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21 你心真狠

作者:澜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孙雅茹面如死灰,被十几个外国男人拉到一边,三下两下就扒光了衣服。

    我没眼看,退到墙面上双手压在身后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墙。

    我也不是没看过这种场景,有些片子里很多,但是如此直白的在我面前表演我还是接受不了,一堆堆白花花的肉,看的人直想吐。

    “何舒,何舒。”孙雅茹被埋在人堆里已经狼狈至极还不忘记咬牙切齿的喊我的名字。

    从此刻的她嘴里喊出来,实在是尴尬。

    一个外国男人非常淫贱的从我面前走过,还忘用色迷迷的眼神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他朝我竖起中指向下,说了一句脏话。

    我听得懂,他说操死你,婊子。

    我扣着墙的五指攥紧,恨不得把指关节捏碎。

    忍着。

    他又回来,拎了一把情趣椅,我一看就吓白了脸,能从那椅子上下来,不死也要残废了,我不由庆幸刚才自己机智说和任天临结婚了,否则现在被抬着绑到椅子上去的估计就会是我。

    被各种情趣用品齐齐上阵,说不上什么享受,大概只是深深的折磨,孙雅茹再也没力气喊我的名字,只顾着撕心裂肺的喊叫,凄厉无比,像是杀猪。

    每一分每一秒就像是在折磨,而孙雅茹却从刚开始的极力反抗变成了谄媚迎合。

    我想这个房间里的人大概是太多了,空气都不够用了,我好热好口渴,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想到我刚出电梯闻到的那股香味,我皱了皱眉头,那香味肯定不寻常。

    孙雅茹在那边叫着干死我,恨不得整个人都黏在男人身上不下来,我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根才有些清醒,真是度日如年啊,任天临还没发现我不见了吗?还是他以为我在睡觉,一直没去房间里找过我。

    两个外国男人朝我走过来,我瞪着他们往窗户那边挪。

    “你们不能碰我,你们的老板说过。”我用一口流利的法语呵斥住他们。

    他们面面相觑,然后笑了。

    “我们只是想帮助你,美丽的小姐,你被下了药,没有男人解不了的。”他们听不懂刘老板之前和我的对话,所以肆无忌惮,觉得我跟孙雅茹是一样的,孙雅茹已经沦陷了,接下来就该轮到我。

    我晃了晃脑袋,牙齿把唇已经咬出血来。

    “我们一定会让你很爽的。”他伸手就过来抓我,我尖叫一声挥开他们,推开身后的窗户就要往下跳。

    五楼很高,跳下去可能就死了。

    一个人不会永远幸运一而再再而三的死不掉,可失身在这个地方,不如去死。

    “你疯了!”我一股力道拽了回去,然后我摔进了一个还算熟悉的怀抱里。

    我抬头看到任天临唬着一张脸,真的想拍他几下好好问问他怎么这个时候才找过来,这酒店不是他开的吗?找个人要这么久?

    “这是五楼,跳下去会死的。”他紧紧的箍着我,一阵的后怕。

    我也是心有余悸,但是靠在他身上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好像是燥热的源头有了一丝慰藉,只要靠着他,就不觉得难受了,所以想靠的更近一点,再近一点。

    “你们两个疯了?我不是跟你们说过那位女士绝对不能碰的。”刘老板死死的瞪着那两个外国人,那两个装傻,耸着肩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光说我不知道,我可能理解错了。

    “刘老板,我看这两个人好像听不懂人话,带下去好好教教吧。”任天临一把打横抱起我,语气森然,刘老板在旁边点头哈腰,挥手让外头守着的黑衣人把那两个光溜溜的外国人拖了出去。

    他带我出了那个房间,至始至终好像没有看到在叫床的孙雅茹,而迷失了自我的孙雅茹也没有发现任天临进去过。

    “任先生,真的很抱歉,我是真不知道何小姐是您的太太,否则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把她带到这里来呀。”刘老板跟在任天临后面亦步亦趋,说着还甩手打了自己两个巴掌。

    其实也不怪他,任天临有老婆的事连他本人都不知道,更何况他一个外人呢。

    我把头低下去几分,没敢看任天临朝我扫过我的目光。

    “刘老板你刚才看到我夫人差点就从五楼跳下去了吗?”他特地强调了夫人那两个字,我懊恼的在心底哀号了一声。

    刘老板脸色煞白,又是一通鞠躬哈腰。

    “要不是那个孙雅茹……”刘老板一开口就闭上了嘴巴,实在为难。

    恐怕他也摸不准任天临对他这个前妻的态度,怕说多了又惹祸上身。

    我在任天临怀里看着刘老板那秃的发光的头顶,狠狠的拽了任天临的衣领一把,“走不走。”

    唧唧呱呱的废话真多。

    任天临迈步离开没再搭理身后还弯着腰的刘老板,我回头看着这五层楼就好像一个魔窟,女人的魔窟,处处都透着肮脏,后来有人告诉我,这种色情聚会很多,去的还一般都是商业巨鳄或者政要人事,他们手段毒辣,变态又残忍,却还是有姑娘争先恐后的去,去的姑娘们不是为了钱途就是为了出路,而每次死在这种聚会上的姑娘也数不清楚。

    孙雅茹如今也是那些姑娘里的其中一个。

    “你心真狠,对女人真狠。”我看着任天临的侧脸,说话已经有点模糊不清了。

    他抱着我很轻松,像颠着一团棉花一样气都没喘一口。

    “怎么说?”他好像还挺有兴趣听我说的。

    “对我,对孙雅茹,都狠。”我想说的话都团在一起,捋不清楚,我手指落在他衬衫的第一颗纽扣上,然后手失控了,我居然解开了那颗扣子。

    他挑了挑眉毛,而我忍住从那松开的领口探进去的欲望,冲他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胸口。

    刷开我房间的门,他把我放在沙发上看了下手表,“还有一个小时飞机起飞,走不走?”

    内心在叫嚣着走走走,可嘴巴好像瓢了一样就是说不出来。

    我从下往上看着他,呼吸越来越急促,脸好像要烧起来一样,可能眼睛里都放着蠢蠢欲动的光。

    他的身材比上学的时候硬朗很多,挺拔又伟岸,一身剪裁得体的高定西装把他承托的很儒雅斯文,可我知道那斯文底下是一般女人都无法承受的狂暴。

    我从认定要喜欢他开始,就觉得自己绝对不是那一般人。

    “你不舒服?”他脑袋凑了过来。

    我哆嗦着唇,恍恍惚惚,“我……好饿。”

    “好热?”他莫名其妙,这种天,热?

    真是说不清楚。

    然后我做了一件我会后悔到下辈子的蠢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