心里的疼。

    她想到之前项谦泽去见贵人那里过夜的那几天,每天晚上她都期盼着项谦泽能来,可是她等了那么久,几乎每天都等到半夜,项谦泽还是没有来。

    这时候的她,才知道等待一个人到底多难啊!

    只是后来见到项谦泽的时候,路哇并没有把这些话告诉项谦泽罢了。

    因为,她的骄傲不允许。

    也许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太过一帆风顺,所以现在出问题了,可是刘安安知道,虽然她们现在看上去表面上好好的,但是背地里,两个人之间还是有很大的裂痕。

    刘安安看了一眼项谦泽,突然绽放出微笑,说道“皇上是不是该招纳嫔妃了?”

    项谦泽眼皮子突然抖了一下,他抬起头,有些不高兴的看着刘安安,那眼睛里有不悦,但是更多的还是警告,眼底还深藏着一抹受伤。

    可是刘安安却像没看到似的,继续说道:“皇上的后宫暂时只有臣妾和雪贵人还有静贵人三个妃子,实在是太少了,所以臣妾在这里请皇上还是多招纳着妃子,为皇家开枝散叶。”

    刘安安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间这样要求项谦泽,她只是想到项谦泽去静贵人那里过夜就觉得心里不舒坦。

    其实刘安安是不想让项谦泽这样做的,可是陆川情不知道为什么,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这副鬼样子。

    “皇后是认真的?”项谦泽挑眉,看着刘安安。

    他眼底的受伤情绪已经这么明显了,难道刘安安还发现不了吗?

    还是说,她发现了,却装作不知道呢?

    项谦泽原本以为他和刘安安之间的关系已经好了,所以他才没有提前天晚上的事情,可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的。刘安安很明显没有消气,她现在提出让他招纳妃子的意见,有很大的原因,就是在生他的气。

    想到这儿,项谦泽的声音顿时软了下来,说道:“安安,别闹了……”

    “臣妾什么时候跟皇上闹过了?”刘安安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脸上的微笑大方又得体,但是却透着淡淡的疏离。

    之前的刘安安可不会变成这个样子,那时候的她看见项谦泽,眼底就是醉人的柔波,可是现在呢,除了陌生,还是陌生。

    可以说现在的路哇塞虽然还是刘安安,却变成了传统意义上的皇后了,就像是一个人,硬生生的被抽走了七魂三魄,变得如同行尸走肉一样,没有了灵魂。

    这样的刘安安,不是他想要的。

    项谦泽看着刘安安,没说话,因为他知道,刘安安的话应该还没说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