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22 扼杀,孙雅茹的死

作者:澜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我勇猛的扑向了他。

    他受宠若惊,防不胜防的被我压在地上,双手往下探去,解开裤头,然后,低头。

    我像上了发条的女战士,完全把握了主场,好几次他想取得上位可却被我压了回去,体内那团郁燥的火燎的我恨不得化成灰烬,也要带着他一起烧不尽。

    不知道动了多久,双腿发麻,浑身无力的时候我倒了下去,眯着眼睛只想就这么睡过去,可身后却有一双手摸了过来,从红唇到脖颈到锁骨,再一路往下,像抚摸一块美玉。

    我浑身颤栗,嗯了一声,不由的想挥开那讨人厌的手,像一根羽毛一样,挠的我哪里都痒。

    “小舒。”他沉缓的声音覆在我耳边,气息温热。

    我睁开眼空洞的看着前面没说话。

    “对不起。”

    他说完这三个字就把我掰了过去然后重重的吻住了我,好像怕我再说出什么冷言冷语一样。

    余温再次被点燃,这一次,他是主场。

    一室旖旎,不眠不休。

    我是趁他睡着的时候自己买了机票偷偷回国的,我不想面对他,更不想面对自己。

    昨天的失控到底是因为媚药还是因为本能我不知道,我每次想到都不禁想甩自己两个巴掌,我不能因为他的几句话就心软妥协,这七年恨的痛彻心扉,忘记了吗?

    我大半夜到的家,一回去就猛喝了两杯水,昨天一夜滴水未进,飞机上我也什么都没碰,人都快干掉了。

    我妈出来看到是我回来了松了一口气,把我上下都看了看,最后她眼神一深,我顺着低头一看,我脖子上居然密密麻麻的全是吻痕,我尴尬的转过身子说了句好困,然后就钻进了房间里。

    第二天我去面试,回国以后我让猎头公司为我找了份对口的工作,是自由撰稿人,面试很顺利,我将留在国内发展,一路上开车我无数次看向手机,可手机一直都没亮。

    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我狠狠心要把它扼杀住。

    我去了长明墓园,站在自己的墓碑面前一个下午。

    墓碑前有一捧樱花,看着有一点蔫,可见刚放这没几天,我并不喜欢樱花,但是樱花有花语,等你回来。

    我看着墓碑上自己的照片,十七八岁的年纪,笑的灿烂又张扬,无畏无惧。

    那时候,爱就爱了,哪怕痛了也不会退缩,义无反顾的朝着那个身影跑,跑到快摸到了,却发现有个人从旁边直接挽上了他的胳膊,然后我停下了脚步,没再追上去。

    我不能再往前追了,我死去的孩子都不会答应。

    手落在空荡了七年的小腹,我仿佛还能感受到当年他踢我的那个力度,医生体检的时候跟我说,是个活泼好动的,估摸是个男孩,可她却是个女孩。

    女孩有什么好,保护自己都不会啊。

    我嘲讽的勾起嘴角,突然转身上车,车子极速的飞奔在绕城高速上,最后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连锁药店前戛然而止。

    我买了避孕药,毫不犹豫的吃了下去,还好,赶上了。

    晚上我窝在沙发上陪我爸看新闻,看到报道说前孙氏集团的千金,联名集团董事长任天临的前妻孙雅茹在法国巴黎一家酒店坠楼,当场死亡。

    我惊的坐直了身体,我妈满手的洗碟精从厨房跑了出来惊呼,“是雅茹吗?小舒你高中的时候那个好朋友,孙雅茹?”

    我也很懵,但在法国的孙氏千金,怕也就孙雅茹一个吧。

    新闻里她被打了马赛克,浑身赤裸,警方当场就宣布是因为失足而发生的意外,对她身上浑身的伤痕避而不谈。

    我哆嗦着手抓了一把瓜子,可抓到满手都是汗都没吃一颗。

    孙雅茹居然死了。

    她就那么死了。

    这一晚上我都没能闭上眼睛,我翻出被我一直锁在抽屉最底下的高中时期的同学录,躲在房间里把跟孙雅茹有关的全部烧掉了。

    有些人,从出现在你生命里的那一刻就开始错了,走了,也不必惋惜。

    这几天我妈看我的眼神都透着奇怪,到最后我爸看我的眼神也不对劲了。

    我在家的时候避不开,躲到哪都感觉他们在打量我,吃饭的时候我妈还是欲言又止,我放下筷子,叹了口气。

    “想问什么就问吧。”再看下去我都能被他们看出一个窟窿来。

    他们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了看,我爸干脆心一横说去上厕所,把一切都抛给我妈。

    我妈咳嗽了一声,问的还挺小心翼翼,“你爸公司最近得到一笔投资。”

    “好事啊。”我为我爸高兴,这把年纪还能轰轰烈烈发展自己的事业挺好的。

    “十个亿。”

    我刚喝进去的一口汤差点喷出来。

    是谁这么有眼光,居然能给我爸投这么多钱。

    “是任天临,什么集团的董事长,三十六岁了吧?雅茹之前嫁的就是他吧,二婚还是,孩子有吗?”我妈问了一通,见我脸色不好才讪讪的没再说话。

    憋了半天套路在这里,我吃光碗里最后几口饭,说了句我去上班了起身就走。

    我爸很合适的时间从卫生间出来了,还顺便问问我怎么这么快就吃完了。

    这两个人肚子里都憋了坏,变相的在套我的话。

    任天临!我愤愤的打开手机,看到有一通未接电话,还有未读短信。

    “我明天去你家。”

    我从法国回来已经快半个月了,他终于来了消息。

    “我家不欢迎你。”我回了他几个字,莫名的泄气。

    第二天我还在被窝里就听到客厅炸锅了。

    我爸那欢呼雀跃的嗓门穿透我房间的门传到我耳中,我倏的就坐了起来。

    他居然真的来了。

    我跑下床把房门锁上,拧着眉头心事很重。

    他到底要干嘛?

    过了好一会我妈妈敲了敲我房间的门喊我出去,我嘟囔了一句起不来,等会这种话拖延时间。

    “我们家小舒啊就是喜欢赖床,从小就是,懒的很。”我爸爸哈哈大笑,我听的一脸黑线。

    这么黑自己家女儿的老子怕也就他了。

    任天临虽然比我爸小一轮,但却是我爸在生意场上很看得上的一个,我爸总夸他年轻有魄力,把在他爷爷手上只在周围几个省数一数二的联名集团发展到现在能在华东地区呼风唤雨,很不简单。

    我爸的公司只和联名集团旗下一个很小的子公司有合作业务,我妈六十岁的时候他不请自来去参加生日会已经让我爸惊喜万分,这次又亲自登门,我爸已经语无伦次了。

    无事不会登三宝殿我的傻爸爸,他分明是冲我来的。

    这次换我爸来敲门,敲的震天响。

    “小舒你还没醒啊,脑袋都要睡扁了吧,快点起来。”

    被他这么一吼我再装睡也不好,只能随便捯饬捯饬就开了门。

    我妈坐在我爸旁边一脸心事,我爸跟中了奖一样眼睛都笑没了。

    “你来干嘛?”我没好气的站在门口瞪着任天临,他今天一身休闲,褪去西装,暖色不少。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爸立马不愿意了,“任董今天可是来提亲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